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交易与诚意

第三十九章 交易与诚意

        “唐九悯!你!”

        陈旻阴沉的脸顿时一僵,脸上带着一丝恼怒。

        “你根本不是普通人,你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不重要。”

        唐九悯伸出食指,摇了摇:“陈老板应该仔细想想,你现在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毕竟你都跟我一路了,不是吗?”

        陈旻脸色有些僵硬。

        的确,他从离开帐篷,就跟着唐九悯。

        一想到自己的动机,陈旻右手慢慢摸向自己的手枪,同时他对着唐九悯开口。

        “之前柳子云来救我们时,无意提到过一句,你手里有银质子弹,我想知道你从哪里得到这种子弹的。”

        “哦?”

        “怎么?陈老板是觉得自己到了晚上还是不够安全吧?

        “有了狼人之血加持,感觉自己很可能被狼人捕杀,所以这才火急火燎的过来讨要银弹?”

        说着,唐九悯当面打开自己的手掌,从意识背包取出一枚银质子弹。

        在阳光的照耀下,子弹银光闪闪。

        银弹在唐九悯的手掌中上下拋动,他继续对陈旻说:“我是有几颗,但是为什么要给你?”

        陈旻沉默,但是紧紧握着手枪。

        “我劝你做出杀人夺宝的决定前,好好考虑清楚。”

        对面,唐九悯看到陈旻的动作,笑了起来,语气充满嘲讽。

        银质子弹突然从唐九悯手里消失。

        “你猜,它们在我身上,还是在所谓的意识背包里?要不要赌一赌,赢了,你得到你想要的子弹,输了,你一无所获。”

        陈旻脸色沉得可以滴墨。

        “唐九悯,你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我们都是聪明人,就不要拐弯抹角了,你想要我做什么?还是想要和我交换什么东西?不然你根本不会和我废话。”

        唐九悯不禁鼓掌。

        “不愧是老板,这方面看得很透彻,你身上的确有我需要的东西,但是现在不在你身上,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拿回来。”

        什么?

        陈旻特别疑惑的看着唐九悯,不知道对方打什么哑谜。

        “之前柳子云换取赏金,我猜剩下的钱应该都在你这里吧?我需要你拿去之前你们入住的旅馆,把你的戒指换回来。”

        “只要你能做到,我手里的六颗银弹都是你的了。”

        六颗银弹?!

        “你要戒指?那是我之前带进来的,跟这里没有任何关系。”

        陈旻听后十分意动,但是他也非常不解:“你打算做什么?”

        唐九悯没有回答,而是直截了当的回复陈旻。

        “我拿这两样东西做什么,不需要你过问,你只需要回答这笔交易,你做还是不做。”

        陈旻皱眉许久,最后终是松开手枪,整个人嗟吁不已。

        “我当然要做,说实在的,遇到过很多人,年长的、年轻的,事业有为的,碌碌无为的,我能看透很多人,却发现真是一点儿也看不懂你。”

        “你的城府太深了,你的算计更是让我无法猜测。”

        “你能告诉我,你要这没用的东西做什么吗?”

        一番好话说尽,陈旻定定的望着唐九悯。

        “呵,我们之间只有一笔交易,没别的事情,明白?”

        陈旻叹口气。

        果然,虽然他故意说了很多好话,但是唐九悯果然不吃这一套。

        “你赢了,我带你去。”

        两人来到之前陈旻他们住的旅馆,按照交易内容,陈旻进入旅馆,和旅馆老板协商,换回戒指。

        唐九悯在外等待。

        不一会儿,唐九悯看到陈旻出来了,但是令他一挑眉头颇觉得意外的是,陈旻不仅带回戒指项链,身后还带着一个人。

        那个罪犯许武强。

        这家伙上半身被绑得严严实实。

        “给,你要的戒指。”

        唐九悯接过东西,倒是没有先验货,而是看向对方身后。

        “这家伙不是被绑在旅馆里吗?你怎么突然把他带出来了?”

        “旅馆老板觉得他太吵了,影响旅馆里的其他客人,让我带他离开。”

        “原来是这样,陈老板真是操心了。”看着陈旻脸色如常的回答,唐九悯却是露出一抹笑容,嘴角充满不屑。

        他看了看手中戒指,将子弹交给陈旻,而后立刻转身,朝着一个方向离开。

        而也就在他转身的瞬间,陈旻的脸色变得十分不自然,但只是短暂一瞬,似乎根本没有过。

        ......

        月嚎镇,每五年都会出现一次血月之夜,每次血月之夜都会出现狼人,镇长会请枪手帮忙,但每次都只能击杀一到两只。

        可今年的血月之夜,却已经击杀了整整9只狼人!

        所以小镇的所有镇民都格外兴奋。

        但就在小镇上下的欢乐当中,却有人慌了起来。

        “要不是有捕狼人这个倒霉鬼压住其他的消息,我现在就玩完了!”

        一间还算不错的屋子里,一名治安官揉着头,但是眉眼间的烦躁,怎么都压不下去。

        就在今天中午,突然各处酒馆里都出现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

        有小道消息竟然说他中饱私囊,说他把镇长卖给那些商队的古董全部掉包换成了次品,转手卖给别的商队,赚取钱财。

        皮尔斯,这个小镇中的治安官,就是由于这些消息而异常恼火。

        因为这件事,的确是真的,只是没有小道消息说得那样夸张。

        卖给那些商队的古董数量一直都是固定的,毕竟手工制作不可能很快,而他的确掉包了几个,将镇长卖出来的古董换成赝品。

        镇长手底下古董店制作的古董,严格意义上就是一些精品高仿。而他掉包的,连高仿都称不上,只是一般赝品。

        皮尔斯明白自己的做法会毁掉镇长的古董信誉。但是!他没有把所有古董掉包,只是几件而已。

        可几件和全部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桩烂事!只要镇长较真,都会出事。

        其实一开始铤而走险,皮尔斯非常胆战心惊,可没办法,因为他不仅有一个老婆,还有两个情人,在小镇里,他需要大量的钱才能支撑起这奢靡的生活。

        当皮尔斯听到镇上传来的这些小道消息后,他问了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当然,能知道他做这件事的,也只有他极为信任的几个人。

        但是,没有一个人表示走漏风声。

        这就很奇怪了。

        皮尔斯想了很久,最后终于锁定一个可能泄露这秘密的人,就是那个贱女人,艾萨。

        此刻,坐不住的皮尔斯已经来到著名的妓女街,他要找艾萨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如果这个贱女人摆明要勒索,他不介意一枪崩了她,让她永远闭嘴。

        很快,皮尔斯走到了艾萨的房子前,并且绕着这间房子走了一圈。

        他看到房间门上面有红色颜料画出来的标记,感到极为愤怒,没想到一个来月事的妓女,居然还有闲心搞出这种事情,简直不可饶恕。

        不过火气再大,也得等进去后再说,房间外面人多眼杂,皮尔斯并不想弄得人尽皆知。

        皮尔斯耐着性子,慢步走到门前,缓慢的一下下敲门。

        “艾萨,你在里面没有?”

        “艾萨?”

        皮尔斯小声的叫着艾萨的名字。

        不一会儿,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明显的颤音。

        “皮尔斯,你真的来了?”

        她这一问,令皮尔斯更为火大,这不用问都知道是他来了,而且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她做的。

        越想越愤怒,可皮尔斯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温柔起来。

        “我来看看你,能开门吗?”

        很快,艾萨的房门开了。

        的确就是艾萨,她将皮尔斯迎接进房门。

        进入一个弱小的妓女家中,皮尔斯根本没有太多防备心思,他只是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就跟着艾萨走进去。

        皮尔斯不觉得有危险,但是他面前的这个贱女人似乎觉得有危险,此时正一脸慌张的看着皮尔斯。

        不断使着奇怪的颜色,神情特别恐惧。

        皮尔斯本就火大,此刻进入房门,看着对方恐惧的样子,再不掩饰。

        “怎么,现在觉得害怕了?你自己瞧瞧你干的好事!臭不要脸的婊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结果,皮尔斯才把话骂出来,突然听到咔嚓一声,愤怒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

        皮尔斯僵硬的身子慢慢转动,原来在自己身后,一个年轻的枪手正拿枪对准他脑袋。

        对方脸上带着一抹笑容,当然,皮尔斯觉得这应该是嘲讽的笑容。

        看着不敢乱动的皮尔斯,唐九悯先把房门关闭。

        “你好,尊敬的皮尔斯先生,我们来谈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吧。”

        皮尔斯被人用枪顶着脑袋,这会儿全身僵硬,脸色也很难看,不过他心里却没有太多害怕的情绪。

        “哼,我就说这个婊子怎么会有那么大胆量,居然敢威胁我,原来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你是谁?不管你是谁,我可是这个镇上的治安官,你以为你开枪后还能平安离开月嚎镇?”

        看起来,底气十足?

        不过唐九悯听到皮尔斯反过来威胁自己的话,倒也不气,因为他压根也没打算威胁。

        “皮尔斯先生,我想你弄错了,我可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我觉得,有些谈话在用枪指着的时候,要进行得快一点。”

        “我们生意人,都讲究效率,不是么?”

        有些奇怪的回答,不像想象中的敲诈勒索。

        皮尔斯不由皱起眉头,他没有要求唐九悯把枪放下,而是直接开口询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尊敬的皮尔斯先生,你对我还是有些误会,其实我并不想要什么,而是想给皮尔斯先生一个好机会。”

        “毕竟,家有贤惠的妻子,在外又包养了两名美丽可人的情人,皮尔斯先生您在镇上得到的那点儿薪水,怕是完全不够挥霍。”

        “就算你从镇长售卖给商队的古董里偷偷掉包几个出来,也只能是偷偷摸摸低价卖出,见不得人,被那些投机取巧的商队压价,你又能赚几个钱?”

        “所以,皮尔斯先生,我想和你做一笔买卖,一笔大生意,你不必去掉包镇长的货,而是来卖我们的货。”

        “荒缪。”听到这些话,皮尔斯冷哼一声:“你拿着枪指着我的头,竟然说要跟我谈一桩生意,还让我赚更多的钱,你不感觉这很搞笑吗?”

        “你说得对,这的确有点不太礼貌,那我们换个方式。”

        唐九悯话音落下,直接把手枪放下。不,直接反转枪身,让枪口对准自己,而枪柄对准皮尔斯,直接递到皮尔斯身前。

        “如果刚才那种方式你不能接受,那换成现在这种方式,不知道皮尔斯先生是否能接受?”

        “我们现在可以继续谈买卖了吗,尊敬的皮尔斯先生?”

        皮尔斯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下意识抬了抬手,但还是没接过对方递来的手枪。

        “该死的小子,把枪放下吧,你到底想要聊什么,我现在有兴趣了。”

        唐九悯这才把手枪放回枪套里。

        “妓女小姐,请立刻回到地下室去,我和皮尔斯先生有要事要谈。”

        艾萨连连点头,从房间后面过去。

        “行了,现在可以谈了。”皮尔斯看着艾萨离开,眼里满是愤怒,不管怎么说,这是个该死的女人。

        “皮尔斯先生,你现在倒卖出去的古董,是从镇长那里掉包出去的,而且因为镇长每月只出固定数量的古董,你也不敢掉包太多。”

        “这么点数量的古董,不管你再怎么挣钱,也只能挣到那么一小点,而且还要担惊受怕。。”

        “所以,何必去掉包这些仿制品呢?在我这里,有着很多荒野人见不到的好东西,也等着找个好买家呢。”

        啧,果然是那个女人说的,皮尔斯心里杀意渐起,但他对唐九悯的目的却有些疑惑。

        “怎么,你手里也有这种仿制品?你手里的仿制品质量不可能比镇里的好,我劝你别白费心思了。而且你何必费这么大劲找上我,你应该去找那些商队。”

        “你猜错了,皮尔斯先生。”唐九悯摇摇头,表示道:“我手里的可不是仿制品,是真正的好东西,而且是一种特殊的工艺。”

        什么?!

        皮尔斯觉得自己在做梦。

        “你疯了?以为一点新玩意那些商队就会购买?小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不不,皮尔斯先生,不是我,是我们。”唐九悯突然指向自己的脸:“你应该看清我的长相了,我和这次过来的同伴都是东方人,我们来自一个东方的考古队,来自荒野外。”

        唐九悯刻意咬重最后几个字。

        “我们老板前些日子搞到了一批宝藏,里面有很多特殊的首饰,他们的工艺极为精细,远远超过别处。”

        “可惜的是,这些东西并不能在荒野外出售,它们的来路有些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找个偏僻又有商队往来的地方,把它们处理掉。”

        皮尔斯听到这里,稍微松口气,原来是批不干净的黑货,这家伙可能是寻宝猎人。

        “原来是这样,你们这样的人在荒野中并不少,处理这批黑货,我自然可以做到。”

        “不过……”皮尔斯上下打量唐九悯一眼:“你说你是荒野外的人,还是来自东方的考古队,我凭什么相信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挖到了宝藏?”

        “还有你要知道,我现在做的事情只是偷偷摸摸掉包而已,数量少,很难被人发现。但如果我帮你们处理这批黑货,那可就不是掉包这么简单了,一旦这批货有麻烦,我可是会被拉下水,你总归得拿出点儿诚意。”

        对面,唐九悯点了点头,看似随意的抛出一件东西。

        “这就是证据,请问皮尔斯先生,你在荒野什么地方见到过如此制作工艺的戒指么?”

        皮尔斯下意识接住,这是一枚镶嵌绿宝石的金戒指,随意一看,就知道是贵重的饰品。

        除了顶上的宝石,戒身是金子制成。手指间传来奇怪的触感,他把戒指放在眼前仔细端详,竟发现这枚戒指内外侧都刻着花纹。

        这样的制作工艺,真是精巧极了,他从没见过。

        皮尔斯特别惊讶,因为目前他看到过的饰品,还真没有这么高档的,无论做工还是质材。

        要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倒卖古董,所以说对工艺品这些东西,他看得更为精准,这个东西绝对出自荒野外,极其珍贵,制作工艺远超荒野,肯定是出自大师之手。

        “所以,你们老板的意思是,让我替你们处理这批货?”

        “没错,这样可以让你赚到比之前更多的钱,而且只需要一小段时间,足够你离开荒野去过更加奢侈安全的生活,甚至我们目的达成后,会安排人送你离开荒野。”

        “皮尔斯先生,你好好考虑清楚。”

        “毕竟你偷偷干了这么多损害镇长利益的事情,这次哪怕不是我,早晚有一天,你做的事情还是会被镇长知道。”

        “我想你应该不希望等到那个时候再做打算吧?”

        wap.

        /109/109365/28351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