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六十六场试炼

第二章 六十六场试炼

        摔在地板上的黄毛吃痛,哎呦一声,总算是把嘴巴闭上。

        “你们想要证据,这就是。”

        柳子云摊开一无所有的手掌,示意众人看过来,随后手掌一翻,突然出现一把匕首:

        “每个被送到这里的人,都自带一个系统背包,用意识可以取出放入东西,一会儿那边的魔方会给你们介绍这种东西。”

        可这一手凭空变物,并没有令人信服。

        “你该不会是个拖吧?这不就是个普通的魔术啊!”

        说话的又是那个西装男,他看着柳子云啧啧两声:

        “我见多你们这种把戏了,不就是变个戏法么?国外的魔术师可比你牛多了,拿这个忽悠人,卧槽......”

        正装男话刚说到一半,他看着面前的柳子云,突然说不出话来。

        “你、你……”

        “啊!”

        “……”

        一群人惊呼。

        他们看到了什么?

        面前这个警察,竟然将匕首一下插到左手手臂上,右手用力压住匕首,让匕首深入血肉当中,而后更是顺着手臂,慢慢割出一大道伤口。

        “有意思了。”

        吧台边上,一道几乎令人听不清的声音,唐九悯的嘴角轻微勾起。

        旁边陈旻瞄了一眼唐九悯,不知道对方是嗤笑不屑,还是对柳子云的做法感到满意。

        但不管怎么说,柳子云的突然自残,着实把面前这群人吓得不轻。

        此时,柳子云手臂被划开一个近20厘米的伤口,额头上冷汗连连。

        原本以为戳穿假警察阴谋的西装男,正准备冷笑嘲讽,看到这一幕后,吓得愣住,再不敢说一句话。

        众人身前,黄毛的脸上原本怒气冲冲,自觉丢了脸面的他,正准备站起找回场子,看到这一幕,直接一屁股坐回地上。

        这人太狠了,比自己在道上认的大哥都狠。

        可事情没有结束。

        酒馆内,柳子云将他被割开的伤口露给众人看。

        血肉模糊,货真价实,匕刃都还插在上面,但随着柳子云将匕首拔出,只见手臂上的伤口,却是没有再次流血。

        柳子云随手抹掉鲜血,只见血液覆盖下的伤口,肌肉不断蠕动,刀口竟以肉眼可见的恢复。

        原本就惊讶不已的新人此时大气都不敢出,约莫半分钟过去,眼见那狰狞的伤口逐渐恢复,竟然只剩最深处那五六厘米,其他地方完全闭合,变成一道红痕。

        这真是,惊掉人眼球的一幕。

        新人们各自震惊的对视一眼,都有些难以相信。

        柳子云额头上冒出不少冷汗,看到新人们被震住,他赶紧趁热打铁:

        “懂了么,这就是试炼带给我的,一种类似变异,你们觉得生前有这种东西么?”

        “而且除了这个,我还可以将身体一部分狼人化。”

        说着柳子云抬起右手,众目睽睽之下,整个手掌不断蠕动,变成一只狼爪。

        “看到了么!你们都看到了吧!这不可能是你们之前的世界,懂了么,我没有骗你们!这都是不可能出现的东西。”

        “你们相信我,现在好好回想一下,就在你们昏睡前,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来这里并不会失忆,你们每个人应该都能想起死前的记忆。”

        说完,柳子云不顾自己一头热汗,看向新人中最先醒来的眼镜男,对方目前为止表现得都很冷静,他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

        希望这个男人可以配合他,让其他人相信。

        “他说得对,我记得。”

        眼镜男冲柳子云点了点头,看向其他人:

        “我在一个饭店吃完饭出来,被一辆货车撞到,失去意识。”

        “按照这个警官所说,我很可能就是被大货车撞死的。”

        眼镜男承认自己死亡,柳子云面上没有多余表情,但是心里的确松了一大口气。

        而就在这时,又有一人举起手,是那个穿着矿工服的,其他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去。

        “其实,一开始就觉得不可思议,矿洞坍塌,我被埋了,而且那是个偏僻的黑矿。”

        “没人会救我的,我应该也死了……”

        随着两人说出各自可能死亡的原因,人群安静下来,大家不约而同,回想着昏睡前的遭遇。

        不一会儿,那名头发花白的女人也回想起来。

        “的确是死了,我得到了癌症,昏睡前浑浑噩噩躺在病床上。”

        “那个时候,我已经昏昏欲睡,虽然孩子们都说我能熬过去,但我知道他们是在哄我。”

        一个人也许是偶然,两个人也许是碰巧,但三个人,就代表这是事实。

        酒馆中,大家都没再发出声响,就连刚才叫嚣的黄毛也坐在地上不说话了。

        柳子云看着他们,并没有出声打扰,而是让他们静静回忆,虽然是很难接受,并且不太好的记忆。

        大约五分钟左右,那名矿工再度举起手:

        “警官,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你还没说完呢。”

        不远处,唐九悯听到这个问题,抬起眼皮看了过去。

        这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柳子云会怎么办?

        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让原本平静下来的局面,变得更加混乱。

        所有人因为矿工的问话,抬头看向柳子云,再度七嘴八舌起来。

        “是啊是啊,警官,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太诡异了,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警官,你说了这么多,总归有办法吧!”

        新人们难掩紧张,他们看着柳子云,一声接一声催促起来。

        而面对这个问题,柳子云却下意识往旁边一撇,快速看向唐九悯,眼神中充满求助。

        只可惜,唐九悯完全不为所动,他定睛看着柳子云,也在等柳子云的答案。

        叹了口气,柳子云回过头,他看着面前越发混乱的新人,不断吞着口水:

        “刚才第一个醒来的新人听到了,我们提到试炼,这就是我们离开这里的条件之一。”

        “但不是度过一次试炼就行,首先我们得先度过四场试炼,获得一个名叫权能的东西,而度过六十六场,我们就会得到一把钥匙!到了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所以,为了活下去,我们必须团结起来。”

        六十六场试炼!?

        新人们因为这个答案直接炸了。

        有的人甚至惊叫出声。

        “什么?六十六场试炼?!”

        “开什么玩笑,刚才你可是说了,所谓的试炼每场都会死人,每十五天必须进行一次,还得六十六场?我们谁能完成六十六场试炼啊?”

        “疯了,简直就是疯了!”

        “警官,你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这可不能开玩笑啊!”

        有人绝望之下,反而怀疑警察的话。

        “我们度过一场试炼后,会去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我是在那里听人说的,正因为试炼困难,所以我们必须团结起来,一场场活下去……”

        面对新人的怀疑,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疼痛,柳子云额头的汗更多了,他努力安抚新人情绪,试图让他们相信自己说法。

        酒馆吧台处,看着对新人撒谎的柳子云,唐九悯眉头一挑,旁边的陈旻更是笑着吐槽。

        “唉,老实人撒谎,比我们可信度高多了,如果我是那群新人,不管怎么说,其实在心里已经相信了。”

        唐九悯的脸上却是终于露出一抹轻松的微笑。

        “谁能想到,我们正直的柳菩萨居然会撒谎,不过这个谎倒是新鲜。”

        “六十六场试炼,整个站点内,听都没听说过,按照鲍里亚之前提到的,整个营地最老也就活了四十八场。”

        “十五天一场,一年才多少?差不多三年时间,亏他想得出来。”

        “至少现在效果很好。”陈旻看着新人的表情连连点头:“他们看似质疑,其实都已经相信了。”

        “终于干了件好事,接下来他们再质疑,就不关他的事了。”同在吧台的唐九悯抿了口咖啡,言语间有些感慨。

        果然。

        “你说的……”

        就在这群新人有些无法接受,准备开口继续询问时,被别的声音打断了。

        “滴......”

        “试炼者数量,3人”

        “检测所有试炼者导入成功,正在启动系统......”

        “检测团队等级......试炼者团队......”

        “发现新适配者9人,开始加载背包系统,语音系统,正在生成新人补给……”

        就在这时,一道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在整个酒馆内响起,惊醒一群新人,警惕的看向四周。

        “看吧!魔方,它能证明我没骗你们。”

        柳子云回头看向魔方,心里松了口气,魔方开始提示了,可信度就不需要他更多证明。

        也就在这时,原本正吵闹的一群人,突然安静下来。

        不少人纷纷闭上眼睛。

        柳子云看到后,没有打扰,因为经历过的他知道,这时新人已经被魔方灌入记忆,正在适应背包。

        没一会儿,有两人直接凭空拿出水和食物。

        而柳子云看到后立刻讲解:

        “这就是系统背包,一开始给我们补给了一些东西,当然,你可以存放东西在里面,随时拿出来。”

        “如果现在你们身上有什么必要的东西,都可以试着存到系统背包里,进到试炼场景也可以拿出来。”

        新人暂时都没再质疑,一个个适应着背包,把身上的东西存到里面。

        看到局势稳定下来,柳子云这才把心彻底放下,回头走向唐九悯。

        “你要求我做的,我已经做到了。”

        “所以,带着这些人,尽可能多活几个吧。”

        “一起团结起来,活下去。”

        唐九悯靠在吧台上,看着走过来一头汗水的柳子云,言语间却是有些打趣:

        “可以啊,柳菩萨,我以为你要用武力威慑他们,你倒好,武力自残?不过还行,结果是我要求的,算你成功了。”

        “不过,六十六场试炼就可以离开,回到原来世界?你就不怕别人发现这是假的?”

        “不怕,也没什么怕的了。”柳子云压根不在乎唐九悯取笑,相反,他更在乎唐九悯对于结果的认可:

        “就算被人发现这是假的,也比一开始就失去希望强,至少让他们努力度过这次试炼。”

        “好吧,我无所谓,我会在接下来的计划中考虑他们,留给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但是能不能把握住,这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看着面前圣母到极点的熊瞎子,唐九悯心里好笑,但没有食言,对方好歹懂得了变通。

        “不过说清楚,我不救累赘。”

        “如果到时候你可怜他们,就自己去救,别来打扰我。”

        柳子云点点头。

        很好,达成共识,唐九悯也不再墨迹,他将最后的咖啡喝完,起身站了起来。

        “嗨,注意力集中下,各位新人。”

        唐九悯来到众多新人面前站好,目光扫视每一张脸:

        “该说的,柳菩萨说差不多了,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马上就要进入试炼场景,没时间给你们研究背包了,它的功能特别简单。”

        “我们捡重要的来,现在,都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姓名,职业,特长。”

        “接下来,我们即将进入一个高科技试炼场景,我很难解答你们太多疑惑,但我需要根据你们的能力,进行分工,增加团队生存率。”

        随着唐九悯说完这些,柳子云和陈旻一左一右站到唐九悯旁边。

        唐九悯的突然开口,却让新人们有些疑问,虽然已经相信柳子云的话,大概明白身前这个男人也是所谓老手,但很明显,他们更希望由警察安排行动。

        “怎么回事?不应该是警察领头么?”

        说话的是一名装修工,满是油漆粉尘的外套上,隐约能看到日发装修这四个字。

        “你更希望警察带队?”看着面前装修工点了点头,唐九悯也不尴尬,瞥了眼柳子云:

        “如果我们柳警官想带队指挥,完全没有问题,这是你们的权利,我乐意至极。”

        “别听他开玩笑,我不行的。”看着疑惑的一群人,柳子云摇了摇头:“别看我,看他,好好跟着他,活着的几率更大。”

        没人再反驳,但是这群人看唐九悯的样子,心里都不由泛起嘀咕。

        毕竟唐九悯不是警察,长相也不像柳子云那样充满安全感,试炼被那个警察说的那么厉害,这小子行么?

        不过,眼前的三人明显经历过一次试炼,且以那小子为主,,他们只能半信半疑。

        “行了,按我的要求,开始介绍。”

        唐九悯不打算废话,直奔主题。

        新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孔建,31岁,一直干销售,所以比较会说话。”

        安静一两秒后,之前的西装男似乎因为自己刚才质疑柳子云,首先站了起来。

        微胖的他,身高大概一米七八,他努力挺起胸膛,语气诚恳。

        “三位,刚刚多有冒犯,对不起哈,我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很能吃苦,说话利索......”

        他鼓起勇气想要吹嘘下自己的销售能力,结果却被唐九悯硬生打断。

        “坐下,下一个。”

        wap.

        /109/109365/28351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