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医妻三嫁在线阅读 - 276.送你的礼物

276.送你的礼物

        卧龙雪山下有一处专门给下山之人休息的地方,此时灯火通明。

        顾泠和苏凉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时,林博竣正准备带兵再次上山去找蔺屾。此时山上有一队人正在找,尚未有消息。

        “表哥?”双胞胎之一的司徒璋看到了顾泠。

        林博竣应声回头,神色惊讶,“小凉?!你来了!”

        “这位就是苏凉苏神医?”双胞胎的另外一位司徒珉上前来想跟苏凉打招呼,苏凉却越过他,到了林博竣身旁。

        “蔺屾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凉蹙眉问林博竣。她了解蔺屾,虽然性格有些跳脱,但绝非胡闹之人,不会在雪山这样的地方独自乱跑。

        林博竣简单说了经过。他们当时已经快要登上山顶了,地势十分险峻,前后都有越王府的护卫。队伍后方的一个护卫不慎走上了一处结冰的斜坡滑倒了,蔺屾听到惊叫声,第一个冲过去救人,倒是拉住那个护卫了,结果两人一起滑落了山崖。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事实上,如果不是蔺屾冲过去,越王府的人是不会选择去救第一个滑倒的护卫的,哪怕他会因此葬身雪山。因为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去救人有很大的可能会陪葬。而护卫的职责只有一个,保护主子,他们就算牺牲自己,也只能是为了主子。

        所有的护卫都知道,他们之中谁倒霉出事,不用管。

        但蔺屾并不知道这样的规矩,如果知道,他大概就不会选择带着这群人来登山了,就算来了之后再知道,以他的性格,也不会见死不救。

        在林博竣告知苏凉的同时,司徒璋也已经跟顾泠说了一遍,神色惭愧,“怪我,没有事前跟蔺将军说清楚,跟着上山的护卫都是签了生死状的。”

        这一点司徒璋说谎了,并没有人签生死状。

        非要说有,也是无形的。被选中的护卫只能认命,出了事自认倒霉。

        司徒璋最后一句话说完,就听旁边传来一道带着怒意的女声,“若是蔺屾有个三长两短,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司徒璋心知苏凉是被请来救皇上的,自然不敢得罪她,闻言再次道歉,承诺一定把能派的人全都派出去找蔺屾。

        “二哥你回去,我去找。”苏凉对林博竣说。

        林博竣摇头。他跟蔺屾一起去的,只有自己回来,如何能心安?

        “你累了,回去休息,我去,没什么好商量的。”苏凉不由分说地拿走了林博竣手中的登山杖。

        事不宜迟,林博竣不想跟苏凉争论,而他体力确实消耗很大,便听了她的,找来一件皮袄让苏凉穿上。

        但这里没有合适苏凉穿的登山鞋,因为从没有女子在这个季节上山。苏凉说没事,她到了凉国之后就置办了几双看着笨重但保暖性极好的皮靴子。

        忍冬追着过来,苏凉命令她留下保护林博竣。

        “二哥,不能让她去啊,万一再出事,我们可真担待不起。”司徒珉到司徒璋身旁低声说。

        司徒璋神色一变,兄弟俩一起过来劝苏凉不要上山。

        苏凉寒着脸说,“好啊,我可以不去,那你们去。”

        司徒璋和司徒珉被反将一军,对视一眼后,都不说话了。白天进山尚且有风险,更何况是夜里,他们都很惜命。

        “既然两位司徒公子去不了,就别拦着我了。”苏凉冷声说,“蔺屾是我重要的朋友,待我找到他,再跟两位好好聊聊。”

        司徒璋见苏凉语气不善,转头看到顾泠在旁边,连忙开口,“表哥,你快劝劝苏神医,她可不能出事!”

        结果顾泠来了一句更犀利的质问,“所以蔺屾出事,对你们而言,没什么要紧?”

        这话司徒璋和司徒珉哪里敢接?关于攀登雪山这项活动,就是他们两人提议的,司徒璟还反对过,怕出什么事。司徒璋和司徒珉坚持说蔺屾和林博竣都是习武之人,不可能出事,谎称是蔺屾和林博竣一定要去。

        但事实上林博竣和蔺屾起初并不知道冬季可以攀登卧龙雪山这种事,是司徒珉主动提起的,且说得很轻巧。

        司徒珉是曜城有名的风流公子,他想去,是因他为了追求某个姑娘打了个赌。但他自己去的话,司徒勰和司徒璟不可能允许,便拉了蔺屾和林博竣做幌子。

        本来蔺屾不去救人的话,也的确不会出事。

        见苏凉已准备出发,顾泠跟了上去,司徒璋连忙拉住他,“表哥你去哪儿?”

        顾泠甩开司徒璋,“蔺屾是我的朋友,我去找他。你们两个可以先商量好,倘若蔺屾出事,谁给他陪葬。”

        司徒璋和司徒珉闻言面色都是一僵,只得眼睁睁看着苏凉和顾泠带人进了山。

        等司徒勰和林博衍赶到,距离苏凉和顾泠出发已过去了两刻钟。

        司徒勰扬手给了司徒璋和司徒珉一人一巴掌,呵斥他们送林家兄弟回驿馆休息,自己要亲自带兵进山搜救。

        林博衍刚确认林博竣无事,就感觉脸上凉凉的,居然又开始下雪了。

        “我们就在这里等。”林博衍开口,并未劝阻司徒勰。

        “也好。”司徒勰点头,问清了蔺屾出事的方位,很快做了部署,亲自带兵出发了。

        又过了没多久,彭威和彭凡祖孙也来了。他们不认识蔺屾和顾泠,是为苏凉来的。

        得知苏凉进山找人,彭威气得吹胡子瞪眼,“怎么没人拦住她?”

        “爷爷,我带人去找吧。”彭凡自告奋勇。

        彭威抬脚踢了他一下,“你都没进过卧龙雪山,去找什么?”

        彭威就这一个宝贝孙子,根本没让彭凡参加过登山赛,哪怕彭凡几次都很想去。

        彭威让彭凡立刻回家,把彭府的老管家找来。那是彭威的老部下,对卧龙山非常熟悉,他们年轻时经常结伴同去。若非彭威自己身体不好,就亲自去了。

        于是,不久之后,彭府管家又带着一支对卧龙雪山十分熟悉,且装备齐全的队伍出发了。彭威给他们的任务是,找到苏凉,保证她安全回来。

        此时苏凉已经在山中走了一个时辰,到了深夜时分,气温极低,风雪交加,她感觉脸都要冻僵了,得不时用手揉搓一下。

        时间倒流,苏凉仍是会选择进山找蔺屾。易地而处,蔺屾也一定会为她做这样的事。

        顾泠走在苏凉身旁,因为有别人在,两人没什么交流。

        苏凉突然想起正儿送的玉坠在她身上,便从荷包里拿出来一个,佯装脚滑,顺势抓住了顾泠的手。

        顾泠感觉到是一块玉被放在了手心,虽然不知道苏凉为何要给他,仍下意识地反握住苏凉的手,“苏姑娘小心。”

        当顾泠松手,冰凉的玉坠已经被两人的手捂得温热,他攥在手心,一边跟着向导往前走,一边留意着苏凉,怕她摔了。

        ……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司徒璟听司徒珉跪在面前说了事情原委,一脚把他踹翻在地,“这件事若是让祖父知道,定会砍了你!”

        “大哥,怎么办啊?万一姓蔺的真死了,我就完了!”司徒珉神色惊慌。

        司徒璟凝眸,“让知道赌约的人都消失。这件事,我只当不知道,你们谁都不准再提!”

        司徒珉脸色难看,司徒璋已开口,“我去处理。三弟你冷静点,不要让人看出心虚。哪怕蔺屾真死了,也不能全怪到我们头上。”

        “顾泠居然说让我们给蔺屾偿命,他以为自己是谁?真是搞不懂祖父为何对他百依百顺。”司徒珉起身,语气不忿。

        话音未落,又被司徒璟狠狠抽了一巴掌,“闭嘴!顾泠是乾国的长信侯,不是司徒家的人,记住了!”

        司徒璋连忙打圆场,“三弟少说几句吧。大哥别生气,三弟知道错了。”

        半夜,司徒瑶送了热汤和点心来,司徒璟让她都拿去给林家兄弟,另外还请来凉国的几位太医在这边候着,让人准备了热水姜汤。

        而曜城最大青楼里的花魁,以及伺候她的丫鬟,这天夜里神秘失踪。老鸨为了避免影响生意,谎称那花魁染了风寒,送到别处养病去了。

        ……

        天色将明。

        最先回来的是司徒勰,他神色疲惫,被人搀扶着,得知苏凉和顾泠尚未回来,脸色变得很难看。

        天光大亮时分,消息已传遍了曜城。

        凉国太子也来了,只象征性地对林博衍和林博竣说了几句场面话便离开了。

        一直到临近正午,才终于有好消息传来:顾泠和苏凉已经找到蔺屾,正在回来的路上!

        林博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活着就好。

        回来报信的是苏凉派的人,等到他们安全返回,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蔺屾和那位被他救下的护卫都受了伤,是被抬回来的。

        雪依旧在下,林家兄弟刚看到苏凉出现在视线中,就听到了蔺屾戏谑的声音,“苏小凉,顾小泠给你准备了礼物在凝香居,你一定会喜欢的!”

        “长信侯,真的吗?”苏凉问。

        顾泠摇头,“假的。”

        林博衍和林博竣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忍冬跑过去,见苏凉的脸冻得发红,但并未受伤,才放下心来。

        顾泠的面色在风雪中更显清冷,忽略湿了的衣角,根本就是从雪山之中走出的仙人模样。

        蔺屾右手手臂摔骨折了,那个护卫摔断了一条腿,除此之外都是些擦伤。万幸,两人是从山上滑下去的,中间蔺屾一直抓着那个护卫,又想尽办法减速,若非如此,命很难保住。

        蔺屾在落地处附近找到一个狭窄的裂缝,拖着那个护卫一起躲进去避风,不然就被冻死了。

        知道定然会有人过来找,蔺屾和那个护卫轮换着,每隔半刻钟,大喊三声。如此既可以保存体力,同时也能发出求救信号。

        当时蔺屾听到苏凉叫他的名字时,都要哭了。

        结果等苏凉终于看到蔺屾时,他盘膝坐在山缝中,没受伤的那只手竖在身前,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笑容满面地说,“我求佛祖派苏小凉来救我,居然真的来了,上辈子我肯定是佛祖座下的仙童!”

        顾泠上前把蔺屾拽起来,被他一把抱住,“顾小泠,哥哥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吓坏了吧?”

        苏凉给蔺屾和他救下的护卫简单处理了伤口,便带上他们离开。

        折返的时候,因为风雪太大,苏凉一行险些迷路,幸好碰上了彭威派来的一队人,才顺利走出雪山。

        ……

        驿馆里。

        苏凉给蔺屾疗伤上药,顾泠就在旁边看着。

        “本来我是想为你们探探路,让你们一起去登山的,没想到这么惊险刺激。”蔺屾嘿嘿一笑,“顾小泠,经过昨夜,你有没有觉得苏小凉好可爱?”

        顾泠摇头,“没有。”

        “苏小凉,他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你不必客气,想对他做什么只管做,他敢不从,你就来找我。”蔺屾一本正经地对苏凉说。

        苏凉轻哼,“找你?能如何?”

        蔺屾轻哼,“我哭给他看!”

        苏凉:……倒也不必。

        “别闹了,吃点东西,好好睡觉。”苏凉把蔺屾的手臂固定好,叮嘱他别乱动。

        “我左手拿不住勺子,苏小凉你喂我。”蔺屾说。

        “我跟你只是普通朋友,不要乱说话让长信侯误会,我喜欢的只有他。”苏凉话落就转身走了。

        “顾小泠,你听见了吗?苏小凉在对你表白呢!你是木头吗?你是卧龙雪山的冰块吗?这都不为所动?”蔺屾很无语。

        顾泠神色淡淡,“等你什么时候哭给我看,我可以考虑。”

        蔺屾努力眨眼,发现想挤出眼泪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他真不会……

        顾泠端着碗,让蔺屾自己左手拿勺子,喝了一碗鸡汤。

        ……

        “放心吧,他的手臂没事,可以恢复。”苏凉说着,问林博竣,“二哥,你们怎么想起去爬雪山的?”

        林博竣叹气,“蔺屾听越王府三公子提起雪山的风景极美,往年此时都有登山赛,我们便决定去看看,并不知道山上那么凶险。”

        “那些护卫都签了生死状的事,你们知道吗?”苏凉又问。

        林博竣愣住,“生死状?从未听说。”

        苏凉提起这次端木熠派她来的真正目的,林家兄弟都皱了眉。

        “我跟某人商量过再决定怎么做,你们只当不知道。”苏凉说。

        顾泠走进来,跟苏凉对视了一眼,收回视线,“我先回越王府。”

        “我也去!”苏凉起身,“我的行李还在那里。”

        忍冬驾车,送顾泠和苏凉到越王府去。

        “这是什么?”顾泠摊开手,手心躺着一块水滴型的墨玉坠子。

        苏凉拿出她的那一块,“正儿送的。”

        顾泠就知道苏凉不会无缘无故送他礼物,闻言也不失望,放进了自己的荷包里。

        苏凉低声说了她来的目的,顾泠听说过神匠沐氏,叮嘱苏凉不要轻举妄动,做任何事都先告诉他,商量好计划再出手。

        马车到越王府大门外停下,苏凉先下了车,伸手去扶顾泠,顾泠却避开,径直进门。

        苏凉追着过去,半路碰上了司徒勰和司徒璟祖孙。

        “苏神医,蔺将军身体如何?”司徒璟神色关切。

        “死不了。”苏凉面色淡漠。

        “昨日的事,是我们安排不周,本王已责罚过璋儿和珉儿,正要去看望蔺将军。”司徒勰叹气。

        “听贵府二公子说,那些跟随上山的护卫都签了生死状。我想看看。”苏凉冷着脸说。

        司徒勰闻言点头,“好。泠儿先带苏神医去凝香居休息。璟儿,你去取来,交给苏神医过目。”

        “是,祖父。”司徒璟应声。

        “我不累,一起去吧。”苏凉寸步不让。

        司徒璟再劝,“苏神医赶路过来,都没有休息过,还是先到泠表弟那里坐坐吧。”

        “我真的不累,司徒大公子不信,我们比划比划?”苏凉坚持。

        ……

        一刻钟后,事情“查明”了:因这个季节登山有风险,签生死状的事是司徒璟交代过的,若护卫身亡,会给其亲人一大笔抚恤金。司徒璋让司徒珉去办这件事,司徒珉一时疏忽给忘了,出发前司徒璋问起时,司徒珉谎称都签好了,还说跟蔺屾和林博竣提过了。

        因此,司徒璋没有说谎,错在司徒珉一个人。

        苏凉知道根本没有生死状这回事,若她不追问,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但她不依不饶,司徒家只得推了司徒珉出来承担责任。

        看起来苏凉咄咄逼人,但事实就是,如果林博竣和蔺屾一开始就知道登卧龙雪山凶险到护卫都要签生死状的地步,根本不会去。

        最后,苏凉亲眼看着司徒珉被杖责五十,打得皮开肉绽,晕死过去。

        “既然越王殿下秉公办事,还了蔺屾公道,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先到长信侯那里喝茶,什么时候进宫为凉皇医治,越王再派人去凝香居叫我。”苏凉话落,带着忍冬走了。

        司徒璟让人把司徒珉带去医治,他走到司徒勰身旁,低声说,“祖父,苏凉区区一个乾国的太医,一来就如此强势,是她本性张扬,为了蔺屾不计后果,还是有别的目的?”

        “珉儿挨打冤吗?”司徒勰看着司徒璟,目光如炬。

        司徒璟面色一肃,“此事三弟的确有错,挨打不冤。”

        “不要小看苏凉,她不只是个太医。”司徒勰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便出府到驿馆去看望受伤的蔺屾了。

        ……

        凝香居。

        苏凉看着墙上司徒凝的画像感叹,“你娘真美!”

        顾泠打开苏凉昨日放在桌上的药箱,看到里面有几个他没见过的药瓶,拿了一个出来。

        苏凉转头看到,连忙走过去,“不能碰!”

        顾泠刚拔开瓶塞,又盖了回去,“是什么毒?”

        苏凉把药瓶拿回来,说了两个字,“春药。”

        顾泠眉头微微蹙起,“你用这个做什么?”

        苏凉把那个药瓶放到药箱最下面,拿了另外一个药瓶出来递给顾泠,“这是送你的礼物,能解我目前所知的所有催情药。”

        顾泠接过来,打开闻了闻,就听苏凉说,“为了这个,我可费了不少功夫。你记得带在身上,可别被什么妖女给下药吃了!”

        顾泠握住手中的药瓶,眸光倏然温柔,“你专门给我做的?”

        正在从包袱里面拿东西的苏凉摇头,“那倒不是,我是给自己做来防身的,顺带送你一份。对了,蔺二山说凝香居有你给我准备的礼物,是什么?”

        顾泠神色淡淡,“我。”

        苏凉愣了一下,“什么?”

        顾泠说,“他说的,是我。”

        苏凉轻笑,“哦,明白了。如果不是因为昨日他坠崖,等我来了,蔺二山会把你打包送给我?那得把大神装进箱子,上面系个大大的蝴蝶结,不然作为礼物没有灵魂。”

        顾泠:……

        “不过你们俩在一起挺有爱的。”苏凉笑说。

        顾泠蹙眉,“停。”

        苏凉摇头,“我是说作为朋友,大神你在想什么?”

        “你,”顾泠声音顿了一下,“饿不饿?”

        ------题外话------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