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五章 赌来的约定

第五章 赌来的约定

        躺的自然是柳子云。

        听到房门开启,靠着围栏半躺几乎入睡的柳子云顿时惊醒。

        唐九悯也是愣了一下,随即神情变得玩味。

        “柳菩萨,你为了蹲我,一直没走?”

        柳子云摇摇头。

        “走倒是走了一趟,因为营地外面有人敲门,聊了一会儿。”

        “那个团长,鲍里斯?”唐九悯表示。

        “对,没错,就是他。”柳子云叹口气,顺着唐九悯的话继续开口:“他状态很不好,但还是好意过来提醒我们。”

        “每个团队首次有试炼者即将解锁权能,都会提升下次试炼的难度。而如果即将解锁权能的是两个人,那更是会进入一个难度非常高的试炼。”

        “他跟我介绍了一些,幸存下来双权能试炼团队进入的场景。概率较高的试炼类型,给我做了一些科普,我们聊了不少时间”

        最后几个字,让唐九悯瞬间目光一晃。

        他出声打断柳子云。

        “聊了好一会儿……聊了多久?”

        柳子云仔细回想了一下,“大概,两个时。”

        “这两个时,你一直在等着?”唐九悯揉了揉眉头,从回溯中退出,精神实在有些疲惫。

        这话引得柳子云诧异,他脱口而出:“那个……加上我在门口专门等你的七个多时,已经快十个时了。”

        什么?!唐九悯瞬间一惊,整个人清醒几分,上下不住打量面前的柳子云。

        “你一口气蹲了我十个时?”

        这是人干的事?

        不是。

        但事实证明,柳子云干得出这种事。

        只见他挠挠头,点头又摇头。

        “差不多吧.”

        “和鲍里斯聊完回来没一会我就来了,一直在你门口等着,毕竟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来。”

        有求于人。

        得知试炼难度增大,柳子云心底没谱,便硬着头皮来找人。

        他不敢打扰唐九悯,免得引对方不满。又不想错过白等,一来二去,就等了这么久。

        事情的经过一清二楚了。

        看来今没个法,怕是会被这浑人缠死.

        想到这,唐九悯摊开手,露出无奈神色:“又来干嘛?让我下个试炼捞他们?别真了,我可是自身难保。”

        换做别人,被如此不客气的态度拒绝,肯定不好继续。但柳子云不是,他先起另一件事。

        “之前你得对,无论程芷、叶菲姆,或者鄂四悔还是张道,他们的命都是你救的,因而没资格警惕你、疏远你。正如你我约定一样,你做了很多努力。”

        “所以,我们必须也应该信任你。”

        话到这,只听见唐九悯嗤笑一声。

        柳子云却像没听到一样,继续话。

        “唐九悯,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穷凶恶极的人,你的确很现实,但不是恶人。在这里,你的理论是对的,所以只有你能带大家活下去……”

        “停!”

        眼见这人又开始长篇大论,净些空话,给他戴高帽子,唐九悯赶紧出声打断。

        “别搞这一套,帮你只是因为价码到位顺手而为。我不是好人,不需要好人卡,更不是你这种泥菩萨,不需要供着。”

        “你与其这些废话,不如谈点实际的,聊一聊鲍里斯给的试炼情报。下次试炼,如果你管好自己,我们可以合作一起活下去。如果你不愿意.”

        “不急。”罕见的,柳子云打断了唐九悯的话,谈起一个意外的话题。“比起这个,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谈谈你的传承该怎么办。”

        气氛瞬间凝固,仅仅一个呼吸不到,唐九悯的神情便完全冷了下来。

        他定定看着柳子云,目光充满审视和杀意,丝毫不带隐藏。

        不过,在这目光之下。柳子云却目不斜视,没有任何心虚,表情诚恳认真。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唐九悯眼神中警惕的色彩慢慢褪去,再度挂上玩味。

        “程芷?”唐九悯开口。

        柳子云点零头。

        “没错,是她告诉我的。她上次试炼前,陈旻找过自己,想交换道具,甚至提议联合起来对付你,但她拒绝了。”

        “只是拒绝。”唐九悯皮笑肉不笑,“没告诉你和我,不是吗?”

        这话的意思,非常清楚。

        柳子云不由叹口气。

        “她只是一个女人,选错了人就会死,不是吗?”

        唐九悯接过话,“所以,她只想选择赢家。”

        不等对面的人开口解释,唐九悯又继续。

        “你想这是弱者求生的本能?可以理解,我没有那么心眼儿。”

        气氛陡然沉默。

        还是唐九悯再度打破沉默。

        “不管怎么样,柳菩萨看来知道我需要大量念晶的事情了。难道你要把所有念晶给我,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这就是你这次的价码?把念晶给我,那下次试炼你又怎么办,就你那点儿力量,前两场试炼还能有优势,但到了上一场,这优势已经不再明显。”

        “如果不强化,你真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真以为一个安心让你狼人化的破项链够用了?”

        “最后.”唐九悯看着对方,一字一顿,不知为何,言语越发激烈。

        “下场试炼,我也自身难保,就算有传承,然而我依旧没任何把握!这种危险的事情,直接先款,就不怕我不守承诺?”

        “你认为,我是信守承诺的人么?”

        “我只是个臭水沟里的老鼠,没您这么高尚.”

        “你是!就算你不是,我也赌你是!”柳子云梗着脖子,一副执着的模样,“事在人为,我相信你只要实力得到提升,就有可能给大家找条活路。”

        事在人为这四个字,让唐九悯突然又气又笑。

        但不可否认,他原本阴霾的心情,一时间好了不少。

        柳子云,真个怪人

        愚蠢,真,执拗,固执,死板

        一个又一个的贬义词可以安在他身上。

        可与这人交道打多了,你会知道他没任何心思,也不可能耍心眼。

        这很安全。

        真的超级超级安全。

        心里感慨了一会,唐九悯往旁边一让,再不阻拦。

        “进来吧,我们的事在人为警官。”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刷一下闪到房间内,看起来生怕进不了屋似的。

        在其身后,唐九悯耸了耸肩头跟上。

        柳子云走在前面,第一时间便看到桌子上那些散乱的枪支道具。

        两只改进过的冲锋枪,更是让高大的身躯微微一顿。

        一起经历了三次试炼,柳子云不会认不出这是谁的枪。

        看着曾经陈旻的武器成为战利品,他不由在心底暗暗叹气。

        不过,柳子云随即便迈开脚步,继续往里。

        只见他靠近桌子,把桌面上的一角杂物拨走。沉甸甸的银色皮质袋子,下一秒便落了下来。

        看着每次取出念晶时终端特有的袋子,唐九悯不由挑眉。

        伸手接过,眼中更是露出一丝意外。

        一边,看这袋子被打开,柳子云的声音当即传来:

        “这次你获得了1000颗念晶,我又给你带了1400颗过来,其中有1000颗是我的,剩余的400颗念晶,他们每人出了100,给你凑出来的。”

        “还真是毫不保留。”唐九悯目光下移,正正的落在这堆念晶上,“你这次也就获得了1100多点念晶,这样怕是连补给都难吧?”

        谁知柳子云摇头。

        “我只要留下一点就好了,用来补充药品,其它东西比如手雷,试炼带回来不少。”

        “一共1400颗念晶,你看够不够用,如果不够用,我再想办法。”

        突然,唐九悯笑了起来。

        “这400颗念晶,对他们来可不是数目,程芷和张道怕是要心疼坏了,你该不会强迫他们了吧?”

        柳子云郑重而缓慢的摇摇头。

        他吐出一口浊气,语气特别肯定的开口。

        “不,你错了,事情有时候不会那么复杂。”

        “我解释了陈旻的事情,明了下次试炼的重要性,讲述了传承对你的重要性,最后给你做粒保。”

        到这儿,柳子云抬起头,直直看着唐九悯的眼睛。

        “他们都愿意,虽然100颗念晶不多,但代表心意。”

        唐九悯放下袋子,系统提示让他明白,这的确是1400颗念晶。

        眼前的情况,对他而言压根不在预料当中,是计划之外的好事。

        不过生前作为一只不相信任何饶独狼,他很不习惯。

        “够了,连你给我的那颗黑色石头鉴定也够了,我的确很需要这些东西……”

        唐九悯看向柳子云,脸上的表情变得玩味起来。

        “不过,你就不怕我光拿钱、不办事,到了试炼对你们不管不问?”

        面对表情玩味的唐九悯,柳子云却无比认真的回答:“念晶已经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这是我的直觉。”

        “直觉?”唐九悯的笑容逐渐怪异起来。

        “你就当我赌了一把,如果你放弃他们,我会按照我所担保,尽我这条命能做到的一切保护他们。”

        “但只要还有一丝可能,我都要赌一赌。他们需要你,我不是个合格的决策者,但你是.你一定能校”

        堂堂柳警官,竟然用了赌这个字?

        “这就是柳警官的事在人为?”唐九悯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眼神不自觉认真起来。

        “总得有人站出来做些什么,哪管只是不切实际的赌博。”柳子云无比坚定的回答,“不然什么都不会改变。”

        听着柳子云再次出这句话,唐九悯难得沉默,一时间不知道该些什么。

        很难得的一次,他觉得自己竟无意反驳。

        房间内陷入沉默,站在桌子两头,二饶目光毫不避让。

        似乎过了很久,唐九悯才微不可见的点头,从桌子旁取过那只箱子。

        “下次试炼,我会在没生命危险的前提下救他们。很抱歉,就算你做出再多担保承诺,我也只会做这么多.懂么?”

        “不需要道歉。”略显昏暗的房间内,柳子云终于松了口气,显然如释重负:“这样已经足够了,我替他们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