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被掩盖的真相

第二十八章 被掩盖的真相

        柳子云回头看了一眼陈旻,有些奇怪。

        这个时候,陈旻有些吞吞吐吐,半天没说话,他旁边的景佼用手肘顶了一下陈旻,隐晦的看了他一眼。

        陈旻看了看景佼,终于吞吞吐吐的把话说出来。

        “柳警官,大家还有个担心,需要你注意下。”

        “什么问题?”柳子云疑惑问。

        当柳子云问完,他看到面前的陈旻突然低下头,双手紧紧抓在裤子上。

        声音有些颤抖。

        在他旁边,其他人却是不动声色把手背到身后。

        “柳警官,我们伏击的时候,你千万别往我们这边移动,不管我们是否解决了那个方向的狼人,都请你不要往我们这里过来。”

        “总之,离我们尽可能......远一点。”

        所有人都沉默了,包括柳子云。

        听完陈旻的话,柳子云整个人仿佛被抽干所有力气,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柳子云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因为这滋味实在难以让他说出来,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因为刚才,柳子云听到的不止陈旻的话,同时听到的还有四道保险打开的声音。

        他眼神扫过五人,这一瞬间,心里突然涌起来一股愤怒,但是紧接着他心情又再度跌落谷底,连愤怒都没有了。

        失望?悲伤?还是其他。总之,柳子云这会儿已经说不上来自己的感觉了。

        “知道了,我不会往你们那边靠近,放心吧。”

        柳子云低着头,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过身,佝偻着腰缓缓离去。

        帐篷里,其他人看着柳子云离开,互相望望,脸色都非常尴尬,最后一个个把身后的手枪放到身前地上。

        每一把都开了保险。

        陈旻没有拿手枪,但是他整个人仿佛被汗水浸泡了一样,等柳子云一走,他一下子瘫倒在地,双手扶着地面支撑,勉强靠在边上。

        他抬头看向景佼。

        对方也是差不多的状态,脸色同样没好到哪里去。

        陈旻看向景佼,又扫了一圈帐篷里的其他人,表情狠戾。

        “别忘了我是为了谁,是你们自己同意的。如果柳子云死了,可不只是我,你们都是凶手。”

        ———————————————

        月嚎镇边缘,某处已经挂了好几天标记的房间。

        地下室,艾萨仰着头,一脸无语的看着面前男人。

        实在是太奇怪了。

        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什么事情?

        本来被男人绑在地下室,艾萨一天一夜没吃没喝,她都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就在她惶惶不安,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开门时,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回来了。不仅回来了,对方还带来了吃的喝的,并且是带给她的。

        这会儿艾萨吃过东西之后,不由偷偷观察男人。

        结果她发现,男人在地下室休息到中午后,就在地下室捣鼓起来,但是他捣鼓的东西让艾萨满头雾水。

        只见男人先把一个木板钉到墙上,接着又把一份地图钉到木板上,仔细一看,她发现这是镇子的地图,一些商店有出售。

        男人在小镇地图上标记了很多地方。

        紧接着,对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很多纸片,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很多文字。

        他就坐在木板前的椅子上,拿着这些纸片,东拼西凑。没过一会儿,他就离开地下室。

        “他到底在做什么啊……?”艾萨趁着男人出去了,伸头看向木板那边。

        结果临近四点,她听到地下室打开的声音,男人回来了,身后背着一把被黑布包着的东西,看起来很长,似乎是一把猎枪?

        不仅如此,这个男人坐下后,更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更多的纸片,放在桌子上。

        男人来回翻看着这些纸片,不时把一些纸片扔到地上。

        艾萨看到脚边飘过来的几张纸片,微微眯起眼睛,发现上面都是些身份信息之类的东西,上面有些名字竟然还是自己熟识的人。

        “喂,你到底在找什么东西啊?”

        终于,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先是入室抢劫,不,只是把她关在地下室,也没怎么抢劫,毕竟这人只是昨天问她要钱,但是只拿了一点儿。

        杀人?没有。

        艾萨观察了这么久,觉得对方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

        唐九悯正对着面前一堆纸张思考,突然听到旁边传来女人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发现被他捆在床边的艾萨,正一脸迷茫的盯着他。

        和昨天看到他就惊恐的模样大不相同,大概意识到自己没有生命危险。

        唐九悯这时终于从自己混沌的想法当中清醒过来,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活人,重要的是,对方是这里的原住民。

        于是,唐九悯拿起其中一张被他特别标记过的纸片,拿到艾萨面前。

        “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艾萨一看名字,觉得有些眼熟。

        “这是不是一个木匠?”

        唐九悯点点头:“没错,这的确是一个木匠。”

        听到后,艾萨往下面继续看,发现纸片上写着死亡。

        死亡?

        “他已经死了?”艾萨不由问。

        “对,他已经死了,在你们小镇的公示栏上面,写着他被狼人突入房间所杀,死无全尸。”

        “喔,我的天呐!不会吧,那些狼人进了房间杀人?”艾萨闻言,惊呼起来,她说:“这倒霉事都能被他遇到,这也太惨了......”

        “倒霉?”

        “怎么了?”艾萨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变化,有些畏惧的缩缩身体。

        “听你的意思,狼人很少攻击你们?”唐九悯眉头一挑,似乎很有兴趣。

        艾萨点点头,有些不明所以的回答起来。

        “的确很少啊,赏金猎人刻意去寻找狼人,这种发生战斗肯定要死很多人。但是每次血月之夜,我们镇民们都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基本上每次都只有几个倒霉的,被狼人杀死。”

        “但是你们小镇今年的情况不一样。”

        说着,唐九悯拿出一小叠纸片,放在艾萨眼前。

        “今年的血月之夜,你们小镇的倒霉蛋出奇的多,才仅仅两个晚上,你们就已经有十几个倒霉蛋遭殃了。”

        “今年怎么这么多?”

        艾萨看着一叠纸片上都写着死亡,她觉得特别奇怪,不应该呀。

        看着面前女人的表情,唐九悯心知对方没有说谎,这说明所谓的倒霉蛋的确有问题。

        不过......问题依旧存在。

        “你之前有注意过每次血月之夜结束后,你们镇上公布出来的公示栏吗?”

        “没有,我们从来不关注那些,平时不关注,血月之夜也不关注,毕竟那上面平时就挂着官方的消息,血月之夜也就公示哪些倒霉催的人死了,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大用。”

        “没什么大用?”唐九悯眉头突然皱起。

        艾萨一看,赶紧补充:“像我们这样的,你也知道,基本没什么亲戚朋友,关注那些东西压根没用。”

        “知道了。”

        唐九悯叹了口气,明白从妓女这边没法获得答案,不禁有些遗憾。

        但就在两人谈话几乎结束时,艾萨却突然惊咦一声。

        她发现有五张纸片被圈注出来,但是旁边另外的纸片都没有类似的标记,于是艾萨仔细打量这五张纸片,发现木匠的名字也在其中一个圈注的纸条上面。

        “这五张纸片有什么不一样?都是被狼人所杀,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你说这五个人啊,都是死无全尸。”

        “死无全尸?”艾萨奇怪的瞅了唐九悯一眼:“对于遭遇狼人的倒霉蛋来说,不是很正常的吗?狼人以人类为食物,不然他们杀人做什么?”

        艾萨只差没说,狼人可不会让尸体完好无损。

        “哼,是吗?”唐九悯微微摇头:“我可是听说这些狼人虽然会猎杀人类,但是他们在进食人类尸体的时候,基本不会把尸体吞得连骨头都不剩,说起来他们还不至于饿到这种地步。”

        “啊?”

        她没懂男人的意思。

        “你一般怎么认人?”

        “哈?”

        原谅她脑子不够用了。

        面前,唐九悯却是自问自答。

        “镇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穿着打扮,不是所有人都穿同样的衣服,同样的饰品和佩戴物,想要仔细辨认的话,应该很容易辨认。”

        “可惜这五个人不仅死无全尸,而且我打听过,埋尸人收集的尸体里面,连毁容到那种无法辨认的尸体都没有。”

        “怎么?狼人吃了个干净?”

        “是喔……”艾萨一听,也不禁皱眉,疑惑的说:“那就奇怪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对了,你查这些东西,你究竟是什么人?”

        唐九悯看了对方一眼,没有直接回答,却是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我是什么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等血月之夜过去,我会告诉你周围的邻居们,你被关在这里,让他们救你出去。而在此之前,我不会放你出去,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威胁你的生命。”

        艾萨松了一口气。

        不管男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但艾萨心里轻松不少,同时她心里升起浓烈的好奇心。

        “你这个人太奇怪了,这五个人死了就死了,你收集他们的信息做什么?”她好奇的问。

        “这个木匠。”唐九悯指向木匠的那张纸片:“昨晚我才刚把他干掉,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是一只狼人。”

        “什、什么?”

        “他的尸体被我们完整交给治安署那边,可今天早上镇上公布的却不是木匠就是狼人的信息,而是木匠被狼人杀死的信息。”

        唐九悯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好巧不巧的是,算上木匠,这五个死无全尸的人,正好和今年被干掉的狼人数量一样,更为巧合的一点,他们五个人都是独居的家伙。”

        惊讶的瞪大眼睛,艾萨突然有些结巴:“你、你说他们都是……狼人?”

        唐九悯反问:“那你认为会是什么?看来你们镇长隐藏了很多东西,”

        艾萨不说话了,但是她一脸震惊,这是她第一次得知哪些人是狼人,而且还从男人嘴里得到如此大的秘密。

        以往的血月之夜,她相信镇上很多人跟自己一样,就是仅仅知道出现的狼人可能从镇上的人变成的。

        当然,官方从来没有说过,而是大家平时聊天的时候,各种猜测,最后隐约这么觉得。

        谁都没有亲眼看到过。

        猜测毕竟是猜测。

        而现在男人明确的告诉他,镇上有五个人,其中两个还是自己认识的人,并且都是好人,可他们实际上却是狼人。

        艾萨震惊了,迷茫了,下意识把心里话说出来。

        “这两个人明明都是好人,没想到他们变成狼人后竟然那么残忍。”

        “是不是……也许镇长和治安署想保留他们死后的体面,所以才隐瞒,不让我们知道他们是狼人,毕竟他们还有亲人朋友。”

        “你说得对,他们很早就发现了自己的狼人特性,才会选择独居,我从镇上打听到变成狼人后,他们无法克制杀戮,一旦他们变成狼人,很大可能第一个就会杀掉同一个房间的人。”

        回答完艾萨的问题,唐九悯却是喃喃自语:“那么问题又来了。”

        自己今天想去查这五人的详细身份信息,可得知了一件事,想调查这些,除了走镇长那条线,就是治安署。

        想到这里,唐九悯低头看了艾萨一眼:“我想查这五个人详细的身份信息,不是靠着街坊邻居提供的八卦或者其他,所以我需要你帮忙。”

        从男人揭开五个人身份的时候开始,艾萨感觉自己整个人一直处于震惊的状态当中,这时听到对方突然说要她帮忙。

        “我?我能帮你什么忙,我不是被你绑在这地下室吗?”艾萨惊愕的瞪圆了眼睛。

        “你被绑在地下室,你本人自然帮不了我,但是你的客人里面一定有我需要的人。详细的身份信息只有镇长和治安署才有,而我需要去治安署。”

        “我需要一个能在里面帮我查身份信息的人。”

        艾萨听明白了,但随即,她却是惊恐的开口。

        “我我我……我的客人里面是有治安署的人,但是这有什么用,他们可不会为了我这样一个妓女帮忙,更何况我还被绑在这里。”

        “你想得太复杂了。”唐九悯突然勾起嘴角:“我并不需要你去做什么,你只需要告诉我,每个跟你接触过的治安官,他们的说话方式,性格脾气,以及之前在你这里透露出了哪些小道消息。”

        “比如他们干了什么一看就违反规定的事情。”

        “这……”艾萨满脸抗拒。

        治安署在她眼里那就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地方,每个治安官都是她不敢得罪的人,要知道在镇上,得罪他们,她肯定无法在镇上生活下去。

        唐九悯看了一眼犹豫不说的艾萨,他对女人说:“放心,你现在还有比较长的时间,可以好好回想一下。”

        接着,唐九悯拿出自己的左轮手枪,开始一颗一颗装上子弹。

        咔嚓、咔嚓……

        清脆的金属声瞬间引起艾萨的注意,她看着男人填装子弹的动作,嘴角不由狠狠一抽。

        浑身一激灵。

        她赶紧按照男人的要求,回想之前那些治安官的事情,然后一股脑全部说出来。

        治安官很可怕,但现在可是这个男人掌握她生死。

        艾萨赶紧认怂。

        “第一个治安官叫……”

        唐九悯一边听着,手上动作不停,他把一颗又一颗子弹压入枪械齿槽里面,装完子弹,并且另一卷子弹也弄好。

        然后他穿好衣服,检查衣服上的装备。

        看着哆哆嗦嗦讲着情报的艾萨,唐九悯耸了耸肩,这个妓女误会了,自己刚刚根本不是为了威胁她。

        今天晚上,他不会和捕狼人一起行动,而是单独行动,所以他需要在离开之前检查好所有的装备。

        而且自己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了柳子云,他竟然一个人在广场布置陷阱。

        看来......这个所谓的试炼,已经让那些白痴搞不清情况了。

        竟然抛弃了柳子云?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今晚他要做的事情,危险程度又高了几分。

        唐九悯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

        时间已经临近六点了。

        wap.

        /109/109365/28351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