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阿鲤拜别帝神

第四十六章 阿鲤拜别帝神

        吃了饭,复奚非带着我去溪边钓鱼。虽然我也有些想尝试,只是月黑风高,不知能否顺利将鱼钓上来。

        我坐在溪边一块大石头上,托着下巴看复奚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若不是他的袍子有金丝微微发光,我是如何都看不见他的。

        看了半晌,复奚毫无动静,我坐得无聊了,站起身来踱了踱步,扭头正看见毕相在茅草屋两端点灯笼。灯笼点了几盏,茅草屋亮了起来,正好能看见鸣也坐在躺椅上,毕相则是坐在屋前的石阶上,仰头看着天。

        月亮从云中露了出来,倒映在水中,这我才将复奚看清。

        他无比认真地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地盯着水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果真是无聊,低头看见脚下石头缝里正有一只小小的,八条腿的小东西在拼命往外爬,我一时好奇,蹲下身去仔细将它看了看,见它被石头压住难以爬出来,我遂动手帮它挪了挪石头,怎料它两把钳子就这般钳住了我的手指头。

        我疼得脑袋嗡嗡地响,结果甩了几下手也没能将它从我手上甩下来。

        实在疼得紧,指尖不经意间流出混沌之火,一瞬间便将它烤熟了,闻了闻,还挺香。

        复奚恐怕是闻到味道了,扭头过来看我,一见我手上夹着一团被烤得漆黑的东西,便直接将手中竹竿扔了,两步过来朝我手上那团东西一点,那团东西便化为了灰烬。

        他拉过我的手,看了看被夹得青紫的手指头,叹了叹气:“你怎么不叫我?被夹成这般模样,就算能恢复回原样,你方才肯定也很疼。”

        我想说我还来不及叫他便将小东西烤熟了,结果话还没说出口,便见他捧着我的手抵在嘴边吹了吹,然后亲了亲。

        我被惊得往后一退,结果绊到方才坐的大石头,整个人往后一仰,摔了下去。复奚快一步用手臂垫在我头下,于是我二人便这般双双躺在了地上。

        我眉头颤了颤,复奚的脸就在我脸上一拳的位置,我与他这般眼对着眼,还挺尴尬。

        我扭了扭头,往旁边挪了挪,复奚竟直接将我拦腰搂了起来,两只眼睛含情脉脉,像极了鸣也看召君的眼神。

        我一时惊慌,想起鸣也说复奚喜欢我,遂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复奚倒是淡定从容得多,他饶有趣味地看着我:“你在紧张什么?”

        我勉强笑了笑,装作毫不刻意地起身,拍了拍裙摆:“我有何可紧张的?你看错了。”

        复奚垂眼看着溪边的石头:“岁儿,我是心悦与你,不过你不必紧张,就像往常一样便好。”

        我没想到他会如此直白地将此话说出来,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张了张嘴,半晌不知说些什么。

        复奚转过身去面对着小溪:“我不愿与宫中仙侍亲近,是因为他们早晚都会离开舒晁宫,从此消失在三界之中。而岁儿不同,你永远都不会消失,也永远都会这般光明没有阴暗面。所以,我心悦于你实在是很正常。”

        又是这个说辞,光明,没有阴暗面,和鸣也说的一般无二。此时正是问清此事的好时机,我想了想措辞,问道:“为何非得是绝对的光明?其实天界的很多女仙都挺不错……”

        复奚依旧看着小溪:“因为我需要。”

        我住了嘴,不知该如何继续问下去,总觉得气氛不太对。

        复奚转头来看着我笑:“因为岁儿亮晶晶的,一看就很有福气,和我很是相配。”

        看他笑得开心,倒不像是在骗我,我遂也笑了笑:“你倒是挺有眼光。”

        复奚将竹竿收起来,然后过来拉着我:“我们先回去吧,然后你再慢慢想,看看要不要和天界第一有钱的男神仙在一起。不过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岁儿可得好好想。”

        我见复奚面上神色轻松,倒不像是鸣也那般对于感情异常执着,如此这般,我才稍稍放心些了,如此苦哈哈的感情不要也罢,复奚应该是看得开的人。

        回到茅草屋时,鸣也已经不在躺椅上了,而毕相却还是坐在石阶上,抬头望着天。

        也不知天上到底有何物,竟这般吸引毕相,我学着他抬头朝天上看去,结果只看到一轮月亮,并无其他了。

        复奚进屋将竹竿放好,又出来将我拉到一旁,小声说道:“就让他在此处坐着吧,他在等天劫,晚上风凉,我们回屋坐。”

        我边随复奚进屋,边小声问道:“毕相不是上神仙阶了吗?怎么还需要历天劫?”

        复奚拿了个果子给我,又倒了杯水放我面前:“他是在等阿鲤的天劫。”

        我手里的果子刚碰到嘴皮子,还来不及咬:“阿鲤的天劫?她终于突破这个界限了吗?”

        复奚又递了颗葡萄给我,然后说道:“她有没有突破这个界限我们并不知道,所以毕相才会坐在外面等,如果今夜天劫不降下来,便不会再有机会了。”

        我分析了一番复奚所说的话的意思,得出的结论是阿鲤明天寿数便尽了。

        阿鲤变回真身后,被毕相放在门口的木盆里,我一扭头就能看见那个木盆,以及一动不动的鲤鱼形态的阿鲤。

        阿鲤的头朝着毕相的方向,也许是想最后再看他几眼吧,好在鲤鱼眼睛里看不出情愫,要不然最后一晚她都不能多看他几眼。

        自从看见了召君与鸣也的三世后,我就变得特别容易伤感,今日闻得阿鲤与毕相之间的事,又知道若是今夜天劫不降下来,明日阿鲤便会彻底消失就感慨万分。

        复奚趁我不备,喂了颗葡萄进我嘴里:“发什么呆?快些吃,这个葡萄是毕相神力滋养出来的,很甜。平日里鸣也想吃一颗他都不给的,今日你来了,他才摘这么一串给你尝尝鲜。”

        “好你个复奚。”不知为何,鸣也竟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冲过来便要抢复奚手里的葡萄,“毕相抠门就算了,今日他摘了葡萄给小妹,你为何不分享出来?”

        复奚护着葡萄旋身躲开了,随后将葡萄都放入我手中。

        见他二人打得难舍难分,我实在是觉得聒噪,遂将葡萄分成了三份,随后将他二人分别按在凳子上,将葡萄分了出去。

        鸣也分到了葡萄自是开心,拿起一颗葡萄看了看,随后叹了叹气:“毕相的神力是生命的源头,能滋养出这般好的葡萄,却救不了一个寿数将尽的阿鲤,也是造化弄人。”

        说到神力,毕相的神力主人界万物的生,那天帝是掌管仙的,说不定他的神力可以救阿鲤一命。

        我将这个想法说给了复奚和鸣也听,但是被他二人否定了。

        复奚说:“天帝掌管的是秩序,任免,并不主神仙的生。神仙若是寿数尽了,无人能为其续命。”

        于是我又想了一圈,复奚是一个珠光宝气的男人,他只主钱财。鸣也掌管冥界,自然是主的死。我嘛,是一团火,更是不可能将阿鲤复活了,只会将她烤熟。寮乘,是疗愈万物的三光神水,只是疗愈,却也不是给予生命。

        所以想来想去,确实没有办法了,只盼今夜天劫能降下来。

        我本以为今夜定然无眠,结果睁开眼时,天已经大亮。

        复奚撑着头坐在我旁边睡着了,鸣也则是靠在复奚肩膀上,看起来睡得颇熟。

        我起身时,正好看见复奚拍了拍鸣也的头,迷迷糊糊说道:“岁儿,你醒了?”

        我以为他在与我说话,遂答道:“醒了。”

        复奚闻声睁开眼睛来看我,随后目光一滞,低头一看,看见鸣也靠着他,遂五官抽搐地将鸣也给掀翻在一旁,随后又走到我身边扭头去谴责鸣也:“你是不是变态?你靠我肩膀做什么?”

        鸣也刚醒来,还弄不清楚状况,只是眉头皱了皱,没有多余的反应。

        我扭头往门外的木盆看去,发现阿鲤竟不在盆中了,莫不是她已经去三途河了?

        我往院子走去,刚好看见阿鲤拿着扫帚从一侧走过来,见我时还冲我行了礼。

        阿鲤面色如常,并不像是寿数已尽的样子,莫不是我昨日理解错复奚的意思了?

        毕相牵着夔牛才回来,神色并无异常,见我时还冲我笑了笑。

        既然他二人都无异常,那肯定就是我理解错了。

        今日早饭,阿鲤做了许多菜。将菜端上来后,她换了身衣服来,是身寻常衣裙,不再是仙官服饰了。

        她一来便见复奚和鸣也在吵架,遂垂眼挡嘴笑了笑,随后又偷偷看了毕相一眼。

        毕相将手中筷子放下,转身去看阿鲤,随后笑道:“你不穿仙官服倒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阿鲤抿唇羞涩一笑,随后慢慢跪了下去,给毕相行了跪拜之礼:“这几百年,承蒙帝神照顾,阿鲤今日在此拜别帝神,还望帝神往后照顾好身体,生活安乐恣意。”

        毕相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阿鲤起身,又冲我们都行了个礼,才转身往外走去。

        还未走出院子,她便已化为飞烟,再无踪迹。

        wap.

        /107/107858/28351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