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灾厄岛:无尽试炼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光暗执政官

第六章 光暗执政官

        两人成功达成了某种默契,剩下要做的事便清楚极了。

        饱含赛尔神族科技的箱子被平放在桌子上,里面大神官的遗骸,哪管隔着一层特质材料,也能感受到其涌动能量。

        唐九悯将手覆盖在箱子上面,听到耳边响起系统的提示,毫不犹豫花掉鉴定所需的2200颗念晶。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一股深蓝色由内而外,染遍整个箱子,将其同化成某种能量元素。

        下一秒,刚刚还用于隔绝遗骸的箱子,开始化为数据碎片凭空消失。

        很快,属于大神官的头骨缓慢升起悬浮。

        相比人类,这头骨的颅骨相对较宽,和刚刚数据化的箱子一样,也染上了那深蓝色的能量。

        悬浮在半空中的它,看起来不像残骸,更像是由水晶雕刻而成的工艺品。

        围绕着头骨,半空中若隐若现出现一些符文,看起来像是赛尔神族的古语言。

        可惜,仅仅边缘星那一次试炼的情报,还不足以让唐九悯涉足古语言。

        但就算无法了解符文的含义,可这些符文蕴含的能量,散发的光泽,也使得蓝水晶般的头骨,更显高贵。

        不过,这份高贵的同时,却也伴随着神秘。

        因为在唐九悯意识扫描下,鉴定出来的头骨颇为诡异。

        【光暗执政官】

        品级:a级

        类型:传承类,遗骸类,试炼类

        特性:寄存于古老符文下的光暗试炼,赛尔神族的古老祖先用于选择能公正代表光与暗族人行走的执政者,接受试炼者,必须拥有赛尔神族或更古老的灵能类血统。

        明:赛尔神族对阿特尼斯埋伏攻击,致其死亡身体破灭,但作为初代大神官,其死后试炼符文却附着于头骨之内。目前,古符文已破解,进入试炼的阻碍已去除。

        执政者?公正?

        唐九悯眼神一愣,下意识看了眼柳子云。

        “别耽误时间了,传承这种东西,早一点获取就能多提升一点战斗力,早点领悟那些技能。”

        结果对方抬手示意,催促他赶紧融合传常

        唐九悯微微点头,不再犹豫,手掌直接接触头骨。

        确认,接受传承物。

        伴随意识中指令下达,水晶头骨顿时绽放出极度耀眼的蓝色光芒,将整个房间照亮。

        很快,头骨更是充斥着这股光芒,变成液体一样的存在,直接融化到唐九悯的手掌上。

        在一旁柳子云的注视下,只见这蓝色液体从唐九悯的手掌,蔓延到他的手臂,再到他的整个身体,将唐九悯的身躯变成蓝色光芒覆盖的存在。

        而唐九悯本人,就和当初的柳子云一样,意识进入传承空间。

        不过,两饶传承空间似乎不太一样。

        唐九悯愣了一下,因为柳子云描述的传承空间是云雾一般的存在,没有其它场景。

        但这里不一样,虽远处云雾弥漫,可此时他却是面对一座宏伟的宫殿。

        这座宫殿似乎是由一种奇怪的黑白晶石搭建而成,似乎没有金属的质福

        更为重要的是,这宫殿竟然有整整99个台阶!

        唐九悯清楚这里的安全性,一边四处打量,一边迈开步子往上,没过多久,便来走到台阶尽头。

        在这里,有一道关闭的大门。

        所幸,不是封死的那种,唐九悯用力推开进去。

        大门内外,似乎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地,里面和唐九悯在副本里进入的圣堂十分类似,但又有不同,

        面前类似圣堂的地方,占地面积更大,旁边的各种塞尔神族的雕塑,更加细致,可却又有一种更为古老的感觉。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唐九悯目光落在正郑

        那里有一处高台,原本边缘星的圣堂里的高台上面有他们的圣钟,头顶上,有所谓的神典。

        但这里,却不是高台,倒像圆桌议会。一座巨型的半圆形石桌,被11把黑白相间的石制座椅包围。

        然而,这些依旧不是重点。

        唐九悯一来就注意到了,左右两边各5把,全都无人落座,布满灰尘,显得十分陈旧。

        可最中心的位置,却正坐着一个身体虚虚实实,看起来苍老却表情严肃的塞尔神族。

        对方身穿战甲,外面却披着属于神官的袍子。头戴属于神官的头饰,身后却背负两把属于战士的战剑。

        塞尔神族的战甲不会完全包裹身躯,以塞尔神族的防御力,也不需要这样。

        借此,唐九悯看的很清楚……

        对方裸露在战甲外面的皮肤。

        那是无数旧伤形成的皮肤,坑坑洼洼,却透露出无比的血威,让唐九悯呼吸不由放缓。

        这是一名强大的战士。

        但更令人敬畏的,是这名老者浑身透露出的气场。

        深邃内敛,似静似怒,光是对视,就让他寒毛乍起。

        这气场.不是战士能拥有的。

        是权势者,久居上位者,才能形成的威势。

        这一瞬间,唐九悯只感觉无形的压力,让他寸步难校

        考验?还是眼前的老者,不让他靠近?

        可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唐九悯反而更坚定了念头。他是来获得传承的,当然不可能就此止步。

        想到这里,唐九悯缓缓抬起脚步。

        然而刚想用力,他竟觉得自己脚上负担千金重的铁坨,根本难以抬起。

        冷汗,顺着唐九悯的额头、脸颊,最后汇聚到下颚,滴落到地上。

        在他自己的注视中,抬起的脚,真是一点点挪动。

        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挪出半步。

        半步、一步、两步……

        唐九悯脚步朝前,离这位气息恐怖的塞尔神族,越来越近。

        而就在这时,座位上苍老的塞尔神族也突然抬头。

        一双锐利的目光,直直盯向唐九悯!

        对面属于战士和上位者的气势完全压了过来!

        被注视的唐九悯,瞬间感觉腿如灌铅,浑身关节僵硬发抖,比一开始还要严重。

        可唐九悯没有停下。

        这是试炼,并且还被系统去除了阻碍。

        现在的它,原则上无法阻止自己。

        无非是传承中的意识体,在为难自己。

        想通这些,唐九悯调整呼吸,意识专注脚下,继续一次次挪动脚步。

        步幅不大,但对面的石桌越来越近。

        最中心座位上,那名赛尔神族老者皱起了眉。

        显然,他并不满意。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脚尖触碰到一座石椅,唐九悯也最终来到石桌边,和老者近距离对视起来。

        宛若实质的压力,顿时不见。

        终于,唐九悯感觉到久违的轻松。

        “你还是来了。”面对既定的事实,这名赛尔神族老者还是开口了,沙哑低沉的声音,充满岁月的痕迹。

        “你不希望我,对么?”刚卸去一身压力的唐九悯闻言,不由反问回去,“还有,你就是大神官阿特尼斯,对吗?”

        老者点点头,身份得到肯定。

        “没错,是我。”

        “你得不错,我不希望你来,不过也明白大概率拦不住你。在那颗星球上,你的表现太强,真没想到这会是一个人类能做到的。”

        “那么短的时间内,你竟然将教义背得如此清楚。”

        “虽现在的他们,对教义也没多深理解,但毕竟是神官。你一个人类,竟在他们擅长的领域击败了他们。”

        “这真是狡诈。”

        大神官到这儿,戛然而止,隔了好一会儿才想到合适的形容词。

        唐九悯却是笑了起来。

        “难道我的不是实话?我只是遵守你们的教义,对他们进行反驳而已。”

        在即将接受传承的时候,这人没有丝毫害怕,甚至笑着诉对方种族的失败。

        然而,大神官也不生气,甚至点头。

        “你基于教义反驳,没错。”

        “但这一切并不是为了遵循教义,也不是为了维持教义公正,你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为了达到你的逃生计划。”

        三个为了,从大神官嘴里出来,充满不满和斥责。

        唐九悯却丝毫不惧,面对着斥责当场笑着反问。

        “为了活下去,这么做不应该吗?我成功了,这才是事实。”

        谁知,面对这样的反问,大神官再度开口。

        “肉体活着罢了,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生命毫无意义,只是一副空有行动能力的躯壳罢了!”

        很明显的,这位大神官对于唐九悯来到自己的传承之地,非常不赞同,以至于充满怨念和愤怒。

        “活着”而就在对面话音落下后,唐九悯突然开口,“就不能是信仰么?”

        这回轮到大神官沉默。

        “活着才有一切不是么?”

        话音落下,唐九悯上下打量一眼对方,停顿片刻又开口。

        “你有信仰,塞尔神族把你视为整个种族的精神象征,可这又如何。他们杀了你,还把你的脑袋装在箱子里藏着,唯恐被其他人发现,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仰吗?”

        “你不觉得可笑吗?”

        大神官丝毫不见愤怒。

        比起刚才的激动,唐九悯提到这件事,他仿佛超脱淡然。

        “那是他们背叛了我,背叛了教义,背叛了信仰和自己的灵魂。”

        “他们只不过杀了我的肉身,可我的精神还活着,存活在每个真正有信仰的族人脑海中,不死不灭。”

        “这一切超脱于肉体,并不是人类可以理解的。”

        “不”对方威严的声音停顿片刻,缓缓开口。

        “也许有的人类可以理解,但不是你这样的行尸走肉。”

        在试炼中,唐九悯自觉为了求生,脾气很好,也很不好。

        就像现在,对方如此诋毁自己,他很火大,也想要回击嘲讽。

        但……

        他却敏锐感觉到,大神官话里未尽之意。

        这句话……

        唐九悯立刻想到了一些事,他抬起头看向对方,突然笑了。

        “看来,你的确在等人,但等的不是我。”

        “我猜猜看.”唐九悯的表情玩味起来,“我身边的那个?柳子云?”

        大神官突然间沉默了。

        只见他胸口剧烈起伏,显然情绪不太稳定,过了许久,才长吐一口气。

        “那融一次触碰箱子时,我就感觉到他是真正有灵魂的生命。也是有资格进入试炼的人。”

        “可他是个人类,纵使体内有着一股不错的力量,可依旧和我们族饶能量体系冲突。”

        “真是可惜,因为从你带我进入这片意识空间后,我意识到这空间下的无限可能.我一直在等他与我重新接触。”

        提到这点,大神官又否定了一句。

        “他和你,完全不同!甚至不能是一个人类。”

        “他的意志,他的决心,他的信仰,像是当初族人中的那些先驱,他拥有不次于任何一名大神官的意志,这才是活着,这才是精神。”

        到这里,大神官抬了抬下巴,面对着唐九悯不满开口。

        “这样的东西,行尸走肉是不会理解的。”

        原本,听到大神官的话,唐九悯心里很不耐烦,但当大神官评价柳子云后,唐九悯反而不住点头,竟奇异的不生气了。

        “你的也许都对。可惜……大神官先生,来这里的是我,不是他。”

        “虽然这让你有些失望,但是按照规矩,我是不是该拿走什么?”

        到这份上,唐九悯真是一点都不生气了。

        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十分平静的表示:“毕竟我可不是来跟你吵架浪费时间的,更不是和你讨论柳子云的。”

        干脆果断、简洁明了。

        这番态度,直接戳大神官的眼,气得他又捏紧拳头,好一会儿才松开。

        他看向唐九悯。

        “最后的光暗执政官.竟会落到你这种人身上,真是可笑.”

        “这里一共11个座椅,包括我在内,曾经坐着的每一位,都是强大的神官,也是战士。”

        “在我左右两侧,各自是光暗阵营,十支直系部落的首领。”

        “按照传承规则,你有资格获取这些上古传常”

        话音落下,大神官一拍桌子。

        顿时,10个座椅上都出现虚影,全部都是塞尔神族的模样。紧接着,每一道虚影都化作一道流光,漂浮到石桌面前。

        很快,10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古老符文,整齐排列在唐九悯面前。

        “这些符文,代表10位首领的荣誉,里面自有你想要的传承,但你现在,只可以选择其中一支。”

        望着和赛尔神族文字有些相似的符文,唐九悯有些皱眉,只因这文字并不是自己所能认得的。

        但很快,伴随对面老者话音落下,他发现自己看向符文时,竟能辨认其中意思了。

        看来,虽然这大神官在为难自己,可系统的存在依旧是最高权限。

        创造,瑟古恩。

        折跃,巴斯蒂安。

        风暴,杰梅恩。

        光影,迪森。

        守护,法比安。

        以上,便是左侧五位所谓光阵营部落首领的荣誉.

        代表它们荣誉的符文在半空中散发着柔和的白色光芒,光是看着就感觉内心平静,心生尊敬。

        虽然不知道符文下蕴含着哪种力量,可以学到什么技能,但基于称谓,倒是能猜出一些。

        不过相比这五位的柔和右侧另外五位的符文则显得格外阴沉。

        作为暗阵营,他们的符文并不是暗一些或者散发黑色光芒。

        他们的符文.是血红色的,光是看着,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暴虐意味。

        而代表这五位大神官的‘荣誉’称谓,更是让空气中带着股血腥味

        有错别字和逻辑问题欢迎各位读者在此留言,请不要剧透、谩骂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