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僵局

第十三章 僵局

        柳子云和另外两人也凑上来,柳子云对于狼人头颅倒是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但姜雄和景佼看到两颗狼人头颅,却是吓了一跳,下意识停在原地。

        两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生物,现在光是看到两颗狼人头颅就感到害怕。

        柳子云倒是没有太多害怕,他看到狼人头颅,便仔细的盯着两颗狼人头颅观察,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这种生物。

        狼人头颅很大,足足有三个正常人头颅合起来大小,按照人类的身体比例来算,狼人头颅对应的狼人,至少有三米身高。

        结合之前看到的那些尸体,显然狼人的危险性极大,是个很难对付的生物。

        就在柳子云仔细观察狼人头颅的时候,景佼稍微恢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也许刚才被唐九悯挑起怒火,发过火后,景佼这会儿反而没有刚才那么紧张。

        “为什么这群人这么兴奋,他们不害怕?”景佼喃喃发问。

        唐九悯回头看了一眼景佼,闲来无事,倒是无所谓的开口解释:

        “你知道吗,在这个小镇已经经历了多次血月之夜,每次都损失惨重,赏金猎人创下最好的记录是在血月之夜前四天时间内击杀四只狼人,损失上百名赏金猎人。”

        “没有任何一次,一名赏金猎人可以成功击杀一只狼人。”

        “而你面前的这位捕狼人,他一个人拖着两颗新鲜的头颅,这说明什么?他一个人就干掉了两只狼人。

        “你觉得他对于月嚎镇意味着什么?对于其他赏金猎人又意味着什么?”

        是希望,是勇士,更是偶像。

        这群人不狂热才怪。

        说罢,唐九悯看向拖着两颗狼人往前走的捕狼人,微微叹了口气。

        “没想到真的是他。”

        “你认识这个捕狼人?”柳子云耳朵比较灵敏,他听到唐九悯近乎自问自答的话,立即转头看向后者。

        “啊,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唐九悯回答。

        和对待景佼他们不一样,面对柳子云,唐九悯简单将酒馆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对方。

        柳子云听后觉得奇怪。

        “既然他都这么强了,为什么镇长还要通缉他?用来对付狼人,这才是血月之夜最应该做的事情。”

        唐九悯耸了耸肩。

        “谁知道呢?或许月嚎镇的镇长不了解捕狼人这个职业。”

        “很可能”柳子云一听,不由应和:“我们目前得知的狼人在这里都是非常神秘的存在,虽然小镇每五年一次血月之夜,但是平时并没有狼人出现,连狼人都是如此神秘的存在,那捕狼人自然也是非常神秘的职业。”

        “月嚎镇他们的镇长不知道很正常。”

        唐九悯听到柳子云的话,身子一顿,突然意识到之前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什么了。

        之前,从商人那里了解到镇长是一个熟知荒野历史的人,他开设的店铺几乎能够完美复刻荒野几百年以来的各种工艺品。

        如此博学的一位镇长,居然不知道捕狼人这个职业,甚至还将捕狼人认成通缉犯?

        既然荒野很早就有狼人,那跟狼人有关的捕狼人总会留下痕迹。

        有意思,或者说,很有意思。

        看着不远处的捕狼人,唐九悯觉得这一切很是可疑。

        “呼……”围观捕狼人的姜雄看到两人沉思,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想要让气氛轻松下来。

        “哎,你们研究这么多干什么,有个能杀狼人的捕狼人不好么?不管他是谁,今天他能杀掉两个狼人,那接下来几天,他大概就能杀掉八只狼人。”

        “现在我们只剩下十个人了,只要捕狼人再加把劲,把剩下的狼人都杀完,说不定我们都可以安全的离开这个鬼地方。”

        然而,正当姜雄感到松口气的时候,他却发现面前的柳警官和唐九悯快速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充满震惊,脸色不太好看。

        而后,两人更是一齐看向姜雄。

        “怎、怎么了……”顶着两人充满压力的目光,姜雄不由后退一步,有些结巴的开口:“我、我没算错呀,难道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唐九悯脸色微沉,他抬头看了一眼万众瞩目的捕狼人,然后回过头叹气:“问题大了。”

        “可我没算错啊……”姜雄忍不住再度辩解,他这会儿又暗自计算了一下,发现自己确实没算错。

        唐九悯告诉他:“这不是算数的问题,你觉得捕狼人什么时候杀的狼人?”

        “当然是昨天晚上啊。”

        “今早提示惩戒玩家的时候,那声音提示我们击杀了多少狼人?”

        姜雄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零啊,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不去行动也会被系统惩戒。”

        等等!

        脱口而出的回答令姜雄本人愣了一下,他感觉到不对劲,紧接着反应过来的他,特别惊恐的往前一步,看向大街中央的捕狼人。

        “不对,不,怎么可能,系统是不是出问题了……”姜雄连连摇头,满脸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

        “你发现了没有?”唐九悯看向柳子云,开口询问。

        柳子云点点头,声音非常沉重:“捕狼人杀的狼人没算在我们头上,看来赏金猎人如果杀掉狼人,也不会算到我们头上。”

        “看来系统要求我们自己去击杀狼人,而不是跟着赏金猎人他们混人数,哪怕去出力,但是没能亲手击杀狼人,也是不行的。”

        “我们现在有十个人,狼人也只剩下十只。”

        “要想所有人活着回去,只有一个办法,我们自己去杀掉剩下的十只狼人。”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必须由他们自己去击杀狼人?

        一边,听到两人说话的景佼,身体紧绷,声音不可控制的颤抖起来。

        “不会的,不可能是真的……会不会是假的?那个捕狼人弄来的两个狼人头颅是假的?”

        唐九悯有些好笑的看向景佼,发现对方身体颤抖,轻微摇头。

        “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旁边小镇居民的欢呼可不是假的,他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血月之夜,虽然每次血月之夜能杀掉的狼人不超过四只,但他们之前肯定见过狼人。”

        “你觉得一个假货能骗过他们的眼睛?”

        不是假的。

        最后的一点希望破灭,也让景佼从刚才的逃避中惊醒,但是她随即也陷入更为巨大的恐慌中。

        “怎么办?那我们应该怎么办?真的要我们去击杀狼人,必须把剩下的狼人杀完?”

        “可是我们连枪都不会用啊……”

        比起景佼急得团团转的样子,柳子云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不行,问题太严重了,我们必须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对了,钟林荣。”

        “他今天早上一个人出去了,而且昨晚跟我说过要去寻找击杀狼人的办法,他一定想到了什么办法,那我们三个现在先去找他。”

        说到这里,柳子云扭头看向唐九悯,他再度问:“唐九悯,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而后,柳子云毫不意外的看到唐九悯摇头。

        “我还是之前的理由,和他们一起只不过在浪费时间,全部都是拖后腿的存在,没有任何价值。”

        一而再被人瞧不起,姜雄和景佼都愤怒的瞪着唐九悯。

        但是这一次他们只能忍着自己愤怒憋屈的心情,因为他们找不到有力的话来反驳。

        的确,从进入试炼场景以来,他们拖延太多时间,几乎没有主动寻找关于狼人的情报,而唐九悯……

        哪怕景佼很不喜欢唐九悯,她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唐九悯肯定主动寻找了不少情报。

        “好,既然你打算一个人行动,那注意安全,一切多加小心。”柳子云深深看了唐九悯一眼,然后带着另外两人离开。

        唐九悯回头看向捕狼人那边,这个时候捕狼人依旧拖着两颗狼人头颅慢悠悠往镇中心走过去。

        人群跟着移动,欢呼声不断。

        唐九悯也跟着人群移动。

        走着走着,人群距离镇中心越来越近,但也就在这时,前面突然出现新的情况。

        十几个骑马的治安官冲入道路正中间,将捕狼人团团包围起来。

        人群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一下噤声,而后发出窃窃的议论声,一个个都很奇怪治安官的行为。

        领头的治安官下马,摘下帽子,向面前的捕狼人表示自己敬意。

        人群再度爆发出热烈的欢呼。

        但是紧接着治安官说出的话,却让大家欢呼不起来了。

        “捕狼人先生,感谢你为我们镇击杀了两只狼人,但是我们也知道了你的身份,你是镇长通缉的罪犯,请立刻止步,离开我们月嚎镇。”

        听到治安官的话,人群开始骚乱。

        “捕狼人先生是罪犯?他杀过人?”

        “不可能吧,他都为我们杀掉两只狼人了!”

        “可是这是镇长下达的通缉令……”

        “……”

        在人群慌乱的议论声中,捕狼人扬声表示:“我不是罪犯!”

        “你们可以打听一下捕狼人这个职业,还有着关于我们捕狼人的传说,这是从荒野几百年前就有的存在。”

        “我就是继承捕狼人身份,专门猎杀狼人的猎人,靠猎杀狼人赚钱赏金为生,从没有干过其他事情!”

        “你们镇长会不会搞错了?把我和某些罪犯混为一谈了?”

        治安官坚持通缉令没问题。

        “这是我们镇长发布的通缉令,不可能出错,你就是通缉令上要逮捕的通缉犯,鉴于你杀掉了狼人,现在请立刻放下你手中的两颗狼人头颅,离开月嚎镇。”

        “出于感激,我们会给你提供一份路费,让你顺利离开月嚎镇周边。”

        哟!

        如果不是气氛不对,唐九悯觉得自己可能吹声口哨。

        眼前发生的一幕特别有意思。

        治安官过来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让捕狼人取下面具和帽子,却一口认定这个杀了两只狼人的捕狼人就是镇长通缉的罪犯。

        这说明什么?

        说明治安官已经知道捕狼人就是通缉犯了,不然他们肯定先要确认罪犯的模样。

        回想之前酒馆里发生的事情,唐九悯越发觉得这位镇长有意思。

        为了保护月嚎镇不受狼人袭击,镇长特意花钱雇佣很多赏金猎人前来保护镇子,却没有捕狼人。

        不知道捕狼人?

        那为什么当捕狼人来到镇上后,却临时下令通缉捕狼人?

        人群当中,捕狼人看着这些治安官,没有说话。

        他不出声,但是围观的群众可不乐意了。

        “凭什么?!我们好不容易有一位这么厉害的捕狼人,可以一个人击杀两只狼人,甚至这才一晚上的功夫捕狼人先生就做到了,他救了我们很多人!”

        “就是,凭什么啊,你们治安官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要把击杀狼人的英雄赶出我们镇,你们脑袋有毛病!”

        “捕狼人先生都说了,他不是罪犯,肯定是你们搞错了。”

        “搞错了!”

        “让捕狼人先生留下。”

        “……”

        随着一些激动的人开始反驳,人群的抗议声顿时响彻整个月嚎镇上空,声援捕狼人的声音越来越多。

        包围捕狼人的十几名治安官面面相觑,座下的骑乘马纷纷不安骚动,他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领头的治安官环顾四周一圈,脸上不由泛起苦涩,他这会儿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也不知道上头为什么要把捕狼人驱赶出城,有捕狼人在,小镇不是更安全吗?

        当他接到命令的时候,问过头儿,但是头儿告诉他这是镇长的命令,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过来。

        “喂!你们月嚎镇到底什么意思啊?虽然我们这些赏金猎人都没有捕狼人厉害,但你们这么做,我们也有意见。”

        “反对!”

        “让捕狼人加入我们!”

        小镇居民抗议,连从镇外来的赏金猎人也纷纷抗议。

        wap.

        /109/109365/28351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