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投石问路

第二十六章 投石问路

        砰!

        捕狼人狠狠锤了一下桌子。

        酒馆里人来人往,喧哗不断,因此捕狼人的动作并没有引起过多关注。

        “要不是听唐,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难怪了,怪不得他不想让我在这里猎杀狼人,看来我需要好好查一查怎么回事。”

        唐九悯摊了摊手:

        “目前我只能给你提供这些线索,没有更多了,如果你想查,可以好好查一查,明天有机会我们再见,说不定到时候我们各自又有了新的情报。”

        捕狼人端起巨大的酒杯,咕咚咕咚就把里面的啤酒全部喝干净,然后把酒杯重重的砸到桌子上。

        “没错,你说得很对,我是该好好查查,有机会明天再见。”

        说完,捕狼人愤愤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酒馆了。

        看着捕狼人急匆匆离开的背影,显然忙着去调查镇长的事,而唐九悯坐在原本的座位上,甚至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

        他怀疑镇长,从进入试炼场景第二天就在怀疑,但是他一直不敢调查这位神龙不见首尾的镇长。

        唯一的情报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位镇长每当血月之夜前夕这段时间,不论白天晚上,都不在小镇,据说是离开小镇寻找枪手了,血月之夜过后才会回来。

        唐九悯知道自己善于分析调查,但是分析调查不代表一切,尤其在这种明显武力高于其他的试炼场景中。

        没有充足的把握,贸然去调查镇长,唐九悯觉得简直是去送命。

        但是唐九悯的直觉也告诉自己,如果不调查的话,会错失一条无比重要的线索,所以他需要投石问路。

        捕狼人就是最好的选择。

        对方压根不惧怕狼人,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刚才他向捕狼人暗示镇长有问题后,捕狼人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就去追查镇长,再适合不过。

        闭上眼睛,唐九悯扫向意识中的背包,那里除了食物和水,还有三十几枚金币。

        这个捕狼人很有道德,没有把钱全拿走,也尽力的告诉了自己许多猎杀狼人的技巧。

        可惜,左轮手枪加银弹,的确可以威胁狼人,却需要近距离,还是太危险了。

        然而,除了手枪。

        整个小镇被镇长所干涉,竟没有任何霰弹枪和高威力步枪出售,只有一些威力尚可的猎枪。

        啧,这个镇长,要不是怕做的太过分暴露,怕不是连猎枪都会禁掉吧。

        不过,有枪的可不只这些枪店,之前在小镇中唐九悯一直在打听小镇各个商队的消息,有些商队可不只是做生意,也会干点别的事情。

        是时候搞点好东西了,如果按照那个埋尸人说的,柳子云应该是一对一击杀了狼人。

        希望是真的,不然,晚上自己可能就要成狼人点心了。

        取出一枚金币点了杯上好咖啡,唐九悯又休息了一小会儿,而后缓缓起身,出了酒馆往一个方向离开。

        —————————————————

        而同时,镇中心的广场上,柳子云正慢慢走向帐篷群。

        之前柳子云和陈旻他们约好了,他到治安署领完赏金后,就去镇上的武器店和药店购买物资。

        枪械、子弹、药品。

        通通装到意识背包里面。

        以最短的时间迅速做好这一切后,柳子云赶紧就回到了镇中心的休息区。

        很快,他就找到了陈旻等人,在一个帐篷前,他们一群人围成圈,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柳子云远远朝他们几个打了个招呼。

        结果那几个人听到柳子云声音,就像触电一样,纷纷站起,特别惊愕的看向前者。

        “跟我来,东西带来了。”众人的惊愕表情柳子云没放在心上,看到人都在,他大步走近,赶紧照顾大家过来。

        哗啦一声,柳子云将意识背包里的枪械弹药全部拿出。

        “因为这几天就是血月之夜,很多赏金猎人都在镇上买枪,所以我走了好几家武器店,都没买到什么好枪,但好歹有收获。”

        “我算了下现在的人数,买回一些猎枪,这些都是子弹,还有左轮手枪的子弹我也带来不少。”

        柳子云拿出这些东西后,脸上露出笑容。

        “我还买到了小镇的地图,咱们可以好好规划下今晚怎么办。没想到这个镇长给的赏金这么多,还剩下一些金币。”

        柳子云又把剩余的金币放在地上,看着面前的一大堆物资,他突然心里踏实许多,高兴的笑了笑。

        “有了这些,我们一起回家的几率又大了。”

        但就在柳子云不停拿出东西时,却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陈旻等人的眼神有些奇怪。

        最后,还是陈旻上前,招呼大家赶紧把东西都分了。

        除了姜雄,几人赶紧上前,武器子弹,药品,通通拿走。

        每个人至少拿到六七十发手枪子弹,还有一把猎枪,猎枪的子弹也有二三十发,除了这些,什么绷带、消毒水,通通带上。甚至于,柳子云还买来匕首,每个人都拿了一把。

        和刚进入试炼场景相比,这个时候的他们,在装备上可以说脱胎换骨。

        做完这些后,一直疲惫咬牙坚持的柳子云,终于坚持不住,一下子坐在地上,不住喘息起来。

        整整一夜,柳子云都在战斗,早上好不容易结束战斗,紧接着又去治安署,领取赏金后又马不停蹄的购买枪支弹药。

        高消耗的战斗、奔跑,一晚上加一个白天都没有休息,能坚持到现在,柳子云早已是凭着毅力。

        而陈旻看到后,却是目光一闪。

        “柳警官,你赶紧去休息吧,这外面有我们,你毕竟累太久了,去帐篷睡一会吧。”

        柳子云这时候已经头冒冷汗。

        他点点头,甚至没太听清楚陈旻后面的话,赶紧进到帐篷里休息。

        不一会儿,陈旻等人就在外面听到帐篷里传出鼾声,显然柳子云困极了,倒头就着。

        而景佼,听到里面传来的打鼾声后,看向旁边陈旻。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陈旻对着其他人比了个手势。

        景佼率先离开。

        陈旻慢了一步,他蹲下身子,把地上的地图悄悄捡起。

        两人旁边,瞿菲和成程看到手势,神色有些慌张,但是看着陈旻和景佼已经悄悄走了,也默默跟着一起离开。

        整个帐篷,就只剩下受伤的姜雄,还有进入梦乡的柳子云......

        ————————————

        “柳哥!柳哥——!”

        咦?

        警队男浴门口,被叫到的柳子云刚换好衣服,正打算出去执勤,闻声站住回头。

        在他身后,是一个年纪轻轻的警员,约莫二十六七,眼神中带着些许崇拜。

        “柳哥,潘队让我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他正等着你,赶紧去吧。”

        “哦,好。”

        潘队?

        柳子云很快进入一间办公室,顺手关门,这是他们的习惯。

        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人,就是他们的潘队。

        “报告!”柳子云稍息立正,挺直腰板。

        “坐。”

        潘队抬头看着柳子云,这是队里的好手,也是他的得力干将。

        或许不是他们队里最能破案的一个,但是却是每次执行任务时,表现最勇敢的一个。

        “是!”

        柳子云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端端正正的坐着,然后看向潘队。

        潘队想着柳子云的事情,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在后者疑惑的眼神中放到桌面上。

        “你家里来信了,看看。”

        柳子云愣了一下,有些惊讶,按照这里的规定,是不能和家里随意交流的,手机也被收走,只有很要紧的事情才会来信,但这信怎么会从队长这里给自己。

        心里想着这些,柳子云打开信封,快速的看了起来。

        “我妻子怀孕了?!”

        因为他们这群人特殊的职业,他每两年会回家一次,而且每次只有一周时间可以和家人相聚。

        前不久,柳子云刚好回去。

        “怀孕了……”柳子云下意识喃喃。

        “我要当爸爸了?”

        柳子云双手紧紧拿着信封,突然露出十分高兴的神色。

        潘队看着面前矛盾的柳子云,叹了口气,脸上虽然不舍,语气却很开心。

        “恭喜啊,小柳,这封信可不只是发给你的,也是发给咱队里的,显然你家里希望队里帮忙安排。”

        “我和上门的领导都反映好了,上面批准了,你下个星期离队,从这里转走。”

        柳子云还没从初为人父的喜悦中回过神,结果潘队又当头砸下来一句话,宛如一泼冷水泼到脸上。

        他愣了愣,快步走到潘队面前,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不再喜悦,反而充满紧张。

        “离队?潘队......你什么意思。为什么离队?我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离队?”

        柳子云特别惊愕的开口询问。

        “还不明白吗?”

        “小柳啊,你快当爹了,你觉得你适合待在这里么?”潘队拍拍柳子云的肩膀,感慨又欣慰的说。

        “我知道......可是!”柳子云一听,立刻着急的接话说:“潘队,你知道的,我还不能走!这里的事情还没完,我怎么可以走!”

        “不能离开,不能离开!怎么就不能离开?啊?”

        结果潘队看到柳子云的反应,反而突然发火了,言语里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七年,你已经在这里干了整整七年了!你知道七年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你和你的妻子七年来只见了四次面,每次见面不超过七天,你算算七年下来你们总共才相处多少天?”

        说罢,潘队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柳子云旁边,用力拍了拍没吭声的柳子云。

        “小柳啊,你已经三十三了,你不是队里那群刚来的新人,他们不懂,你还不懂么?”

        “你马上就要当爸爸了,难道你希望你刚出生的孩子见不到自己的父亲?”

        柳子云不由皱起眉头,他显得非常抗拒:“大不了......我以后半年回去一次,我不能走,这里事情还没完。”

        砰!!!

        巨大的响声吓了柳子云一跳,尤其砸桌子的还是潘队,一个平时很和善的人。

        “放你他妈的屁!”

        潘队火冒三丈的指着柳子云鼻子骂:“你还想半年回去一趟?你狗日的脑子是不是被水淹了?你把自家老婆孩子当什么了?”

        劈头盖脸一通骂。

        可柳子云表情一如既往抗拒,梗着脖子反驳:“我拒绝安排!我不能因为家庭原因放弃这里任务,任务就是任务,任务高于一切。”

        “奶奶的......”潘队看着一脸固执的柳子云,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不断的说:“你这家伙真是一根筋。”

        “潘队,我……”

        “你是疯了么!那群人已经消停两年多了,而且哪怕不是那些人,另外的人,在绝对的诱惑下,这种人,你再抓十年二十年也抓不完。”

        “但是你的家庭,你的老婆孩子却在等着你,毕竟你已经三十三了,难道你指望一辈子都在这里?”

        柳子云一听,顿时不服:“队里比我岁数大的人,不是没有,像莫哥、王叔,都四五十岁的人了,他们能干这么久,我也应该一样。”

        “没错。”潘队神色一沉,看着柳子云,问:“你说得很对,那你还记得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干到四五十岁么?”

        柳子云一下子沉默下来。

        刚才激动之下,柳子云一时嘴快,忘了这个问题。

        办公室里,两人突然都没说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潘队来到柳子云旁边坐下,感慨的说:“你还记得我们为什么两年见一次家人么?”

        “你还记得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手机联系家人么?”

        “不是不想回去,谁都想图方便,只是我们不能回去啊。”

        柳子云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开口说:“队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不想离开这里。”

        这家伙!

        潘队真是鼻子都气歪了,简直倔驴!

        “可你不能一直待在这里,你有自己的家庭,不像我们,已经失去了家庭,你不能这样和我们比较。”

        “如果有机会,我们所有人都不想失去自己家庭,不想发生那样的事情,但我们没机会后悔,所以变成这样。”

        “之前我们定的规矩是半年回家一次,然后你嫂子怎么没的,你应该知道。”

        说最后一段话的时候,潘队声音低沉,死死盯着柳子云。

        “没忘!”柳子云狠声回答,眼里充满杀气,他几乎咬着牙:“我不会忘记,所以我更不能离开,必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再说一遍,这些人你永远都抓不完,回去多陪陪老婆孩子。”

        “我们这群人,最大的愿望,就是时间可以倒流,我们的家人能够安全。”

        “别犟了......算我们这群老东西求你了,把我们的愿望去实现一次,别和我们一样。”

        办公室突然安静下来,柳子云沉默的坐在一边,没再反驳,情绪很是低落。

        wap.

        /109/109365/28351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