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强烈的紧迫感

第四章 强烈的紧迫感

        陈旻看向唐九悯的眼神有些羡慕。

        而鲍里亚几乎在陈旻扭头看向他的队友时,就察觉出前者情绪,于是笑了笑:“小子,你同伴对你很羡慕,第一场拿了多少好东西?”

        “运气好一点,八百念晶。”

        “照你的意思,第一次非正式试炼后,后续的正式试炼任务,每次最多只能获得1000左右的念晶?”

        唐九悯虽然表现出胆大的一面,但是他不是毫无防备之心的莽夫,面对一个热情的陌生人,他并没说出两个鉴定道具的事情。

        “我们这次的试炼任务被系统称为非正式试炼,难度应该没有团队里一来就有老手的高吧。”

        “的确没有。”

        鲍里亚不由多看了唐九悯几眼。

        “新人团队第一场试炼难度普遍偏弱,当初我和你一样,也是组建临时队伍,参与试炼。”

        “我觉得我第一场发挥已经很好了,但也才获得680念晶,你竟然获得足足800。啧啧啧……小子,你很不错,也许你会比我活得更久。”

        鲍里亚再度把话题拉回来。

        “行了,话归正传,这13天的娱乐结束后,在最后一天,整个虚拟酒馆将会狂欢一夜,所有娱乐项目免费。”

        “很多人会选择在虚拟酒馆享受,一直待到试炼开始,那个时候,所有试炼者将被传送到试炼场景当中。”

        “好了,基本的都跟你们介绍完了,我们到虚拟酒馆了。”说完鲍里亚停了下来。

        唐九悯抬起头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果然不远处有着一座灰色的高大建筑。

        “时间差不多了,今天虚拟酒馆正好要进行拍卖,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了,你们自行探索吧。”

        鲍里亚朝两人挥了挥手,转身想要离开。

        “请等一下。”

        唐九悯叫住鲍里亚。

        “怎么了?”鲍里亚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

        “能不能让我也跟着去虚拟酒馆那边看一下,初来乍到,哪怕熟悉一下环境也是有用的,不知道会不会麻烦您?”

        “哈哈哈,不麻烦,那就顺道一起。”

        陈旻看着唐九悯准备和对方去虚拟酒馆,皱了皱眉,也跟了上来。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灰色建筑前,各种奇装异服的人们正通过大门进入,当然不只是奇装异服,有些甚至不是人形。

        “进去后随便找个位置,因为里面的东西都是虚拟的,永远不用担心会没座位,不过今天你们就全当看看,不用出钱,因为拍卖的东西你们买不起。”

        说完,鲍里亚往前一迈,跨入酒馆大门,身影瞬间消失在两人面前。

        陈旻不由看向唐九悯,低声问:“他的话到底能不能信,他说的可能是假的,也可能是真的,这地方实在太奇怪了。”

        “陈老板,都到这里了,在怕什么呢?求稳求了四天,不惜把柳子云推出去玩命,结果呢?”唐九悯看了一眼陈旻,嘴上很毒。

        “我倒是觉得这里特别有趣,比之前那种枯燥的生活要强太多。”

        跟随鲍里亚的脚步,唐九悯也一步迈入,身影立刻消失。

        “你……”

        陈旻站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因为唐九悯戳到他的痛处。

        求稳,求稳,自己这些日子来,所做的一起,都是在求稳。

        为了求稳,带回许武强,为了求稳,鼓动景佼上前,为了求稳,拉动葛仑,为了求稳,推动柳子云玩命。

        为了求稳拒绝钟林荣建议,为了求稳埋伏时过于保守,为了求稳想要入住旅馆。

        这一切,无非是为了增加自己活着的可能性。

        可自己这种求稳真的有意义么?

        陈旻不禁想到唐九悯在月嚎镇中的表现,明明都是第一次参加试炼,只有这个人,他没有选择安稳,反而和钟林荣一样选择主动出击,最后得到最好的试炼奖励。

        不行,他必须主动起来,必须提升实力,这样才能活下去。

        看着眼前的大门,陈旻神情复杂,慢慢握紧拳头,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2066站点的时间流逝和生前一模一样。

        许久之后,1135团队公寓门口,唐九悯和陈旻从酒馆回来了。

        但两人的脸色都有些阴沉。

        他们看了一整场拍卖会,没有意外,没有人找茬,没有人以势压人。

        可拍卖会本身,却让两人对自己实力有了全新的认知,而且是充满紧迫感的认知。

        在拍卖会上,那里拍卖出去的道具最低都是b级道具,起拍价就是三千念晶,成交价更是涨到了五千多。

        一个八百念晶,一个四百念晶,和拍卖会那些道具相比,简直就是过家家的数额。

        而且唐九悯眼睛都没瞎,那拍卖会的东西,都不来自终端兑换,而是和自己那两件道具一样,通过鉴定获得。

        作为已经拥有两件鉴定道具的他,更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在这里,实力至上,武力至上。

        这些,是他最为欠缺的。

        大铁门在两人的意识操作下缓缓打开,等他们进入公寓一楼广场后,却惊讶的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瞿菲不见了,柳子云也不见了。

        瞿菲不见了正常,她的状态非常不好。

        但柳子云与外界隔绝,他居然也不见了?

        唐九悯有些惊讶。

        陈旻:“瞿菲应该回房间了?柳子云会去哪儿,我觉得他状态不太对……”

        唐九悯闭上眼咨询终端,几乎在他询问后,立刻得到结果。

        瞿菲回房间了,而柳子云也回房间了。

        “都回房间了?那就好。”陈旻客气的笑笑,对唐九悯说:“我也打算回房间休息了,实在太累了。”

        “当然,我也一样。”看着面前貌似温和的陈旻,唐九悯回答道。

        如果不是目前在一个队伍,唐九悯巴不得和他分开行动。

        两人各自回房。

        “你已进入专属私人房间,可通过意识设置房间风格,是否设置?”刚进入房间,唐九悯脑海里传来提示。

        而原本的房间,完全就是一间封闭的金属墙壁和地板构成的。

        很压抑。

        唐九悯在脑海里回想自己以前的房间风格,随着他的想象,这间房间很快变成黑白混搭的房间。

        简约风格。

        当然,也没比刚才那种好到哪里去,依旧给人一种深沉压抑的感觉。

        唐九悯躺在床上,思考着他们的情况。

        首先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们这群人现在就是试炼者团队,每隔15天一次试炼,都是一个团队共同进行。

        现在他们团队人员有,他、柳子云、陈旻、瞿菲。

        首先,瞿菲是一个压根没战斗力的存在,在魔方提示回不去生前世界,以及接下来将不断进行试炼后,她已经临近崩溃,别说战斗,说不定稍微一刺激,就会爆炸。

        相比之下,陈旻这个人就很有心计,的确是以前那些所谓成功人士的典范。这个人学习能力很强,适应性很好,而且很会隐忍。

        原本一个中年人,长期养尊处优,本不擅长生存,至少比不上钟林荣和景佼,可他却活到了最后。

        他不知道之前这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所有危险的事情,陈旻都没有参与。

        没有真正参与。

        在唐九悯掌握的情报中,陈旻只遇到唯一一次危险,那就是对方击杀一只狼人,获得狼人之血。

        不过,在他赶过去后,却发现这家伙躲在其他人身后。

        这就很有意思了。

        陈旻一定知道自己身上有狼人之血,却能躲在别人身后,这绝对不是巧合。

        想到一开始在酒馆,以及刚进入试炼场景那会儿,唐九悯不由在心里冷笑。

        话术,不管是谁,只要稍微对陈旻放下戒备,就会在无意间被陈旻的话术影响,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一个颇有心计算计的人,一个看似热情,实际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的人,从某些方面来说,很有潜力的一个人。

        刚进入试炼时,陈旻表现出排斥和不相信,但到了现在,陈旻不仅相信,而且从多方面学习。

        参加拍卖会这一路上,学习鲍里亚,学习他,只要陈旻觉得有用的,都在不断的学习。

        给陈旻时间,他绝对是一个可以慢慢变强的人,但是谁规定一个团队的队员就一定是同伴?

        尤其陈旻这样的人,在他弱时,会低头,会学习,但当他变强了,就会完全不同。

        唐九悯记得陈旻最开始在酒馆那副发号施令的样子,这才是这种人的本性,一旦陈旻觉得周围人没威胁了,就是他露出獠牙的时候。

        人性本恶,他不是柳子云,思考一件事情他总会先从最坏的角度考虑。

        陈旻在他看来,就是一个隐性的危险。

        想到这里,唐九悯微微皱眉。

        他在心里将这个人加入可用名单,但也同时打上防备标记。

        四个人,除了唐九悯自己,就只剩下一个了。

        柳子云,柳大菩萨。

        唐九悯其实觉得柳子云和瞿菲没什么区别,尤其最后时刻柳子云的抉择,让他特别失望。

        这样的人,要是唐九悯有别的选择,压根不会考虑到对方头上。

        然而,现在只有他们四人的情况下,唐九悯不得不承认一件事,那就是柳子云太重要了。

        在拍卖会上,他向鲍里亚了解得知第一次试炼,能得到血统或者传承的人,少之又少。

        但柳子云,两样都得到了。

        现在的柳子云到底有多强?

        拍卖会上出现了很多传承和血统,那些都是几千念晶以上的价格,换个思路,他们团队现在就坐拥一个有几千念晶战斗力的大家伙?

        只可惜这样一个强大的战斗力,竟然在最后关头搞成这副模样。

        唐九悯想到陈旻之前描述的内容。

        一个人,竟然在同一个地方,栽两次跟头。

        真是没用。

        柳子云和他说过,一直愧疚无法救下队长。

        他当时想提醒柳子云,那不是枪法问题,谁知戳到柳子云痛处,对方站起来激动反驳。

        唐九悯不喜欢无用功的辩论,更不喜欢争论,所以当时没多说什么。

        尤其当时他也不知道,试炼结束竟然还要在一起,自然没道理像个保姆一样分出心思照顾柳子云。

        “啧……时运不济。”

        谁知道现在还要面对试炼,柳子云又再度遇到类似的事情。

        唐九悯见识过柳子云的枪法。

        他敢打赌,就算许武强只露出半个脑袋,柳子云依旧能一枪命中,可是最终后者竟然无法开枪。

        关键时刻,柳子云犹豫了。

        唐九悯相信,对方作为一名缉毒警,不可能不清楚,越是关键时刻,越不能犹豫,他们一定有类似的日常训练。

        但柳子云的心态问题,却决定就算平常再冷静,面对这种状况他依旧患得患失。

        唐九悯思考到这一步,有些为难。

        战斗中的柳子云,专注无比,可以爆发出的实力难以想象。

        但在处理其他问题上,他却像个心理障碍的蠢货,古板执拗又优柔寡断。

        面对这样的柳子云,他该不该继续帮助?

        唐九悯是一个追求结果的人,如果事情在他的计划内没有一个好的结果,那就是无用功,没必要去做。

        可这一次,他却陷入两难,柳子云这把双刃剑,真不知道该不该把宝压到他身上。

        “归根究底,选择太少,连我自己都不是最佳选择……”唐九悯睁开眼睛,抬头望着天花板,陷入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

        “算了,明天再说。”

        最后,唐九悯决定先把问题搁置,因为他不知道柳子云独自把自己关到房间的这段时间,能不能想清楚一切。

        休息一段时间后,唐九悯醒来,他离开二楼休息室,径直走到楼下的训练室。

        一间昏暗的房间,而且是一间纯虚拟化的房间。

        他的意识可以控制这间房间,让其变成一切可以模拟的场景,唐九悯念头一动,房间立刻变成一个靶场。

        “这倒是非常方便。”

        唐九悯扫视周围一圈,发现训练空间远处有一个突兀的窗户,那里并没有随着自己的念头发生变化。

        他明白,那里就是所谓的商贩窗口,只要在那里操作,就可以把自己的道具对外售卖。

        wap.

        /109/109365/28351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