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失落的警察

第九章 失落的警察

        刚才脸上充满深情的年轻男人,这时却变得无比冷漠。

        “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不要大声说话,希望你保持冷静,我想你应该能做到。”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艾萨吓得一脸懵逼,她这会儿根本没听清楚对方的话,脑子里嗡嗡一片,但是在冰冷的枪口下,她还是点了点头。

        显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等艾萨点过头之后,她突然明白了,原来面前的年轻男人根本不是贪图她的美色或者爱慕她,对方刚才表现出来的都是假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开门。

        愣了愣,艾萨声音发抖的问:“我看你应该是镇长雇佣来的赏金猎人,都这个点了,你突然来我这里做什么啊?”

        “你如果有仇家,完全可以在我的房间里养伤,今晚不出去战斗没有问题的,我这房子还算安全,但是请你不要威胁我的生命。”

        “你很聪明。”唐九悯没有放下手枪:“但是我并不需要你揣摩我的想法,你现在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首先第一个问题,接下来这几天,会不会有人来敲响你的房门。”

        艾萨摇摇头回答:“我才刚刚来例假,在外面挂上不接客的标记,我是一名妓女,不接客怎么可能有人来敲门。”

        唐九悯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之前在酒馆门口,询问班迪斯的目的就是要找到一个刚来月事的妓女,确保无人打扰。

        “第二个问题,这间房子有没有做好防御狼人的措施?”

        艾萨点了点头。

        “基本上小镇的房子都有防御狼人的措施,这个房子是我两三年前赚到钱买的,上一任房子的主人就在这间房子里度过了血月之夜,不然我也不会买。”

        唐九悯没说话。

        艾萨看着冷漠的枪手,心里忍不住害怕,继续向对方保证。

        “相信我,整个镇上都有专门的一群人,给镇上所有房间进行检测,看是否能达标,能够防御狼人入侵,这样做既保证镇上的人安全,也保证外来商人的安全。”

        唐九悯从刚才进来的时候就扫了一圈房间里面,他发现这间房间十分牢固,而且应该近两天还新加固上去不少木板。

        “那么一般血月之夜要来临的时候,你们都会在这里休息?不怕狼人发现你们?”

        “不不不,当然怕,我们一般都会到地下室里,这样才是最安全的,哪怕万一狼人破房而入,还有最后一道屏障,更何况进入地下室,狼人更难发觉房子里有人。”

        艾萨下意识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她太紧张了,有些口干舌燥,但是面对黑漆漆的枪口,只能强行忍住。

        “很好。”唐九悯拿着手枪,枪口依旧指着艾萨的脑袋,往旁边退开一步,“带我去地下室。”

        “好、好。”

        地下室就从贴着床边的通道下去,所谓的地下室其实就是一间封闭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些向上的通风口。

        妓女在墙壁边沿点燃一盏烛台,顿时整个封闭的地下室明亮不少。

        紧接着,唐九悯看到妓女走过去把通往地下室的石门整道从上往下扣住,将其封闭,只保留通风口。

        “你,去那边去坐着。”

        在唐九悯的命令下,妓女坐到床边。

        而他自己,则把枪收了起来,拿起一把椅子坐在妓女的对面。

        “放心吧,妓女小姐,接下来我不会伤害到你的性命,但是今天恐怕你得多陪我一下,因为我有很多问题需要你来为我解答。”

        唐九悯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桌子拿起纸和笔,放在大腿上,借助灯光开始向妓女询问问题。

        “现在我们就开始第一个问题。”

        “请你告诉我,月嚎镇这个名字的来历,对了,它之前有没有其他名字?”

        “……”

        ——————————————

        【逻辑解释:妓女在来月事时无法接客,自古以来不管中西方都觉得女人月事不祥,这不是歧视,这是历史。二战就有间谍利用妓女所谓不祥的月事躲过了敌人搜查,在某种意义上,这里很安全。】

        血月之夜即将来临,整个月嚎镇的夜晚变得非常危险,每当这段时间,镇上待着的人都会提前在天黑之前回到自己的房间,找到最安全的角落躲起来。

        像酒馆和旅馆那些地方,本身院墙就修得比较高大坚固,旁边也会配备本镇或者外来居住的枪手,所以正常待在房间里就好。但是别的房屋,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躲入地下室,那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月嚎镇上的大部分旅馆,在这几日都会在晚上六点之前关上大门,以确保所有人的安全。

        不过在镇上大部分旅馆都关上大门的时候,有一家位于月嚎镇边缘的旅馆还在开着门。

        老板为了多做一点生意?

        不,老板站在旅馆门边都快感觉自己要抓狂了,他在焦急的等待,因为截至目前为止,还有一位客人没有回来。

        距离整个小镇要求强制关门的时间只剩几分钟了。

        “到底去哪儿了,怎么还不回来,这都什么时候了我的天啊……”旅馆老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在那里焦急眺望外面,走来走去。

        没回来那位客人就是给旅馆老板绿宝石戒指的贵客,旅馆老板已经询问了和他一起来的那群人,结果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哪儿了。

        遭了糟了。

        早知道就应该在客人过来借铲子的时候问一句,现在没人知道对方去哪儿了,他可是收了对方一大笔钱啊!

        旅馆老板一想到刚才询问那些客人,他们听到如果同伴没回来,会强制关门,纷纷露出不满的神色。

        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但却让老板的心都悬了起来。

        太令人着急了!

        就在旅馆老板左右为难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从前面的街道拐角走出来一个人,旅馆老板定睛一看,顿时松口气。

        可不就是那位借用铲子离开的客人,他终于掐着点回来了。

        “太好了,客人您总算回来了,我这都快急死了,马上就到规定关门的时间了。”旅馆老板不由上前一步,碎碎念道。

        “哎?”

        旅馆老板突然愣了一下,他发现回来的客人状态明显有些不对劲。

        对方浑身脏兮兮的泥土不说,右手拿着铲子一步一步走过来,而且对方似乎没听清楚他说什么,眼神有些涣散。

        看起来不在状态。

        旅馆老板赶紧迎上去,一把拽住对方的左手。

        “哎,客人,你怎么了!我们这里马上就要关门了,你赶紧进来啊,不然等天黑了,很可能遭遇狼人袭击。”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拉着柳子云准备进入旅馆。

        结果旅馆老板震惊的发现,他居然没拉动对方,然后又下意识用力拽了一下,却还是没能拉动。

        但几次拽动后还是收到了效果,柳子云瞳孔聚焦,终于从刚才的状态清醒过来,看着面前的旅馆老板,他说了声抱歉。

        他跟着老板走进旅馆里面,后者赶紧吩咐店员把整个旅馆的房门全部封死。

        “快快快,时间快到了,把房门封死一点,然后都回自己房间休息,咱们都平安度过这几天。”

        柳子云看着店员们拿石板、木板之类的东西将房门加固封死,神情再次呆滞了起来。

        这时安排完事情的旅馆老板也是放松下来,赶紧回到柳子云身边查看他情况。

        “客人,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弄成这模样,而且现在才回来?”

        “快去烧点热水,给客人端到房间里去,让客人清洗一下。”旅馆老板看了一眼浑身泥土的柳子云,赶紧挥手让旁边的店员过来。

        “啊?对了,铲子在这里,谢谢老板了。”柳子云突然惊醒,下意识递出铲子,似乎根本没听到老板说什么。

        旅馆老板见客人完全不在状态的反应,没有再多说什么,然后将铲子交给旁边的店员。

        他看着已经封闭的大门,慢慢走到旅馆里面。

        鉴于客人最后要关门才回来的行为,旅馆老板有些不太放心,他担心这位客人不太懂入夜的后恐怖。

        “客人,马上就要入夜了,我要回去休息,你也尽量快点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你一直待在靠近门边的地方,狼人会闻到味道的,虽然不一定冲击旅馆,可也很危险。”

        “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房间里,不要出来。”

        说罢,旅馆老板带着店员往里面走,然后对远处喊了一句:“你们几个枪手,一定要保护旅馆的安全!不能马虎,我可是付了钱的。”

        柳子云在旁边听着旅馆老板说话,然后惊讶的发现旅馆里面有些特定的位置里传来回答。

        “放心吧,我们也不希望狼人进来,保护你们也是保护我们自己,我们还不想死。”

        柳子云看着老板他们回房间了,他却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唉声叹气。

        而就在这时,旅馆的大厅里,钟林荣走了过来。

        “你可算回来了,柳警官,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回来就坐在这里叹气。”

        “我去埋那个女人了,我问小镇上的人,死去的人可以埋在哪里,结果他们说小镇附近只有乱坟岗,没办法,我只能带着那个女人的尸体,把她埋到一处比较僻静的地方。”

        说着说着,柳子云再次重重叹口气,他用力拍了拍地面,语气低沉。

        “可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一个单亲妈妈,家里有个孩子。那孩子只有母亲照顾,现在失去母亲,他以后该怎么办?”

        “我想以后去帮忙,可是我连她孩子是谁都不知道。”

        柳子云难受得胸口疼,自责不已。

        钟林荣看到柳子云的反应,反倒是皱了皱眉头,他不得不给对方提个醒。

        “柳警官,现在你恐怕没时间自责了,在现在这个所谓的试炼场景里,足足有十二个玩家,死了一个,还有十一个。”

        “我还是那句话,幕后黑手不会让我们就这么轻松躲在旅馆里待到其他赏金猎人解决那些狼人,这里面实在有很不对劲的地方。”

        “我们可能需要多了解一下这里。”

        “不管柳警官你信不信,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以我看过的那些小说电影来看,危险可能快要来了,我们如果不小心谨慎一些,都会死在试炼场景里面。”

        钟林荣的一番话令柳子云惊愕。

        柳子云抬头看向钟林荣,发现对方此时的神情非常严肃,说明他是真的这么认为的。

        站在大厅里的钟林荣面色冷峻,语气上逐渐失去客气。

        “柳警官,你要知道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在这个试炼中,只有你和我会使用枪械,所以我们才是这个试炼里最重要的人。对付狼人,只能依靠我们两人。”

        “唐九悯当时说得对,他们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思,还极有可能成为不定时炸弹,拖我们的后腿。”

        “而且你不知道,在你离开后,他们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问你去哪儿了,没有人担心你的安危,只想着安稳度过今晚。”

        说到这里,钟林荣不由嗤笑一声。

        “自私,慌乱,他们真的能活下去?不过那个陈旻倒是挺厉害的,在你才出去一小会儿后,他就拉着这群人开了好几个会,说是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果然不愧是老板出身,太会笼络人心。可就算他把那群人拉到一起,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群枪都拿不稳的胆小鬼。”

        柳子云再度惊愕钟林荣的话,甚至有些回避。

        “有枪有什么用?”

        “我现在面对这里的一切,毫无头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而陈旻他之前是一名集团老板,见识多,有自己的思路,他能把大家团结在一起,难道不好吗?”

        “呵。”

        “他那是把人团结在一起?”对此,钟林荣嗤之以鼻,他表示:“柳警官,我觉得你想得太简单了。”

        “先是许诺给葛仑还债,又说给两个大学生提供工作,再和其他人套近乎,明里暗里表明只要顺利出去,以他集团老板的身份可以为他们提供最大帮助。”

        “你仔细看看就会发现,那个葛仑,现在陈旻让他去死,他估计都会尝试一下,毕竟还债娶媳妇是他的执念了,本身他已经死了。”

        钟林荣突然停下,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没人偷听后,他蹲到柳子云旁边,低声开口。

        “我觉得他根本不是在团结人,而是在不断的用话术洗脑这群人,好给自己准备炮灰。”

        “胡说什么!”柳子云没想到钟林荣会突然这么说,他有些生气,一把拽住钟林荣的手腕。

        【柳子云的性格是做了夸大化处理的,但取材自真实牺牲的警察,不是一般警察,有着自己的故事,会随着故事慢慢挖掘。】

        wap.

        /109/109365/28351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