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乌米尔斯

第四十七章 乌米尔斯

        正如唐九悯所猜测的那样,第五个审判席后,的确坐着那位存在,乌米尔斯。

        不止是他一个人,身边还跟着他的副官。

        而且,这两人才不是刚到,而是已经到了有一段时间。

        在四名神官抵达审判席不久后,他们就已经来到二楼阴影处坐下,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乌米尔斯没有站在审判席前。

        作为舰长,他有这个权力不出现,四名神官最初也就没多想。

        反而一个人类造成的闹剧,尽快收场就好了。

        可事到如今,他们却是被那个人类弄得哑口无言,只能无措的看向舰长。

        目前的情况......那个人类说要挑战舰长......是不是应该……

        然而,他们无措的目光有些白费。

        第五座审判席后的阴影中,乌米尔斯正老神安在的坐在椅子上,眼皮都懒得抬起。

        不过,他身边的副官倒是一直注意着周围情况,看到神官们的眼神,尽职尽责。

        “大人,局势有些失去控制了,那人类精通教义,几位神官招架不住。”

        “哼。”副官的声音并不大,但成功让乌米尔斯低哼一声做出回应。

        “指望这四个老顽固搞定下面人类,我还是太天真了。”

        说罢,看似一直闭目养神的乌米尔斯,终于缓缓睁开双眼,撇向身侧。

        “事情调查得如何了,箱子里的东西,是不是我们丢失的那个?”

        “大人,我派人去问了下面一些战士,他们都说感受到一种特别的能量,从箱子传出,依属下看,很有可能。”

        阴影之中,副官如实回答,身为舰长最信任的副官,他了解很多机密,深知那件东西对身前这位大人有多么重要。

        果然,低着头的他刚刚说完,就看到自家大人手握权杖的手紧了紧,语气也变得愤怒起来。

        “拿着我的把柄,竟真敢找到我头上。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傻子,你说这个人类小子到底为什么闯入这里?”

        “挑战权势?揭发阴谋?公布真相?他又不是我们的族人,他哪会有这种狂热?”

        “狗急跳墙?慌不择路?可就算他挑战成功又怎么样,身为一个人类?难道就可以活着离开?”

        副官是个聪明人,他一听就心里知道自家大人有了猜测,但他不能猜,只能问。

        “大人,属下不懂,您的意思是?”

        “他一定有离开基地的办法,而在我们的基地里,光靠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说完,乌米尔斯握住权杖的手指微微一动,语气微沉道:

        “之前实验室被袭击,我有过怀疑,他们如何避开基地的重重防御,悄然无声潜入,而现在我确定了。”

        “长官您是说……”

        “连续两次都在地下出事,这小子更是在地下一层上楼期间被发现......我们的秘密逃生通道,看来是暴露了。”

        “长官,您怀疑他们?”副官愣了一下,飞快的看向下面:“这不可能,那里只有您、我,以及四名神官知道,人类怎么可能知道?”

        “密尔多,你已经见到了信仰的真相,不要再被固有思维桎梏。”

        “如果只说可不可能,35年了,这座星球还不应该有活人呢?结果不一样有人出现了?”

        “看来,他的同伴应该就在基地躲着,等待机会接应,不然他哪里来的底气,孤身犯险。”

        神族舰长不愧为基地的掌舵者,作为最高决策者,他很快就猜中关键。

        “如果真是秘密通道暴露,那么......大概率就在地下。”

        “密尔多,派人去搜索下,找出那群害虫。”

        “我不相信所谓的炮塔和机关......”

        “实验室被袭击的结果已经说明,基地的地下防御极差,那些炮塔和机关只是一些死物,关键时刻毫无作用。”

        乌米尔斯的命令很是严厉,可在他身侧,副官听完却是有些为难。

        “大人,您知道仪式的重要性,现如今基地所有战士都在这了,这时我们能调动的......”

        “都是了解事情真相的,已经信仰丢失的他们......战斗力还不如人类”

        总而言之,想要腾出人手去搜索地下,太难。

        而就在副官硬着头皮解释完毕,不敢抬头时,余光却看到自家大人突然站了起来。

        “大人您……”

        乌米尔斯整理自己的着装,面对副官的解释,缓缓开口。

        “地下五层不是还有一群畸变体吗?把他们放出来就好了。”

        提到那群畸变体,副官惊愕的抬起头,对着乌米尔斯的背影,语气迟疑。

        “大人,那些畸变体尚无法完美控制,我们只能给他们输入一些模糊的指令,一旦失控,对我们威胁很大。”

        “威胁很大?”乌米尔斯听着副官的担心,突然感觉有些好笑。

        “威胁再大又能大到哪去,他们要做的就是确认地下没有人类。就算失控,这群不成熟的玩意,难道还能战胜下面这群战士?”

        听明白舰长的疑似,副官再不说话多嘴了。

        “只要拿回那个东西,我们就可以继续培养畸变体,现在的,死就死了?你速度安排这件事,我来会一会这人类小子。”

        “以为拿颗晶石来揭露我就行了,他未免也太天真了,真当我没做准备?”

        说罢,乌米尔斯一杵权杖,从阴影中慢慢走出,另一只手却握着一条锁链。

        锁链的末端,在阴影中似乎藏着什么存在,跟着人往前移动稍许,发出明显的铁链拖地声。

        而一楼,一直等待的唐九悯也是听到动静,抬头看着那一直没动静的审判席。

        终于,还是出来了么。

        伴随着铁链声,二楼,中位的审判席上,一名身着华丽铠甲服装的神族出现在唐九悯视野中。

        乌米尔斯,唐九悯从博士的实验室洗劫了不少资料,看过这个神族的样子。

        和神族战士类似,对方穿了铠甲,但这套铠甲却是华丽大过实用,金制花纹、流光溢彩,居然给人一种宴会礼服的感觉。

        不仅如此,作为舰长,基地的掌握者,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权杖。

        和其他神官不同,他手里的权杖镶嵌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能量晶石,充斥着神族能量。

        真是套华丽的打扮呢。

        可华丽归华丽,随着舰长从阴影中慢慢走出,唐九悯的神经却一下子紧绷起来。

        让他紧绷的不是对方装扮,而是隔着十几米距离,依旧能感觉到的骇人压迫感。

        唐九悯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可光是那根权杖上水晶迸发的神族能量,就让唐九悯的能量侵袭又上升些许。

        那根权杖在塞尔神族中,绝非凡物,甚至可能是一件神器。

        而除了这些之外......

        吸引唐九悯注意力的,还有对方另一只手,牵着铁锁,看样子应该拖着某件重物,但具体不知道会是什么东西。

        有些难以判断。

        唐九悯还在不断思考,可在二楼,乌米尔斯却对他不管不顾,直接看向旁边审判席上的神官们。

        这副反应,可以说昭示了对发起仪式人类的不屑,甚至连个目光都不愿看过来。

        眼见这一幕,唐九悯眉头微皱,有些意外。

        他不在乎对方高傲不屑的态度,但是问题也就出现在这。

        好歹是舰长,不是傻子。

        应该可以判断出自己是袭击实验室的人,而自己脚边的箱子一直散发某种能量,摆明了是大神官晶石。

        那么,凭什么不屑。

        难道不应该出来打个圆场,互相找台阶下么?

        这种高傲不屑的态度,难道他不怕自己将箱子打开,公开事实真相?

        难不成这位舰长大人觉得他不知道真相,对他没威胁?

        恐怕不是......没人会这么傻。

        那就是......有所依仗?

        想到这里,唐九悯看向乌米尔斯。

        作为实验的幕后黑手,对方此时应该也失去信仰能量才对,和实验室那群弱不禁风的神族差不多。

        可那根权杖……

        失去神族能量后的他,竟能直接碰触?

        看来这里面的秘密还有很多......

        而就在唐九悯皱眉思考时,身为舰长的乌米尔斯开口了。

        “没想到,圣堂竟然遭受了这样一场闹剧,真是罪过。”

        “辛苦了,我们的神官,面对一名明显的异教徒,依旧保持严谨和公正,没有因此丢失塞尔神族颜面。”

        “你们做得不错。”

        陷入挫败的四名神官一听,那股摇摇欲坠的心弦又恢复平静,他们朝舰长深深鞠躬,表达内心的感激。

        紧接着,神族舰长又看向底下的神族战士们,同样温和的开口:

        “而战士们,你们也同样辛苦,面对一个明显的入侵者,依旧坚定维护教义,你们都是坚定的信徒。”

        “各位,虽然只是面对一出闹剧,但你们的所作所为证明你们是神典下的子民。”

        “也是舰队不可或缺的力量,只不过你们面对的是一个极度狡猾的人类,他依靠教义漏洞钻空子,欺诈大家。”

        “我们的信仰恐怕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入侵者会潜入圣堂,敲响信仰的古钟,而这样一个入侵者居然熟读教义,狡诈虚伪。”

        狡猾、欺诈、狡诈、虚伪。

        一连给唐九悯扣上四个不好的标签。

        唐九悯闻言,略微挑了挑眉头。

        虽然这位舰长的情况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但是基本套路不变,依旧用教义来说事。

        “舰长,你如此诋毁我,说是我欺诈他们,那我倒想问问,我是如何欺诈他们的?”

        唐九悯的话成功将对方演讲打断,乌米尔斯转过头,终于看向高台上的人类,发出重重一声冷哼。

        “哼,投机的人类,你的意志倒是坚定,通过了神典考验。”

        “可你来圣堂根本不是为了挑战什么权威,你只是一名提前做好计划,带着破坏目的入侵者。”

        “你携带了武器,而且昨天就与我们基地外面巡逻的战士爆发战斗,杀死我族两名战士,你还敢不承认?”

        最后六个字,乌米尔斯加重语气,以近乎陈述的语气质问。

        “作为第十七巡逻舰队的舰长,舰队坠落孤星,进入紧急状态三十余年,失去外界联系,我可以根据紧急情况处理任何麻烦。”

        “今天,你这个人类的入侵者、投机者、破坏者,可耻的钻了教义空子,让圣堂蒙羞,我无法放任一切继续。”

        “这是我身为舰长应尽的义务,也是我的责任,我必须保护舰员的安全,相信信仰虽然会惩罚我,但也会宽恕我。”

        说罢,乌米尔斯面向神族战士,洪亮又肃穆的声音宣布:

        “我族英勇的战士们,将这个满嘴谎言的人类驱逐下去,他没有资格利用教义的空子对你们指手画脚。”

        “没有资格?”

        “没有资格指手画脚的是你,乌米尔斯。”身边的神族战士蠢蠢欲动,唐九悯却是在此时出口反击。

        “你的言论不过是在逃避罢了,堂堂的舰长,居然不敢面对质问,不敢面对挑战,甚至懦弱到拿着我的武器说三道四。”

        “我之前已经说得十分明白,携带武器和偷偷潜入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你巡逻的战士在外面死亡和我有关系?”

        “你,堂堂的神族舰长,说出的话可是要负责的,你有证据证明吗?”

        唐九悯摇摇头:“不,你没有,难道仅凭一个怀疑,就能将杀害你们战士的事强加到我身上么?”

        “你不能,您也不配!”说着,唐九悯再次伸出手,缓缓指向脚下。

        “仪式之下,你我同是受审者,在仪式结束之前,您将失去那高高在上的舰长身份,凭什么说出所谓舰长的责任和义务?”

        双方的对话充满火药味。

        整个圣堂内,神族战士已经有些被这个人类说怕了,不约而同看向四名德高望重的神官。

        果然,他们发现那人类每次反驳,神官们脸上的神情就更加严肃,这让神族战士们心里纷纷一紧。

        这说明那个人类都说到了点上。

        “荒缪!一派胡言!你这是对我族教义的歪曲,撒谎的人怎么会承认自己撒谎,欺诈的人更不会主动承认自己欺诈,你当然不会承认。”

        “听我的指令,驱逐他,抓住他,杀了他。这个虚伪至极的人类没有资格站在公正之台上,我们不能一错再错。”

        wap.

        /109/109365/28351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