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往日之事

第四十五章 往日之事

        据复奚所说的是,毕相将小鲤鱼捡回来后,将她养在了木盆里。

        一日,毕相坐着夔牛刚从田间地头回来,一回来便见自己的几间茅草屋变得异常干净整洁,遂赞叹地将几间茅草屋都逛了一圈。

        刚将屋子逛完,就看见一个身披他屋中麻布的女子背着一背篓菜走进了院子来。

        女子一见毕相,便羞红了脸,挡嘴笑了笑,说道:“谢仙君救命之恩,小女子愿以身相许来报答仙君。”

        当然,女子脸红,和以身相许这一段大概率是鸣也编撰的。

        毕相从不知如何拒绝女子,当时又恰好他的仙官已经魂归三途了,便将该女子点化成仙,收做了自己的仙官。女子真身为鲤鱼,便给她取了个名,叫阿鲤。

        阿鲤本是弱小鲤鱼精,毕相又迟钝,总会惹不少事,所以每次仇家寻上门,或者农户打上门来,阿鲤都只敢躲在茅草屋里,然后由夔牛去先拦一拦,实在拦不住了,毕相才亲自出马。

        阿鲤胆小,毕相也不说什么,她不敢做的他便去做,如此这般,毕相的身形在阿鲤眼中就变得异常伟岸了。

        他们一神一鱼一牛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一月后的一天,阿鲤突然将上任随侍仙官的记忆继承了下来,随后痴傻了半日,流了一地的眼泪,又不敢在毕相面前明目张胆地哭,遂躲在篱笆一角蹲着哭了半日。

        毕相午睡醒来才了解原由,原来是阿鲤知道了,随侍仙官若是不想法子提升仙阶的话,就会魂归三途,死得彻彻底底,而她真身弱小,自己也胆小,遂害怕自己哪一天就突然死了。

        毕相了然,随后是这样开解她的:“你为鲤鱼精时也不过只剩一百年寿命了,做了仙官起码还能多活几百年,不亏。”

        如此这般,竟还真将阿鲤开导好了。不过自那日以后,阿鲤就真真切切有了一个目标,那就是提升仙阶,一直活下去。

        后来,上门闹事者皆被阿鲤手持毕相        信手做的三叉戟给叉了出去。阿鲤将处理闹事者的活都揽了去,更让夔牛和毕相闲得慌了,所以他们主牛两个便每日都去田间地头走一遭,每日不是被农户追着打,便是被精力旺盛的姑娘追着跑,于是,阿鲤需要处理的纠纷与日俱增。

        阿鲤自觉再让毕相和夔牛每日去田间地头不是好事,遂提议让他们收拾行李走得远一些,去深山老林,或者沼泽荒滩,总之去些无人之地,这样一来,纵使夔牛闭着眼睛走路都不会踩到有主之物。

        毕相思考了一番,觉得此提议不错,便带了两件衣服,然后携阿鲤和夔牛出了门。

        只是阿鲤貌似低估了毕相和夔牛的破坏力,他们第一站是一处深林,人家都说林深见鹿,他们是林深见窟窿,这个窟窿还是连接人界和冥界的风眼。

        那日阳光明媚,毕相坐在夔牛背上,见此处林子绿油油的充满生机,遂兴致当头,拿了笛子来打算吹一曲,结果笛子刚抵在嘴边,虚虚吹出一个音节,夔牛便一脚陷进了一个洞里。这个洞貌似为夔牛量身定做,它的脚一陷进去便正正好卡住了,如何都拔不出来,遂使出了吃奶的劲,这下牛脚拔出来了,封住窟窿的土也被掀翻了,一瞬间冥界的阵阵阴风扑面而来,直冲天际,向外扩散。

        阿鲤见毕相还坐在夔牛背上,一神一牛就这般低头好奇地看着地上的窟窿,遂一把将他俩拉至身后,独自迎了上去,结果她刚靠近窟窿眼,竟被吸了过去,将她吓得当即哭得稀里哗啦。

        就在这时,浑身冒着生机般绿色神光的毕相从天而降,俯身将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阿鲤抱了起来,随后还温和一笑,说道:“有我在,你不必害怕。”

        也许就是在死境绝望之时,突然出现的生机之光,迷惑了阿鲤的心智,再加上毕相本就生了一张迷惑女人的脸,遂让阿鲤就此无法自拔。

        当然这也是鸣也自己想象出来的。

        冥界破了个洞,将正在与召君的前世,夕玉约会的鸣也给惊动了,鸣也仰头刚好能看见冥界上方的破洞,以及毕相的神光,遂气不打一处来,发誓定要将毕相拉到冥界做几日苦力,将这洞补好了。

        只是这一次的阴差阳错,也让鸣也精心准备的约会毁于一旦,到底是毁成什么样了,复奚并没有细说。

        鸣也气势汹汹地从洞口钻了出来,张牙舞爪地朝毕相扑去,结果竟看见阿鲤依偎在毕相怀中擦着眼泪,见了凶神恶煞的鸣也后,又被吓了一跳,直接被吓回了真身。

        鸣也被整懵了,张牙舞爪地僵在原地,觉得此时貌似不好将毕相抓去当苦力,遂只好将毕相和夔牛撵走,然后自己苦哈哈地蹲在地上修补窟窿。

        事后,鸣也时不时就要指责毕相,说毕相和夔牛就是神仙界的毒瘤,要将他们封为厄运神,不过毕相对鸣也的指责颇有微词,他觉得若是没有夔牛那一脚,鸣也如此粗心大意,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发现那个窟窿。这件事他俩掰扯了几百年都没掰扯清楚,所以那个窟窿现在就是个禁忌,不得再提,若是再提,他俩好歹得再掰扯几日。

        那一次阿鲤被吓得不轻,回茅草屋好几日才缓过神来,变回人身。也自那次起,阿鲤对毕相的感情有了实质性的变化。

        一日,阿鲤采了野花,将野花戴在头上,又做了一大桌子菜,待毕相吃得差不多了,她才羞羞涩涩地对毕相表明了心意。

        结果原本一向温和的毕相竟当即变了脸色。他将筷子放在桌上,看向阿鲤,眼睛里冷淡得没有一丝情绪,他说:“你现在是我的仙官,你该做的事情不是爱上主神,此为大禁忌,我希望你能明白。”

        阿鲤一句话也说不出,左手搅了右手,右手又搅了左手,将将要流眼泪之时,毕相叹了叹气,起身走到门口,说道:“你走吧,今日我便解除你随侍仙官的身份,有情欲之人不适合留在我身边。”

        阿鲤当即跪倒在地,央求毕相别不要她,甚至还提出让毕相毁了她的情根,没有情根之人,自然便不会有情欲。

        只是毕相并没有应允,他是大地之神,是最良善,最珍惜生命的神仙,所以并没有答应阿鲤的请求,他说:“有情根是你的权利,我不会剥夺它,将它留着,往后你有所爱之人,才可以有爱人的能力。”

        阿鲤被毕相说得服服帖帖,更加崇敬毕相的生命之道了,遂答应他,从此以后,她对毕相只尽辅佐之力,再也不会生情爱之心。

        就这般,阿鲤顺利留了下来,一留就是五百年。这五百年间,毕相有意地带她去四处游历,为的就是让她得到历练,让她顺利提升仙阶。所以之后才有了以鲤鱼真身舍命护主的第四位上官,阿鲤。

        五百年间,阿鲤实力飞涨,但是就是差了这么一点,还是无法突破这个界限。

        所以复奚推测,阿鲤如此拼命,不仅是为了永久活下去,还是为了能一直陪在毕相身边。毕竟喜爱一人的心思是不可能被轻易消磨掉的,它只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越来越深。既然不能相爱,那她就选择相伴。

        我是支持复奚的推测的,因为方才阿鲤变回真身之际看毕相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只是爱他却需克制,所以她才闭上了眼睛,就算骗不了自己的心,起码能骗过毕相的眼睛。

        来人界一趟我收获颇丰,算是进一步明白了情为何物,也明白了何为喜欢一个人,只是明白的情总是苦涩的罢了。

        “仙官确实不能爱上主神,但是男女相处又很难不生出情爱之心,所以我们寻仙官一般都是寻一个与自己同性别的,这样一来可以免了很多麻烦事。”复奚仰头看了看天,“毕相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面教材,以往他收留落难小妖做仙官,那些小妖也都是男子,这次遇到阿鲤时他的仙官恰好不在了,所以便破例收了阿鲤,结果他可能也没料想到,第一次收女子做仙官便生了事端,白白伤了阿鲤的心。”

        我赞同地点了点头,突然又想到了我宫里的木黎。我还为火球之时,任谁都觉得我会化为男身,太上老君用三昧真火给我做的仙官和一宫的仙婢为何都是女身?祖神当时还在,难道他就不担心我若化为男身,会与自己的仙官生出情爱之心?祖神竟这般笃定我一定会化为女身?我宫里那条裙子也是如此,不知是祖神太过智慧,还是我化为女身皆是他的安排。

        还未想明白,屋里的鸣也便催促了起来:“你俩缩在门边悄悄摸摸的干什么呢?再不进来菜都凉了。”

        复奚冲我一笑,拉着我的手进了屋子,随后又给我夹了满满一碗的菜,哄道:“岁儿快吃,多吃点,免得他俩都将菜吃光了。”

        鸣也眉毛一挑,两手一抱:“复奚,过分了啊,你怎么只知道给小妹夹菜,就不知道照顾一下为兄?”

        复奚冷哼一声:“我先化为仙身你才从地里钻出来,到底谁为兄谁为弟还用我说?”

        鸣也“啊?”了一声,撸起袖子坐到复奚身边:“你说清楚谁从地里面钻出来了?你眼神不好我可以给你治治。”

        wap.

        /107/107858/28351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