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3章 恨意

第13章 恨意

        “娘娘刚也听见了,大小姐拒了林家,想来她也是喜欢三殿下的,他们两情相悦,三殿下又是血气方刚,都在情理之中,娘娘何必跟孩子们置气。”

        蒋嬷嬷的话钻进她心底,原本憋着的闷气仿佛化开了,口中却道,“他明知皇上不会同意,还拿苦肉计逼着本宫替他开口,真是越来越混账。”

        “昨夜您知道三殿下跟大小姐犯了忌讳,狠狠训了他一顿,他知道您在气头上,这才去了乾政殿,跪一跪,受点罚,变着法子跟您认错呢。”

        棠贵妃嗤了声,“就你才整日帮着他说话。”

        蒋嬷嬷见她神色松动,轻声劝道,“昨晚若不是您恰巧做了兆梦,一纸密信递过去,烬王殿下哪能截到人?”

        “依着奴婢看,殿下这么冷情的一个人,能干出这事儿,可见真对大小姐上了心!”

        “您现在怄气不肯跟皇上提一嘴,万一林家那边跟老侯爷谈妥了,或是皇上一时兴头,将大小姐指给林家,岂不是生生断了烬王殿下和大小姐的缘分?”

        提及林家,棠贵妃如霜的眸子掠过一抹狠厉,她闭上眼睛,沉默片刻,终是开口,“皇上今晚宿在哪个宫里?”

        “老奴查过了,皇上今晚没有翻牌,如今还在乾政殿批奏折。”

        棠贵妃睨了她一眼,不情不愿道,“替本宫梳妆,摆驾乾政殿。”

        蒋嬷嬷笑容满面应了一声,扶着她坐好,着手为她梳头。不一会儿,一个宫婢端来一碗浓如黑墨的汤药。

        棠贵妃瞥了一眼,“撤了吧,以后都不必准备了。”

        蒋嬷嬷诧然,“娘娘,您这是?”

        她的手抚着小腹,眸光掠过窗外无垠苍穹,“该来的,迟早要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娘娘能想通,老奴实在太高兴了!”蒋嬷嬷眼里满是欣慰,褶皱的手覆在她的手上,郑然道,“若能诞下龙子,娘娘后半生也多了个倚仗,只有娘娘好了,侯府里两位公子和小姐,才能更好!”

        棠贵妃面容清冷,平静如水,仿佛她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把皇上去岁赏的那身赤烟罗纱裙拿来吧。”

        皇上去年所得的一匹极品赤烟罗就做了这么一套裙子,转眼赏给了棠贵妃,连皇后都红了眼。可她却嫌赤色过艳,一直压在箱底。皇上虽没有明说,却有好几次无意提起,暗示龙心不悦。

        蒋嬷嬷火急火燎地翻箱底去了,棠贵妃独自端详着妆案上的铜镜,抬手抚过金丝面纱,平静的眸底闪过一抹恨意。

        从前,她为保全定国侯府,只求平平淡淡了却残生。可他们,不但一个一个联起手来毁了她,还要残害她的孩子们!这一生,只要她活着一日,就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她的孩子!

        肆弄权柄,生杀予夺,她也可以,而且可以做得更好!

        定国侯府祠堂。

        左倾颜跪在列祖列宗牌位之前,手执香火,目光如炬。右相僵着笑容带林染风离开后,她被老侯爷罚跪在此,已有三日。

        不得不说,殷氏的手腕实在令人称道。

        她与林染风闹了一通,殷氏顺势推说婚事再议,又亲自带了礼物去林家,一番说和,虽不知私底下达成了什么,但这事明面上也算过去了。

        门被悄然打开一条缝,虫草圆圆的脑袋探了进来,瞧见自家小姐乖巧地跪着,她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小姐?奴婢给您送桂花糕来了。”

        左倾颜面色肃然上完了香,才转过身来,见到她,露出了笑靥,斥道,“都第三天了才来,没良心的东西。”

        奇怪的是,虫草竟然没半句辩解,她把冒着热气的桂花糕捧到她跟前,“刚出炉的,红枣夹心,小姐快尝尝。”

        左倾颜俏眉轻挑,目光落到她有些怪异的站姿上,以前她每次被老侯爷罚跪祠堂,一日三餐虫草都会亲自送来,从不假手于人。可这次,她竟到第三天才出现。

        她忽然扬起手,虫草吓得一蹦三尺高,“别!小姐别打!”这一跳拉扯到屁股上的伤,疼得她龇牙咧嘴。

        定下神,才发现小姐直勾勾看着自己,眼里迸出火光,她神色有些挣扎,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左倾颜眸里闪过凌厉,“说,谁打了你?”

        虫草抿着嘴,眼见小姐真的生气了,这才低声道,“是、是二公子。”

        “左兆熙?他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本小姐的人?说实话!”

        二哥平日里虽然吊儿郎当的,可碰上她,从来都只有挨打的份,他敢打虫草,借他一百个胆子!

        “那都是奴婢不好,明知道二公子嗜鸡如命,还不小心弄伤了他最厉害的铁将军。”虫草小声地为他辩解,声音越来越低。

        “要怪就怪他身边那个陈义,二公子本来也没这么生气的,陈义偏要说那只公鸡品种稀有,百战百胜,弄伤了它,二公子这个月都别想赢……”

        十个板子本该打在臀上,她皮糙肉厚的,又不是没被打过,只是,陈义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使了劲往她腰上砸!这才闹得她两天直不起腰板,下不来床。

        左倾颜眸色一凛,陈义是二哥的随从,平日里二哥逃学斗鸡走狗抓蛐蛐,少不了他的份。

        现在想来,这个陈义似乎也是殷氏买进侯府的。

        她记得大哥还在天陵城的时候,管二哥管得特别严,二哥每天除了背书练字,还要学武练剑,哪有空玩这些。大哥走后,二哥也被送去书院,因着殷氏的关系,他跟同窗的殷家小少爷殷沛走得很近。

        一开始,他在书院里也算得上品学兼优,勤奋上进,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迷上了斗鸡,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以前她从未细究,或许,问题就出在这个陈义身上!

        左倾颜深呼了口气,努力地平复心气,这些蛀虫藏在侯府不是一日两日了,想要拔除他们,还得慢慢来。

        她抬眸瞪了虫草一眼,“滚过来!趴下!”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