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最后的疯狂

第五十章 最后的疯狂

        正准备离开的乌米尔斯听到喊话,略一皱眉,然后恢复平静的脸色,他回过头看向唐九悯,有些疑惑的开口。

        “人类小子,你无疑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人,现在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说明?”

        “这一次你开启公正审判,想要挑战权威。虽然你判断错了,但作为舰长,我认可你的挑战。”

        “你不会受到惩戒,也不需要付出性命的代价。”

        “我只会把你关到基地里,给你最好的照顾,不会对你做什么苛刻的事情。”

        “等紧急状态解除,你将重获自由,这是给予你勇敢的最大恩赐。”

        说完,乌米尔斯眼神充满警告,看向唐九悯,在他看来,如此明显的暗示下,那个人类小子该消停了。

        但是,他却看到唐九悯缓缓摇头、脸上带着疯狂的神色。

        “不!”

        “舰长先生,我的想法不变,我挑战的依旧是你。”

        唐九悯刷一下抬起手指,显得有些迫切。

        “虽然你所谓的总工程师承认罪行,甚至做出了畏罪自杀的行为,但我觉得这并不是真相?”

        “我怀疑,你才是实验室幕后的主导者!”唐九悯的音量陡然拔高。

        “舰长先生!作为整个舰队的掌控者,你真不知道地下实验室,绝对不可能!”

        而乌米尔斯看着底下有些歇斯底里的人类,心中不由冷哼:

        “人类小子,你刚才说的话是需要负责的,说话要证据,你仅仅只是猜测,这是诽谤,我现在就可以处死你。”

        唐九悯脸上露出愤怒,他握紧拳头,发出咯吱的声音。

        看着这一幕,乌米尔斯眼底浮现一抹嘲弄之色。

        失去底牌的人类,还想翻天不成。

        可突然,乌米尔斯目光一凝,因为下面的那个人类眼神越发疯狂,似乎想放手一搏。

        “舰长先生,我承认之前你的指控。”

        “是我!是我和我的同伴的确袭击了地下实验室,正因为如此,我知道的东西远比你想象的更多!”

        乌米尔斯露出果然如此。

        这个人类要么是被人抓住了弱点,要么是一个疯狂的袭击者,不达目的不罢休。

        看他的样子,已经到没有其他办法的地步了,居然承认自己袭击了实验室。

        可紧接着,他却有些惊愕,因为那个人类小子,拿出了一个平板。

        没错,唐九悯高举手里的平板,滑动屏幕,向神官和神族战士们展示上面的一张张图片。

        “各位,你们仔细看看这上面的图片,这些就是我们在实验室里拍到的图像。”

        “你们看到了,每一名参与实验的叛变者,都会因为贪图这种力量而失去信仰,失去自身的所有能量!”

        “他们的下场就是体质下降,急速老化,你们看,这些在实验室的,都老化成什么样子了!”

        说着,唐九悯腾出一只手,指着地上的尸体。

        “但你们看看地上这个总工程师,他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老化痕迹,你们和他朝夕相处,应该比我更了解他的情况。”

        “如果他真是以前秘密谋划实验室,那早在几十年前他就应该失去信仰的眷顾,那为何还和你们的一样年轻?”

        “这难道不足以让人起疑么?我觉得幕后黑手另有其人,而不是这个替死鬼!”

        唐九悯的质疑让原本结束的仪式重新气氛凝固。

        乌米尔斯则嘴角微微扯动,眼神发冷。

        “人类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找死,这可是污蔑和诽谤,你没有任何证据!”

        “舰长大人,刚刚你不是也没有任何证据,就说我和基地外你死去的战士有关么?”

        “而且......撒谎的人怎么会承认自己撒谎,欺诈的人更不会主动承认自己欺诈,这句话,不是您自己说的么?”

        “这不一样,小子!”乌米尔斯语气猛的带上杀气:“你想死是么?很好,现在我就可以用神族能量,将你杀掉,这样一了百了,如何?”

        “使用神族能量可证明不了什么。”唐九悯的表情不屑,语气癫狂的反击。

        “你有太多办法可以做到,毕竟你是舰长,但有个办法可以验证绝对的真假,任何人都会信服。”

        “公正之台!只有这里!在大神官遗骸面前,进行绝对公正的审判。”

        “我作为挑战者,有权和你在公正之台接受审判级的考验,不是么?”

        上面的乌米尔斯没有第一时间回复,而是有些怀疑的看向唐九悯。

        这个人类,此刻已经彻底疯了,兴奋、狂喜……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整张脸都涨红了。

        乌米尔斯有些无法理解,但在他的注视下,这个人类却继续不断的催促开口。

        “如果舰长能立于公正之台上,能承受大神官遗骸带来的考验,我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当场死在这里!”

        “但如果你没有做到,那就证明我的挑战依旧是正确的,你没有任何权利处死我,相反,该被处死的家伙是你!”

        这家伙已经疯了......但他说得对。

        神族战士们纷纷抬头,目光集中到舰长身上。

        而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乌米尔斯也是缓缓点头。

        “可以,既然你执意要进行一场公正的审判,那我就满足你的要求。”

        说完乌米尔斯转身,准备下楼。

        可当他刚跨入审判席的阴影后,副官却颇为担忧的上前,拦下了他。

        “舰长,这个人类很不对劲,他的语气、神情,都不太自然,我觉得你不该下去。”

        “哼。”乌米尔斯冷哼一声,脸上杀气再不掩饰:“你看到了,我给了他活路,但是他却不停的找死。”

        “我不知道他到底打什么主意,但他以为大神官能量就可以揭穿我,未免也太天真,我是舰长,面对这种挑衅,必须回应。”

        “可是,大人。”副官面对乌米尔斯,始终低着头:“您现在的实力虽有一定恢复,但并不完全,甚至不到平时的三成左右。”

        “即便我们解析了一部分大神官遗骸,可依旧无法彻底理解,这样下去,万一那人类小子出手攻击,对您来说太过危险。”

        “我觉得,大、大人……”

        副官话才刚说完,他整个人就被面前的乌米尔斯揪着衣领提起来了,一下拽到他的面前。

        “你觉得?”看着眼前的副官,乌米尔斯眼里喷火:“我什么时候需要你觉得了?我只要我觉得!”

        “你只是一个副官,一半塞尔神族血统的杂种,明白自己的身份,做好你该做的事情!”

        “哪怕我只有三成实力,也是战士出身,不次于任何战士,底下的人类又有什么办法跟我作对,简直就是找死!”

        “做好你该做的,不然......你就没有用了!”

        说完,乌米尔斯一把扔开副官,将其摔到旁边的墙壁上,大步离开。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很快从十二道大门中的一道,进入圣堂一楼。

        这里站满了密密麻麻的神族战士。

        当乌米尔斯踏入圣堂内,底下乌泱泱的神族战士们纷纷行礼,以表对他的尊敬。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满脸虔诚且十分自信的舰长。

        与此同时,二楼审判席上的四名神官也有了动作,他们用各自的能量催动整个圣堂内的隐藏法阵。

        一个接一个的法阵亮起来,这些法阵上的能量最后集中到整个高台上。

        唐九悯首当其冲,感受到神族能量对自己的侵袭。

        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现在能量侵袭的指数,已经快逼近100%

        乌米尔斯大步来到高台上。

        双方隔着大神官遗骸,相距不过两三米。

        他停下脚步,看向那颗大神官遗骸,努力维持面部平静。

        但唐九悯却敏锐捕捉到对方眼里那一闪而过的贪婪。

        “舰长先生,你不配拿到他,他不会承认你的!”

        “……”

        听到人类的话,乌米尔斯目光从大神官晶石上移开,落到这个不断挑战他的人类身上。

        说实话,他实在不明白人类小子到底怎么想的。

        就像此刻,对方说这话,那眼神却特别癫狂,仿佛不怕死一样。

        “我不明白,作为一个人类,生命如此脆弱,你就不想好好的活下去?”

        “我已经给了你活下去的条件,只要你同意,我会关住你,但也会在必要时刻让你成为我的副官,为我所用。”

        “你们人类,连整个种族都危在旦夕,你这么拼命,又有什么用!”

        “您说得很对,我的确想要活下去,如果我是一个走投无路的人,恐怕会被您高超的手段震慑。”

        “只可惜我不是。”唐九悯用一种决绝眼神看着乌米尔斯:“就算还有一点把握,我也会杀了你!用你们的教义,杀了你!”

        “呵,愚蠢的人类。”乌米尔斯用好笑而嘲弄的眼神注视着对方。

        “舰长先生,您不信?”

        “我看人类小子你根本没有搞清楚状况。”

        双方短暂的一番交流,紧接着乌米尔斯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你的同伴能救你?”

        果然,乌米尔斯看到唐九悯眉毛一跳。

        “他们现在应该在地下那几层。放心吧,我已经释放了关在地下的一些宠物,可以保证杀掉你的所有同伴。”

        “很可惜,你等不到他们的救援,甚至连他们的尸体也没办法看到。”

        “而你,和他们的下场是一样的。”

        但在乌米尔斯死死的注视下,唐九悯仅仅先是紧皱眉头,而后恢复平静。

        “也许吧,但可能我的同伴比你的宠物更强,我只能看到你宠物的尸体。”

        “哼,人类永远都有这种迷之自信,就像我们最开始发动战争,你们也有必胜的信心,然而事实证明你们只是弱者。”

        乌米尔斯似乎不想再说什么,一下子提高音量:

        “来吧,人类,在公正之台进行审判吧!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抵御能量冲击,但我不会有任何问题。”

        “四位神官,把你们的能量全部注入到大神官的遗骸中,将能量提到最大。”

        乌米尔斯下达指令,四名神官将能量提升至最大,四股宛如实质的“细流”全部注入到大神官的遗骸内。

        遗骸连着高台,高台连着圣堂,能量在三者之间慢慢传输。

        众多神族眼前,那宛如液体的神族能量,如血液般从高台流下,涌进圣堂的十二根柱子里,让原本深色的柱子变成纯白色。

        而这一切尚未结束,这些庞大的能量更是沿着十二根柱子向上延伸、汇聚,融合在天花板正中间,那尖端顶棚上,变成了类似星空一样的能量团。

        神秘、强大。

        伴随着这种能量出现,大神官遗骸里的能量也在不断攀升。

        很快,晶石上出现一道模糊的影像,影像不大,但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大神官的身影。

        底下的神族战士们再度出现明显的骚动。

        高台上,乌米尔斯看着眼前的大神官影像,心里发虚,目光有些闪烁,只不过他的身体并未受到影响。

        “现在能量已经提升到最大了,小子,你是开启仪式的人,你要第一个接受考验。”

        乌米尔斯的表情充满玩味,在他看来,这么强大的遗骸能量,人类肯定难以承受。

        而同时,审判席的四名神官也帮起腔来:“人类,把手放到遗骸上,一分钟内如果你还活着,证明考验通过。”

        “当然可以。”反正侵袭率临近极限,唐九悯也不在乎了,很乐意接受挑战。

        他上前一步,站在大神官遗骸面前,将自己的右手覆盖到晶石上面。

        几乎下一秒,系统提示能量侵袭程度攀升,侵袭比例瞬间破百。

        但唐九悯始终很淡定。

        因为哪怕超过100%,这种能量侵袭短时间内也不会对他造成影响。

        他所付出的,不过是100%的能量侵袭,以及身体崩解速度提前2小时。

        很快考验的一分钟过去,唐九悯收回手。

        在他身上,神族能量不断游走,却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人类小子居然没受到任何影响?

        眼见这一幕,乌米尔斯的眼神变了又变,但他仅仅只是诧异,没有丝毫惧怕。

        他往前一步,阴冷的看了一眼后退的唐九悯,阴恻恻的开口:“人类小子,看好了,考验结束后,我会亲手杀了你。”

        唐九悯闻言,露出一抹慌乱的神情,甚至紧张的搓着手。

        而乌米尔斯此时,已经在心里给人类判了死刑。

        他伸出左手,按在面前的大神官遗骸上。

        下一秒,一股强烈的能量窜流乌米尔斯全身,浮动于他身体表面,让其整个身体不自主抖动起来。

        wap.

        /109/109365/28351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