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踏月摘星个人简介在线阅读 - 第246章 掘墓

第246章 掘墓

        殷氏与齐王曾在左家祖坟私会一事,闹得族中沸沸扬扬。

        族中对祖坟所在的山头加强了巡视,原先杂草丛生的地方也都被清理干净。

        老侯爷下葬的这一日,族长率领一众族亲前来拜祭送行。仪式一直持续到太阳快要落山才结束,族亲也逐一离开。

        族长陪同左兆桁兄妹来到左成贺墓前。

        “族长,我多年未归,想趁着今日与父亲说几句话,您带着族人都回去吧,倾颜和侯府的人留下即可。”

        左兆桁虽然年轻,可对他的话,族长没有置喙的余地,从善如流道,“既然侯爷还有事,那我们就先走一步。”

        “慢走。”

        待族亲走了个干净,左兆桁带来暗卫随即四散开来,将这一片围了起来,十步一岗,面色肃然。

        左兆桁和左倾颜对视一眼,朝左成贺的墓郑然行了一个全礼。

        剑雨一声令下,几个暗卫开始着手挖土掘墓。

        很快,乌黑的棺椁露了出来,几人将坑挖得更大些,绑了绳子,合力将其从土里拉出来。

        左兆桁亲手拿着一个匕首上前,小心翼翼撬开棺椁四周。

        几人一起推开盖子,随着腐朽的柳钉断裂发出刺耳的声音,左倾颜绷紧下颌,手不由自主地攥紧左兆桁的衣袖。

        左兆桁转身定定看着她,“父亲不会责怪我们的。”

        “嗯。”

        兄妹俩并肩上前,一眼看见棺木里的枯骨。

        可叫左倾颜意外的是,枯骨竟没有变黑。

        她以为父亲是中毒而亡,尸骨大概会变黑,还想着能不能从中提取一些毒回去研究一番。

        难道,是他们猜错了?

        可这时,左兆桁忽然走近,弯下腰细细地查看那副尸骨,脸色也渐渐阴沉了下来。

        “大哥,怎么了?”

        左兆桁沉声道,“这不是父亲的尸骨。”

        左倾颜霎时脸色苍白,手心轻颤,“你说什么?!”

        左兆桁神色变化不断,抬手指向尸骨的脚趾,“我曾去烬王府见过殷氏,听她说起过,那夜父亲中了绾青丝之毒,宁可掰断自己三根脚趾,生生疼晕过去,也不肯碰她一下。”

        殷氏那样的神态,不似有假。

        在这种事上,她没必要说谎诓骗他。甚至可以看出,父亲的拒绝,叫颇为自负的殷氏至今耿耿于怀。

        左倾颜似乎听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大哥的意思……”

        她眼里溢出欣喜,“会不会,父亲他还……”

        活着二字,她不敢宣之于口。

        就像向菩萨请愿的时候那样,仿佛一旦说出来,就不能成真了。

        左兆桁眼底也是露出隐隐的期待,可他神色比左倾颜镇定得多,“不无可能,但是,我们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左倾颜犹如被泼中一盆冷水,默然之间,也清醒了些。

        都这么多年了,若父亲真的……他为何不回来找他们?

        十六年前的事就像笼罩着一层迷雾,叫她看不清摸不透。

        她定了定神,对左兆熙道,“这事暂时不让母亲知道了吧,她的病需要静养。”

        “嗯,你我见她一面都难,你安心去北境,我会让人继续暗中查探的。”

        左倾颜心里踏实了些,感叹道,“大哥回来了真好。”

        “只是,昨日郝岩还说他想母亲了……”

        她目光闪烁,试探轻问,“大哥和大嫂之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左兆桁想起殷氏的那些话,心口一阵刀绞般钝痛。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不答反问,“或者该问,在你的那个梦里,她的结局如何?”

        左倾颜诧然一怔,垂下眼睑,遮掩着眼底的犹豫。

        “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便告诉你一切。”

        闻言,左倾颜双手交握,不安地绞着手指,半晌才低声开口。

        “威帝十七年,大嫂率安凌军抵御西秦军入侵,战死。”

        左倾颜抬眼,眸底水光颤动,“大哥受伤回京后不知何时写下了放妻书,定国侯府灭门时忠勇侯代她收下放妻书,大嫂侥幸躲过一劫,却死在西境战场上。”

        前世这个时候齐王没有被逼谋反,当时她匆忙逃到北境,对京中局势半点顾及不上,更不知齐王和忠勇侯早已暗中勾结。

        左兆桁瞳孔缩了又缩。

        “所以,你才急着让我用兵符换杨伶回京?”他以为左倾颜只是单纯想让皇帝不再忌惮定国侯府。

        左倾颜面沉如水,“大哥你给我一句实话,大嫂她到底是不是……”

        她一直想不通,若真是那样的话,大哥如何还能活着回来!?

        这一次,左兆桁总算毫无保留,将殷氏的话尽数告诉她,他慢声道,“杨伶一直向皇帝暗中汇报我在安凌军的情况,也是她奉命引西秦兵入关,致我重伤。”

        “那场夜袭,就是她一手安排,只为夺我兵权……”

        左倾颜眉心紧拧,“可据殷氏所言,皇帝让她杀了你,她并没有这么做,大哥,大嫂她还是对你心软了。”

        “是啊,她既然放我一条生路,我自当投桃报李……”

        他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颤着手递给左倾颜,“你的梦,很准。”

        左倾颜打开一看,正是一封写好的放妻书。

        “我与她,自此两清。”

        说话间,坟冢前最后一缕余晖散尽。

        左兆桁没有再提杨伶的名字。

        只吩咐他们将棺椁重新埋好,墓碑重新立起时,暮色渐沉,夜风燥人。

        走出坟地时,黄芪正着急地来回踱步。

        “出什么事了?”左倾颜抬眼问道。

        “侯爷,小姐,大事不好,北境急报,瘟疫已扩散至军中,叶淮将军病亡,皇上令叶世子率军驰援北境,明日即刻启程,消息自今日早朝后便传开了!”

        左倾颜如遭雷击,脑子嗡一声响。

        叶淮病亡......

        前世,叶淮将军是在五年后那场瘟疫中病亡的。

        莫非真是那场瘟疫提前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