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此等烟花柳巷之地

第四十九章 此等烟花柳巷之地

        毕相旋即又说道:“不过我暂时的打算是先将阿鲤留在我身边,我带着她四处游历,总能寻到适合做她肉身的东西。”

        鸣也分了半筐葡萄给我,随后叹了叹气:“你今日虽然一不做二不休了,也将阿鲤救了,但是后面可免不了要被传出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毕相仰头看了看天,又低头看了看地,随后释然一笑:“那些老神仙活得久了总是需要一些事情来打发时间的,让他们说一说又有何妨?之前寮乘也被他们传得乱七八糟,但是我看他倒是不受影响,我又不在天界生活,就更不会受影响了。”

        复奚打趣道:“那就先让我来猜猜,他们会如何传这件事。他们肯定会说,毕相帝神爱上真身弱小而无法永生的仙官,遂在仙官命绝之时大闹冥界,将三途河搅了个天翻地覆,最终自舍神力,将仙官救了回来,从此他们二人便浪迹天涯,彼此相伴,也算一段佳话。”

        鸣也哼笑一声:“应该再补充一段,鸣也帝神不辞辛苦,不眠不休地补救,最终累倒黄泉路。”

        毕相抓了一串葡萄塞进鸣也手中:“我知道了,我会去冥界当苦力,待一切都变回原样了再出去游历的。”

        “那个……”我适时打断了他们的话题,“之前寮乘被传了什么?”

        毕相稍稍有些惊讶:“原来你竟不知道?”

        惊讶之余,他给我解惑道:“之前他们传出寮乘是个色欲熏心的人,为了一个猪仙,将灵鹊族的族长修为废了,双臂卸了,连灵鹊族族长的老母都没放过。至于他为何要如此做,说是因为寮乘爱慕此猪仙,可是猪仙却要嫁与他人,寮乘便怀恨在心,得不到就毁掉。”

        我嘴角忍不住抽了两抽,这也传得忒离谱了,只能说唯一沾边的是猪仙这个身份。

        复奚来了兴趣:“他们这传得也太夸张了,我怎么没见寮乘跟猪仙好过?而且天界唯一的猪仙被碧韵元君把住了,根本就没有开枝散叶,哪来女猪仙让寮乘色欲熏心?”

        鸣也将口中葡萄急急咽下:“这么说起来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之前我不在冥界,听迷罗说有一个小仙来寻过我,说他是灵鹊族族长,要状告寮乘,说寮乘惨无人道,为了女人要毁了神仙间的和睦。不过后来他再也没来过来,我也将此事忘了。”说完,他又冲我解释道,“迷罗是我的随侍仙官。”

        我担心之事果真发生了,之前便担心旁人胡乱传此事对寮乘不好,结果没想到竟被胡乱传成这样。

        我问道:“后来呢?此事解决了?”

        鸣也想了想:“倒是也没有真正的解决。天界那些老头子是想制裁寮乘的,但是寮乘没理他们,所以最终他们只是口头制裁了几句过了嘴瘾便闭嘴了。看样子他们果真相信了寮乘是这种任性的神仙,所以制裁的声音小了便都一个个当起了缩头乌龟,毕竟谁都怕寮乘突然将他两臂也卸了。”

        毕相取了挂在墙上的笛子塞进了包袱里:“所以说,眼界和思维很重要。既然他们没有眼界和思维,我也不必在意他们。”他将包袱胡乱打了个结,转头对鸣也说道,“走吧,时候不早了。”

        复奚盯着毕相手中的包袱看了半晌,咂了咂嘴:“你连个包袱都收拾不好,夔牛也蠢笨得很,若是日后他做了你的仙官,你们两个笨蛋凑成一对该怎么活下去?”

        我咧嘴笑了笑,结果见毕相转过头来,我遂尴尬地抹了抹嘴,扭头去看了天。

        复奚实在看不过去,起身将毕相手中的包袱接过,重新整理了一下,又打了个漂亮的结才将包袱递给了毕相。

        毕相欣然接过,举起包袱左右看了看,看样子颇为满意。

        复奚目光狡黠:“要不然我给你介绍几个女仙?你想要活下去得寻个夫人才行。”

        毕相毫不委婉地拒绝道:“我心中只有人界的这些生灵,再也装不下女仙。”

        夔牛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停到了门口,扭头来对毕相叫了两声。也不知又去哪里摔了一跤,原本青色的毛全裹上了泥浆。

        复奚啧啧啧了两声,摇了摇头,将我拉了起来:“岁儿,我们走。”

        鸣也也起身,将葡萄提在手上,冲毕相说道:“我们也赶快走吧,得趁天黑之前寻一处稍微深一点的河给夔牛洗一洗,免得天黑了它又乱踩东西。”

        我们在毕相茅草屋门口挥手告别,然后各走一边。

        扭头看去,夔牛鼻子上停了一只蝴蝶,它想将蝴蝶赶走,结果甩了几下头,将头上的泥浆甩了毕相和鸣也一身,鸣也崩溃的声音响彻山间。

        我与复奚下了山,正往奉朝都城去,结果在半路遇见了一个小妖。

        小妖本在路边哭哭啼啼,结果一见复奚,便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一边抱还一边哭道:“没想到我竟能在此处遇见复奚帝神,复奚帝神,您可得帮帮我啊!”

        复奚蹲下身去看着趴在地上的小妖,问道:“你有何事?”

        小妖擦了擦眼泪,结果哭得更大声了:“我的心上人被那些可恶的捉妖师的符贴到了,此时动弹不得,再晚些那些捉妖师便要来将她带走了。”

        复奚“哦?”了一声,问道:“你的心上人为何会被捉妖师的符纸贴上?”

        小妖止住了哭声,陈情道:“多半是这些捉妖师杀妖杀得癫狂了,手中拿着个罗盘指哪有妖就要贴哪里,多少无辜的妖被捉了去我已经数不清了。这次恰好我心上人在那出讨生活,便不小心被符纸贴上了。复奚帝神,我们绝对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更没有害过人,还请您一定要帮帮我啊!”

        复奚起身,说道:“带路吧。”

        我走在复奚左侧,小妖走在复奚右后侧,我偷偷打量了小妖一番,确实没发现他身上有人的血气。如果捉妖师一门果真如此丧心病狂了,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妖斩尽杀绝,那确实是不对。

        复奚后退半步挡住我的视线:“岁儿,你想不想去四海玩一玩?要不然我过两日带你去南海吧,南海龙王二儿子喜得麟儿,过两日便是满月宴,正好去凑凑热闹。”

        我记得南海龙王二儿子是我出羲和宫那日成的婚,这才过了几个月,竟得了个孩儿,遂问道:“孩子可足月了?”

        复奚凑过来些,道:“这孩儿他们还未成婚便怀上了,所以应该足月了。”

        我虚心请教:“还未成婚便能怀上孩儿?”

        复奚想了想:“他们也是彼此爱慕,所以情难自制了吧,不过南海龙王对这个儿媳妇很是满意,所以最终结果是好的。”

        “哦……”我低头想了想,互相爱慕之人要做的事情果然是很多。

        进了都城,我们钻进了一条小巷中,小巷狭窄,走了一段后,再往前走了几十步才豁然开朗。

        小巷尽头貌似是另一方天地,人山人海,往来之人络绎不绝。

        复奚微微顿了顿脚步,低头来看了看我,看起来颇为纠结。

        小妖在前面催促着。

        我抬脚往前走去,结果复奚拉住了我的手臂,小声说道:“要不然你去馄饨铺子等我?我这边弄完了就去找你。”

        小妖跑到我和复奚身边,看了看我,随后说道:“哎呀,复奚帝神,这有什么的?有您在还能出什么事不成?”

        我捕捉到了重要信息,去了会出事。

        我转头看向复奚,问道:“为什么会出事?”

        复奚想了想,干脆握着我的手,带我往前走去:“也不是你想的那种出事,这里是烟花柳巷之地,我担心你来此处会仙根不稳。不过也无事,有我在,不可能让你出事。”

        烟花柳巷?我之前看的古籍貌似说的是玩乐之地,正好,我也挺想去玩一玩的,此次算是歪打正着了。

        小妖带着我们走进了一座酒楼,应该是酒楼,只是这酒楼有些特别,门口有许多女子在外面揽客,酒楼内也有许多女子在堂间窜来窜去。看她们笑得异常开心,许是今日钱赚得多吧。

        一个年纪颇大的女子突然冲了过来,拦在复奚面前将复奚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随后尖着嗓音说道:“哎哟,我说公子,哪有来此处寻欢还带姑娘的?难道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姑娘吗?”

        复奚将我拉至他身后,随后冲这个女子笑了笑:“我不是来此处寻欢的,我来寻人,你不必招呼我。”

        该女子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随后呼朋引伴招来了五六七八个女子,吩咐道:“姑娘们,将这位爷伺候好了。”

        一众女子得了令后,一拥而上,将复奚团团围住,挂得复奚满身都是。

        我最终被挤了出来,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见复奚被一众女子抬着上了二楼。小妖也跟在屁股后面上了二楼,随后他们一道消失在拐角处。

        想来应该是复奚珠光宝气,不用想都知道他是个有钱人,所以方才那名女子才不愿错过这个赚钱的机会,硬生生向复奚展示了一把自己的业务能力。

        此刻我一人站在大堂中间,看着来往纠缠做一堆的男男女女,甚是迷茫。

        方才那名女子走到我身边,将我手摸了摸,随后凑到我面前,说道:“姑娘长得好生貌美,想不想赚笔银子?”

        wap.

        /92/92213/20750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