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做主?不存在

第十章 做主?不存在

        几人回来一看,正好看到孔建愤怒的扑向彭世凯,而那个搅屎棍这会儿反应很快,举起步枪后,用枪托狠狠砸向孔建。

        面对彭世凯,孔建就像个孩子,被砸到脑袋的孔建一个不稳,跌倒在地。

        “你他妈也敢跟老子横,找死!”看着倒在地上的孔建,彭世凯狠狠踹向对方肚子,语气特别嚣张,“像你这种孬种,还不如自觉点,出去当诱饵得了。”

        新人们眼睁睁看着两人打起来,但没人敢上前插手,唯一想要过去劝解的人,闫芳玲,她想抬腿往前,但是她这会儿大半个身子都是麻的,动都动不了。

        “住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柳子云赶过来,爆喝一声,伸手准备阻止彭世凯。

        而彭世凯看到柳子云冲了过来,赶紧跳开一步,一脸悻悻的溜到边上。

        切……

        “能不能正常行动?”柳子云把孔建扶起来,看到后者鼻青脸肿的模样,不免有些担心,在危机四伏的环境里,如果受伤影响行动,将是致命的。

        “还行,没太大问题,只是那个家伙……”孔建疼的直咧嘴,但看到柳子云替自己解围,还是感激不已。

        说着,孔建愤怒的目光投向彭世凯。

        太嚣张了。

        彭世凯根本不看孔建,一个手下败将,翻不起太大浪花,有本事来和他一对一单挑,谅他都不敢,一个逃命丢掉武器的家伙。

        他的目光扫向回来的其他三人,看到唐九悯后,嘴角突然咧起。

        “哟,我们唐队长回来啦,说什么不开灯,你看结果呢?那些怪物还不是找到我们了,真以为是个老人就什么都明白了?”

        面对着新人的嘲讽,唐九悯感到有些好笑。

        这人的确反应快,实力不错,但还真是嚣张惯了,不仅飘,而且自以为是。

        唐九悯双手抱在胸前,也没生气,轻描淡写回答:“你说得对,怪物本来就存在,开灯或者不开,只会影响它们需要多长时间发现我们。”

        “有着亮光的情况下,它们自然更明确我们所在。不然,它们为什么第一个攻击你呢?”

        彭世凯脸色一变。

        唐九悯不是好相与的人,本来他只是事不关己,打算看个热闹,但是既然不长眼的家伙撞上来了,他不介意推波助澜一把。

        彭世凯:“你胡说八道什么……”

        不等他回答,柳子云听到唐九悯的话,立刻回神,愤怒的爆喝出声:“唐九悯吩咐过,队伍按照一个人贴着一个人的队形前进,你是最后一个。”

        “为什么!从后面赶来的怪物,杀掉了倒数第二的沙眉,而你,毫发无损!”

        “彭、世、凯!给我个解释!”

        柳子云最后三个字说得咬牙切齿,杀气腾腾,拳头更是咯吱作响。

        “怎么可能,你压根就是胡说八道,我已经走到沙眉前面了,根本不在最后。”彭世凯脸色变得僵硬,他狡辩起来。

        “沙眉是个女人,本身就没多少体力,被赶上来的怪物弄死,能怪得了谁,难不成怪我么?”

        “你这是在污蔑我。”

        “污蔑?”

        被打的孔建突然叫起来,“我看柳警官说得没错,你这个人心狠手辣,只顾着自己,就是你把沙眉推出去,给你做了替死鬼,只会窝里横的垃圾。”

        “你他妈的找死!”

        “放下!”

        被无意说中事实的彭世凯怒火冲天,想要拿枪对准孔建,但却被柳子云抢先一步按住手臂,抬不起来。

        这时,彭世凯又开始作死了。

        谁提的沙眉?

        对,唐九悯那个王八蛋!

        “唐九悯,你个鳖孙,有本事找出证据,别凭着一张烂嘴就想污蔑我,你他妈拿出证据!”

        彭世凯几乎气得跳脚,又不敢针对柳子云,一激动就把矛头转向唐九悯。

        而面对彭世凯的叫骂,唐九悯摇了摇头,转头问叶菲姆,“你在倒数第三个,身后就是沙眉,说说看你知道的情况。”

        这是一个非常胆小老实的新人。

        突然被点到名字,叶菲姆显得特别紧张,紧紧拽住衣服角,“那个女人,一直在我后面没掉队,我不知道......就是她突然惊呼一声,不见了。”

        唐九悯看向柳子云。

        柳子云脸色黑沉,他再确认一遍,“站在你身后的一直是沙眉,不是别人,对吗?”

        被人问话,叶菲姆特别紧张,他点了点头,一股脑全说出来,“没人,只有她。”

        破案了。

        刚才谁真谁假,一目了然。

        柳子云愤怒的瞪着彭世凯,现在基本确定,沙眉不是正常死亡,一定是彭世凯搞的鬼。

        彭世凯被揭穿的一瞬间,脸色特别难看,他阴冷的看了一眼叶菲姆,在心里默默记住。

        “胡说八道!”

        随后他眼珠一转,突然冷笑出声振振有词,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你们凭什么相信这个毛子,看他那低能的样子,说不定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根本没有可信度!”

        哪怕被人指认,彭世凯也根本不承认,指着畏畏缩缩的叶菲姆,特别嫌弃,“你们宁愿相信一个这种玩意儿,都不相信我?”

        咔嚓咔嚓。

        来自拳头咯吱作响的声音,令彭世凯警惕的看向来源,发现柳子云对自己怒目而视,握紧拳头。

        一副想上前杀人的模样。

        彭世凯警惕的后退一步,同时端起手里的步枪,他不甘示弱,朝柳子云嚷嚷,“怎么,都他妈的看我不顺眼?没有证据就想对我下手!”

        “让我给个女人偿命?我呸!想逼死我!你们也没好下场!”

        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充满火药味。

        柳子云狠狠握紧拳头,盯着彭世凯好一会儿,才缓缓松开拳头,

        刚刚一时没注意,让对方后退躲开,此时对方枪口抬起,他还真怕这个混子威胁到其他人。

        而看到柳子云的动作,彭世凯脸上一喜,手里紧紧握着步枪,大松一口气。

        但是,他一放松,却发现不对劲。周围的新人纷纷后退,经过这么一通争吵,他们看向自己的神情,都无比戒备。

        彭世凯突然意识到不妙。

        如果所有人都排斥他,那柳子云或唐九悯,会不会趁机赶走他。

        那就糟了!

        彭世凯赶紧拿枪对着这群新人,带着恐吓意味,“你们看到了?没有证据就别瞎说,尤其你,因为刚才的事情就像把脏水泼到我身上,用你狗眼睛看到了,啊?”

        枪口有意无意对准孔建,吓得孔建不吭声。

        闫芳玲神情激动,在这个时候依旧想要上前,却被旁边李常福一把拉住。

        李常福摇摇头,他示意对方别这么冲动。

        这个时候不能出头。

        其他新人更是连个屁都没放。

        其实新人们都明白,瞧彭世凯的反应,以及叶菲姆的证词,人肯定是彭世凯推出去弄死的。

        但彭世凯是个疯子,谁都不想更不敢和这种浑人争论。

        柳子云气得浑身发抖。

        沙眉的死,明显就是彭世凯这个混账玩意做的。

        然而对方特别无耻,死活就不承认,叶菲姆的证词中只能证明沙眉原本在身后,并非亲眼看到这一切。

        现在,事实就在眼前,但没有证据。

        作为一名警察,柳子云无法在证据不足的时候,收拾对方。

        在这种情况下,柳子云下意识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唐九悯,期待唐九悯给个说法。

        柳子云直觉唐九悯肯定能推测出前因后果,给死去的沙眉一个公道。

        其他新人纷纷注意到柳子云的动作,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唐九悯,眼神中也有些期待。

        彭世凯简直是个畜生,但能收拾他的就只有这些老人。

        唐九悯察觉到柳子云求助的目光,表情似笑非笑,转头看向一脸警惕的彭世凯。

        彭世凯下意识握紧步枪。

        过了许久,就在彭世凯提心吊胆,精神紧绷时,唐九悯终于开口了。

        然而这话,却让柳子云愣住了。

        “你说得对。”

        这四个字,唐九悯是对着彭世凯说的。

        什么?

        不仅柳子云愣住,一群新人愣住,连彭世凯都愣住了。

        “沙眉因为自己失误而死,和别人没有关系,这里不是生前的地方,是以死亡为代价的试炼场,每个人都要保护好自己,意外太多,稍不小心就会死。如果你们不能保护自己,也不要奢求别人会为你们做主,懂?”

        唐九悯的话让一群新人震惊不已,这人不是队伍的队长吗,他们以为唐九悯作为队长,会给怨死的沙眉做主。

        这算什么队长,没有规矩么?

        柳子云特别不解。

        居然不管?

        这家伙连旁边的队友都能害死,简直就是一个畜牲,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

        柳子云不甘心,“唐九悯你……”

        唐九悯却抬手打断柳子云的话,“这就是试炼,没人会为别人的死负责,想要活下去就得自己想办法,如果自己做不到,被别人害死、被怪物杀死,都是迟早的事。”

        “生存不是小事,还能指望别人?何况你的确没有证据。”

        唐九悯根本没有纠结,而是拿起电子板,规划接下来的行动路线。

        柳子云出奇的愤怒,他一直觉得唐九悯心里其实有正义感的,可是对方却令他失望。

        他不甘心,带着质问的意味,继续开口:“唐九悯,别人找不出证据,你难道也找不出来?”

        唐九悯抬头看了一眼不依不饶的柳子云,摇摇头,一遇到这种事,他们这位柳警官就犯糊涂。

        “哪怕判断出来又怎样?”唐九悯不耐烦的问回去:“他要的证据在哪儿,拿不出证据,你打算怎么办,杀了他?不,你不敢。”

        “我不是慈善家,不做无用功。”

        “没必要纠结太多,现在热成像图像反馈回来,那些怪物正遗迹内聚集,它们又发出声音了,十有八九正在呼喊同伴,之后有可能追击出来,我们不能浪费时间,在这里待太久。”

        彭世凯一听,也不管自己之前对唐九悯多不满,这会儿特别‘配合’,“对对对,唐哥说得对!就是这个道理,该准备走了。”

        大松一口气。

        随后,彭世凯更是有些嚣张的笑了笑,对着柳子云调侃。

        “哟,柳警察,你听唐队长说的,不就是死个人,世界上死的人多了,你难道因为这个倒霉鬼,就把过错赖到我身上,杀了我给死人赔罪啊?”

        “再说,谁告诉你就是我杀的,你不能因为只有我站在沙眉身后,就说我是凶手吧?”

        语气吊儿郎当,嚣张至极。

        结果他说着说着,却突然感觉到身子有些发冷,下意识抬头,发现唐九悯正看着自己,表情自然。

        自然是自然,但莫名的,彭世凯心里犯怵,下意识收敛脸上的嚣张表情。

        “唐队长,刚才要不是被孔建撞了一下,我早就拿枪开始反击了。”他露出一抹笑容,拍拍胸膛赶紧向唐九悯保证。

        “你知道的,我一个街头打架出身,怎么可能怕那些东西?要不是有人拖后腿,我绝对能帮你们干掉一两只,要是再遇到这些怪虫,我绝对能出力,不会让唐队长你失望的!”

        特别奉承。

        特别虚伪的奉承。

        唐九悯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而是看着手里平板,机器人正在源源不断的将周围的情况传送回来。

        “所有人收拾东西,接下来我们要绕到远处,那边有个移民站,我们通过那里,能避开很多战场遗址,前往塞尔神族所在地。”

        说完这句话,唐九悯也不管陈旻等人有没有想法,转身就带着新人离开。

        “唐!九!悯!”

        而就在这时,在他身后,却传来柳子云的声音,几乎一字一顿,特别愤怒的声音,“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唐九悯听到后,失望的摇摇头,甚至懒得转身,“为什么?我需要解释么?”

        “我和你的约定一直存在,我也履行着约定内容,但请你不要耽误我的事。”

        “不要以为你的实力够强,就理所当然觉得我应当按你的要求来,约定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是你的仆人,更不欠你任何东西,明白?”

        柳子云愣在原地。

        身侧传来一声怪笑。

        他转过头,看到彭世凯眼神充满不屑,正对着自己竖起中指。

        wap.

        /109/109365/28351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