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猎杀狼人

第十八章 猎杀狼人

        捕狼人因为唐九悯昨天请喝酒的事情,觉得他是个很不错的人,但是当他听到唐九悯一番话,还是有些觉得好笑。

        “朋友,你别告诉我,你晚上可以带着我去杀狼人吧?”

        捕狼人指向唐九悯的手。

        “让我猜猜,你手上连个握茧都没有,一看就不是经常使枪的人,显然是个新手,更没有任何对抗狼人的经验,你能帮助我什么?”

        然而,令捕狼人诧异的是,对方听了他的话后,一点儿也不生气,而是看着他,语气神秘。

        “朋友,你得知道,有时候情报和脑子也很重要。”

        “一个连银板都握不住的平民,一个在早上把衣服裤子撑爆的平民,一个不得不去购买新衣服的平民。”

        “咦?”

        捕狼人听到唐九悯的这两句话后,突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同样压低声音:“你确定?”

        “亲眼所见。”

        “很好。”

        这个时候,捕狼人突然站起身,来回走了两步。

        “在这个小镇,就算临近血月之夜的这几天,白天也禁止开枪,不然会被带去治安署。”

        “而且……”

        “如果我们在人形态的时候杀死他,没办法证明对方是狼人。”

        “我知道。”唐九悯回答:“所以要选择最省力的办法,是在他变身狼人的时候杀了他,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不用浪费昂贵的特制银弹。”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唐九悯点了点对方那把霰弹枪。

        捕狼人也看了看袋子里的两颗银弹,会意的点点头,神色略微严肃起来。

        的确,这种银弹用一颗少一颗,如果能在对方正变身为狼人的时候杀掉对方,既可以证明对方狼人身份,也能减少子弹消耗。

        是个非常不错的办法。

        “那还等什么,我们一起?到时候如果赚了钱,咱们一人一半!”捕狼人大方的表示。

        “不用,我不需要这个......”捕狼人还想再说什么,被唐九悯打断,“这件事等解决了再说。”

        两人离开酒馆,走过好几条街道,又进入一条巷子里面,最后停在巷子深处的一家木匠店门口。

        “就是这里?”

        唐九悯点点头:“我查过这个人,发现这个人18岁到现在,一直都是一个人独居。”

        捕狼人问:“没有父母?”

        “有,但是在他18岁后,就搬出来自己住了,对了,18岁对于一个狼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血脉觉醒,到了18岁,具有狼人血脉的他们会激活身上的狼人血脉,他会发现自己身体出现变化。”

        “很显然,你说的这个家伙就是18岁觉醒的。”

        唐九悯一听,下意识重复一遍,然后他笑了:“看来这次血月之夜就是他经历的第一个血月之夜。”

        “怪不得他这么不小心,被我一个外行人看出门道,换成任何一个已经经历过血月之夜的狼人,恐怕早就把痕迹清理干净了,也不会被我轻易发现。”

        捕狼人赞许的看向唐九悯,他发现这个朋友虽然是猎杀狼人的新手,但是洞察力令人称奇。

        “没错,的确如你所说,他的确是第一次变成狼人,甚至恐怕是昨晚第一次变成狼人,才会这么仓促不适应。”捕狼人说。

        唐九悯问:“那变成狼人的时候,他会有自己的意识吗?”

        “变成狼人的时候他们没有自我意识,但是当他们恢复到人类状态后,会清楚的记得自己处于狼人状态下的记忆。”捕狼人说到这里,目光变得深邃。

        他刚准备进一步解释,结果却听到唐九悯说了他要解释的内容。

        “原来是这样,那也就是说,他们有着狼人的记忆,却无法控制自己狼人状态下的行为。”

        “……你说得很对。”

        捕狼人惊讶的看了看唐九悯继续开口:

        “所以,狼人是一种可怕的生物,因为他在人类状态下,哪怕再是一个好人,但一旦变成狼人,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野性,只会沉浸于杀戮之中。”

        “时间到了。”

        “到了这个时间点,那些狼人回开始由人类状态转化为狼人状态,这个过程还算比较缓慢,大概能持续一段时间,我们的机会来了。”

        “诺。”

        唐九悯对着木匠店方向努努头:“门关着,我们撞进去?”

        “对了,我很好奇,他变成狼人后,知道怎么开门出来么?这门看样子在他昨晚变成狼人的时候,没弄坏啊。”

        “你这问题不错。”捕狼人耸了耸肩。

        “变成狼人可不代表失去全部记忆,他们依旧拥有人类状态下的一些深层记忆,而且这些记忆也成为他们本能的一部分。”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再不进去,你就会看到一个狼人如何开门走出来了。”

        捕狼人一边说着冷笑话,一边把几颗霰弹放到霰弹枪里,对着木匠店大门连续三枪。

        没有直接击中大门,而是连着三枪轰在房门缝隙间。

        唐九悯上前,对着大门用力一推。

        原本坚固的大门开了。

        刚一进入木匠店,唐九悯和捕狼人就听到一阵嘶吼,在他们眼前,黑影一闪而过,直接奔向木匠店深处屋子里。

        很快,传来仿佛人和野狼的混合嘶吼,特别奇怪。

        “滚.....嗷......嚎......走......”

        踏入大门内的两人不由对视一眼,捕狼人直接抬起手里霰弹枪,缓步向前,唐九悯也握紧手枪,跟在他身后。

        在进入试炼的这群人里面,只有柳子云和钟林荣有射击经验,其他人没有,包括唐九悯。

        但是!唐九悯的生前职业,却让他经常接触拿枪的人。

        最起码,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次数,唐九悯敢保证,这些人里无人能及。

        当然,唐九悯这两天白天也没闲着。

        混迹酒馆,镇外试枪,和不少枪手交谈,唐九悯努力了解着左轮手枪该如何使用。

        只不过对于他来说,目前只有理论,而没有实战。

        这也就导致,捕狼人觉得唐九悯拿枪姿势有些别扭,身体紧绷,一点不像个熟练枪手。

        唐九悯双手同时拿枪,认真的盯着前面。

        他知道,接下来就要考验射击能力了,而这恰好是他的弱项。

        “吼——!”

        “吼!!!”

        屋子里的嘶吼声越来越浑浊,原本还带着一些听不清楚的人类语言,但是此时的嘶吼声却越来越像野兽吼叫。

        声音越来越大。

        捕狼人轻巧的走到屋门口,用枪管贴近房门,慢慢掀开一个角,看向里面,紧接着他左手伸出指了指屋子的墙边窗户。

        唐九悯会意的走过去,贴着墙壁半蹲下来,里面传出的嘶吼声更加洪亮清晰。

        显然,狼人和唐九悯就隔着一面墙。

        唐九悯轻轻摸到窗户的下边,慢慢往上抬起,同时,右手握紧手枪,对准窗户里面。

        此时此刻的唐九悯,屏住呼吸,身体紧绷,甚至有些轻微颤抖。

        对于唐九悯来说,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狼人,并且还是第一次实战使用枪械。

        唐九悯半边身子贴在窗户下面。

        耳边传来的嘶吼声越来越大,很快越来越像狼嚎。

        唐九悯看向捕狼人那边,此时的捕狼人已经蹲在门口,随时可以进去。

        捕狼人对着唐九悯用力点头,左手指向窗户,比了一个手势。

        这是让他攻击里面的狼人。

        攻击,还是不攻击?

        唐九悯心中权衡片刻,做出决定。

        左手掀开窗户,右手单手拿枪伸入房间内,他甚至连头都没有看向窗户里面,手一伸进去就对着里面盲扫。

        连续两枪,后座力险些让手枪脱手。

        枪声过后,里面的狼嚎更大了,甚至可以听出对方愤怒的情绪。

        两枪过后,唐九悯快速收回右手,而就在他收回右手的一瞬间,整个窗户被狼爪直接拍得粉碎。

        而就在窗户粉碎的瞬间,捕狼人用力踹开房门,直冲进去,看也不看对着里面就是一枪。

        狼嚎变成惨叫。

        捕狼人却不敢松懈,对着里面又是连续几枪,并且借助射击发出的短暂光亮,辨别狼人位置。

        第一枪之后,捕狼人后面基本弹无虚发,每一发霰弹都轰在狼人身上。

        墙壁外面,故意开枪盲射惊动狼人后,唐九悯整个身体止不住颤抖。

        刚才狼人拍出的那一爪,最后距离他右手不到三厘米,如果他慢了半秒钟,恐怕手臂就已经被狼人一爪拍断。

        在唐九悯暗自调整自己紧张情绪时,里面狼人的惨叫声渐渐变小,不用看都能从这声音里面听出狼人的虚弱。

        “呼……”唐九悯深深吐出一口浊气,贴着墙壁缓缓站起来。

        房间内的枪声已经停了,传来捕狼人声音。

        “嗨,唐,狼人已经被我解决了,你可以进来了!”

        来的路上,唐九悯把自己名字告诉了捕狼人。

        当然,东方人的名字,他们叫不太懂。

        唐九悯虚扶着墙壁,慢慢走进房间里面,看到捕狼人正点燃房间里的一根蜡烛。

        蜡烛一亮,唐九悯看清楚地上的狼人。

        不能完全称为狼人。

        这个时候,地上这具尸体只是出现了很多狼人的特征,比如上半身长出了很多狼人的毛皮,整个脑袋跟早上看到的狼人头颅区别不大。

        就尸体的上半身而言,差不多已经变为狼人状态,但是下半身还保留着很多人类身体的状态。

        大概狼人变身,先从上半身开始,所以这是一具还没有彻底变成狼人的尸体。

        “咱俩时间掐得刚刚好,这家伙还没有完全变成狼人,所以才躲到房间里,不正面战斗,倒是便宜我们了。”捕狼人说。

        整个狼人尸体,上半身有很多弹孔,尤其脑袋,几乎被轰碎了,屋子深处的墙壁被鲜血染红一大片。

        “原来这就是狼人……”唐九悯不禁说了一句,目光一转不转的盯着这具尸体。

        狼人的尸体已经达到两米多高度,其手掌大约有四五个成年男性人类的手掌加起来那么大。

        看到这里,唐九悯联想到之前看到被狼人杀害的尸体,看来实际狼人比他想象的更加凶悍。

        “哈哈哈,顺利搞定了,感觉怎么样?”捕狼人走到唐九悯旁边,心情愉悦,用力拍了拍唐九悯的肩膀。

        结果他发现唐九悯有些站不稳。

        哦?

        捕狼人不由挑了挑眉头,打趣的开口:“看你的样子这怕是第一次见到狼人,地上这只还不是完全变身的狼人,只能算刚刚开始变身的狼人。”

        “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你是个半吊子,之前在酒馆里还说自己是一名勇敢的枪手,对着强盗开枪,我看你怕是开错枪,走火了吧!”

        “一看就知道你根本没开过几枪,用手伸进去随便开两枪,亏你想得出来。”

        唐九悯听后丝毫不尴尬,耸了耸肩,回答说:“你说得不错,我才摸枪没多久。”

        “不过我的确是一个勇敢的枪手,不然怎么敢在才摸枪没多久的时候,就敢独自跟踪一个狼人呢?”

        “要是没有我带路,你能找到这个狼人,并且比较轻松的杀掉他?”

        唐九悯看着地上的尸体,心里觉得可惜。

        本来他带着捕狼人过来,想着捕狼人和狼人肯定会爆发激烈战斗,他可以在一旁伺机等待,给狼人送上最后一击。

        捕狼人为钱,他为任务,一举两得。

        然而没想到当他面对狼人时,恐惧感却影响他的行动,同时捕狼人比他想象中强了很多,对方冲入房间后,几枪就把狼人杀了。

        虽然可惜,但是就算事情重来一遍,唐九悯依旧会带着捕狼人过来。

        经验。

        他需要对抗狼人的经验,听不如看,看不如做。

        “你说得很对!”

        捕狼人听到唐九悯几乎自我表扬的话,很开心的笑起来,他指着狼人的尸体表示:

        “这可是一块金子,等卖给商人分到了钱,我分你一半,不仅如此,我得好好请你喝上几杯,毕竟我除了欠你之前的一杯酒,现在还欠你一颗珍贵的狼人头颅。”

        “要不是你告诉我狼人的位置,恐怕我得等狼人出现才可以锁定目标,到那时候,就不是几发普通子弹可以搞定的事情,至少又得用掉一颗特制银弹。”

        “唐,你应该不知道,在月嚎镇,要杀掉一个狼人,用正常弹药?没有几十发,想都别想”

        两人都笑了,唐九悯却是趁此机会摆了摆手。

        “收获不错,但是,这可不是金子,我可以说,这个狼人是我杀的,那样就是镇长赏金,我可以把这个赏金全部给你。”

        “但是,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捕狼人听到唐九悯说的,先是欢喜,而后却有些奇怪。

        “你不要钱?那你要什么?”

        唐九悯指了指捕狼人的左轮手枪,说道:“让我猜猜看,你把你这把枪保养的这么好,这一定是你很重要的武器,跟了你很久的武器。”

        “那么,这把枪的银弹,你一定也有,没错吧,我用那笔赏金,换你所有手枪银弹。”

        “如何?”

        wap.

        /109/109365/28351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