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仙官阿鲤

第四十四章 仙官阿鲤

        屋内一时陷入沉默。

        我清了清嗓子,问道:“不能为阿鲤传输神力助她飞升吗?”

        毕相为复奚和鸣也各倒了一杯茶:“阿鲤虽被我点化成仙,但是始终是仙体,承受不住神力的,仙阶一事只能她自己来。”

        我想了想,问道:“那阿鲤的寿数还有多长呢?”

        还无人回答我,阿鲤便端着鱼汤走了进来。

        我抿了唇不再说话,方才阿鲤应当是听见我问她寿数之事了,只是她面色如常,真是像极了毕相。

        吃饭之时,我因心不在焉而将鱼汤洒在了衣襟处,复奚抬起手想帮我擦一擦,结果最终无法下手。

        阿鲤走到我身边来拉我:“初岁帝神随我来,我帮您将衣服洗一洗,很快就能干。”

        于是我随着阿鲤走到了隔壁屋子。

        她拿了件衣服给我披上,捏着我洒了鱼汤的衣襟搓洗。想起方才我还在说她寿数的事情,遂一时尴尬,找了个话题:“这座山挺好的,灵气充沛,环境优美。”

        阿鲤将衣服拧了拧,随后平铺在床上:“当年这座山其实快死了,植物活不了,动物也不敢踏足,帝神搬来了此处,此山间才充满了灵气,也重新活了过来,现在依山而居的人们都是寻着帝神来的,还在屋外建了庙供奉帝神。庙在屋外不远处,不过被许多树挡住了,所以方才几位帝神来时应该没看见。”

        因毕相屋上的那块牌子是第一个仙官写的,期间他还有过几个仙官,所以阿鲤应该离毕相搬过来的时代很远,最开始的事情按理来说她应该是不知道的才对。于是我遂问道:“毕相搬来此处时你应该还没在他身边吧?”

        阿鲤施法将衣服上的水吸干,随后又拿了东西来熨烫衣服:“每个随侍仙官都会继承上任随侍仙官的记忆,只不过其他帝神的随时仙官并不会死,所以并未在意过这件事。”

        没想到兜兜转转又说到了这个敏感的话题,于是我咳了咳,强行扭转了一下话题:“阿鲤,听说你斗胜了恶龙,救下了毕相,当时毕相怎么了?竟无力与恶龙一战。”

        阿鲤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神缥缈,貌似在回忆,随后摇了摇头,又重新帮我熨起了衣服:“那次不过是帝神不甚被伤着了,要不然区区恶龙怎会是他的对手?”

        说话间阿鲤已经将我衣服熨好,正拿给我穿上,结果屋子抖了三抖。

        阿鲤将衣服递给我,紧张地往外面看了看,随后转头来对我说道:“初岁帝神先将衣服穿上吧,我出去看看。”

        见阿鲤慌张地跑出去,我也急急将衣服穿好,追了出去。

        屋子还在抖,我难以站稳,只能扒着门框去寻阿鲤,正好看见阿鲤从毕相的屋子里走出来,随后跟出来的还有一脸悠哉神色的复奚,毕相和鸣也。

        鸣也抱手往屋外山体看去:“动静闹得挺大啊,正好我许久没活动筋骨了,此次可以稍微舒展一下。”

        毕相负手立在鸣也身边,叹了叹气:“这座山可能要垮,又得花力气来修复,你若是要打便悠着点。”

        复奚扭头四处看了看,终于在两屋之间的夹缝中看见艰难前行的我,遂张开了双臂冲我跑过来:“岁儿,来来来。”

        被复奚扶住后,我才站稳跟着他们往外看去。

        山体在黑压压的夜色中并没有很好地显露身形,又加上脚下的土地在晃动,所以我完全没看见鸣也所说的过来闹的是何物。

        阿鲤拦在毕相和鸣也的面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来来者不善。

        毕相叫住阿鲤,说道:“此番有我,你可后退。”

        阿鲤目光柔和,转头挡嘴轻轻一笑:“不必劳烦帝神动手,此等孽障阿鲤来便可。”

        毕相没说话,只轻轻颔首,又拉着一旁蠢蠢欲动的鸣也往后退了退。

        我只觉得额头皮肤一紧,待看见来物时,才发现是一只躬身短尾龙。

        复奚抬手筑了道结界,说道:“这便是之前阿鲤打败的那头恶龙的……子孙。”

        我点了点头,盯着恶龙看去,看见恶龙直奔毕相而去,结果一头撞在了毕相筑的结界上。

        阿鲤张了张嘴,随后,温和的面庞转瞬变得异常可怖。

        她目眦尽裂,脸部浮现青筋,尖牙尽露,两腮慢慢浮现细密的鱼鳞,原本纤细的手臂也变得无比粗壮,将衣袖都震裂了。

        她怒吼着冲过去拽住恶龙的尾巴,将恶龙一把拽了回来,随后往山体一甩。恶龙将要撞上山体之时,阿鲤皱了皱眉,又以极快的速度冲过去将恶龙一脚踹了回来。

        恶龙倒地片刻便腾空而起,呼啸着朝阿鲤扑了过来,阿鲤两手一旋,一柄三叉戟便出现在了她手中,她脚尖一垫,脚下土地下陷三分,随后撑着她腾空而起,直朝恶龙刺去。

        复奚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貌似是看见了我此刻目瞪口呆的模样,遂说道:“这便是四上官之一的阿鲤之风采,在仙力全开暴走失控的情况下,还能记得保护毕相的山。”

        确实,阿鲤此刻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模样,之前我只道她温婉内敛,没想到的是,她为毕相而战时是这般模样。我盯着她粗壮的手臂看了看,如此强壮的手,可以捏死两个我。

        阿鲤与恶龙大约打斗了一刻钟,随后一股狂风直扑地面,刮得我往后飞去,结果被复奚一把捞进了怀里。

        随着狂风而来的,是恶龙。

        恶龙重重摔在地上,随后阿鲤的三叉戟插入恶龙命脉,片刻间,恶龙灰飞烟灭。

        阿鲤落地后,拔出深陷地面的三叉戟,转头看了眼毕相,随后急忙抬手挡了脸,说道:“帝神,孽障已灭。”

        毕相点了点头,收回结界,快步朝阿鲤走去。

        阿鲤后退了几步,巨大的身躯突然变回了原来的模样,随后她仰面倒了去。

        毕相快一步将她的身体接住,随后说道:“辛苦阿鲤。”

        阿鲤两只眼睛盯着毕相的眼睛看了看,双目含光之际,她闭上了眼,随后抿唇笑了笑:“接下来又要劳烦帝神了。”

        说完这句话,阿鲤变成了一条鲤鱼,一动不动地躺在毕相掌中。

        鸣也走到毕相身边,赞叹道:“今日终于得见阿鲤战斗时的模样了,很是狂野,我喜欢,待回去了,我也得让我那仙官加强锻炼,气质上得和我相配才行。”

        毕相抚了抚掌中的鲤鱼,随后笑了笑:“我觉得你的仙官是没机会锻炼了,谁让他跟了一个暴躁恋战的主神?根本没出手机会。”

        鸣也摸了摸鼻子:“这么说起来也是,那我以后就控制控制,多让他锻炼锻炼。”

        复奚拉着我往屋里走去:“走走走,饭还没吃完,回去接着吃。”

        阿鲤都变回真身了,我颇为担心,遂问道:“阿鲤此番没事?她多久才能变回来?”

        复奚顿了顿步子,转过头来看着我:“阿鲤自然是有事,都被打回真身了,不过岁儿也不必太过于担心,毕相自会护住她,说不定此战后能让她稍稍提升些。”

        我叹了叹气:“既然对付恶龙对阿鲤来说如此吃力,那她为何不后退,让毕相来?这头恶龙毕相轻轻松松就能将它处死吧。如今她都被打回真身了,果真是没必要。”

        复奚摇了摇头:“岁儿,情况不同。之前我们也说了,毕相换了许多仙官,那些仙官都是因为没有办法提升仙阶而最终落入三途河,所以阿鲤才强行逼迫自己应对强敌,让自己变强,好迎来天劫。毕相知她所想,所以需要打架的事都是阿鲤来,反正阿鲤无论胜败,无论伤得如何都有毕相来兜着。只是很可惜,被强行点化成仙的妖终是无法突破这个界限,阿鲤亦是如此。”

        我心中一时伤感:“那阿鲤还有多少时日来提升自己?”

        复奚思索了一番,冲我嬉皮笑脸转移了话题:“岁儿,其实阿鲤必须战斗的原因还有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你想不想听?”

        我这般好听八卦,看热闹的性格自然是要听,遂将方才问的问题忘到了九霄云外,拉着复奚,问道:“是何原因?你快些说与我听。”

        复奚扭头往屋里看了看,看见毕相和鸣也正坐在桌上盛汤,这才转头来悄悄与我说道:“其实是毕相惹的祸。”

        “啊?”复奚此番果真是吊足了我胃口,我急忙拽了拽他的袖子,催促道,“为什么?他惹了什么祸?”

        复奚一脸心满意足地弯着桃花眼看着我,随后说道:“毕相长得温润柔和,待女子又一向随和,不知拒绝,若岁儿是女子,你可会喜欢他?”

        他这话一出,我俩都愣了愣。

        随后他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你就是女子,所以我这个比喻不恰当,你别去想我方才的问题了,你不可以喜欢毕相。”

        他看了我一眼,重新说道:“毕相其实很是招女子喜欢,五百年前,他坐着夔牛在茅草屋旁的溪边踩到了一条鲤鱼精的尾巴,鲤鱼精疼得当场晕死过去。毕相反应迟钝,直到夔牛抬脚想将脚上粘着的鲤鱼精甩下去,毕相才发觉夔牛闯了祸,这才将夔牛骂了一顿,将鲤鱼精捡了回来。”

        话毕,复奚补充道:“传言皆来自鸣也,真相八九不离十。”

        wap.

        /107/107858/28287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