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如今只是三途河的水鬼

第四十八章 如今只是三途河的水鬼

        “做梦……”我抬手捏了捏寮乘的脸皮,触感真实,“现在不是做梦?”

        寮乘抬手覆上我的手,眸中带笑:“我自始至终都只喜欢你,你说我喜欢弥真,那便是梦。现在我好端端在你面前,这便不是梦。”

        我还是糊涂,不过此刻已经困意全无,遂下了床,晃了晃脑袋,自觉清醒了一些,

        寮乘伸手来拉我手,随后将我手放在他掌中紧紧握着,又带着我坐到案边,拿了一个小册子递给我:“这是其他神仙送的成婚贺礼,太多了,我怕你看不过来,遂整理成册了,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若是有就挑几样。”

        我刚接过册子,听了寮乘的话又懵了:“成婚贺礼?谁要成婚了?”

        寮乘垂眼用修长的手指头翻着册子:“自然是你与我。”

        我张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明明前一刻的记忆还停留在寮乘闭关,寮乘可能喜欢弥真那里,怎么这一刻我竟要与他成婚了?中间省略了这么多步骤,这确定不是在做梦?

        寮乘抬眼来看我,随后抬手来揽着我的腰:“你不会是反悔了,不要我了吧?”

        我连连摆手:“自然不会反悔。”

        寮乘嘴角弯了弯,将我搂进怀里:“纵使你不要我了,我也会一直跟着你。”

        我耳根酥酥麻麻的,遂心一横,抬手抱住了寮乘。

        就是这种感觉,是几万年来我躺在羲和宫每每自焚都能体会到的感觉。

        我贪婪了些,将头埋进寮乘的颈窝,随后又蹭了蹭他,这就是我一直心心念念,却又遗忘了的感觉。

        还有什么?我到底还忘记了什么?

        脑中混沌一片,有太多东西一闪而过,我却总也抓不住它们,我肯定是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

        不觉中,我已泪流满面。

        寮乘抚了抚我的头,轻声说道:“都会记起来的。”

        我抬头去看他,看见的是他长睫下的一双柔波微漾的眸子,以及弯起弧度的嘴唇。

        我问:“你知道我忘记了什么?”

        他说:“我在帮你记起来,初岁,你得快些记起来。”

        我依偎在他怀中,闭眼想着被我遗忘的东西,结果又睡了过去。

        醒来时,我穿了喜袍,正被木黎牵着往前走去,抬头一看,寮乘站在不远处,亦穿了喜袍,正笑意融融地看着我。

        他牵过我的手,我与他便站在此处,受了众仙朝贺。

        待众仙离去,寮乘给我倒了杯酒,我知是要喝合欢酒,遂主动接过酒杯,挽上了他的手,凑过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还未来得及将搭在他手上的手收回来,便被他一把拉进怀中,随之而来的,是唇上柔软的触感。

        我惊讶,睁眼去看他,正好对上他一双眸子深沉地看着我。我将头往后仰了仰,张了张嘴准备说话,结果他搂着我的腰又凑了过来,噙着我的唇,加深了这个吻。

        我脸红到脖子根之际,他放开了我,颇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味:“方才那酒太烈了,我担心你被辣到。”

        我此刻脸红,定是说什么都落下风的,遂和衣躺到了床上,不再与他说话。

        寮乘也躺了下来,从背后抱着我,在我耳边说道:“明日我带你去天河,看看天河里的星星。”

        我手指头摩挲着他的手背,片刻,说道:“好。”

        “好什么?”

        我脱口而出:“去天河,看……”

        意识到不对劲,我猛然睁开眼睛,眼前是鸣也好奇的面孔。

        我被吓得后退几步,连连喘着粗气。

        鸣也两手叉腰,低头看了看周围的彼岸花,随后笑道:“我忘了,小妹修为还有待提高,所以抵抗不住彼岸花香味的迷惑,做了个彼岸的梦。”

        原来方才那一切才是梦,想到寮乘方才还说要带我去天河看星星,结果现在一切都成空了。

        鸣也追问道:“小妹可是梦见了谁?彼岸之梦百感交集,你是梦到了遗憾之事还是愤怒,绝望之事?”

        我摇了摇头,捡起掉在地上的一筐葡萄。若是我和他说,我貌似做了关于寮乘的春梦,他会作何感想?还是不说为妙。

        鸣也接过我手中的葡萄,说道:“彼岸之梦是你内心深处所想,可不能无视此梦。”

        我想什么?我想与寮乘亲密无间?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突然感觉一个东西冲了过来,遂扭头去看了看,结果看见一团绿光飞了过来,随后直奔毕相而去。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团绿光是自三途河中飞出来的,这绿生生的神光,不用猜就知道是毕相的。所以说,毕相为何要用神光去搅三途河呢?

        鸣也拉出一丝神光牵在我手腕上,随后带着我回到了三生石旁。他吃了几颗葡萄,随后叹了叹气:“这怨气算是清得差不多了,但是排队过河的魂魄可累积了许多,毕相,你闯的祸,总得留下来当几日苦力吧?”

        毕相将那团绿色神光握在手中,盯着神光中的东西仔细看了看,随后冲鸣也笑了笑:“自然是没问题的。”

        我也冲神光中的小东西看了去,看了半晌,发现那个小东西竟像是一条极小的鲤鱼。

        鸣也给我解说道:“毕相在阿鲤赴三途河之前,在她身上留下了神光。他的神光又是生命之源,是最克三途河的,所以神光一入三途河便将三途河中的恶灵搅动了起来,这不,正好将还未彻底消散的阿鲤给搅了出来。”

        我问道:“如此说来,阿鲤便是复活了?”

        毕相将阿鲤收了起来,随后笑了笑:“阿鲤如今确实算是已经死了,因为她入了三途河,如今她只能算是三途河中逃出来的水鬼。不过也算是复活了,毕竟她还在。”

        鸣也揶揄道:“也只有你能想出这种招数,若是我今日不将怨气清得及时,这三途河中的东西跑出来了,你又待如何?”

        毕相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模样:“所以我及时将你叫了回来,有你在,不可能将那东西放出来的。”

        鸣也揉了揉脖子:“小毕,来,给我按摩,今日我很累。”

        毕相乐呵呵地凑了过去,给鸣也捏起肩膀来。

        鸣也想了想,将毕相推开,说道:“走,去你的茅草屋,我要将那些葡萄都摘来吃了,好给我补充补充体力。”说完,他又叫上我,“小妹,走,我们兄妹二人将他那些葡萄都摘光。”

        毕相没反对,见鸣也要走,便跟在了他身侧。

        鸣也好奇地转过头看着毕相:“怎么?给我摘?你不心疼了?我要全摘了哟。”

        毕相一如往常般温和一笑:“只要你吃得下。”

        鸣也怀着将毕相葡萄都摘光的雄心壮志,一到毕相的茅草屋便撸了撸袖子,直奔葡萄藤而去。

        复奚一见我便皱了眉,拉着我左右看了看,随后问道:“你走黄泉路了?一身的彼岸花味,可有何不适?”

        我摇了摇头,心虚一笑:“自是没有不适的,你不必担心。”

        复奚顿了顿,又说道:“那……你既然沾染了彼岸花的味道,可做了什么梦?”

        我奋力一想,胡乱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梦见了我要去天河看星星,结果还没看到星星便被鸣也叫醒了。”

        复奚明显思索了片刻,随后冲我笑了笑:“既然你想去天河看星星,那回天界了我便带你去。”

        我刚要说好,便见鸣也突然气冲冲地抱着一筐葡萄走了回来。

        毕相看了眼他手中的葡萄,笑道:“只摘了这些?需要帮忙吗?”

        鸣也将葡萄一放,坐在毕相面前与他理论:“以前我想吃这葡萄,你与我说,这葡萄是你用神力精心养护出来的,量少,很是金贵,所以我与你要了几百年,你才给了我一小串。”

        看来他是气急了,端起桌上的水猛喝了一口:“可是后山那一大片绿油油的葡萄是什么?量少?金贵?恐怕让夔牛将它破坏了都要埋头苦干一日吧?”

        毕相帮鸣也扇了扇风:“我还不是为了让你对它念念不忘,后面才好麻烦你办事嘛。若是一开始就告诉你,我随手就能养出一大片,那你还会对它如此喜爱吗?”

        鸣也面上表情“瞬息万变”,最后咬牙切齿道:“你老早就开始谋划这一出了?就为了今日让我去除怨气?你可知这三途河的怨气都沉在水中,若是我来除得多费许多力气?平日里寮乘都舍不得让我去三途河除怨气的。”

        复奚连连叹气:“寮乘那哪是舍不得让你上?你忘了三万年前你哭着跑到瀚云宫,非让寮乘帮你除三途河的怨气?他不答应你,你便一哭二闹三上吊。”

        鸣也抬手打算捂复奚的嘴,结果被复奚躲开了,他小声警告复奚:“我劝你不要什么都说,小妹还在此处,给我留些面子。而且我让寮乘去除三途河的怨气是有原因的,别乱说话。”

        只可惜,我此时耳力甚好,全都听见了。

        鸣也咳了咳,转头看向毕相:“事已至此,你打算如何安顿阿鲤?”

        毕相垂眸想了想:“还没想清楚。”

        wap.

        /107/107858/28388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