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柳子云的发泄

第十六章 柳子云的发泄

        可没想到,刚刚靠近柳子云不远,面前男人竟特么的回头了。

        就算绕到视野盲区!可地板却是木质的!

        不同方向的脚步声,声音可是完全不同。

        此时的柳子云,冷漠中带着一丝凶狠,哪里还是那个满面惆怅的笨警察。

        他回过头,直接锁定想要偷袭的枪手,面上不惊不怒,右手挥动,将从上一个枪手那里抢来的酒瓶直接砸到对方手腕上。

        “砰———”

        酒瓶破碎。

        偷袭的枪手快速收手,要知道破碎的酒瓶碎片可不是闹着玩的。

        瞬间,酒瓶碎片砸到地上,又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手里的酒瓶碎掉,此时的柳子云已经连续击倒两人,并把偷袭者击退,但他仍然没有停手,反而迎着偷袭者欺身上前。

        随着一记膝撞,偷袭不成的枪手捂着肚子躺在了地上。

        完成这一切,柳子云再度转过头,看向挑事的人群,一边活动自己手腕,一边转动自己脖颈,整个身体不断发出关节活动的声音。

        他现在的心情好多了。

        从进入诡异酒馆到进入试炼场景,积累起来的烦躁因为这一仗发泄不少。

        “艹,绝了!”

        “打得好!”

        “我去,这家伙深藏不露啊!”

        酒馆里,其他桌的枪手们看到柳子云几下就干翻三个人,顿时吹口哨鼓掌,各种起哄。

        而他们的老大,马修,看着现在情况,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赶紧怒斥手底下人。

        “干什么吃的?不就是一个壮一点的家伙,你们都他妈是摆设?上呀!”

        老大发话了,旁边出来两个人,他们这次没有拿酒瓶作为武器,而是纷纷从腰间抽出短斧,慢慢靠近柳子云。

        柳子云看着两人持短斧试探靠近,却只是两手微抬,保持警惕,嘴巴一张一合,没人听到他说了什么。

        只有柳子云自己知道。

        “用短斧战斗,这就算得上持械伤人了。”

        双方越来越近,两名枪手眼看对方就在眼前,几乎同时突然加速上前,两把短斧对着柳子云狠狠劈砍。

        看着劈来的两把短斧,柳子云瞳孔一缩,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右边快,左边慢。

        于是,他先往左迈出一大步,避开斧刃。短斧擦着他的肩膀堪堪落下。右手抓住左边枪手手腕,用力一折,随着一声惨叫,对方手里的短斧顿时掉在地上。

        柳子云接着身体一转,右手一抬,随着身子转动,抬起的手肘直接撞击在对方后脑勺上。

        惨叫声嘎然而止,又击倒一个。

        旁边,同样短斧落空的枪手转头看向柳子云,斧刃向右,猛的横劈过来。

        柳子云立刻向前一步,右手抢先摁住对方斧柄,阻止人的动作。

        然后,柳子云送上一颗脑袋,一记头槌砸到对方头上,直接将人撞得倒飞出去,其手里的短斧更是落在地上。

        又解决一个。

        但是这个时候柳子云却感觉自己腰部略微一痛,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柳子云缓缓转过身,原来在自己身后,有个枪手偷袭,刚一脚踹到他腰侧。

        在他身后,偷袭的枪手陷入惊骇。看着慢慢转过来的人,他实在想不明白,对方到底怎么回事。

        刚才他那一记鞭腿,可是用尽全身力气。

        结果这人被他狠狠一踢,没有被踢飞不说,还跟个木桩一样站在原地,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我真的踢中了?

        而此时的柳子云也观察着枪手,因为相比刚刚的几个枪手。面前这个人,身材上竟然壮实很多,有一米八左右,浑身腱子肉,上身赤裸。

        本以为可以偷袭成功,没想到却是如此结果……

        壮实枪手索性心一横,咬牙上前,沙包大的拳头对着柳子云轰了上去。

        自己可是在荒野中有名的拳手,赌拳打架就没怎么输过。

        他就不信了,以自己的实力,还能拿不下个商人?

        但是,他的拳头却在半空中被一只手捏住了。

        柳子云伸出左手,一把抓住对方拳头,慢慢用力攥紧。

        “赫……”壮实枪手使出全身力气,脸都憋红了,但是依旧被对方紧紧攥住,挣脱不开。

        这家伙力量怎么这么大!怪物!

        就在这时,壮实枪手听到了柳子云的声音。

        “喜欢打架?小子!”

        伴随着这句话,壮实枪手迎来对方一记鞭腿,然后他感觉腰部传来剧痛,接着就整个人横飞出去。

        又解决一个。

        看到面前偷袭的枪手直接横飞出酒馆门口,柳子云再度看向所谓的掘金者。

        这会儿掘金者已经没有刚才那种无法无天的嚣张气焰,尤其他们的老大,此时站在墙角,额头上冷汗连连,酒已经完全醒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些人随便招惹个家伙居然有这么恐怖的身手。

        除了马修,他身前的三个手下同样颤颤巍巍,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短斧,正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这三个人里,有两个甚至是刚刚才从地上爬起的,已经见识过柳子云厉害的他们不断后退,根本不敢往前。

        谁都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猛,这一会下来完全把他们打懵了。

        掘金者这边,三个手下互相看看,犹豫了一小会儿,在老大不断的眼神示意下,唯一没被揍过的枪手冲了上去,用力挥动短斧,看上去气势十足。

        结果柳子云看都不看冲上来的家伙,反手一巴掌,在斧头落下前抽到对方的脸上。

        力道太大,直接把人一巴掌抽到地上,短斧落在一边,一手捂着脸,眼里直冒金星。

        太嚣张了!

        马修看到这一幕后,对着还没冲上去的两个手下吼了出来:

        “两个蠢货,没看到需要帮手吗?怕什么!赶紧一起上啊!”

        犹犹豫豫的两个手下咬了咬牙,他们硬着头皮,手持短斧,朝着柳子云冲过去。

        而这一次两人的下场和前几个人差不多,也被柳子云一脚一个,直接踹翻在地上。

        这回只剩下一个人。

        而马修,眼看着手下全部被对方踹翻在地上,不由退到墙角下面,身体蜷缩起来。

        相信如果那边有道门的话,那他毫无疑问会夺门而逃。

        看到刚开始特别嚣张的马修这副怂样,整个酒馆里爆发出阵阵嘲笑。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掘金者队伍有多厉害,没想到连个商人都收拾不了,还在那里吹牛调戏别人队伍里的女人,真是撞到铁板上了。”

        “瞧他们这副怂样,看来所谓的名气都是他们自己吹出来的,以后老子要是遇到他们,肯定要让他们叫爷爷。”

        “哈哈哈哈……”

        嘲笑的声音越来越多,马修的脸,青一阵绿一阵。

        羞怒之下,他再顾不得许多,右手摸到腰间的枪套,准备拔枪射击。

        砰!

        很快,一声枪响!

        柳子云被击中了?

        不,他还好好的站在那里。

        酒馆里顿时出现一阵嘘嘘声,因为他们看到马修的手枪落在地上。

        柳子云在对方摸到手枪的一瞬间,就及时捕捉到后者动作,于是柳子云快速拔出左轮手枪,抢先一步,一枪打在对方掏出的手枪上。

        “赫……赫……”

        马修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喘粗气,他靠在墙壁边上,甚至捂住自己的头。

        吓破胆了。

        柳子云看到对方的反应后,不由皱了皱眉,奇怪,就这样的货色竟然也能出名?明显是外强中干。

        真是可笑,竟然被这样的家伙激怒了。

        不过紧接着,柳子云突然发现整个酒馆里的人都不对劲。

        刚才还在看热闹的一群人,这会儿没有起哄,看着他这边的神情都比较诡异。

        耳边传来窃窃私语。

        “嘶……开枪了……”

        “好胆啊,他居然真的敢开枪……”

        “……”

        柳子云耳朵微微一动,他抬头疑惑的看向四周,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包括老板在内的所有人,他们都特别疑惑的看着他。

        从周围的议论声中,柳子云得知,他们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要开枪。

        柳子云突然想起钟林荣那天在旅馆和自己提到的。

        小镇不许鸣枪,除非这几天晚上后。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

        很快,一名治安官率先冲进酒馆里面,劈头盖脸的叫骂起来。

        “真是操了,我听到你们酒馆有枪声,谁开枪了?”

        而在他身后,几名治安官也慢慢进入酒馆。

        柳子云看了看治安官,又看了看被他揍了一地的人,最后看到躲在墙边的马修。

        他走上前,治安官也一齐看向他。

        “治安官先生,事情是这样的,这伙人先挑衅……”柳子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这些治安官。

        先是这些掘金者队伍主动上来挑衅,而他们只是被动反击,在柳子云看来,既然治安官都已经来了,那掘金者队伍的行为一定会受到严惩。

        然而,治安官的反应完全出乎柳子云预料。

        “啊,嗯,他们调戏了女人。就这些?然后呢?”

        柳子云闻言不由一愣。

        他已经把掘金者队伍挑衅的过程都一五一十告诉治安官了,为什么他们却说就这些,难道这些还不够?

        在柳子云感到特别疑惑的时候,又听到面前的治安官不太耐烦的问:“先说正事,到底是谁开的枪?”

        “……治安官先生,你不是听到械斗过来的?”

        “谁说我听到械斗过来的,我当然是听到枪声过来的,我们几个就在隔壁,酒馆这种地方发生械斗不是正常的事情?我问你们到底谁先开的枪?”

        柳子云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几秒钟后,他指了指自己:“我先开枪的。”

        治安官严肃的看着柳子云,质问:“为什么开枪?”

        柳子云如实回答:“他掏枪了,我才开枪把他的枪打掉,不然被打的就是我。”

        闻言,治安官不由皱了皱眉,用有些怀疑的目光看向柳子云。

        因为对方拔枪了,这家伙开枪把对方的枪打掉了?

        然后治安官顺着柳子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了没有受伤的家伙,和被击落在地上的一把左轮手枪,金黄色的枪身似乎有些变形。

        看样子,还真是一枪把别人的枪打落了?

        这家伙的枪法真的这么准?

        治安官摸了摸下巴,询问起酒馆里的其他人,结果从老板到客人,却是一一点头。

        他这才相信柳子云的回答。

        而就在柳子云身后,景佼看着治安官对柳子云质问,却是越发恼怒,因为从头到尾,对方竟一点儿不过问那些人的无礼骚扰。

        恼火之下,她最终没有忍住,冲到治安官面前,质问起来:

        “你不是治安官吗?他们这伙人酒后调戏女性,还围攻我们,难道不用受到惩罚吗?”

        治安官看了景佼一眼,什么都没有说,根本不带搭理,他招呼别的治安官准备离开。

        “算了算了,这件事就算了,我们走。”景佼气得要死,想要上前去理论,但是却被柳子云一把拉住。

        “你!你干什么?!”景佼有些生气想要挣扎。

        “这里本身就不是法治社会,在酒馆里打个架,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你去折腾没有任何作用。”柳子云低声告诉景佼。

        “你仔细观察,整个酒馆里的人,他们看到我和掘金者那群人打架,根本没有任何惊讶的反应,甚至习以为常的跟着起哄看热闹。”

        柳子云的一番提醒让处于愤怒状态的景佼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冷静下来。

        是啊,她想得太理所当然了,这里根本不是他们以前生活的地方,这里本身就不一样。

        就像生前利坚国老西部一样......

        这里有很多强盗、枪手,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根本没有什么法制,就连所谓的治安官,警长,也大多只对当地负责,法理有限。

        景佼想到这些,一个激灵,整个人彻底冷静下来。

        她不挣扎着要冲上去理论了。

        见此,柳子云也不由松口气。

        两人都觉得事情就这样算了。

        然而,那群治安官里,却突然有人开口。

        “等一等,有点不对劲。”

        说话的治安官停下来,转身看向柳子云三人。

        三个东方人?一个铁塔般的黑大个,一个高挑的漂亮女人,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

        怎么感觉这么眼熟。

        随着他转身,其他治安官也跟着纷纷转身。

        “你们三个。”这个治安官特别怀疑的看着三人,质问:“真的是商人?”

        wap.

        /109/109365/28351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