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8章 生分

第18章 生分

        殷氏和左倾月被带走后,虫草也押着翠微先行离开。家祠中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

        左倾颜的目光自始至终落在老侯爷微弯的背影上,她一直疑惑,当年父亲身死,母亲被迫入宫的事老侯爷知道多少,对此又持什么态度。

        今日老侯爷惩戒殷氏和左倾月,看起来虽然果决,可实则上却是轻拿轻放。

        这只能说明,殷氏背后之人,连老侯爷也有所忌惮。

        若不然,一个妾室伙同娘家人暗害嫡出小姐,就算仅是知情不报,也足以让她万劫不复!

        老侯爷转过身来,深邃的眸光落向她。

        “颜丫头,宫宴的事你受委屈了,林家的事我老头子会处理妥当,必不会让你白白受辱。可是你殷姨娘毕竟为侯府操劳了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此次便小惩大诫,你也勿再深究了。”

        她垂眸隐去精光,低声道,“倾颜知道该怎么做,请祖父宽心。”

        “祖父,让孙儿去!我定要让林染风吃不了兜着走!”左兆熙双目迸出狠意,看见左倾颜时却有些羞窘,“左倾颜,你放心,二哥这就给你出气去!”

        左倾颜瞥了他一眼,“你若想让我身败名裂,青灯古佛常伴一生,就尽管去闹。”

        “我——”左兆熙一噎,又觉得她所言也不无道理,于这种事上,女子本就是吃亏些。可就这么放过那个狗崽子,未免太便宜他了!

        “祖父!”左倾颜忽然跪了下来,肃然道,“恳请祖父将左兆熙过到殷氏名下,孙女觉得,他实在不配做母亲的儿子。”

        左兆熙闻言一怔,回过神来,脸上又惊又怒,“左倾颜,你还没完没了是不!?”

        她冷哼,满目嘲讽,“怎么,左二公子不是口口声声想当殷氏的儿子?”

        “现在成全了你,将你过到她膝下尽孝,你却又舍不得嫡子的荣光了?”

        “你又胡说些什么!我何时说过——”

        “嫡子的荣光是我母亲给你的,你想认殷氏为母,自然不配成为嫡子!”

        左倾颜对着老侯爷重重磕头,“求祖父为我母亲做主!左兆熙在她牌位前说的那些话,字字诛心,毫无身为人子的孝心,这样的人,不配做母亲的儿子!”

        老侯爷看着涨得满脸通红的左兆熙,叹了口气,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子,自从桁儿离京,变得越发不像话。

        “丫头,这事是你二哥不对,祖父罚他跪在你母亲灵前好好反省便是。”

        老侯爷将她拉起来,温声道,“自古以来,废除嫡子身份的人皆是犯了大过错的,这话你在祖父跟前提一提就罢了,到了外头可不能轻言,万一不慎被人钻了空子,可是会毁了你二哥的仕途。”

        见左倾颜侧着脑袋不说话,老侯爷揉了揉她的头,“好了,你们兄妹两也不要做无谓的争闹,都是一家人。回头我让袁野给你挑几个暗卫,你一个女儿家,出门的时候记得要多带些人,不可落单。”

        “要知道,这天陵城表面上看着安稳平静,繁花似锦,可暗地里什么腌臜手段都有。”

        一番劝慰,左倾颜总算是露出笑靥,上前抱住了老侯爷的手臂,“谢谢祖父,我就知道,还是祖父最心疼我。”

        “就你这小嘴甜的,好了,祖父要回去了。”话罢意味深长瞥了左兆熙一眼,拄着拐杖径自离开。

        左倾颜抬腿欲走,却被左兆熙一把拉住了袖子。

        待她回头,左兆熙张了张嘴,想道歉却又拉不下脸,声如蚊讷说道,“左倾颜,我不知道月儿她会......”

        “那左二公子可真是慧眼识珠!”想起今日他的所言所行,左倾颜心里发堵,半分台阶也不想给他。

        左兆熙被怼得脸上发热,忍着气道,“你平日里若有月儿一半温柔体贴,我又怎么会误解你?”

        “所以,二公子觉得又是我的错了?”

        “……”

        每次一对上左倾颜,她总能一句又一句噎得他根本没办法好好说话。

        “你非要与二哥这么生分不可吗?”

        “像你这种不孝子,有什么资格自称是我二哥?”想起他一口一句月儿喊得亲热,对着她却连名带姓鬼吼鬼叫,左倾颜神色更冷。

        到底是谁先与谁生分的?

        “我从来没有让殷氏取代母亲的意思,我只不过是觉得她名不正言不顺掌管侯府,实在有些......”

        “蠢货!”左倾颜忍不住骂道。

        “你说什么?!”

        “被人哄上几句就神魂颠倒不知所谓,像你这种蠢货,可别在外头说是我二哥!本小姐丢不起这个人!”

        “左倾颜!你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左倾颜再也懒得理他,拂袖而去。

        左兆熙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骂骂咧咧几句,忿忿跪到蒲团之上,后背的剧痛让他面色有些狰狞。

        片刻之后,祠堂内的袅袅烟香总算让他浮躁的心渐渐沉淀下来。

        目光不由自主落到慕青的牌位之上。

        恍然想起儿时,他羡慕大哥可以跟着父母亲练剑,常常偷偷趴在草丛里偷看,母亲送给他五岁的生辰礼,就是一把竹木短剑。

        那时候母亲刚从北境凯旋归来,大腹便便,却还坚持把他抱在腿上,柔声与他说话。

        “熙儿要当二哥哥了喔。”

        “娘亲再生个妹妹好不好?熙儿想要妹妹!”

        “那熙儿愿不愿意用这把短剑保护妹妹呀?”

        “那是当然!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她!”

        他答应了母亲的......

        可如今,他一想起左倾颜那双涨得发红的俏目,心中不由一阵晦涩。

        她在宫中受了那般欺辱,而他却喝得酩酊大醉,一无所知!

        思及此,他双拳紧握,绷紧了下颚,目光一片赤红。

        好一个君子如玉的林二公子!给我等着!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