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幕后的黑手

第四十三章 幕后的黑手

        一枪命中,原本就伤势严重的狼人被一枪轰倒在地。

        看着被轰倒在地的狼人,唐九悯缓步向前,当他看到狼人庞大的躯体后,略微一挑眉头。

        才几秒不到的功夫,狼人身上的枪伤开始不断蠕动,有些地方开始长出新肉。

        狼人半躺在地上,正伸手努力把身后的短矛拔出,扔到地上,一边后退,一边咳出鲜血。

        先被火焰灼烧,又被银制短矛击中,最后再被子弹轰在身上,这只狼人已身受重伤。

        然而更重要的是,这只狼人正逐渐恢复人类状态。

        随着狼人慢慢恢复人类模样,属于人类的皮肤开始浮现,对方居然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咔嚓。

        唐九悯快速拉动唧筒更换子弹,提着霰弹枪,走到女人面前,枪口对准对方的脑袋。

        “求求你饶了我,血月之夜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伤害小镇上的人,你放过我,我马上离开小镇,再也不回来了。”

        女人不断求饶。

        很显然,她知道自己狼人的身份。

        一名柔弱的女人,这会儿几乎没穿衣服,不断求饶。

        可唐九悯却不为所动。

        冰冷的枪口始终顶着女人脑袋。

        “你说谎,你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小镇,我猜你之前应该离开过小镇,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对对对,我五年前第二次变成狼人后,就想着离开小镇,我也不想伤害别人,求求你,我根本不想成为这种怪物。”

        女人不断求饶,身体已经完全变成人形,浑身赤裸,再没有狼人特征。

        然而唐九悯却是无视眼前的美景,面对女人的求饶继续逼问: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上次血月之夜我就想离开小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刚离开小镇不久,甚至还没离开荒野,就被一只狼人抓回来了,我试了很多次,都是这样,我也没办法。”

        “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吧……”

        “我明白了,可怜的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艾露莎,先生,枪手先生,你饶了我。”

        唐九悯开口,温和的询问起女人名字,后者似乎是感受到活下去的希望,声音颤抖着赶忙回答。

        然而女人却没发现,面前声音温和的男人,脸上却没一丝感情。

        “艾露莎女士?我知道了。”

        “谢......”

        砰——

        唐九悯说完话,再没等面前的女人开口,直接扣动扳机。

        抵近射击下,女人的头颅瞬间被霰弹轰成肉泥。

        同时,唐九悯的脑海内响起系统声音,提示击杀狼人数量由六变为七。

        唐九悯脸色平静,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一张白色毯子,在上面记下女人名字,盖在面前的尸体上。

        整个过程,他都面色如常无喜无悲,仿佛不是在处理尸体,而是在处理花草。

        做好这一切,唐九悯再没看地上的尸体一眼,转身离开。

        然而走出去一段时间后,唐九悯却皱了皱眉,因为从他追击狼人到现在,已经过了不少时间,他都把狼人杀了,柳子云那边却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柳子云的速度更快,却迟迟没有传来系统的提示音。

        他沿柳子云追出的方向搜索一段时间,依旧没有发现柳子云的痕迹,周围非常安静,连一开始的狼嚎声都没有了,更别提什么枪声。

        唐九悯心中疑惑,只得出发前往镇中心,这是他们一开始就约好的计划,分头追击之后,如果无法确定对方位置,就先回镇中心等候。

        结果,等回去后,唐九悯刚一靠近帐篷,就看到柳子云坐在帐篷外面,一脸沮丧,而在他不远处,陈旻等人围坐在一起,面色复杂的商量着什么。

        看到唐九悯回来,柳子云抬头张了张嘴,脸上充满歉意。

        “发生了什么事?你比我先回来?狼人呢?怎么搞的!”

        面对唐九悯的询问,柳子云突然捂住头,整个人懊恼不已:

        “我追上了那个狼人,也很快击倒了他,但是、但是他在我面前一点点恢复成人的模样,还是一个老人。”

        “当时我愣了一下,它抓住这个机会跑掉了,等我重新追上去时,那才恢复一半人身的老人却遇到一群枪手,被他们杀掉了。”

        说完这些,柳子云的头几乎插到自己两腿之间,显然无颜面对唐九悯。

        意外,关键时刻竟出现这种意外?

        唐九悯气不打一处来,他一把抓住柳子云,非常失望的吼了起来。

        “柳菩萨啊柳菩萨!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们现在,杀了七只狼人,却是活了八个人。”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惊得大气都不敢出,他们不敢想象唐九悯竟然这么质问柳子云。

        “也许……也许这个系统不会那么残忍,毕竟我们都杀了这么多狼人,表现没有多差,它会给我们一条活路。”

        柳子云咬紧牙关,说话间眼神闪躲,显然,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我们还有一个办法。”

        而就在两人说话时,旁边陈旻却不知什么时候,冲进了帐篷,从里面拖着一个人出来,摔到众人面前。

        被他拖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名罪犯许武强。

        “你们看,这家伙是个强奸犯,还是个杀人犯,我们把他杀了,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柳警官,你是警察,这个人犯下的罪行,绝对够枪毙了,早死晚死,不如现在就毙了他。”

        对于陈旻来说,拖这么一个大块头可不容易,他说话的声音忽大忽小,气喘吁吁。

        柳子云眉头不自觉锁紧,顺着陈旻手指方向,看向许武强,对方这会儿脸色苍白,正苦苦哀求。

        “求求你们,我不想死,我从今往后绝对不做任何坏事,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别让我死在这个鬼地方,我还没和家里人见面呢......”

        “你们不能这样!”

        “我给你们磕头,我给你们磕头了……”

        嘭!嘭!嘭!

        哪怕双手被绑起来了,但是许武强硬是将头狠狠磕在地上,嘭嘭嘭的求饶。

        看到这一幕,柳子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个人的确犯了重罪,但不应该由我来判罪,而是由法院判罪。”

        “也不是由我行刑,而是由国家行刑,这里算是异国他乡......我们不该让他死在这......”

        “唐九悯,再想想办法,你对这试炼最为了解,你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说到了最后,柳子云还是看向唐九悯,瞪着眼睛询问,语气中带着不确定,却又带着一丝希望。

        看着这个表情的柳子云,唐九悯脸色阴沉,心里冷笑不止。

        之前柳子云被‘害死’时,他的内心的确有一丝尊敬,因为这确实是个纯正的警察,无私到极点的奉献者,蠢货。

        但不代表他看中这种人,因为这种有着自身原则的蠢货,总会出各种各样的意外,是最不稳定的因素。

        然而,就在这氛围僵持之际,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欢呼声。

        怎么回事?

        几人看向外面,发现成群结队的赏金猎人正结队行动,不时还爆发出欢呼声。

        唐九悯随手拦下从旁边路过的赏金猎人。

        “发生了什么事?”

        “血月之夜结束了呀!镇长现在回来了,准备给我们发巡逻金了!”这名赏金猎人特别轻松的回答。

        “你是说,镇长回来了?你确定?”唐九悯惊讶极了,他再次确认。

        “真的,没骗你。”

        镇长居然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狼人都被杀了的时候。

        唐九悯让开身子,让这名赏金猎人离开,脸上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他回头看向柳子云,对方正想走过来询问。

        “我想,我确实有个办法。”

        “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听到这句话,柳子云精神一振,狠狠抹了一把脸。

        “我也不是特别确定,需要前去进一步证实。”

        “你有几成把握?”

        “大约三成。”

        “只有三成?”柳子云听到这里,赶紧追问:“你需要帮忙吗?我跟你一起去。”

        唐九悯摇摇头,看向柳子云,语气严肃到极点。

        “这件事不需要你帮忙,我一个人过去,你就带着人在这里等我消息。”

        “还有,陈旻说得不错,如果我们接下来没能完成试炼任务,那系统很可能会杀了我们,所以如果我没有成功,你必须杀掉他。”

        说完,唐九悯手指指向一脸惊恐的许武强,脸色冷然:

        “否则,大家都得死,都会因为你的固执而送掉性命。”

        话说到这一步,柳子云只能挣扎着点点头。

        “我知道了。”

        然而,唐九悯却摇摇头,柳子云这种性格,出不出事真不好说,不过到时与与他无关。

        他从系统背包里面拿出一块怀表,扔给柳子云。

        “看到怀表上时间了吗?中午十二点试炼结束,如果剩三十分钟时,试炼任务依旧没有完成,不要犹豫,杀了他,让其他人活。”

        柳子云紧紧握着怀表,缓缓点头。

        “我知道了。”

        唐九悯很快离开。

        柳子云看向许武强,右手拖着对方,回到帐篷里面。

        其他人纷纷望着柳子云回到帐篷的背影,脸色紧张,但是他们也因为唐九悯临走时再三叮嘱的话,稍微松了口气。

        之前射中柳子云,那是意外,因为他们脑子里想射击的是狼人,只不过他们射击的时候也把柳子云射中了。

        但让他们直接对着一个人,抱着杀人的目的去射击,他们还是做不到。

        这一点,就连陈旻也是如此。

        那种事,恐怕只有柳子云和唐九悯可以做到。

        而他们,心理上很难跨越那个障碍。

        一群人互相对视,都露出复杂又庆幸的神情。然而却没人发现,被拖回帐篷的许武强,手里多了块尖锐的石头。

        唐九悯离开帐篷后,跟着其他赏金猎人一起,往镇中心方向赶过去。

        据说镇长来了。

        很快,他来到镇中心的广场上,高台上站着一个神采奕奕的中年男人,正兴致高昂的对着下面讲话。

        “各位,看来我这次的选择十分正确,有你们的保护,让月嚎镇恢复到平静而平和的环境当中。”

        “血月之夜结束了!我们杀了十二只狼人,这是以往绝对没有的战绩,你们是最勇敢的赏金猎人!”

        十二只?自己杀的那个女人,已经完全恢复了人身。

        怎么可能被认成狼人!

        除非,有人通过白色毯子上的名字,知道了死亡的这个女人是谁。

        啧,果然露馅了。

        就是你,月嚎镇的镇长,一直藏在暗处的怪物。

        唐九悯混在人群当中,眺望着眉飞色舞的镇长,心里继续想着其他事情。

        之前得知,二十多年来,镇上所有新生儿都是由同一名接生婆负责接生,于是,昨晚回来前,自己特意拜访了那个接生婆。

        对方告诉他,近二十年血月之夜出生的人,她都非常清楚。

        这一次的血月之夜,出生了一个人;上一次血月之夜,出生了三个人,而再往前的两次血月之夜,则各出生了两个人。

        也就是说,在这个小镇中,十五岁的狼人有两个。

        唐九悯通过接生婆说的名字仔细调查,发现其中一个是一家枪店老板的儿子,经常帮着自己父亲打理枪店,另外一个则是小镇治安官的女儿。

        唐九悯看着高台,略微皱眉。

        到了现在,镇长到底什么身份,他觉得八九不离十。

        像镇长这种特殊的狼人,必须以普通狼人为食,否则无法活下去。那么,狼人都被杀死了,镇长会这么平静?

        事关性命,应该不会。

        可事实就是现在的镇长十分平静,哪怕已经没有真正激活狼人血统的狼人,没有达十八周岁的狼人,他依旧带着镇民庆祝。

        唐九悯沉思,他看不懂镇长是怎么想的,但却知道对方的目的。

        特殊狼人,只能以狼人为药引,吸食狼人血液,从而活下去。

        对方的目的只有这一个,那么如果按照结果论来看,现在的平静,只可能是因为他觉得完成这一点不难。

        镇长有办法获得所谓的狼人血脉,让自己活下去。

        狼人的血脉十八岁激活,十五岁是最临近激活的年龄。

        他手里一定有什么东西,让镇上唯二的两个未觉醒的狼人觉醒。

        治安官还是枪店?

        两个可能摆在他面前。

        两条路也摆在他面前。

        一条路就是在庆典结束后,想办法跟踪镇长,看看对方最后去哪儿,但是捕狼人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以捕狼人强大的实力,加上霰弹枪和特制银弹,可还是死了。

        这种办法太冒险了,等待他的很可能就是死亡。

        没必要,这样的话还不如回去,处理掉罪犯。

        他不是那种具有奉献精神的人,不想太过冒险。

        另一条路,则需要他提前去治安官或者枪店等候。

        又是一个二选一。

        枪店还是治安官家里?

        唐九悯陷入纠结,他不知道如何做出选择,因为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一旦选错,他没有机会改变结果。

        他敏锐的意识到,也许杀掉镇长,就能改变试炼任务的结果。

        因为唐九悯并不完全相信柳子云。

        wap.

        /109/109365/28351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