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桃花林一晚

第五十二章 桃花林一晚

        复奚目光灼灼地看着我,我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遂动了动,打算打破与他面对面的尴尬局面。

        谁料,他竟搂着我的腰,带着我轻飘飘落在了桃花林中。

        我咳了咳:“谢谢你又来救了我一次,这次若不是你,我恐怕得狂笑而亡。”

        复奚没说话,我疑惑地抬头去看他,正好对上他一双含情的桃花眼,与桃林相称,称得他异常勾人,或者可以说是……诱惑?

        他拉着我的手走在落满桃花花瓣的小道上,思量了一番,开口说道:“岁儿为何对我如此见外?我并不是想要你对我说谢谢。”

        我落后他半步,慢悠悠走在他身后,抬眼看去,他的手指节分明,干净白皙,就这般紧紧握着我的手,力道刚刚好,不至于让我疼,也不会让我跑开。

        我有些心不在焉:“那你要什么?”

        复奚停下了步子,转过身来看着我:“我想要什么岁儿都会给吗?”

        我因心不在焉而被惊住了,还未来得及思考,便连连应了几声。

        复奚轻笑,抬手来抚我额前乱发:“我想要你,你给不给?”

        “啊?”我惊得张了张嘴,“怎么个要法?”

        复奚凑近一些,声音沉沉:“我方才也与你说了,我心悦与你,不止于心悦。岁儿自己好好想想,我想怎么个要法?”

        我诚实摇头:“不……不太明白。”

        复奚反倒笑了,抬手来捏我脸,随后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来,打开后拿了一块喂到我嘴边。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递到我嘴边的是桃花酥,遂问道:“你方才去买的东西就是这个?”

        复奚张了张嘴,冲着我“啊~”了一声,见我张了嘴,将桃花酥喂进我嘴里才回答道:“之前我问过瀚云宫的做菜仙侍,得知你喜欢桃花酥,方才又恰好看见了那里有卖,就去买了一点来。”

        桃花酥粘到了嘴边,我抬手准备去擦,结果复奚抢先一步抬手将我嘴边的桃花酥擦了,随后脚跺了一下地,不出片刻,一个小老头从地里钻了出来,见我和复奚后,急忙冲我们行了礼,嘴里大喊道:“见过两位帝神。”

        想来是因为我加冕仪式的时候他去观礼了,所以认得我。

        复奚将一包桃花酥放进我手里,随即嘱咐小老头道:“你既是此方土地,便将初岁帝神看好,别让人靠近她,扰了她吃桃花酥。”

        土地连连点头称是。

        复奚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太容易被掳走了,我一不在你身边你就要消失,现在我让土地看着你,你可稍稍放心,毕竟此处是他的地盘,自然是护得住你的。我去海里寻一样东西,片刻便回来。”

        还不等我说话,复奚竟“扑通”一声跳进了海里。

        土地从地里搬了个凳子来,招呼我过去坐。

        我确实笑得脱力,很是疲惫了,遂直接过去坐了下来。刚将手中包着桃花酥的油纸打开,便见土地朝我这边看了两眼,恐怕是也想吃,但是不好开口。

        我干脆直接拿了块桃花酥递给了他,结果他竟一惊,连连摆手:“帝神,我就是这片桃林的土地,早都吃腻这些带桃字的东西了,这桃花酥您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我将桃花酥收了回来,放回油纸上,问道:“你既然不想吃,为何要往这里看两眼?”

        土地愣了愣,随后笑了笑:“帝神果真好眼力,不过我看的不是桃花酥,我看的是您啊。”

        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转过身去看他,等他接着说下去。

        土地又看了我一眼,随后神秘兮兮地站过来一些,说道:“帝神,不是我说您,方才复奚帝神那番话您果真没明白吗?”

        我疑惑:“你怎么知道复奚方才同我说了什么?你偷听?”

        土地轻轻拍了自己脸皮两巴掌:“小的错了小的错了。不过……”他一副大聪明的模样,“帝神,我可以帮您解答您的疑惑啊,也就是关于复奚帝神所说的,心悦与你,又不止于心悦是何意思。”

        我正好对此不解,遂催促道:“那你快些说,复奚所说是何意思?”

        土地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帝神,一看您就是还未通男女之事,这样吧,我先给您看一样东西,保准您看了就能明白个七八成。”

        说完,他两手一旋,一本书便出现在了他掌中。

        竟又是要看书,我顿时没了兴趣:“寮乘已经让我看许多书了,此时我不想看书,你说与我听便是了。”

        土地将书递到我面前:“诶~帝神看一看就知道了,这本书同您之前看过的书绝对不一样,有趣着呢。”

        见他如此推销此书,我也不好再拂了他的好意,遂将书接过,打开来看了看。

        结果这一看,我忍不住眉毛挑了挑。此书画面中的男女交缠在一起,暴露异常,果真是让人……难以言说。

        我轻咳了两声,皱眉去看土地:“你给我看的这是……在做什么?”

        土地小声说道:“这便是男女之间的终极奥秘,帝神,看了此书您可有了什么心得?”

        这我该如何开口?

        土地许是看出我的局促了,他叹了叹气:“帝神啊,我来告诉您吧。方才复奚帝神第一句说的是,心悦与您。他既心悦与您便想同您一直在一起,在一起之后呢?便是后半句了,不止于心悦,这个意思就是,他不止于想喜欢您了,还想与您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说完,他眼神瞟了瞟我手上的书,随后说道:“复奚帝神那番话便就是这个解法。”

        我脑中突然闯入召君和冯喜郎幽会的画面,登时整个脑袋都无比滚烫。虽说当时我并没完全看见他们做了什么,但是此时看了此书,脑海之中竟将此画面补充了出来。而且……土地所说的意思是,复奚也想同我如此?

        突然间,海面上冲出了个水柱,土地被吓得躲在了我身后,我亦被吓得不轻。

        水柱褪去,露出复奚来,与复奚一同冲出来的,还有一条巨型海蛇,看这海蛇的体积肯定是成精了。

        复奚扭头来,正好看见目瞪口呆的我,随后他将手中捏着的海蛇揍了一顿,使得海蛇转头将他咬了一口。

        土地在我面前太息:“明日又要有一个仙位咯,这个海蛇精可真是走运,竟咬到了复奚帝神的神体。”

        “扑通”一声,大海蛇被复奚扔回了海里,随后复奚朝我飞来,一落地竟倒在了地上。

        我见他脸色煞白,便不敢耽误,手忙脚乱地去扶他,结果手中的书正好落入了他的视线中。

        复奚盯着我手中的书看了片刻,随即捏着拳头龇牙咧嘴地冲土地比了比,嘴里说道:“你给她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土地被吓了一跳,急忙跑过来将我手中的书抢走,随后瑟瑟道:“复奚帝神,您误会了,我是在开导初岁帝神啊。”

        复奚皱眉,冲土地骂道:“滚滚滚滚滚。”

        土地点了头,脚底抹油,钻进了地里。

        复奚方才还雄赳赳,气昂昂,结果土地刚跑,他竟又变回了柔弱不能自理的模样,瘫倒在地,怏怏地说道:“岁儿,我不行了,方才那条海蛇有毒。”

        说完,他扬起被海蛇咬了一口的手给我看。

        他手上的伤口都不用细看,黑色的血都已经顺着手臂淌了下来,浸进了他衣袖里。

        这我知道如何处理,也得益于寮乘给我看的书够多。

        我将裙摆撕了一块下来,随后扶着复奚坐起来,为了方便帮他绑住手臂,遂只好跪坐在他两臂之中。将他手臂绑住后,我又看了眼他还在不断滋滋往外冒着黑血的伤口,抿了抿唇,用嘴将他伤口处的黑血吸了出来。

        刚将口中黑血吐出,我抬手擦了擦嘴,一抬头,复奚的嘴便贴在了我脸上。

        他的呼吸温热,落在我的脸上,我被惊得忘记了要动弹,两眼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过了半晌才反应过了,结果我刚想挣扎,他竟用两臂箍着我,两眼垂着,深深地看着我。

        我胸口处的心脏跳得厉害,呼吸甚为急促,眼睫也止不住地颤抖。只是复奚并不慌乱,他轻抚着我的背,轻柔地安抚我,待我不再颤抖,他才将嘴唇挪开,下巴落在我的肩膀上。

        我跪坐在他怀中,只觉得脸颊自方才便烫得凉不下来,一想到土地说复奚是想与我更进一步,便更加窘迫。

        复奚右手将我下巴抬了起来,凑过来一些看着我的眼睛,他问:“岁儿在想什么?在想我会不会对你做出方才那本书上之事?”

        我咽了咽口水,慌张得无以复加:“那你方才所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吗?”

        复奚被我说得一愣,随后噗嗤笑了出来,他捧着我的脸,说道:“我自然是这个意思,但是我得等到你嫁给我才行。”

        复奚转而又换上了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模样,耍赖道:“岁儿,方才我们都做此亲密行为了,你总得对我负责才行,要不然我可就不清白了。”

        wap.

        /131/131524/31147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