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惊讶的埋尸人

第二十四章 惊讶的埋尸人

        狼人的腹部越发疼痛,不断发出惨嚎,甚至随着一声声惨嚎,嘴角溅出些许胃水。

        又一次抓向柳子云的爪子落空,而这一次,狼人没有继续攻击柳子云,而是左爪捂住自己腹部,缓缓后退了。

        “吼……”声音从喉咙里发出。

        愤怒之下,狼人刚想张开嘴发出狼嚎。

        结果,对面的柳子云猛的上前一步,双拳锤在前胸,反倒迎着狼人咆哮起来。

        “来啊——!”

        愤怒的情绪通过咆哮,清晰的传达出来。

        狼人的表情变得惊愕,眼神中出现些许犹豫,不由自主后退半步。

        它想不通,为什么对面这么能打?为什么这个人类会对着自己咆哮。

        可就是一瞬间犹豫的时间,柳子云抓住这个机会,右脚狠狠蹬地,欺身上前,拿起地上一只还没熄灭的火把,狠狠甩向狼脸。

        狼人看到后,赶紧避开。

        可火把离得太近了,火光遮掩了狼人的视野,让他看不到柳子云的动作。

        大好机会,柳子云赶紧从地上拿起一把猎枪,也不知道是哪个赏金猎人的武器,但毫无疑问,那人已经被狼人杀了。

        柳子云拿起猎枪双手握紧当成棍棒,从地上高高跃起,从上而下,直接劈在狼人头顶。

        刚刚恢复视线的狼人吃痛不已,蹲下连连后退。

        而落地后的柳子云没有停歇,他一鼓作气,趁着对方蹲下,右拳直接对准狼脸就是一拳,后者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狼头被打的一偏,身体再次后退。

        此时的狼人已经有些懵了,可柳子云却没有。左肋!右肋!腹部!胸口!柳子云快速出拳,连续击打在对方身上。

        狼人被打得连连后退,根本来不及发力反击。

        兽类的本能让它终于感到恐惧了,随着身体再次后退,它扭头想跑。

        结果,狼人刚刚转身,却发现右腿被人大力扯住,他甚至来不及往后看,整个身体就被一股怪力拉倒,直接趴到地上。

        到了这个时候,狼人哪还有什么战斗欲望,它急忙想要爬起,但是才刚转过身,视野里就出现放大的拳头。

        一拳,两拳……柳子云双臂挥动,不断招呼到狼人脸上,甚至直接骑在狼人身上,拳头不要命般的砸击起来。

        最开始是唾液......口水......而后......口水中开始混着红色......最后.....整个狼脸已经鲜血淋漓......

        狼人充满人性化神色的眼睛变得浑浊,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

        它的双爪一直在努力挣扎,划破柳子云的衣服,甚至爪尖抓开皮肤,让后者的上身满是鲜血。

        然而,柳子云压根不在乎这些,依旧不停的挥动拳头。

        很快,狼嚎声消失了,狼人的挣扎力度也渐渐小了下去。

        一时间,整个巷子里只剩下柳子云的粗喘声。

        感受到狼人不再挣扎,柳子云终于疲惫停手。

        低头看着面前的狼人,整张狼脸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原来模样,庞大的身躯不住痉挛,不过却还没死。

        柳子云发现狼人还有呼吸,右手拔出枪套手枪,在狼人惊恐的注视下,更换子弹。

        之前在巷子里,他们就是因为没有确认那只狼人死活,才使那家伙装死逃走,同样的失误,柳子云不会再犯第二次。

        子弹更换完毕,柳子云阴沉的看着狼人,左手将对方嘴巴拽开,把枪塞入。

        六次略显低沉的枪击声响起,狼人的头被直接轰碎一半。

        ——————————————

        而也就在枪声响起的同时,隔着几条街的治安署门口......

        “恭喜击杀狼人,玩家总共击杀狼人数量:2,请再接再厉。”

        听到系统提示的时候,唐九悯正站在治安署对面的一条小巷子里面,他的身旁就是捕狼人。

        两人正有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唐,怎么了?”捕狼人疑惑的问。

        本来正聊着天,捕狼人发现唐九悯突然抬头看向外面。

        “……不,没什么。”唐九悯回头,表示没事,并说:“咱们等着治安署开门,我估计还得十来分钟,要不朋友你再讲讲关于狼人的事情?”

        “没问题。”捕狼人非常乐意。

        而唐九悯心里却在反复盘算着系统的这个提示。

        之前第一只狼人死后不久,他也看到了信号弹,也猜到了那一定是杀死狼人的玩家释放的。

        而信号弹代表着什么,求援。

        所以在信号弹的区域下,很可能是杀掉狼人的钟林荣。

        夜晚的时候,大量狼人冲向那片区域,以他的实力,过去就是送死,没必要,不如跟着捕狼人行动,还可以从对方这里了解到关于狼人的更多情报。

        这一晚上,他和捕狼人学了很多,握抢姿势,狼人的身体结构,弱点......

        这些情报资料,对于他来说极为重要。

        可就在两人谈话不久,竟然又被击杀了一只?

        这次是谁?钟林荣?还是柳子云?

        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捕狼人哈哈大笑,滔滔不绝说着自己猎杀狼人的光辉事迹。

        唐九悯虽然听着,但是这会儿却满脑子都在猜测第二只狼人的死因。

        就在一人滔滔不绝,另一人心不在焉下,时间很快流逝。

        不一会,黎明到来,两人听到了搬尸人的喊话声。

        “唐九悯,你快看,治安署那边开门了,快快快,准备。”

        捕狼人突然催促,一脸着急的看着巷子对面的治安署。

        论爱财程度,捕狼人绝对数一数二。

        唐九悯拎着一颗狼人头颅,从巷子里走出来,到治安署门口。

        几个治安官刚刚开门,有个站在门口伸懒腰,然后捂着嘴,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另外几个也是睡眼惺忪的样子。

        唐九悯什么也没说,只是把狼人头颅扔到治安官面前。

        “这是我击杀的狼人,是不是可以领取赏金?”

        “哎哎哎?!”

        站在最前面的治安官,听到砰一声,这才注意到唐九悯,紧接着他回过神,瞪大眼睛看着狼人头颅。

        “我靠,又一个狼人被宰了!”

        “快快快,我看看。”

        “……”

        几个治安官赶紧凑在头颅周围,仔细确认后发现,对方丢过来的的确就是狼人头颅。

        “天啊!”

        其中一名治安官不禁重重拍了拍唐九悯的肩膀:

        “没想到我们小镇今年邀请来的枪手都这么厉害,简直就是奇迹,上次血月之夜,我们镇上可只杀了三只狼人。”

        “你跟我来。”

        治安官带着唐九悯到治安署里面,从不知道哪里拿来一个小箱子。

        一个只有两个手掌那么大,非常精致的小箱子。

        “这是你的奖励。”

        唐九悯打开,发现里面放着八摞金币,他数了数,每摞十枚,等于是八十枚金币。

        而这时候,治安署内,之前那名头发花白的治安官也走了出来。

        他看了看唐九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们镇长给出击杀狼人的奖励,现在它们都是你的了,勇敢的赏金猎人,你可以拿走这些赏金了。”

        “不过,这位枪手。”赏金的事情交代完了,唐九悯拿起箱子想走,却听到对方开口询问:“是你一个人杀掉狼人的?”

        唐九悯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老治安官眼里没有任何激动情绪,相比旁边的治安官,语气极为平淡。

        “当然,是我,不过我运气还算可以,在我发现这只狼人的时候,他已经受伤了,于是我给了几枪,就击中他的要害,杀了他。”

        “这只狼人闯入一个木匠家里,外面有明显战斗的痕迹,我本来巡逻路过,没办法,看到这种情况只能开枪。”

        老治安官皱着眉点了点头,挥挥手没再多说什么。

        其他治安官引着唐九悯离开,而离开治安署后,唐九悯带着巷子,慢慢回来之前的巷子里。

        “来了?”

        “来了,你看。”

        唐九悯当着捕狼人的面,打开这一箱金币,顿时捕狼人看得眼神发直。

        捕狼人着急的拿起两枚金币,放在嘴里咬了咬,看到上面的牙印,开心极了。

        “哈哈,这些金币含金量可不低,这么多金币,比起之前商队给我的两颗金子要丰厚太多了。”

        说着,捕狼人看向唐九悯,试探的问道:“朋友,你之前说过分我一半,或者全部给我,说话算数吧?”

        “当然,只是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留下一小部分,用来换购装备。”

        “一小部分?那怎么够!”捕狼人用力的拍拍唐九悯肩膀,知道唐九悯是一个重承诺的人后,他表现的非常大气。

        “我不能让我的朋友吃亏,我是穷,但是我也是一个特别讲原则的人。”

        “这金币,咱们五五分账,但你得好好请我喝一杯酒,毕竟我才是杀掉狼人的那个,你这个半吊子。”

        “当然没问题。”

        唐九悯带着捕狼人来到治安署对面的一家小酒馆,他给捕狼人点了一桶上好的啤酒,而自己则要了一杯咖啡。

        坐下后,捕狼人不由抬头看了一圈,他惊讶为什么唐九悯会选择一家小酒馆?结果当他回头一看,发现唐九悯心事重重的模样。

        很快,酒来了,原本疑惑的话,被捕狼人咽下去。

        算了,反正有好酒,他就不多问了。

        两人一个喝着咖啡,一个喝着酒,没一会儿,两人突然不约而同的放下杯子,转头看向治安署门口。

        唐九悯看到一个熟人:柳子云。

        此时,柳子云浑身是血,整个上半身仿佛被血浸透。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双手各提着一颗狼人头颅,慢慢走向治安署那边。

        “哟,这人挺厉害,看来今晚我得多杀几个狼人了。”捕狼人也看到柳子云,不由一挑眉头,不服气的说。

        唐九悯看到拿着狼人头颅的柳子云被带路治安官领进去,只有跟在后面的埋尸人准备离开,他突然拿出一枚金币,交给正走到自己旁边的伙计。

        不等对方问,他说:“这是办事费,去把那人带进来,说我请他喝一杯。”

        被拦住的伙计有些不满,但低头一看,顿时喜上眉俏。

        “好好好,客人稍等片刻。”

        对面,捕狼人有些皱眉,搞不懂唐九悯在干什么。但是他看到唐九悯给自己使了一个眼色,倒是忍住了没说话。

        很快,伙计带着埋尸人进来,对方看起来神情紧张,有些局促不安。

        “请坐。”

        “谢,谢谢。”

        “我来问,你来答。”当埋尸人刚坐下,唐九悯没有任何犹豫拿出两枚金币,推到埋尸人面前。

        “我想知道刚才提着两颗狼人头颅的人,是你带回来的,你发现他击杀了狼人?”

        埋尸人算得上是镇子里的贫困户了,什么时候看到过金币,他整个人眼神儿都直了,忙把两枚金币握在手里。

        “是是是,我和我的另一名同伴一起发现的。”

        埋尸人突然一顿,然后无比震惊的瞪大眼睛,因为他看到唐九悯又拿起一枚金币,推到他面前。

        “我需要详细了解当时的情况,我想这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对吧?”

        听着这位出手阔绰的赏金猎人问话,埋尸人却舍不得将目光从金币上面移开,他已经被幸福冲晕了,同时也感到特别紧张。

        “先生,您到底想问什么,有这两枚金币已经足够了。”天降横财不假,但他担心自己没有命拿,声音都有些颤抖。

        唐九悯却是皱了皱眉:“别想太多,我赶时间,把钱收下,一五一十告诉我。”

        埋尸人得到保证,心踏实不少,说话的声音也利索起来:

        “当时是早上,我推着车去到那个巷子,之前那边爆发不少枪声,甚至还有像烟花一样的东西升起,我就想着去看看。”

        “我和同伴,刚进去就看到两只狼人的尸体,天呐,两只,一只被烧得黑焦黑焦的,另一只整个脑袋都被轰了一半。”

        “而且,那只脑袋都没了一半的狼人,似乎是被那个黑大个一对一击杀的。”

        “当时我们特别震惊,也特别兴奋,但是击杀狼人的一群人,似乎不太高兴。”

        不太高兴?

        唐九悯目光一闪:“具体说说。”

        “他们围着一具人类尸体,是个年轻的男人,几个人都蹲在那里,我恭喜他们击杀两只狼人,赞美着他们。”

        “结果他们特别凶恶的看着我,真是纳闷他们杀了两只狼人,即将获得大量赏金,难道不该高兴?”

        “太奇怪了……”

        wap.

        /109/109365/28351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