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第二世(下)

第四十一章 第二世(下)

        鸣也疾步上前将红菱扶了扶,随后将怀中的猫放入她怀中:“方才你坐秋千时盯着这只猫看了三眼,想来你是喜欢它,我遂帮你寻来了。”

        红菱看着怀中的猫,嘴角抽了抽:“公子真是体贴。”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红菱偏头看了眼躺在角落,吃得膘肥体胖的老猫,叹了叹气,又看了眼自己肚子逐渐增厚的脂肪,说道:“公子,其实我真的不想吃了,每每吃剩的菜都喂了猫,猫都胖得走不动路了,你可以不用准备这么多菜的。”

        鸣也眨了眨眼睛:“可是据说这些都是女子喜欢的吃食啊。”

        红菱捂了捂肚子:“是,可是我真的是太胖了,不能再这般吃下去了。”

        鸣也想了想:“那我明日给你换一些清淡的来,饭还是得好好吃的。”

        红菱抿了抿唇,看了眼挂在墙上的剑。这把剑是前几日才被鸣也拿回来的,拿回来后便一直被挂在了墙上。

        她给鸣也夹了块肉,恰似无意地问道:“公子,你可知道剑盗风无刃?”

        鸣也想也没想便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了?”

        红菱又给鸣也夹了块肉:“唉,我只是听说此人极为厉害,竟是个没有弱点的,连刺他心脏他都不会死,你说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奇怪之人?”

        鸣也仔细想了想:“确实挺奇怪的。”

        红菱抬眼偷偷看了眼鸣也:“你说,他的弱点会在何处呢?”

        鸣也认真分析了起来:“但凡他是个人就不可能被刺了心脏还不死,所以也有可能是他的心脏长在了右边吧,不是有这种例子吗?”

        红菱颇为开心:“真的吗?心脏长在了右边?刺了心脏就一定会死?”

        鸣也点了头:“按照你所说的,这种可能性极大。”

        饭后,鸣也出了门。

        她来了这么久都没见鸣也出去超过一刻钟过,这次过了一刻钟他竟还没回来。

        红菱紧张到双手止不住地发抖,急忙拿了紫菱的剑后沿着山侧的小路一路跑去。

        她跑得将要呼吸不过来了,但是也不敢停下来歇一歇。

        直到跑到了云岭山庄大门口才晕了过去。

        醒来时,月秋守在她身边。

        她鼻子一酸,扑进了月秋怀里,哭得口齿不清:“月秋,我终于逃出来了,终于又见到你了,这半个多月我真的要害怕死了,风无刃将我囚禁在他家中,每日逼迫我坐秋千,从早坐到晚,我害怕,又不敢不坐……”

        “好了好了,现在你不是回来了吗?”月秋抚着她的头,“回来了便好好休息休息。”

        紫菱端着药走了进来,盯着红菱的肚子看了看,随后揶揄道:“想来那风无刃确实是长得好看,你竟愿意帮他生孩子。”

        红菱明白紫菱所指,她羞愤得捂住肚子:“这是吃胖了,风无刃每日都逼迫我吃各种肉,一日要吃四顿,如此这般我才胖的。”

        紫菱笑了笑:“都说了风无刃好色,竟没将你如何?只是喂你吃肉,让你坐秋千?你说的这些我并不觉得他待你有多差,反倒觉得他待你是极好的,你莫不是和风无刃好上了,来此处炫耀的吧?”

        红菱气得哭了出来:“这哪里是待我好了?这明明就是他的怪癖,我害怕至极,没办法才委曲求全的,要不然今日你们见到的恐怕只是我的一具尸体了。”

        月秋帮红菱擦了擦眼泪:“好了,别哭了,回来了有我保护你,不会再有人逼你吃肉和坐秋千了。”

        “月秋你真好。”红菱瘪嘴哭了哭,随后想到了什么,急忙擦了擦眼泪,“对了,我打探到一些消息,风无刃说他的心脏长在了右边,所以被人刺了左胸才不会死的,月秋,你们可以去杀他了,将他杀了便不用日日担心他寻上门来了。”

        紫菱揶揄道:“红菱,他连这个都告诉你了?看来他真的是看上你了嘛,不错啊,丑丫头。”

        红菱起身就要朝紫菱扑去,结果被月秋按在了床上。

        月秋看向紫菱:“叫上橙菱,黄菱,青菱,再带上一些弟子,我们攻上无恙山。”

        紫菱迟疑了片刻:“少主,现在还不确定红菱得到的消息是否准确,万一……”

        月秋摇了摇头:“无妨,我也不想日日缩在山庄里提心吊胆了,不论他心脏长在左边还是右边,我们今日都要将他杀了。”

        月秋带着一众人匆匆出了山庄,红菱爬起身来,穿了鞋子,借了山庄中一名弟子的佩剑,牵了马追了过去。

        只是她着实是倒霉,快到无恙山时,马惊了,将她甩了下去,随后跑得不见了踪影。

        她摔了个狗吃屎,还来不及哭便急忙捡了剑,朝无恙山跑了去。

        待她跑到时,看见的是躺了一地的山庄弟子,还有橙菱,黄菱,青菱和紫菱。

        不过还好,月秋还是站着的,定是风无刃已经被杀了,虽说来的人都死了,不过只要月秋还活着就好。

        她朝月秋跑了去,一把抱住月秋时,月秋的身体竟滑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红菱惊恐,张着嘴发不出声来。

        她将月秋的身体翻转过来,看到的是触目惊心的血色,以及心口处碗大的洞。

        “红菱,风无刃的心脏并不长在右边……”紫菱咳了几口血,虚弱地发出微弱的声音,“方才少主寻到机会将剑刺入了风无刃的右胸,只是风无刃并没有死,还利用少主近身的机会,剜了少主心口的木沁玉。”

        “红菱,都是……咳咳咳……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带来的这个消息,少主根本就不会死……”说完这句话,紫菱眉头紧皱,呛血而亡。

        红菱浑身颤抖,抱不住月秋。她牙关紧咬,满心痛苦化为一声哀嚎。

        哀声响彻山间,带着泣血的悲凉,久久回荡。

        下雨了,雨势之大,将满地的血色弹成血雾,呛得她几乎窒息。

        “红菱?”鸣也出现在暴雨中,手中还握着之前那把伞。

        红菱颤了颤,睁着哭得通红的眼睛去看他,随后捡起地上的剑,跌跌撞撞地起身,抬剑刺向了鸣也。

        只是剑还未碰到鸣也,红菱便晕了过去。昏死之前,映入眼帘的是倒在血泊中的她的同门以及她最爱的人。

        鸣也将红菱带回去悉心照顾了好几日,只是未见红菱醒转。

        红菱的呼吸渐弱,已是死相,看样子她是心如死灰,不愿醒来了。

        见人界药石已经医不了红菱了,鸣也遂往她体内注入了一丝神力,神力入体,才将她救了回来。

        只是红菱自醒来便只知呆呆睁着眼睛,不会说话,也不会动弹。

        鸣也一遍遍喊着她的名字,她却没有丝毫反应,无奈,遂只得又注入了一丝神力入她体内。

        她彻底醒了过来,只是两丝神力非她所能承受,一醒来便咳了一地的血。

        鸣也帮她擦了嘴角的血,又施法将她碎裂的心脉重修,见她无碍了,才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鸣也如重获遗失已久的珍宝,轻声喃喃:“还好你回来了,我们这一世……”

        “我恨你……”红菱极淡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鸣也面色一滞,忙将红菱放开,面对面地问她:“你说什么?”

        只是这一面对面,他看见了泪流满面的红菱。

        红菱嘴唇颤抖:“我恨你,都是你,都是你造成的这一切,他们都死了,都死了……你为何要骗我?为何要利用我将他们引来此处?”

        鸣也面上极度疑惑:“红菱,你在说什么啊?”

        红菱哭着哭着笑了起来:“呵呵……周鸣也?你为了骗我也真是处心积虑,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将我困在你身边,你就是为了等今日,你好狠的心肠啊……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

        鸣也放开了握着红菱肩膀的手:“红菱,你在说什么?什么是我把你困在我身边?待在我身边的这些日子你不开心吗?”

        红菱盯着他:“对,我一点都不开心,从来没有开心过。我一开始只是怕你,因为怕你所以不敢逃跑,只能像那只老猫一样由你投喂,把玩。但是现在我恨你,我不怕你了,我恨你……”

        鸣也自嘲般笑了笑:“红菱,你说的这些都是你的真实想法吗?我已经把我所能想到的对一个女子的好都做到了,你当真没有感受到我的心意吗?”

        红菱擦了擦眼泪,快速从袖口抽出一把匕首,狠绝地朝鸣也刺了去,只不过鸣也抬手将她的手挡住,拍掉了她手中的刃。

        鸣也将她手捏住,说道:“红菱,我们之间有误会,你冷静冷静好不好?”

        “好。”红菱抬眼看着他,“我手被你捏疼了。”

        鸣也放开她的手,刚想帮她将手腕揉一揉,结果红菱躲开了,她说:“风无刃,愿我们永世不复相见。”

        鸣也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只愣了一瞬,红菱便捡起地上的匕首,扎进了自己的心口里。

        血,好多血,自红菱心口涌出来,止也止不住。

        鸣也捂着红菱心口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一抬头,看见红菱的魂魄已往屋外走去。

        wap.

        /107/107858/28159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