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我心悦与你,不至于心悦

第五十一章 我心悦与你,不至于心悦

        那人叹了叹气:“看来这次我还真是看走眼了,不过也没关系,你跟方才那个珠光宝气的男人是一伙的吧?我见识过他的能力了,他很厉害,一个手指头便将缚着方才那个妖妇的符纸给拆了,就算你弱小得凑不上数也总能将他引来。”

        他就非得贬低我,我捏了捏拳头,质问他:“你凭什么认为我打不过你?年轻人,别太轻敌。”

        他嗤笑了一声:“年轻人?”说完打量了我一下,“也对,你们妖怪不都是一大把年纪的吗?虽然看你此时年轻貌美,想来已经是个老妖怪了吧?”

        他突然抬手戳了一下我额头,随后更加开心了:“你在这里装模作样的还挺像这么回事,结果我手指头都戳到你额头了你都没反应,你就是个小趴菜。”

        我冷笑一声,一掌冲他拍去,担心伤了他,遂收了力,只让掌风拍了去,并未让神力伤着他。

        他被我一掌拍得连连后退,稍稍站稳后,他瞪了我一眼,随后一根神出鬼没的绳子将我捆了,捆得还挺紧,我挣扎不得。

        他拔剑走向我,用剑尖抵着我的喉咙:“老妖婆,你还有这么两下子,不过比起方才那个男人来,你差远了。我这就将你绑了,引诱他过来,到时候你们二人双双在锁妖楼思考妖生吧。”

        他这柄剑寒光凛凛,抵着我脖子生疼。我咽了咽口水,对着他劝说道:“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我是神仙,并不是妖,你抓错了。”

        他又嗤笑了一声:“你别在这里做梦了,现在天都黑了,做什么白日梦?你若是神仙,便将此处土地招来给我瞧瞧。”

        虽说我确实不知该如何将土地招来,但是即使我知道如何招土地,也总不能戏耍人家吧。眼前这人不太有礼貌,看来没被毒打过。

        他见我没反应,直接用剑挑起捆着我的绳子,将我扛在肩上:“做妖就好好做妖,别总想那些有的没的,就算你想刻苦修炼飞升成仙,此时遇见我也没机会了,你求来世能投个好胎吧,不过你应该没这个机会了,此去锁妖楼,恐怕你是不会再出来了。”

        我仔细在心里盘算着,如果用混沌之火将捆着我的绳子烧了,会不会将这个男子也烧着?若是在人界用了混沌之火,算不算干扰了人界正常秩序?

        我这厢还在纠结着,这个男子带着我在树上蹦了几蹦便落在了一处空地上。

        周围瞬间围过来了许多人,嘴里纷纷喊着大师兄。

        他们铁定不可能是在喊我,所以只可能是在喊将我掳来的这个男子。

        将我掳来的男子两手掐着我的腰,将我举了起来,他笑眯眯地冲围过来的人说道:“各位师弟,这是我今日抓来的妖,等会儿我要用她引一个大家伙来,大家做好准备,将法阵法器和符纸都准备好。”

        我本就被捆得结结实实,活脱脱一只蚯蚓,此时被他此般举着,更是羞愤难当。遂扭了扭,表示抗议:“你有没有点人性?怎能如此羞辱人?快将我放下来。”

        他原本笑眯眯的眼睛在转向我的同时瞬间变得杀气腾腾:“你有何资格同我讲条件?”

        随后,他一张布条塞进了我嘴里,让我说话也说不得。

        最终,他们将我挂在了一根长杆上。还不辞辛苦地在我周身都贴满了符纸,这些符纸搔在我脖子上,弄得我甚痒,动也动不得,遂笑出了声。

        也不知我怎么撩拨到他们紧绷的神经了,他们竟爬上杆子来怒斥我太过嚣张。随后又贴了一沓符纸在我身上,临走前将塞进我嘴里的布条给扯了出来。我真是哭笑不得,但凡将我脖子上的符纸撤了也好啊。

        更要命的是,我被挂在半空中,还是有些高度的,微风拂来时,我脖子上那些符纸更是放肆地搔起了我的痒来。

        我笑得几乎命绝,眼泪流了一脸,恐怕今日真得命丧于此,我已经脱力到使不出混沌之火了,逃是不可能逃脱了,只愿死时能不再被挠痒。

        大风刮来,一个人赫然出现在比我面前,我眼里都是眼泪,但是能看出,这金光闪闪的,只可能是复奚了,我笑得无力了,喉咙里只能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也实在是说不出我此刻的诉求了。

        复奚抬手将贴在我身上的符纸都扯了下来,随后伸手来抱我,他手指触碰到缚着我绳子的一瞬间,绳子便消失了踪迹。

        终于不再被挠痒痒了,我如释重负,只不过确实笑得久了,脱力了,只好占占复奚的便宜,挂在他身上了。

        霎时间,地面亮起无数法阵,法阵同法器一起朝复奚飞了来,随后在复奚四周围得密不透风。

        复奚疑惑地看了看四周,随后一甩衣袖:“这都是什么东西?”

        法阵与法器同时摔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我听见了底下传来的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岁儿,你可还清醒?”复奚拍了拍我的脸,“谁将你掳来的?”

        我眨落了眼中最后一滴眼泪,虚弱地说道:“许是捉妖师吧,误将我当成了妖。”

        复奚眼中满是心疼,他抬手擦了擦我落在脸颊的泪水,将我紧紧抱住:“他们打你了?还是对你做了什么坏事?”

        我无力地摇了摇头,还非常合时宜地咳了两声。我这不争气的身体,果真将我营造成了一朵娇弱的小白花。

        复奚眉头皱得愈深,他重重落在地面,将地面灰尘扬起几丈高。

        我咳了咳,也不知是这些捉妖师太懒了,平时疏于打扫,还是说此地太久没下雨了。

        “都给我滚出来。”复奚音量颇大。

        四周窸窸窣窣冲出来一大波人,他们皆举着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复奚狭长的眼睛朝那些人扫了一眼,声音中有压制不住的怒火:“你们平日里胡乱捉妖,杀妖,我也只当这是人界之事,不归我管,应由天帝与大地之神来裁决。但是想不到的是,今日你们竟犯到她头上了,这便归我管了。待我将你们处置了,再知会天帝一声即可。”

        将我捉来的男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阵前来:“你说得还挺像这么一回事,别在那里装模作样了。我们捉妖是为了人间的和平与安宁,何错之有?今日我们便要将你同你怀中的老妖婆斩杀了,为民除害。”

        “老妖婆?”复奚低头来看了看我,小声哄道,“岁儿万般可爱,别听他们给你安的这个丑名字。”

        说话间,他们一拥而上,十八般武艺,样样齐全,纷纷冲复奚杀来。

        复奚微微眯了眯眼,金色神光向四周散去,将他们打翻在地。

        那些人摔在了地上仍然雄赳赳气昂昂,不得片刻停顿,立马爬起来又冲复奚杀来。

        复奚眼神犀利,抬手一挥,将他们掀飞至半空,随后手往下一打,又将他们打落在地。瞬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我抬眼去看复奚,竟看见他耳后又出现了黑色印记,这次的黑色印记比上一次在黑熊精        巢穴中的黑色印记面积更大,且阴气森森,甚是渗人。

        我瞬间打起了精神,撑着抬手去触碰他耳后的那块黑色印记,结果刚触碰了一下,我的心脏竟刺痛了起来。

        扭头看去,复奚目光沉沉,满眼杀气,嘴角微微勾起,竟比长久生活在冥界的鸣也还邪魅。

        我意识到不对,遂抬手拍了拍他的脸,结果他扭头来柔和地看着我,微微一笑:“岁儿再等一等,等会儿我有东西送给你。”

        我转头去看方才那一堆捉妖师,发现他们早已七窍流血,痛不欲生,只是复奚仍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这莫非就是古籍中的走火入魔?

        我被脑中的这一想法吓了一激灵,急忙转头去拍复奚的脸:“复奚,你还清醒吗?”

        复奚只将我搂得更紧,却没有回我的话。

        遭了,情况不妙。

        我抬手去挠复奚的痒,结果他并无感觉,真是该死,这一招难道只对我管用?

        情况紧急,我实在想不出其他招数,只好两手捧着复奚的脸,强迫他看着我,然后喊他:“复奚,你清醒清醒。”

        复奚愣了半晌,随后两只手垂了下来,定定地看着我。

        我松了口气,冲他笑了笑:“看来你现在是清醒过来了。”

        复奚突然深情地看着我,随后两只手抬起来紧紧抱着我,说着我听不太懂的话:“岁儿,真的是你。”

        也许是走火入魔过的人刚回过神是会有些痴傻,我遂回抱他,抚了抚他的后脑勺:“是我是我,好孩子,回来了就好。”

        复奚贴着我的耳朵,在我耳边小声说了句话,随后轻轻咬了咬我的耳朵。我被吓得一激灵,两颊瞬间滚烫,犹如自焚,此时痴傻的人变成了我。

        复奚抱着我升至空中,随后带着我落在了一处桃林中的一棵高大桃树上。他紧紧搂着我,不曾松手。我与他就这般面对面地站在树尖上,微风吹来,我能看见不远处海面上波光粼粼,闪着微光。

        方才复奚在我耳边说的是:“我心悦与你,不止于心悦。”

        wap.

        /92/92213/20778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