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狼人的共同点

第四十章 狼人的共同点

        唐九悯话音刚落,就看到皮尔斯低头沉思,手指不断摩挲那枚戒指,脸上浮现出犹豫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的他知道,对方动心了,但却还在权衡利弊。

        嘴角勾起自信一笑,唐九悯决定再加一把火,他继续从怀里拿出一颗金子。

        “皮尔斯先生,我们老板是一位出手非常阔绰的人,也是一位特别有气度的人,不管这笔买卖最后能不能成,他都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这和刚刚那枚戒指,都是送给您的见面礼。”

        皮尔斯惊讶,随即双眼放光,他快速接过金子,看向唐九悯的眼神顿时变了。

        就像唐九悯说的,这的确是一位过于阔绰的老板。

        一块金子和奢侈的戒指作为定金?甚至还没敲定就给了定金!

        皮尔斯拿到这颗金子,握在手里不断搓着,反复斟酌沉吟,过了一会儿,他咬了咬牙,像是下了什么决定。

        “行,我干了这件事情,以后我们就和你们一起离开荒野。”

        说做就做,皮尔斯又问:

        “我们什么时候交易?”

        “第一批货,我们要先准备好,七天后我们的人会在小镇外东边等着你,到时候我们在那里交易。记住,一定要在晚上,我们不想有太多麻烦。”

        看到对方如此上道,唐九悯也索性把戏演到底。

        “没问题,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那我之后该怎么联系你?”

        唐九悯心里嗤笑,脸上却是越发严肃:

        “你不需要联系我,只要按照约定时间到指定地点就行,带好戒指,这是你和我们到时候交易的信物,还请妥善保管好,别弄丢了。”

        “难道你怕我们骗你?谁会在没有做成买卖之前,就给予你这么丰厚的东西?我们不是傻子。”

        听到这句话,皮尔斯忙着点了点头,暗暗骂了自己多疑了。

        他的确找不出理由怀疑对方。

        “那好,我要回去提前准备,先离开了。”

        “等等。”

        唐九悯突然叫住皮尔斯,开始说起正事:

        “公事说完了,我还有一些私事,想请皮尔斯先生帮忙。”

        “还有什么事情?”刚准备离开的皮尔斯站定脚步,有些疑惑所谓的私事是什么。

        不过,自己刚跟这人背后的老板达成交易,这时候对方求他帮忙,再怎么也要听一下。

        “啊,这个嘛......”

        唐九悯摸了摸鼻子,看起来脸色有些阴狠。

        “我这两天在小镇内得罪了一些人,如果你在这个小镇中打听打听,应该能得知我在第一天,竟然被人割掉口袋,拿走了钱。”

        “我这个人很记仇,这几天打听到那个人是谁了,但有人却说他死了,我想要确认一下,看一看小镇的死亡人员档案,但听说,这东西在治安署。”

        听到唐九悯提出的这个要求,皮尔斯下意识皱眉,开口解答。

        “的确在治安署,镇长让我们看管这个东西,除了我们治安官,其他人都不能翻阅。”

        “甚至镇长要求,如果没有必要,最好不要动这东西,所以我们这些治安官平时也不会随便翻阅,毕竟里面的信息不能泄露出去,你要确认一下?”

        面对皮尔斯怀疑的眼神,唐九悯笑着点了点头:“你们镇长把这东西放严实了,自然是你们镇上有一些不该有的人,他想要包庇他们,才会做得如此隐蔽。”

        “难道你敢说,你们小镇的居民都是好人?就没有一些在外面臭名昭著的强盗、罪犯?我肯定里面一些肮脏的老鼠,不然不可能轻而易举偷走我的钱,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个忙,还请皮尔斯先生想想办法,我本人另有答谢。”

        唐九悯的这个忙,在皮尔斯看来有点麻烦,如果平时,他肯定不会轻易答应。

        可自己已经收了眼前这人这么多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不如帮他一把,卖个好。

        只是看一下档案,那东西一般没人注意,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

        于是,皮尔斯点了点头,出人意料客气起来。

        “没问题,不用收你什么东西,既然合作,这点小忙我肯定帮你办到。”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领你去一趟治安署。”

        “不过,毕竟治安署那边不止我一个治安官,不能太高调了,我可以带你从侧门进去,但是你得配合我,假装成被我抓住的犯事者。”

        “放心吧,这没问题。”两人说定后,唐九悯想让皮尔斯带路,但是这时,对方却看向一边。

        嗯?

        唐九悯顺着对方视线看去,发现那个妓女居然没回地下室,而是蹲在一个门缝后偷听他们对话。

        看到这一幕,唐九悯的眉头皱起,心情很差。

        而妓女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赶紧往地下室那边躲回去。

        “这个该死的贱人,可是个麻烦,她已经听到我们之间的对话了。”

        “你能从她口中拿到我的把柄,别人自然也可以,咱们干的可是很秘密的事情,你和你身后的老板,应该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对吧?”

        皮尔斯侧身,给唐九悯让出一条路,态度很明显了。

        “的确,她太不听话了。”听到对方暗示,唐九悯脸上毫无怒色,反而笑着应下。

        说罢,唐九悯往房间内走去,一路来到地下室。

        艾萨显然也听到了唐九悯最后的回答,看着唐九悯走进来,她直接下跪求饶。

        “求求你,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之前我都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说过不杀我的,求求你……”艾萨哭的泪水直流,害怕得整个人紧紧蜷缩在床边。

        “你知道么?”唐九悯长长一声叹息,语气非常温和:“其实马上你就可以获得自由了,我给了你机会,可是你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话。”

        “抱歉,我不能让你破坏我的计划,我很抱歉没有遵守一开始的诺言,但你同样也没遵守我的要求。”

        “我的计划很重要,你这种负面因素,必须处理干净,希望你体谅。”

        艾萨惊恐的看着男人越来越近。

        整个过程,她听到对方都用最温和的语气和她说话,就像和她商量一样,但是说话的内容却让她毛骨悚然。

        “不、不,求你……”

        唐九悯走到女人面前,一把提起对方。

        “你的名字叫艾萨,是吧。”

        “很抱歉这样结束你的生命,我的名字叫唐九悯,也许你不太习惯这个读音,但据说死亡时如果牢记仇家名字,会方便死后索命。”

        男女之间本来就有天然的差距,无论艾萨怎么挣扎,最后还被唐九悯盖了层被子摁到墙上,他举起枪,扣动扳机,没有任何犹豫。

        枪声响起,艾萨的身体软了下来。

        唐九悯顶在被子里的右手沾满鲜血,他遗憾的看了眼被自己杀掉的女人,最后将其放回旁边床上,用被子盖好。

        这个女人,帮了他大忙,需要让人死得体面一些。

        皮尔斯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就在他准备进去看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枪响。

        他抬起头一看,刚好看到唐九悯出来,右臂前半部沾了不少血。

        还以为对方还准备和那个贱人说几句话,哪知道这么快就把人给弄死了。

        “可以走了。”

        唐九悯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仿佛刚刚自己只是取了个东西。

        看着从进入房子到现在都没有变过的笑容,皮尔斯反而是倒吸一口冷气,用力点了点头。

        原本在处理妓女前,他还有着一丝顾虑,毕竟一个连妓女都舍不得杀掉的人,很是让他怀疑对方的保密性。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他最后一点疑惑都消失了。

        这人不仅下手快,而且毫无感情波动,是个狠角色。

        于是,皮尔斯带着唐九悯来到镇中心的治安署,从侧门进入。

        进来之后,唐九悯得知,几乎所有死亡人员档案一直被镇长要求放在治安署的一处地窖里,极少有人翻阅。

        明明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在这座小镇,却有着相对比较严密的保护。

        果然有问题。

        治安署里,唐九悯跟着皮尔斯,遇到其他的几个治安官。

        “嗨,皮尔斯,你怎么带人进到这里了?”

        “别提了,这家伙犯事了,和我的朋友有关,我要带回自己房间审问清楚!”

        其他几人本来凑过来想要看看低着头的唐九悯,一听,赶紧散开。

        治安官也是人,不可能总是为了维持秩序而忙碌,他们一听皮尔斯这么说,都以为对方是私自审问,也不愿多管闲事。

        “咳咳,那我们还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就先走了。”

        “行吧,你们先去。”

        一切都没引起什么怀疑。

        唐九悯的确被安排在皮尔斯房间面。

        皮尔斯没有出尔反尔,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皮尔斯相当配合,不一会儿就拿来唐九悯需要的死亡人员档案。

        几本厚厚的文件。

        “这就是近十年来,我们小镇死亡人员的名单,希望你能找出你隐藏身份的那个仇人。”皮尔斯将一摞文件放到唐九悯面前说。

        一摞文件,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我们小镇的常住人口,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所以光是死亡人员档案,也有近千份。”

        “现在血月之夜仍然没有结束,今晚是最后一天,我必须回到安全的住处,所以我们只能在六点之前离开,也就是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

        “这么多文档,你能看完?”

        “足够了,这些东西,给我两个小时就够了。”面对皮尔斯的质疑,唐九悯耸了耸肩,直接翻开最新的一本,开始翻阅起来。

        他先要找的,就是因死无全尸,没有任何身体部分转交给家人下葬的镇民。

        这些死亡名单是最新添加的,这样的镇民,在这次血月之夜,已经增长到九个。

        死亡名单有着每个死亡的镇民比较详细的档案,很快,唐九悯就发现端倪。

        这些没有尸体的死亡人员,都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在血月之夜当晚出生的。

        唐九悯继续翻找更久远的死亡人员名单,他发现前两次血月之夜也都会有两个死无全尸的人。

        太巧了,或者说,失踪式的死亡。

        同样,他们也是血月之夜出生的人。

        看来,镇民之所以变为狼人的缘由找到了,血月之夜出生,这就是他们异变的根源。

        而确认了血月之夜出生的人会异变为狼人后,唐九悯也开始反向调查,很快发现新线索,那就是每次血月之夜结束后,竟然都有血月之夜当天出生的人暴毙,每次只有一个,死亡时间是血月之夜结束后的上午。

        唐九悯目光落在纸张上,却出一抹沉思。

        事情到了现在,他觉得已经很清楚了,那就是月嚎镇这位镇长,其实就是当初捕狼人说到的那种特殊存在,需要吸食狼人血液来延长自己的寿命。

        那位镇长应该有什么限制,只能在血月之夜后才能吸食狼人血液。

        镇上的人都说每次血月之夜镇长都不在小镇里,只有血月之夜过去,对方才会突然回到镇上。

        谁也没有看到镇长离开月嚎镇,但是很多人都看到镇长进入月嚎镇。

        看来根本不是所谓的回到小镇,而是只有血月之夜结束,他才会从狼人的形态中退出,回到人的形态。

        只有那个时候,这位所谓的镇长才能吸食狼人之血。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只要查出整个小镇中还有哪些人是血月之夜出生的,那么就可以直接锁定这些狼人。

        想到这,唐九悯抬起头问皮尔斯:“有完整的镇上人员档案么?”

        “啊?”

        皮尔斯闻言,愣了一下,紧接着露出非常为难的神色。

        “像小镇死亡人员名单这种东西,因为有时需要对外公布,所以放在治安署里。”

        “但是,整个小镇所有镇民的人员档案,全部都放在镇长的住处,只有我们署长老米顿才能进去拿取翻阅。”

        听到皮尔斯的回答,唐九悯不由皱眉,有些难办。

        镇长的住处,那里是绝对不能去的,而那个老米顿,稍微一想也知道和镇长关系密切,说不定是个走狗,这该怎么办?

        突然,唐九悯想到一个关键:“你们小镇一般有人出生,接生的人有哪些?能不能具体说一下?”

        “哈?你到底要干什么。”

        皮尔斯被弄懵了,但是他还是回答了。

        “只有一个女人,你也知道我们小镇规模说到底还是不大,小镇有新生儿,都是由她接生的,怎么,你们有人需要接生?需要她帮忙?”

        “我需要找这个人问点问题,可以告诉我关于这个人的详细信息吗?”唐九悯摇了摇头,继续追问。

        “你说接生的这个女人?不用刻意去查,她在我们小镇上是一位很有名气的人,随便打听就知道,她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了。”

        赛西尔.达尔,这就是那个接生人的名字,在救助站工作,整个小镇,她现在是唯一的接生人。

        之前的接生人是她前辈,也曾在救助站工作,每当一个接生人年老时,她们都会指定下一个人。

        赛西尔已经五十多岁,也快到了这个年纪。

        得知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唐九悯很快在皮尔斯的安排下离开治安署,他没有浪费时间而是直接赶往了镇中心的救助站。

        最后一晚快要到了,虽然狼人死了九只,可枪手们不知道狼人真正的数量,面对抱团的狼人,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而是各自规划着巡逻路线。

        而在六点之前,唐九悯也终于回到柳子云等人所在的帐篷。

        wap.

        /109/109365/28351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