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你是来拉屎的么?(从后往前翻新中)

第三十八章 你是来拉屎的么?(从后往前翻新中)

        “流氓!粗俗!”

        帐篷里,景佼看着唐九悯离开,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心头升起一种被无视戏耍的屈辱感,她甚至跟着站起身,想要追上唐九悯。

        结果她刚走出半步,就被陈旻拉住了。

        “放开我,我去找他理论清楚!他就是看不上我们这群人,不愿意让我们跟他一起就算了,何必说这么难听的话,我们只是做错了事,又不是罪人!”

        “你不要闹过了。”

        陈旻刻意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话对景佼说:“咱们大家毕竟一起做了那种事,柳子云没有追究我们,已经算是逃过一劫,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再起冲突。”

        然而,景佼根本没有因此缓和情绪,她一下子用力挣脱陈旻抓住的胳膊,低声对陈旻嘲讽。

        “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什么叫一起做的事情?难道不是你鼓动的么?我看你才是最阴险的一个,从你让柳子云去领赏金开始,你就打算这样做了,不是吗?”

        “我鼓动?你敢说没这么想过?”

        陈旻闻言立刻回斥,看着景佼的眼神突然变冷,不过他依然保持理智。

        “我们现在已经杀了五只狼人,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五只狼人,也就是说我们能活着回去五个人。”

        “收收你的脾气吧,蠢女人,再要强也不是在这里。安静点,别惹他。”

        两人短暂而低声争论后,陈旻慢慢站起来,他看了看屋子里的其他人,然后露出无害的表情。

        这个时候,柳子云又睡过去了,显然处于恢复伤势的时候,睡眠比较多。

        看了看四周,陈旻最后来到瞿菲和成程身前。

        “如果柳警官待会儿醒了,你们帮我给他说一声,我出去替他收集情报,晚点儿回来。”说完就走出帐篷。

        而刚刚他和景佼发生争吵,虽然其他几个人没听到两人争吵的内容,但是这会儿看陈旻不愿多说,他们也不好多问。

        月嚎镇,这一次的血月之夜很不寻常。

        镇上最大的酒馆,森特酒馆,很多赏金猎人照例来这里喝酒,喧哗不断。

        唐九悯和昨日一样,再次来到森特酒馆,这里是收集情报的好地方,每天早上都会有枪手在这里讨论遇到的事情。

        唐九悯来到酒馆后,点了一杯咖啡,一杯啤酒,以及一些小吃,他一边喝着咖啡,吃点儿东西,一边听周围赏金猎人之间的高谈阔论。

        当然,也是等捕狼人。

        昨天唐九悯和捕狼人约定今天上午来森特酒馆碰面,他其实很在意对方到底打探到了关于镇长的哪些消息。

        “哎,这一次的血月之夜,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狼人开始组团了?”

        “不知道,也许狼人聪明了也说不定。但你别说,今年赏金猎人死亡人数,比起之前,是最少的!这些狼人不知道在搞什么,竟然很少袭击我们,现在才四十多名枪手死亡。”

        “可虽然我们损失变小了,但我们也没法杀掉他们了,赏金就没了啊!”

        “妈的,可不是,而且更奇怪的是,有人杀了狼人,居然不去认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可不就是,真是太邪了,这次血月之夜都已经死了九只狼人了,这在以前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捕狼人干的?”

        “不,不可能,如果是捕狼人,他一定会把狼人的头颅砍下来卖钱,一颗金子虽然不多,但那也是钱呀,他会和钱过不去?”

        “也对,那会是谁……嘿,你们说会不会是那天那个黑大个干的?”

        “不可能,人家可是能领到赏金!”

        唐九悯听着周围人议论纷纷,有些人猜测到柳子云他们身上,不过又有人提到柳子云他们是镇长邀请来的,击杀了狼人后,当时第一时间也去领赏金了,不太可能是他们。

        总之,酒馆里,从早上到中午,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一开始他还相对悠闲的喝着咖啡,但随着时间流逝,外面太阳慢慢升起,看上去似乎快到中午了。

        一道杯子放在桌子上的声音。

        唐九悯放下咖啡杯,脸色开始凝重起来。

        昨天和捕狼人分开的时候,他俩约好了,第二天到森特酒馆碰面。

        虽然和捕狼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他知道捕狼人是个信守承诺的人,非常讲信用。

        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怎么会快中午了都没来?

        唐九悯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接着等下去。

        很快,他的猜测成真了,捕狼人果然出事了。

        从森特酒馆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人,看穿着是一名赏金猎人,他一进酒馆,立刻大声对着所有人喊道:

        “出大事了!”

        “你们知不知道,捕狼人出事了!他今天早上竟然被人杀了!”

        赏金猎人的这句话让整个酒馆炸锅了。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报信的这人,连唐九悯也不例外,死死的盯着这名赏金猎人。

        “你说什么?!”

        “捕狼人死了?真的假的?他才刚杀了两只狼人,怎么可能会死?”

        顿时,各种各样的质疑声纷纷朝这名赏金猎人扑过去,他一抹额头上的汗水,然后狠狠的抬手一挥。

        “真的!就在隔壁一条巷子里,你们跟我过去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别问了,就在隔壁,刚刚才被人发现他的尸体,我的天呐,我没看到的时候,比你们还不相信。”

        而随着赏金猎人这一声招呼,酒馆里不少赏金猎人都站了起来,连柜台后面的酒馆老板也一样,他甚至没来得及收钱,也跟着这名赏金猎人一起跑出去。

        击杀了两只狼人的赏金猎人,他是小镇所有人心目当中的英雄,甚至那几只没人认领的狼人,很多人也认为是被他击杀。

        一时间,很多人都跟着出去,想要看看到底怎么情况。

        唐九悯看到这一幕,直接喝了一大口咖啡,跟着人群离开。

        乌乌攘攘的人群跟着报信的赏金猎人,离开酒馆,一路走到某个巷子里面,经过几个巷角,很快他们看到了捕狼人的尸体。

        尸体靠在墙边,半躺着的状态,两只手臂无力垂下,在他脖颈侧面有一处伤口,红色的血液染红了他整个上半身。

        “嘶……”围在最里面的一群人,有个赏金猎人查看后站起:“你们看,他脖子上应该是刀伤,。”

        “前两天不是都说镇里混进来一群混账通缉犯,捕狼人该不会撞到那群人了吧?”

        “妈的,该死的通缉犯!”

        很多人都怀疑到那些所谓的通缉犯身上,但却又不太肯定。

        唐九悯挤进人群最里面,看到捕狼人的尸体,他蹲下来伸手摸向尸体伤口,发现血液还很有很粘稠,显然捕狼人刚死没多久。

        死亡时间就在白天。

        目光下移。

        接着,唐九悯注意到捕狼人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武器,正是那把霰弹枪。

        唐九悯顿时皱起眉头。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对方的霰弹枪一般都挂在腰间,不会轻易拿出。

        两颗银弹不见了,唐九悯继续检查霰弹枪,发现里面装着一颗。

        附近不远处有一个霰弹枪弹壳,应该是死前开过一枪。

        之前自己和捕狼人学习技巧时,对方曾和他吹嘘过,武器就是他的生命,他永远能拿出最合适的武器来对付那些狼人。

        要知道,每一颗银弹对捕狼人来说都珍贵无比。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人类攻击他,那捕狼人应该先掏出手枪才对,为什么掏出霰弹枪?

        浪费一颗珍贵的银弹去攻击通缉犯?如果是其他枪手,情急之下有可能,但他,会么?

        这不合理,那么合理的情况就只有一个,他不是被人所偷袭的,而是被狼人偷袭。

        唐九悯蹲下身,抬手摸了摸捕狼人的后颈。

        伤口就是从后颈开始的,而后颈上有不小的凹陷,这种凹陷绝对不是被人用刀劈出来的。

        果然,唐九悯不由眯起眼睛。

        他大致明白了。

        捕狼人的脖子是被活生生掰断,而被复位后再挨了一刀。

        伤口看起来像刀伤,但也仅仅只是假象。

        这可不是电影,想掰断一个男人的脖子,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要有足够的力量,还要经过充分的锻炼。

        当然......如果力量超越常人......

        在这样一个试炼场景里面,唐九悯只能想到一种生物,那就是狼人。

        不过,捕狼人才死没多久,一般来说这个时间段狼人应该都恢复成了人类形态,不应该出现。

        捕狼人从昨天白天到现在,一直在调查镇长。

        很难不跟镇长联系到一起。

        唐九悯又想到了之前他问捕狼人,对方告诉他的,某种特殊的狼人。

        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进入试炼场景以来,玩家们只要稍微一打听,就可以得知镇长最近不在小镇,而在镇外。

        但现在看来,这消息八成是假的。

        月嚎镇这位神龙不见首尾的镇长,大概一直都在小镇里面,只不过由于他本身就是那种特殊的存在,此刻应该是一只狼人?所以无法见人。

        唐九悯一边检查,一边沉思,突然,肩膀被人拍了拍。

        唐九悯回过神,抬头向后一看,发现是酒馆老板。

        “哎……”

        酒馆老板脸上带着安慰的表情:“小子,我记得你和他这两天都在一起喝酒,是不是朋友意外死亡,你一时间没法接受?”

        “哎,你这个朋友太倒霉了,一个帮我们小镇杀了两个狼人的英雄,被小镇上混进来的通缉犯杀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我们月嚎镇的脸都没地方搁了。”

        “真的太抱歉了。”

        听到酒馆老板的话,唐九悯突然站起来,他看向周围。

        “各位,谁帮忙去叫一下埋尸人,不管怎么说,别让我朋友的尸体一直躺在这里,拉到镇外埋了吧。”

        “没事没事,我让我伙计去叫埋尸人。”酒馆老板主动说。

        “好,麻烦了。”

        唐九悯一边说着,一边面色自然的从捕狼人手中拿走霰弹枪,包括银弹,动作娴熟的宛如一个专业剥尸人。

        围在旁边的赏金猎人们看着唐九悯把枪挂在自己身上,面色有些古怪,但最后没有一人说话。

        就像酒馆老板说的一样,毕竟这段时间内,没人看到捕狼人和其他人关系亲近,尤其当初整个酒馆的人都在嘲笑捕狼人。

        只有唐九悯当时没有嘲笑捕狼人,还热情的请对方喝酒。

        这段时间,和捕狼人喝酒的也只有唐九悯,在其他人眼里,的确只有唐九悯算得上捕狼人的朋友。

        这种情况下,谁都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去争那把枪的所有权。

        只不过......这家伙,剥尸手法这么专业的么?

        很快,埋尸人来了,他把捕狼人的尸体搬上板车,一路拉到荒野,找了个地方埋下。

        而唐九悯一路跟着,看着捕狼人被慢慢埋到土里,皱紧眉头。

        捕狼人的死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镇长已经了解一切,他就在附近,他时刻盯着他们这些人。

        凡是击杀了狼人的团队,都在镇长的注视下,只要自己这些人侵犯了对方利益,就会被毫不留情的杀掉。

        刚才他检查了捕狼人的尸体,没有任何线索留下。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知道捕狼人到底调查到了什么,惹得镇长出手击杀。

        唯一的情报就是这件事本身,捕狼人死了,坐实了镇长确实有大问题。

        鉴于这样的结果,唐九悯现在绝对不能调查镇长,因为捕狼人现在的下场已经给他最明显的讯号。

        接下来他的路只有一条......

        唐九悯站在一片荒地里,盯着已经埋好捕狼人的沙包堆,深深沉思,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模糊的沙土声。

        这是......脚底和沙土摩擦的声音。

        本来不应该出现这么明显的声音,可惜这里是荒野,四周特别安静,来人刻意压低了动作,但还是无法完全压制声音。

        呵。

        唐九悯转过身,面前似乎空无一人,什么都没有。

        不过,唐九悯却对着一处土坡那边笑了。

        “陈老板,也该出来了,你都跟我一路了,本来我都没好意思点破,不过现在这里没那么多人来掩饰你的声音,可惜了。”

        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四周空无一人,也没有任何声响,

        而唐九悯也不急,就看着土坡,对方不出来,他也懒得多费口舌。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

        陈旻灰头土脸的从土坡后面缓缓站起,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唐九悯。

        看到这一幕,唐九悯勾了勾嘴角,突然感觉有些好笑。

        “果然是你,陈老板。那个......你是来拉屎的么?”

        wap.

        /109/109365/28351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