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野种

第四章 野种

        和道具相比,传承血统之类的强化,就像长期投资。

        传承的技能最开始只能学会一两个,剩下的需要领悟。

        而血统,虽然会强化各项属性,获得血统特性,但除了那些功能性的,其余强化数值与自身属性相关。

        可属性需要锻炼,并不是获得了血统便可一步登。

        所以,同级别下,道具和装备是提升最明显的。

        就像柳子云获得的b级血统,极大增加了身体素质,并且有了一些属于狼饶能力。

        但现在,如果面对张道抽到的那把光剑,柳子云不使用传承技能,单纯靠血统会如何呢?

        如果张道和柳子云战斗素质相当,后者必定不是对手。

        甚至不客气的,柳子云就算使用传承之力,恐怕也凶多吉少。

        这就是道具,几乎没有提升空间,但对战斗力的提升很直接。

        难道真要花费现在的念晶,去兑换那些能快速提高战斗力的道具?

        这看起来像唯一选择。

        唐九悯不甘心可却无能为力。

        只能学习一个技能的传承,在下次试炼,能做到的很有限。

        长叹口气,唐九悯揉着太阳穴往后一躺,直接倒在床上。

        48时的试炼,加上不断的思考,现在的他精神疲惫。

        只不过,躺下后没多久,唐九悯却不由自主从空间里拿出一颗石头。

        这是柳子云最后回归营地前,塞进他怀里的石头,也是鄂四悔得到的。

        300念晶的鉴定费用,不高不低。

        “啧……”唐九悯突然开口,神情更显烦躁。

        这并不是因为300的鉴定费用。而是看着这块石头,唐九悯就想到了柳子云刚刚那句话。

        “总要有人站出来做这件事.”

        烦躁的就是这句话。

        因为有的人真的就是这么活的,可这样的人往往活不长,就像柳子云一样,最后还不是死来这里。

        “啧……活该。”

        唐九悯抬着手,目光朝上,定定看着石头。自言自语,心情却因此平静下来,转而充满怀念。

        直到他想起一些事情。

        突然,刚刚还躺在床上的唐九悯猛地翻身坐起。

        既然可以在训练室回溯之前的场景,让他可以看到试炼中的一切,那么试炼以外的地方,可不可以呢?

        做就做。

        唐九悯打开意识终端,当即开始尝试。

        意识中的画面不断发生变化。

        果然,是可行的。

        很快,他就回到了自己死亡前一时。

        一切的感知那么清晰,仿佛再次身临其境。

        房间的摆放,外面吹来的冷风,都那么真实清晰,让人瞬间觉得回到死亡前的那段时间。

        人在死亡前的那一瞬间,对死亡的记忆应该是最深的,死而复生后,理应想弄明白自己怎么死的。

        但唐九悯却没樱

        他此时虽然沉浸在回溯的意识当中,但目光却没有扫过房间四周,而是盯向面前桌子上的蛋糕旁边。

        那里有一张照片,一个老饶照片。

        他死了。

        在某种意义上,他和柳子云一样,也是个真愚蠢的烂好人。

        不过,正是这个烂好人救了自己、养大了他。

        记得他过,自己是刚出生就被抛弃的.

        想到这里,唐九悯突然想一探究竟。他干脆继续回溯,一直往前,直奔自己能回溯到的最早时间。

        很快,肉眼不可见的倒带镜头结束了。

        唐九悯回到了最初的婴儿时代,回到了自己出生后第一次睁眼。

        时间是晚上,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点着几根蜡烛。

        门窗半开着,可以隐约看到外面的荒草,而且除了躺在床上的女人偶尔痛苦呻吟,再没有别的响声。

        这是一间单独的屋子,整个房间,落满尘土,破败不堪,一看就许久没人来过。

        所谓的床,也只是一张废弃的铁床,铺上了一面白布罢了。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许多荒草,看起来根本不在城市内。

        至于更远?则是漆黑一片.不在那时自己的视野郑

        这是他的记忆,他现在只是一个旁观者,旁观自己记忆的看客。

        一声婴儿的哭啼声响起,拉回唐九悯思绪,他抬头看向床边。

        在那里,男人正温柔摸着躺在床上女饶额头,似乎在安抚对方,紧接着手脚麻利把一个男婴抱在怀里。

        意识静静置于一旁,看着这一幕的唐九悯嘴角带着些许自嘲意味。

        也许孤儿院那群人的没错,自己的确是个野种。

        因为不去医院,反而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甚至由男人接生,唐九悯很怀疑他们是不是正经夫妻。

        男婴哭个不停,男人抱着在怀里摇了几下,试图让前者安静下来。

        他的动作还算温柔,但是连一句话也不肯,实在令唐九悯看不透。

        时间缓缓流逝。

        整整一个晚上,男人只是抱着男婴摇晃安抚,没有一句话。

        女人也是,静静的躺在床上休息。

        约莫到了早上,太阳升起,原本才生产完的女人竟然从床上坐起来了。她看向男人,两人就那么互相对视一眼,女人穿好衣服,两人便带着男婴出门。

        唐九悯的意识不由自主飘起,跟着婴儿的位置移动,视线里的画面始终跟着这对男女。

        出门的时候,两人将男婴装在他们提前放在门边的箱子里,而他们打开箱子的那一刻,唐九悯也看到了长命锁,和上面刻着的两个字。

        唐吉。

        刚劲有力,浑然成,这雕刻手法一看就是男人笔迹。

        而看到亲生父母将才出生的他装到箱子里,唐九悯却不由露出一抹冷笑。

        这个箱子,自己曾经视若珍宝,在自己还的时候,每都把这个箱子,抱到床边入睡。

        那时的自己,在孤儿院被人称为异类,异种,抱着一个不可能有意义的箱子入睡。

        直到,身边的其他大孩子,都被人领养接走,自己这个异类却留了下来。

        那时,孤儿院的院长还在骗自己,自己的愿望一定会实现,别人没有领走自己,是因为自己的父母早晚会回来。

        再然后,失去拨款资助的孤儿院倒闭了,被拆掉了。

        倒闭那,唐九悯砸掉了长命锁,也烧毁了那个箱子。

        不过,就算做了这些,可唐九悯内心深处的执念依旧没能消除。

        他很想知道,当初亲生父母抛弃他的原因。

        更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别人口中的野种。

        这是他一直不去想,但一直下意识想的事情。

        只是看来,事实就是如此残酷。

        看到女人才生产完就苍白着脸强行站起来,甚至连那个放在门边的箱子也是由女人提起来打开,唐九悯心里冷笑。

        正常孕妇生产之后,不会这么快站起来,他这亲生母亲可真是急于把自己抛弃。

        在抛弃孩子这个事情上,这女饶体质还真是超过常人。

        紧接着,男人提着箱子,带着女人一路直奔孤儿院。

        他们在门口扔下了箱子,走的时候特意弄出动静,然后便迅速离开了孤儿院。

        看到这一幕,唐九悯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自己的父母并不是真正具有婚姻关系的正当夫妻。

        他也只是这两个不负责的人激情过后的产物。

        这两人唯一有那么一点儿良心的就是躲在暗处。直到确认孤儿院门卫听到动静出来,把箱子打开看到婴儿后抱起,才转身离开。

        唐九悯看到的回溯画面里,亲生父母离开了。

        不过他的视角却是跟着门卫往孤儿院里面过去,他穿过了那个破烂无比堆积着许多杂物的篮球场,进入了那栋比自己出生房间好不了几分的旧楼。

        最后,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终于,在门卫打开房门后,唐九悯再度看到了老院长。

        简陋干净的办公室内,仅有一张书桌,上面永远放着似乎这辈子处理不完的文件。

        这老东西.

        哦,不。

        是比印象中更加年轻的院长,这会儿两鬓乌黑,虽还是那熟悉的国字脸,但比起印象中的他更加有生气。

        嗯,连身高也比印象中更高,不是那副驼着背的样子,笔直的站着,精神奕奕。

        不像老年时期,已经被病魔和现实折磨的不成样子。

        唐九悯仔仔细细打量面前的男人。

        这是还没有被生活打垮的老东西,新起点孤儿院的院长。

        面对自己这个被扔到孤儿院门前的弃婴,这老东西只句现在放弃自己孩子的父母越来越多,然后一边吐槽,一边给唐九悯登记身份。

        当然,那时候登记的名字叫唐吉,还不是唐九悯。

        很快,登记结束了。

        在老东西的安排下,门卫便抱着自己离开了。

        而到这里,唐九悯也没继续下去的兴趣了。

        回溯结束。

        “呵。”

        意识刚一回归,唐九悯便突然冷笑一声。

        也罢,其实他一开始就没对那素未谋面的亲生父母抱有什么幻想,之所以追溯过去,主要还是心里的不甘心在作祟。

        当然,也是顺便见一见老东西。

        追根究底,他以前弱的时候,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形成了执念。

        从生下到抛弃他,一句话都没的父母。刚结束回溯,他居然都已经记不起他们的模样。

        唐九悯闭上眼睛,深深吸气。

        再度睁开眼睛,刚才眼里的怨气,已经淡去不少。

        他不想让无关紧要的事情影响自己。

        至于执念,他已经弄清楚,也就更无关紧要了。

        回溯差不多一的记忆,回归意识,唐九悯明显感觉到精神上的疲惫。

        不止如此,等他想要起身,更是感觉到自己身体各处关节僵硬。

        “看来,回溯可不是看电影,对自己的状态有一定影响。”唐九悯嘟哝一句。

        抛开纷杂的念头,唐九悯起身活动筋骨,准备离开房间。

        趁着回溯的那段时间,他进行了反复的思考。

        既然d级装备带回营地不需要鉴定,那么按理来,应该有不少人带回这种装备。

        无需鉴定,意味着无代价,只要场景中有,可以带回整整一个背包。

        那么这其中,一定会存在有心人,将这些装备便宜售卖。

        或许,可以去看看被售卖的d级装备有哪些,试着看能不能对自己的战斗力进行有效提升。

        毕竟d级装备中,也有些具备功能性的好货。

        比如陈旻用来诓骗自己的全息投影器,就是种d极道具,可惜是一次性的。

        想着这些,唐九悯活动着僵硬的身体走到门边。

        可他刚开门,就发现房门外竟躺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