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4章 任性

第14章 任性

        虫草心里哀嚎一声,英勇赴死般趴到地上,闭着眼睛哭道,“小姐轻点吧,打死奴婢以后就没人给您做红枣桂花糕了…”

        忽觉腰上僵硬的几处,似被蚊虫叮咬般刺疼,可是很快,僵硬和胀痛感都消失了,过了片刻,她扭了扭屁股,腰竟然不酸也不痛了?

        侧眼一瞄,小姐手指间银闪闪的,竟夹着好几支绣花针!

        她的眼泪顿时止住了,哽咽着问,“小姐用针扎了我,怎么反而不疼了?”

        左倾颜瞥了她一眼,半晌才道,“这叫针灸之术,可治病救人,也可缓解疼痛。”

        “你想不想学?”她忽然问。

        虫草眼前一亮,“我、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

        针灸之术随着记忆烙印在她脑海里,回到定国侯府,她便绘制了人体的穴位图,想将针灸之术发扬光大,光靠她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

        她替虫草把衣裙整理好,虫草顺势爬了起来,狗腿地拉住她的衣袖,“小姐行行好,教教奴婢呗?日后小姐被打了,奴婢也能替您扎几针啊。”

        “呸呸呸!”左倾颜又好气又好笑,瞪了她一眼,“闭上你的乌鸦嘴!”

        虫草乖觉地食指交叉放在嘴上,就知道,她家小姐是刀子嘴豆腐心,不会真生她的气。

        左倾颜从针匣里拔出一根银针递给她,“拿去吧,先在二哥的公鸡身上练习练习。什么时候把受伤的鸡治好了,什么时候教你。”

        虫草,“……”

        小姐一定是生气了,想让她多挨几顿板子吧?

        这时,门口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主仆两。朝门口望去,只见左兆熙扶着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走了进来。

        那身如薄柳,摇摇欲坠的身姿,定国侯府除了左倾月再无旁人。

        左倾月对上她晶亮的眸子,不见了前几日质问她的恶毒,反是脸色一白,唤了一声“大姐姐”。

        “怎地,咱们侯府死人了?”左倾颜俏眉轻挑,“一身白衣到祠堂来,打算跪谁?”

        膝盖一弯正欲哭求谅解的左倾月一顿,弯下的膝盖生生定住,就被身侧左兆熙猛地拉了起来。

        “月儿,别跪她。”左兆熙心疼地望着左倾月,扭头对她时却皱了眉,“左倾颜,姐妹几句口角多大点事儿,你用得着把月儿伤成这样?”

        左倾颜抬眸,竟发现自己很久没有这般面对面,与左兆熙这个二哥好好说话了。记忆中,她每次与左兆熙见面,不是斗嘴就是挥鞭子动手,为的都是些琐碎的小事。

        这是第一次,他当着她的面,口口声声喊左倾月月儿,却神色凌厉的指责她。

        左兆熙被她看得有些发怵,似乎有些害怕她突然抽鞭子,不动声色退了一步,却是挪到左倾月跟前,将娇滴滴的人挡在身后。

        “月儿心地善良,处处为你着想,听下人说了于你不利的闲言碎语,火急火燎想去慕青苑安慰你,你倒好,二话不说就拿鞭子抽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无视她一点一点变冷的脸色,左兆熙眼里满是失望,说话时更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

        “她刚醒过来不久,听说你被祖父罚跪祠堂,求着我一定要带她来,还想与你道歉和解。没想到,你竟是这般态度。”

        “左倾颜,为何你永远也学不会与人为善?”

        “啪、啪、啪。”

        寂静的祠堂传来一阵清晰的掌声。

        “几日不见,倒是厉害了呀。”

        左倾颜平静笑着还没动怒,虫草却忍不住了,“二公子怎能这么说小姐!昨日分明是二小姐她——”

        “闭嘴!”左兆熙目迸出怒意,“主子说话哪有你一个下人说话的份!十个板子是不是嫌少?”

        他不悦嗤道,“看看,你惯出来的婢女,说话的语气都跟你一样,不知天高地厚!”

        “左二公子。”左倾颜突然开口。

        左兆熙猛地扭头看过来,“你叫我什么!”

        “左二公子耳聋了?”

        “左倾颜,你已经长大了,能不能别这么任性?”左兆熙剑眉紧蹙,显然是动了怒。她以为以亲情相挟,他就会有所退让吗?

        “可我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任性,殷姨娘也从来不曾告诉我,任性哪里不好。”她仰起头,平静与他对视。

        只见左兆熙下颚骤然绷紧,怒道,“你自己不学好,还想赖到姨娘的身上不成!”

        左倾颜笑着,心中一抹钝痛却浮了上来。

        看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仿佛自己真是在无理取闹。

        她突然明白了为何前世她失贞后一蹶不振,左兆熙却只来看望过她几次。她以为他是沉迷于斗鸡玩乐,心思不在府中的人和事上。

        原来不是。

        在更早之前,他就已经被殷氏母女捏在手心,他不在意的人,从来只有她。

        而她竟一无所知。

        垂眸掩去眼底一丝心酸,再抬头时已是漠然,“左二公子指责我对她动手,可曾问过她对我说了什么?”

        “我......”左兆熙一噎,月儿从小性子软弱,又因庶女的身份颇有些自卑,她怎么可能敢对嫡姐说什么过激的话。

        他觉得,定是左倾颜脾气暴躁,跟林染风吵架了心情不好,便拿月儿撒气。

        他预了左倾颜会动手跟他打一架,却没想过她会用这种炎凉的口吻与他讲道理。看着平日里生气十足,娇纵活泼的妹妹一脸冷漠看着自己,他又觉得有些后悔。

        正欲开口说几句软话,左倾月忽然拉住他的手,红着眼颤声道,“都是我不好,二哥千万不要为了我跟姐姐伤了和气。”

        “对不起姐姐,那日是我一时着急口不择言,说了让姐姐不高兴的话,日后我定闭口不提旧事,也会尽量都避着你,不碍着你的眼,请姐姐不要生气了!”

        见她一张花容月貌的脸哭得梨花带泪,左兆熙心都揪了起来。

        “月儿你不必这么委曲求全,她先动手打人就是不对。二哥说她几句也是为她好,日后嫁去夫家,哪里还能这么任性妄为?”

        左倾月啜泣的声音低低回荡在静谧的祠堂。

        “我一个庶女何须什么脸面,娘说了,惹嫡姐生气就是我的错。娘已经教训过我了,请姐姐宽恕我这一回吧!”

        说着,就要跪下,却被左兆熙用力拉住,顿时身子不稳,软软的歪倒下去。

        “庶女又如何!你是我妹妹,我看谁敢瞧不起你!”他一把扶住踉跄的左倾月。

        “这些年若不是姨娘费心打理侯府,如今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呢,本就是定国侯府欠了姨娘一个正妻之位,在我心里,早已经将姨娘当成继——”

        “啪!”

        一条长鞭凌空而来,骤然抽中他微张的嘴。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