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出走的钟林荣

第十章 出走的钟林荣

        “有些话不能乱说,你这是污蔑他人。”

        忽然被拽住手腕,钟林荣还是被吓了一跳,但是他随即反应过来,却是一点儿也不害怕的瞪了回去。

        “柳警官,是不是污蔑,接下来我们看过之后就明白了,我只是过来提醒你小心一点,毕竟你是我们当中最强的人,如果你都不小心的话,会出大事。”

        柳子云没说话,但是攥紧钟林荣的手,慢慢松开。

        过了几秒钟,柳子云主动开口。

        “你说了这么多,那你关于这个试炼,有没有什么想法?”

        其实对于钟林荣说的大部分话,柳子云不太相信,更不愿意深想,但是对方提到的那几句话,柳子云倒是接受。

        因为一路过来,他也发现很多人状态不好,根本没有多余的思考能力。

        而这也包括他自己。

        直到现在,他始终无法适应这里的一切,实在不知道从何开始。

        钟林荣仔细想了一下,开口道:“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在旅馆里到处闲逛,获得了一些关于血月之夜的消息,都是我们之前不了解的。”

        “这些我还没有和人说,就是等柳警官你回来,一起讨论。”

        “……有了新情况,你怎么不去跟他们说,一起思考总比两个人思考更快。”柳子云忍不住说。

        “当然,我知道,但是将消息分享出去的这个人不应该是我,应该是柳警官你,由你来告诉他们。”钟林荣摇了摇头,眼神颇有深意。

        “而且。”

        “柳警官你愿意照顾其他人,那是你的事情,我可没有这个想法,等我适应了这个场景,我就一定能想办法杀死狼人,完成任务,我可不是吃喝嫖赌抽的富二代。”

        钟林荣一直酷爱野营生存,他对自己充满信心,相比生前其他纨绔的富家子弟,他着实另类。

        柳子云抬头看向对方,此时的钟林荣眼神坚定,显然是已经下了决定。

        叹了口气,看到这张脸的柳子云不由自主想起唐九悯。

        他现在只希望所有人都能活着离开这个所谓的试炼场景。

        难道他错了?

        “这个事情,明天再说吧,我们还是先讨论下你获得的情报。”柳子云不由点点头。

        看到柳子云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钟林荣略微松了口气,在柳子云身侧坐下。

        “那好,我先从第一个店员那里得到的情报说起……”

        砰砰砰、砰砰砰……

        众人进入试炼后的第一个晚上过去,整个晚上时不时从镇上一些地方传来枪声。

        虽然不算密集,却一晚没停。

        除了某个心大睡在地下室的,这枪声让其他人难以入睡。

        枪声一直持续到太阳升起,终于停歇。

        柳子云从晚上到现在,一直翻来覆去,精神紧绷,只是在半夜昏昏沉沉的时候睡了一小会儿。

        早上感觉到枪声一停,他立刻从床上起来。

        生活在和平年代,他还是一名警察,一整晚的枪声实在令他难以放松。

        不仅他。

        房间内其他人也差不多。

        旅馆里,一间房可以住两个人。

        在柳子云住的房间里,两名囚犯被捆在角落里。

        一晚上,每当枪声响起,房间里都会发出压抑的惊叫或者动静。

        大家都是男的跟男的一间房,女的跟女的一间房,女大学生瞿菲和女白领景佼两人一间房。

        然后柳子云看管两名囚犯,自己一间,陈旻葛仑一间,姜雄成程一间,钟林荣独自一间。

        到了早上,当柳子云离开房间时,发现隔壁其他几间房间反而极为安静。

        看来很多人到了现在才睡着。

        可柳子云现在很难睡着了,于是他选择下楼,走到旅馆一楼大厅,发现旅馆老板带着店员准备开门做生意了。

        旅馆老板正指挥店员开门,一回头就看到柳子云走出来,看着后者泛红的眼睛,直接笑出声。

        “客人是不是没休息好?我记得你说过这是第一次过来,恐怕你也是第一次经历血月之夜这几天。”

        “我们小镇就是这个样子,每当临近血月之夜,一旦狼人出没,镇上的夜晚枪声基本不会停,大家晚上基本都睡不好。”

        “不过你可以和其他人一样,现在枪声停了,可以回去多睡一会儿,这个时候就比较容易睡着了,完全可以睡到中午再起来,我们这里很多客人都是这样的。”

        “恩。”柳子云点了点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过它看到旅馆大门打开了,却是询问出声:“现在可以出去吗?我想出去逛逛。”

        “现在太阳升起来了,完全没问题,已经安全了。”旅馆老板回答:“客人你随意,但是请记住我们晚上关门的时间,可不能再像昨天那样了,太危险了。”

        柳子云再度点点头,离开旅馆。

        可离开旅馆后的他还没有走出几步,脚就僵在原地。

        柳子云发现在旅馆左前方不远的街道口,正躺着两具尸体,在尸体旁边放着一张推车,一人正努力的把地上这两具尸体抬到推车上。

        他本能的走过去,想要盘查对方。

        但话还没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职业病犯了,于是他一边走着,一边用力调整呼吸,以免尴尬。

        连柳子云自己都没意识到,不知不觉中,他正在努力的适应,抛开自己原本的警察身份。

        “你这是在做什么?”来到街道口的柳子云刻意放缓语速问。

        正在搬尸体的人抬头,看到一个商人打扮的人,他也不惊讶,反而指着一边两具尸体。

        “哦,你说这个啊。”

        “这是昨天晚上死在狼人手里的两个人,都是枪手,镇长雇佣来的赏金猎人,才一晚上,没命喽。”

        “你看这个人,脖子都被扭了半圈,脑袋都移位到后面去了,啧啧啧,这狼人杀人真是恐怖。”

        听到搬运工的感慨,柳子云上前查看,果然看到搬运工说的惨状。

        其中一具尸体的脑袋被硬生生扭转一百八十度,已经转到身后,脖子都快被扭断了;另一具尸体胸膛前有三大个血洞,穿通了身体前后,整个上半身流了一大堆血。

        搬运工正将尸体扛到推车上,原本尸体身下的地面都被血液染红。

        柳子云脸上震惊,他往前一步,靠近胸膛破开几个大血洞的尸体。

        这些血洞明显就是被利爪穿透的,而这样的伤口间隔……

        代表对方手掌很大,比正常人类的手掌大很多很多。

        至于另一具尸体,能够强行扭断一个人的脖子,代表着杀死他的狼人力量远超常人。

        从两具尸体便可以窥见狼人的危险程度,意识到这点后,柳子云倒吸一口冷气。

        他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平时了解得比较多的都是东方文化,而对西方的文化了解不多,对所谓的狼人没任何了解。

        昨天众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大家给他科普了不少关于狼人的知识,因而柳子云有一个大概模糊的印象。

        但别人嘴里描述的和自己亲眼看到完全就是两码事。

        柳子云看着尸体,估算狼人实力,最后终是倒吸一口冷气。

        “面对这么强悍的狼人,那些赏金猎人有胜算?”

        “哎……”

        搬运工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停下来,忍不住叹口气。

        “谁说不是,你说说每五年一次的血月之夜,镇长都会请来一大堆赏金猎人,但是每次请来的这些赏金猎人,最后只能干掉一两只狼人,大多数只能拿一笔巡逻金,只有少数人才能拿到赏金。”

        “我记得特别清楚,这么多年下来,镇上只有一次击杀了四只狼人,但那也是赏金猎人死得最多的一次。”

        “死了多少?”

        “具体死了多少没仔细算过,但是每次来这里的赏金猎人,平均只有一半的人能够活着离开,另外一半就像他们一样。”

        说罢,搬运工拍了拍推车,意思不言而喻。

        柳子云沉默片刻,又问:“……最多就只杀掉四只狼人?”

        “是啊,我记得特别清楚,最多的一次就干掉四只,而且还是当时那些赏金猎人搞了一次伏击,才一次性干掉两只,不然算上血月之夜当天晚上,他们只杀了两只狼人。”

        “哦,对了,当时请来的赏金猎人可比这一次多,光是死掉的赏金猎人就有一百多。”

        这时,搬运工没有发现,因为他的一句话,柳子云直接愣在了原地,根本没听到他最后的一句嘀咕。

        最多只杀了四只?柳子云愣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系统说有十二只狼人,如果按照这个搬运工说的,这些赏金猎人根本不可能在四天时间内将狼人全部杀掉。

        但是系统曾明确表示,必须杀掉的狼人数量大于存活人数,任务才会完成,不然所有人接受惩罚。

        柳子云突然想到刚进入这里时的中年妇女。

        她就是违背了系统,结果莫名其妙就死了,根本一点儿征兆也没有。

        对于系统提到的惩罚,柳子云有种未知的恐惧,而钟林荣昨天和他交谈时也觉得惩罚会很恐怖。

        对方原话说:“中年女人违背系统一开始的要求,她就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而我们现在做着主线任务,要是任务失败,我觉得下场也会是死亡。”

        “我想不出其他惩罚。”

        搬运工见商人陷入沉思,他也没有打扰,推着两具尸体就离开了。

        柳子云目送对方离开,然后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其他尸体了,也转身回到旅馆里面。

        结果柳子云刚回到旅馆一楼,就听到两道熟悉的声音正在争吵,正是陈旻和钟林荣。

        “......小钟,你别以为你会用枪,你就多么厉害了,我昨天也没有闲着,那些赏金猎人都对付不了的狼人,你凭什么让大家送死。”

        “凭什么?还需要理由么?你听听昨晚的枪声,你难道指望这些赏金猎人把狼人杀光?就凭这点枪声,而且大多是手枪?你信么?”

        “你手里不也是手枪,难道你冲出去就能改变什么?现在是关键时期,我们需要团结。”

        “我团结个屁,姓陈的,别拿你那一套来说我,没有用,我不是那些小年轻,不会被你几句话忽悠成傻子。”

        “你这年轻人,真是不知深浅......”

        听到两人争吵的愈发厉害,柳子云赶紧进入大厅。

        大厅内,正吵的不可开交,突然看到柳子云,两人不约而同停了下来。

        “柳警官。”陈旻看到柳子云,脸上马上露出一抹笑容,然后也是第一个走上来问柳子云的人。

        “柳警官你去哪儿了?出去一趟有什么发现?”

        显得关系特别近。

        钟林荣原本在争吵中气的要死,看到这一幕暗碎了一口,显的极为不屑。

        柳子云面对陈旻的问话,看向两人,把门口看到想到的一切说给他们。

        听到这些,陈旻很是惊讶:“这么说来,如果仅仅依靠那些赏金猎人,我们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柳子云点点头。

        陈旻不由皱眉,显然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而且他根本没办法处理,他擅长揣摩人心,与人沟通,但是击杀狼人却要靠实力。

        于是,陈旻看向钟林荣。

        “那个,小钟,消消气,你有什么想法。”

        “哼。”钟林荣冷笑一声:“我早就跟你们说了,系统根本不可能让我们蜗居在旅馆里,他会逼迫我们战斗。”

        “以之前的经验看,那些赏金猎人最后只能杀掉2~4只狼人,如果要干等着,那最后只能接受所谓的系统惩罚。”

        陈旻听到这里,却有些支支吾吾的打断:“你说,系统惩罚一定会把我们全杀了么,正所谓法不责众,我们这么多人,系统不会这么绝吧。”

        钟林荣恼怒的瞪向陈旻,嗓音一下提起来:“你以为这是生前么?法不责众?你觉得在这种充满危险的试炼里,惩罚会是什么。”

        “惩罚就是死!”

        钟林荣说完剧烈的喘息,显然气的够呛,然后他抱紧自己收拾好的衣物,往门口方向过去。

        “钟林荣,你去哪儿?”

        柳子云本来正听着两个人看法,想要思考接下来怎么办,看到钟林荣的举动赶忙开口。

        钟林荣听到柳子云突然叫他,脚步微微一顿。

        wap.

        /109/109365/28351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