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电影吓哭全球观众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开窍

第七十三章 开窍

        这是王坤第一次来阿菲国,他没有带助理,行李也只带了一背包,只身一人就跑了过来。

        他原本是有助理的,但在电影扑街后,助理就被裁员了。

        不过即便公司给他配备助理,他也不会带过来,因为他知道,这一遭他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安总安排他来找宋奇,说是要他从宋奇这边拿到公司新项目的剧本。

        他很不想来,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宋奇。

        但他不得不来,因为他赔了公司一大笔钱,没有拒绝的资格。

        在电影上映前,他意气风发,仿佛电影上映后,就可以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了。

        但现实却狠狠给他上了一课,用冷冰冰的票房数据打醒了他。

        算上宣传费用接近两亿的投资,他一共只收回了一千多万的票房。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感同身受。

        他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了去年宋奇扑街时的心情,那种陷入自我怀疑漩涡的惶恐和悲观,至今依然萦绕着他。

        不过好在他并没有选择和宋奇一样的方式,去和公司签什么对赌协议,他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原本就不怎么高的导演费被扣了个一干二净,还有公司地位一落千丈而已。

        但这已经让他痛苦不已了。

        他无法想象,当初宋奇的电影扑街后,背上了一个多亿债务的时候,有多绝望。

        他只知道,如果那件事发生在他身上,他估计自杀的心都有了。

        也正是因为体会到了这种感受,他才知道曾经自己在宋奇面前背后各种鄙夷不屑,讽刺挖苦的行为有多愚蠢和无知。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宋奇,他也害怕宋奇会对他变本加厉的报复。

        但他无从逃避,只能硬着头皮面对。

        不出他所料,他刚抵达凯罗市,就吃到了一个下马威。

        宋奇只安排了一个黑人小伙来接他,接他的车子还是一辆四处漏风,坐在副驾驶一低头还能看到行驶路面的战损版小破车。

        好不容易来到剧组,他刚一见到宋奇,连场面话都没说,就被宋奇指派了一个场工的工作,让他去搬道具了。

        即便王坤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听到宋奇的安排后,也忍不住有些失望。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导演,还是曾经的老同事,宋奇就这么让他进组当苦力,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但宋奇给他的是命令,不是商量,王坤虽然心有戚戚,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他试着安慰自己,起码不用体会面对宋奇时的那种尴尬了。

        宋奇是故意这么安排的,他很了解王坤。

        这家伙的专业技术是合格的,但就是眼高手低,自命不凡,臭清高。

        要想改掉他这个性子,就得好好磨一磨他的傲气。

        他已经提前跟场工们打好招呼了,让场工们把最脏最累的活都交给王坤干。

        在剧组里,导演就是天,更不用说宋奇这种身兼所有重要职位的老板导演了。

        得到他的授意后,王坤的苦难生活开始了。

        第一天还好,只是累点,但到了晚上,他被安排和全剧组鼾声最大的摄影师住在了一个房间。

        一整个晚上,他都没有合眼,第二天起来,眼圈直接黑了。

        他受不了,找到宋奇想要调换,宋奇很痛快,给他换了个房间,结果新舍友的脚是全剧组最臭的,一晚上过后,王坤的脸都黄了。

        没办法,他私底下花了点钱,想办法换了个房间,和那个去机场接他,名叫布鲁的黑人小伙住在了一起,才算能睡个安稳觉。

        但这些都是生活上的琐事,在片场的时候,才是最难熬的。

        所谓场工,就是干杂活的,帮忙跑个腿,搬个东西,打个杂,有什么干什么,倒也不是太累。

        可这个剧组像是在针对他,什么活都找他,而且都是脏活累活。

        铺轨道是他,推机位也是他,扛道具是他,扶梯子也是他,一个多星期下来,他整个人瘦了一圈,脚底板上也磨出了好几个水泡。

        终于有一天,一个倒落的脚手架砸到了他的大脚趾,在那种钻心的疼痛下,他积累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宋奇!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好歹也是你的校友!你有必要这么羞辱我吗?”

        王坤的怒吼声响彻整个片场,拍摄都被影响得停了下来。

        “停!”

        监视器后的宋奇喊了停,起身来到了坐在地上,抱着脚火冒三丈的王坤面前。

        “你觉得我是在羞辱你?”

        宋奇平静的看着他。

        “难道不是么?”

        王坤怒视着他:“我一来你就安排我做各种杂活,剧本的事一个字都没提过,你不是在羞辱我是做什么?”

        宋奇没有生气,只是淡然问:“你干的这些活,你没来之前,一样有人在干,别人干得了,为什么你就不行?”

        “因为我是个导演!”王坤怒吼。

        “导演?你配么?”

        宋奇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意:“你是个什么导演?在片场颐气指使,早上十点多才开工的导演?还是亏了公司的钱,屁也不敢放一个,班也不上,躲在家里借酒消愁,抱怨运气不好,市场不公平的导演?”

        王坤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瓢冰水,怒火瞬间消散,瞬间面红耳赤。

        “你知不知道每个剧组每天都有场工受伤?你知不知道剧组每天吃的盒饭标准是多少钱?你知不知道你那部戏被黑掉的两千多万都进了谁的口袋?”

        宋奇的语气变得冰冷,尖锐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如同一柄柄利刃戳进了王坤的心里,将他色厉内荏的伪装斩得稀碎:“你知不知道你的电影为什么扑街?你的剧本做过几次盲评调研?宣传的时候,你上过多少心?点映的观众调查报告你看过几份?院线经理你见过几个?说啊?”

        王坤满头大汗,分不清是疼出的还是被骂出的。

        宋奇俯视着他,冷声说:“没电影拍的时候,怨天尤人,抱怨自己运气不好,有了电影拍,马上尾巴翘上了天,导演威风耍得人嫌鬼厌,电影票房不好,就是观众不行,观众不懂欣赏,你以为有了导演证,就算个合格的导演了吗?嗯?”

        片场里一片安静,王坤坐在地上,面色苍白,如同一只落水的狗。

        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宋奇失望的摇了摇头:“我离开公司的时候,还挺看好你的,我觉得你至少还有些志气,想拍点东西出来,但你太让我失望了!

        电影票房扑街了,不想着怎么补救,居然玩消失,一个星期不见人影?如果不是安沁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废物!

        你的骄傲呢?你的志气呢?你的雄心呢?一部电影的扑街就把你打趴下了?就你这样的货色,也配和我以校友相称?你扪心自问,你配么?”

        王坤低着头,一言不发,但他撑在地上的手却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看着他微微颤抖的身躯,宋奇嘴角重新勾起了一丝笑意。

        抱起胳膊,宋奇沉声说:“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你,自己就要先看得起自己!你觉得现在的你,有信心拍好一部电影么?”

        王坤一言不发,但拳头上却攥得愈发的紧了。

        哼了声,宋奇淡然说:“剧本我已经写好了,但我不觉得你能拍得好它,不过看在曾经同事一场的份上,我愿意再给你一个机会。

        你可以留在我的剧组里,我不会再限制你的工作内容,你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问什么就问什么,除了需要保密的内容,其他东西我都可以告诉你。

        什么时候你觉得你可以了,你有信心拍好我给你的剧本,你再来找我谈。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你搞砸了,不用我多说,你自己就可以走人了。

        你自己考虑吧!是去是留,你自己决定。”

        说罢,宋奇转身往监视器走去:“各单位准备!刚才这条,再来一遍!”

        剧组上下应声而动,仿佛一台精密的仪器,迅速恢复了运转。

        没人再理会坐在地上的王坤,仿佛他是个透明人一般。

        在原地坐了好久,王坤忽然动了。

        他撑着身子起身,一瘸一拐的来到了一旁的道具箱旁坐了下来。

        没有去管受伤的脚,他静静的看着给演员讲戏的宋奇,在片场中井然有序的忙碌着的各个部门工作人员,眼神复杂。

        他仿佛和刚才有了些不同,但却看不出哪里不同。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刻的他,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到底什么才叫导演。

        大学四年,工作五年,今天的他,仿佛才第一次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