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犯众怒的玩家

第四章 犯众怒的玩家

        从之前到现在,一直依靠在墙边注视着玩家们的唐九悯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往外面走出去。

        柳子云愣了愣,显然有些意外,他快步跟上去,拦下对方。

        “你要干什么?不跟着我们一起?”

        “一起?算了吧。”唐九悯停下,他冷笑一声,声音不大不小。

        “如果只是跟你一个人行动,那我想肯定安全,但这群家伙的表现让我觉得,比起你一个人的靠谱,他们的离谱更加可怕。”

        “他们只是正常人,没有过训练,身手上差一点很正常。”柳子云听完有些皱眉。

        唐九悯好笑的摇摇头:“我说的可不是身手,而是心理素质,看看犹如惊弓之鸟的他们,这会儿只需要一点儿危险,就可以压垮他们。”

        “这样的他们,就是一颗颗不定时炸弹,带着他们,只会让事情变的更难。而且我也提醒你一句,要行动最好别带着这些人,除了一两个好点,其他都是垃圾,没什么价值。”

        唐九悯和柳子云交谈,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因而他的话引起后面人们不满,一个个满脸怒容,开始还忍得住,但三句话下去,其中血气方刚的男大学生直接坐不住了。

        “你什么意思?没事找事是吧?”

        “警察同志,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要走赶紧滚,我们不需要他!”

        “呸,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快滚!”

        “滚!”

        一个人开了口,其他几个人也纷纷出声,唐九悯瞬间被众人排斥,他们纷纷要求柳子云将唐九悯赶走。

        但作为当事人的唐九悯不仅没有任何不高兴,反而放松的看向柳子云,仿佛在说,看吧,你现在不让我走都不行了。

        “呵。”唐九悯甚至懒得回头看那群人,毫不犹豫离开。

        柳子云站在原地,左右为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看着唐九悯离开。

        其他人围上来,陈旻看到柳子云脸色不算太好,于是先一步开口。

        “柳警官,那个小伙子自己的想法太多了,你让他留下也没意义,大家意见不一致,我们别耽误时间了,尽快出发吧。”

        但柳子云却是看着唐九悯的背影,疲惫的叹了口气:“我总觉得他应该是有了自己的思路,从酒馆开始,他就一直很冷静,判断力出色。”

        结果柳子云刚一说完,之前就很不满唐九悯的女白领立刻又补一句。

        “这种人算什么脑子好使,八成是装的,实际上没什么本事,柳警官,不用管他。”

        “对,我也觉得,那家伙就是装逼,其实屁都不是。”

        “让他自己出去吧,真要是呆一起,不知道给咱们惹多大麻烦呢。”

        “对……”

        看到一群不满的人,柳子云最后只好转移话题。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先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住下来。”

        柳子云想得很直白,既然狼人晚上很强,那他可以带着一群人躲在相对安全的地方,避免被狼人攻击。

        至于击杀狼人的试炼任务,柳子云潜意识选择回避,作为一名警察,在他的观念里,杀人这个选项,永远在最后的位置。

        他的职责是保护人,而不是杀人,即使,那些所谓的狼人,不算是人。

        而且按照进入这里时,系统所说的,在小镇中的赏金猎人不止自己这些,还有很多其他人。

        只要带着大家找个安全的地方,接下来等小镇里的赏金猎人把那些狼人杀掉就好了,大不了让这些人留在旅馆里,自己一个人晚上出去帮那些赏金猎人。

        剩下的十个人终于从阴暗的巷子里出来。

        来到街上,看着街道两边的景象,他们发现这里很像美立坚19世纪中期的西部小镇,只不过,比起小镇,这里要大得多,街上走动着很多腰间别着枪的牛仔。

        风突然一吹,地上顿时卷起不少黄沙。

        “这么多沙子,我们不会真的在美立坚西部吧?”富二代不小心吃了一口沙子,他忍不住吐槽。

        一边的柳子云也有些怀疑,毕竟现在的他们没有看到什么狼人,眼前尽是美立坚老电影里才有的西部景象。

        难不成他们回到了两百多年前?想着这些,柳子云看向身后紧跟自己的两人。

        在一群人当中,心态最好的就是陈旻和富二代,两人表现出来的心里素质最好,另外七个人则紧张不安,直到现在仍然动作僵硬,身体紧绷。

        柳子云知道,刚才唐九悯说的一两个好点的,指的就是陈旻,还有钟林荣,这个死在野营的富二代。

        离开巷子后,就是他们,向大家建议,互相自我介绍一下。

        于是刚刚大家一边观察着小镇,一边互相自我介绍。

        钟林荣,中海市钟家的独生子,正宗的富二代,天天在家睡觉都能有一般人一辈子赚不到的钱。

        二十八岁的他,这几年都在玩乐,不过相对于其他富二代,他相对好一些,很少泡吧,倒是喜欢爬山,攀岩,野营,自驾游等等,二十六岁时就已经走遍各大洲,包括南极洲。

        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长青山的一次野营中,他碰到了老虎,逃跑间摔下山崖。

        而陈旻,也没有说谎,他就是邦成集团的老板,也的确在成华市投资建了个厂子,至少能解决一千人工作的厂子,如果他没死。对于成华市这个四线城市来说,会是个实打实的财神爷。

        他说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完全是睡醒后就在这里了。

        不过柳子云注意到,他提起自己怎么死的时,眼神有些发冷,看样子他应该有着自己的猜测。

        白领女,景佼,是个名牌大学的优秀毕业生,27岁的上市公司人事经理,一个前途无量的女人,她始终不承认自己死了,觉得有可能是系统误判了。

        姜雄,中年秃顶男人的名字,听起来就知道,他的父母一定希望他是个英雄人杰。不过现在英不英雄不知道,他却被生活压垮了。死因:加班过劳死。

        成程,瞿菲,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一个大三,一个大二,大学也都是中等偏上的存在,不出意外,以后毕业后都会投入社会,慢慢成长,或泯然众人,或一鸣惊人。

        巧的是,这两个学生算得上脸熟,他们周末从不同的城市去了同一个地方,出海游玩,然后在同一条船上出了事故。

        当然,不止他们两个脸熟,那两个罪犯,更是脸熟,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一伙的。

        解之明、许武强,网上的通缉犯,敲诈勒索杀人,两个人身上光是人命就背了三条,其他事情更是在档案里翻不过来,可谓罪行满满。

        据两人交代,他们是刚刚夜里在国道上抢了辆车,结果因为抢车时把车灯砸坏了,开出去不久,就被对向一个大货撞下悬崖。

        最后,葛仑,那个自杀的建筑工人,回老家和人相亲,掏干了自己和父母的存款,又东拼西凑,南借北赊,刚给人打过去四十万,给工友们也都发了请帖和喜糖。

        结果第二天,和自己相亲的人不见了,媒婆也不见了,去派出所一查,对面身份信息全是假的。

        遭受打击的他又被工友们问了一整天新娘子长什么样,晚上,想着家里全部消失的存款,还有欠下的十来万。

        于是,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子,牙一咬,心一横,去楼下花完最后的钱,买了瓶好酒上了天台。

        听到他的遭遇,身边的人都充满同情。

        不过,现在的葛仑心情很好,因为陈旻正拍着他的肩膀,一边走一边和他说,只要他离开这里,就拉他到自己集团工作,而且帮他把这三十万补上。

        .......有钱真好啊。

        很快,众人再次走过一条街道,看到一座四层高的旅馆,一排拴马桩立在旅馆门口,已经拴了好几匹马,正有人把马背两侧的货物卸下,扛进旅馆。

        柳子云回过头,告诉其他人:“那边有一个旅馆,也许很适合我们,走,过去看看。”

        捏了捏手里镶嵌着绿宝石的金戒指,这是陈旻刚刚交给他的,至于戒指怎么来的。

        原来是在进入试炼前,陈旻把身上的手表和戒指都试着收进背包,竟然成功了,也万幸他这么做了,不然住旅店的钱都不知道怎么搞。

        柳子云带着众人进入旅馆,心里七上八下,毕竟这个戒指也许在生前很值钱,但在这里,不知道价值如何。

        当然,陈旻也很好奇这个问题,于是刚进旅馆,就拉住一个店员询问。

        最后店员给出一个相对模糊的说法。

        这个戒指的价格不菲,还是值不少钱的,最起码让大家住宿几天毫无问题。

        这个回复一下子让大家把心放回了肚子里,陈旻更是笑了笑,表示这戒指就当请大家休息了。

        但是很快,当柳子云拿着戒指找到老板后,却发现旅馆的人并不欢迎他们。

        “住旅馆?四天?过夜?”旅馆老板是个胖胖的中年男性,对方上下打量一群人,目光诧异,最后却摇摇头说:“不行,我这里拒绝你们入住。”

        “为什么?凭什么不给我们住!你不说这戒指蛮值钱的么?”

        女大学生瞿菲胆子本来就小,全指望晚上住在旅馆躲开那些狼人,听到老板拒绝,有些激动的质问。

        旅馆老板脸色一沉,语气非常不好。

        “为什么?你们可是赏金猎人!”

        “你们这些赏金猎人,本来就是镇长特意花大价钱请来保护我们镇上安全的人的。”

        旅馆老板怀疑的看着一群人,质问道:

        “难不成你们只是想来混赏金不办事?不可能!你们应该出去巡逻,和狼人战斗,白天镇中心自有你们休息的地方,足够了。而不是到旅馆里面躲起来,混着雇佣金。”

        “你……”瞿菲有些着急,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那为什么他们能进来住旅馆?”景佼稍微冷静一点,指着刚进旅馆的一群人问。

        景佼发现门口进来的一群人穿着和自己这些人穿着差不多,区别不算太大,但是店员已经给带他们上楼了。

        “他们?”

        “他们是来我们小镇做生意的商人,到了血月之夜,我们肯定要保护他们的安全,给他们提供安全的住宿,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可是赏金猎人!”

        “我们不会欢迎你们,如果你们饿了想来吃点东西完全可以,甚至免费,但是想住旅馆是不可能的事情,赶紧滚吧!”

        柳子云等人聚集在柜台,他们和旅馆老板之间的交谈引起很多人围观,很快柳子云他们发现自己这些人似乎犯了众怒。

        “快滚出去,你们是领了钱来保护我们的,如果怕的话,一开始就不要来。”

        “没错,再不离开,我们就要请治安官过来收拾你们了!”

        “滚吧,一群懦夫,没看到别的赏金猎人已经开始巡逻了吗?学着点!”

        “滚,快滚!”

        “滚……”

        从旅馆大厅里面,甚至有人朝他们扔东西过来。

        瞿菲一下子被砸到,她惊叫一声,吓得赶紧跑到柳子云身后,一旁的景佼也露出胆怯,退回到后面。

        原本就精神紧绷的众人瞬间更加紧张,钟林荣甚至把手摸到了枪柄,神情恼怒。

        陈旻凑到柳子云旁边,看着眼前的情况,低声对柳子云说:“柳警官,这里恐怕没法待下去了,我们先出去,换个地方说话。”

        柳子云正因为老板和旅馆内众人的反应而吃惊,连忙点了点头。

        众人在人群的叫骂声中退出旅馆,走到对面的巷子里。

        柳子云扫过一圈,心里不由叹口气,不得不开口。

        “看来这个赏金猎人的身份,让我们没办法住旅馆,照这个老板说的,哪怕我们去别的旅馆,估计也是一样的情况。”

        众人听到柳子云这么说,一个个面露惊恐。

        不能住旅馆,就意味着晚上他们只能在房子外面,一旦狼人出现,他们很可能就要直面狼人。

        躲都没法躲。

        “柳警官,这可不一定。”在一片沉默之中,陈旻眼珠子一转,提出不一样的说法。

        正陷入沮丧情绪中的一群人闻言,纷纷抬头看向陈旻。

        “以我们赏金猎人的身份入住旅馆,那肯定不行,但是我们就只能维持着赏金猎人的身份出现在别人面前?”

        “系统也没说要求我们必须维持赏金猎人的身份,大不了我们换个身份,重新去找家旅馆住下。”

        老实的建筑工人葛仑担忧发问:“这能行吗?”

        “能行,系统没说我们不可以换掉身份,没禁止的就是可以。”说着,陈旻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一条金项链,交给柳子云。

        “警官,这种鬼地方,这些奢侈品没什么用,不如拿来看看能不能换些钱,然后我们所有人都去换一身普通人的衣服,再去旅馆里试试。”

        柳子云迟疑了一下,正准备伸手接下金项链。

        这时一边的钟林荣突然开口:“你提的办法太投机取巧了,我总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我看过一些小说、电影、游戏,其中有不少人被主神、系统、团队安排去哪里杀戮的情节。”

        “像这种被幕后黑手操控去完成各种任务的场景,大多都是残酷的,幕后黑手就是要看我们挣扎,求生,根本不会善待我们,更不会给我们这么大的漏洞。”

        “它的目的就是要逼着我们去战斗,要我说,还不如顺着它的意思去先找个小镇里比较安全的巷子驻扎下来,晚上拿着枪去巡逻。”

        “如果投机取巧避开这次任务,说不定系统更不会放过我们。”

        钟林荣的话立刻引起所有人的反对,瞿菲更是直接叫骂起来。

        “你要疯就和之前那个人一起疯好不好!拿枪巡逻!?住在外面!?那是狼人!狼人你懂么!我们是什么!我们只是人!”

        “钟少爷,你要我们拿着枪去巡逻?请问除了你和柳警官,其他人开过枪么?”而在一边,景佼虽然没像瞿菲那么叫骂,但语气也冷了下来。

        她先是辩驳一句,而后更是挑明:“照你这么安排,遇到狼人最先死的就是我们,要去你去,我和霍菲跟着陈哥走,去换一身衣服住旅馆,躲起来。”

        葛伦也赶紧说:“我也跟着陈总,钟大少爷,我也不愿意去巡逻,太危险了,陈总已经答应帮我还钱了,我还不想死。”

        “我也是,钟林荣,你不能觉得自己有枪就安全了,你还得考虑我们啊!你这是让我们去送死。”

        其实在寻找旅馆的路上,柳子云倒是给他们演示了如何开关保险,更换弹药。

        系统发给大家的左轮手枪,和生前的柯尔特手枪极为相似,操作简单,击发可靠,很快就能掌握。

        但是,柳子云几遍的演示,除了少数几个人学个大概,其他人甚至看都没看。

        倒不是他们不想看,而是这一路上,他们都慌张胆怯,根本看不进去演示,稍有点风吹草动就战战兢兢。

        就像此时的他们,集体否定钟林荣的建议,情绪一个比一个激动。

        很快,柳子云见大伙儿不愿意采纳钟林荣的办法,而后者这时被一群人训斥,赶紧出来打圆场,制止他们继续指责。

        “好了好了,都安静下来,钟林荣也是出于好心给出建议,但是他没考虑大家的情况,我们就先去换身衣服,找个地方住下吧。”

        “至于之后,系统会不会像钟林荣说的逼我们去战斗,我们可以暂时先在旅馆里住一晚,晚上再看看情况。”

        柳子云补充一句:“我发现镇上有很多赏金猎人,你们看对面。”

        众人看见和他们打扮一模一样的一群人走过去。

        “我觉得他们今晚很可能就解决不少狼人,我们可以先看看他们怎么样,从而再做决定。”

        柳子云的话得到众人认同。

        而钟林荣本来难堪的脸色缓和不少,他知道柳警官这是给他一个台阶下,于是回答:“也好,这样更保险一些。”

        不过,虽然他话是这么说的,但心里却不觉得这决定是好办法,只不过,一群人反驳下,只能如此。

        自己的确有些欠考虑,可他总觉得有更大的危机在等着他们。

        希望他猜错了。

        wap.

        /109/109365/28351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