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3章 状纸

第23章 状纸

        祁烬一身雪白蟒袍缓步而来,他身后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朝林诩风掠去!

        刀剑出鞘的“哐当”声清脆而好听,寒芒一闪——

        林诩风下意识避开了锋芒,脸上却还是被剑气割开了一道口子。

        刚一回头,刀光又疾驰而来,追着他的脸掠了一圈,步步紧逼。

        林诩风是御前侍卫统领,武功本就高强。可天枢出手极快,他一时失了先机,躲避起来甚是狼狈。

        林染风眼见林诩风被逼入死角,吓得急喝一声,“快住手!”

        “三殿下,刀下留人!”谭仲庭也急急开口。

        祁烬闻声侧首,天枢犀利的刀锋停在林诩风唇沿不足一厘之处。

        谭仲庭竭力稳住声音道,“大小姐既已报了官,还请殿下将此事交由下官处理!”

        祁烬这煞神怎么也来了?!

        这要是让他割了林大公子的舌头,别说京兆尹府的位子,就是这条小命也得交代在右相手里了。

        与祁烬对视间,他的心里像挂了八百个水桶,七上八下。

        半晌,总算见到祁烬薄唇轻启,“谭大人请。”

        此话一出,天枢这才退到一边。

        林诩风捂着脸,面色一阵青白交接,“三殿下好大的威风!”

        “你才知道?”冷冽的眸子朝他一瞥,林诩风想起刚刚那一瞬间,只觉得舌头发麻。

        祁烬看了眼睛微红的左倾颜一眼,挥了挥手,身后一个紫衣女子走上前,瓜子似的脸蛋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媚色,“大小姐,请让妾身为二公子诊脉。”

        左倾颜闻言抹了把眼泪,起身让开位置,“有劳姐姐。”

        紫衣女子当着众人的面检查了左兆熙的五官,又拉开他后背的衣襟,一大片刺目的淤青露了出来。

        她用手按了按,抬眸道,“殿下,这位公子后背断了三根肋骨,至于他所中之毒名为断魂香,发作极快,一个时辰没有解药,必死无疑。不过所幸的是,断魂香的解药并不难找,妾身这便去给公子配药。”

        “谢谢姐姐,姐姐大恩,定国侯府没齿难忘!”

        “大小姐要谢,便谢我们三殿下吧。”紫衣女子暧昧朝她眨眨眼,转身径直离开。

        左倾颜目光落到祁烬清洌的俊颜上,默了默,正欲行礼,便听他漠然道。

        “大可不必。”

        左倾颜一噎,绞着手指瞥开了眼。

        小气鬼!

        看着两人无声胜有声的眼神交流,林染风咽下喉间苦涩,上前一步道,“既然左二公子没事,就请大小姐将他带回去好生调理吧。”

        身后林诩风眸色染上寒霜,可瞅见祁烬冷然的脸和谭仲庭巴不得息事宁人的眼神,他知道,他们没有其他选择了。

        心里忍不住就纳闷,今日分明是胜券在握的一局,怎么就输了?

        一个小丫头,他原本轻轻松松便能拿捏了,可为何左兆熙会突然中毒,京兆尹府的人又……

        等等!

        谭仲庭说,是左倾颜报的官。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她根本就没打算与他们私了!

        可她却带了重礼,做足了表面功夫。进了相府,又一句接着一句挑衅于他。

        难不成,连左兆熙的毒也是……

        他骤然抬眸死死盯着左倾颜的侧脸。

        左倾颜仿佛感觉到他如刀般的眼神,转过脸来,徒然一惊,伸手扯住谭仲庭的袖子。

        “大人,林大公子在瞪我,他又想杀我!”

        谭仲庭,“……?”

        祁烬危险的眸子落在谭仲庭的袖子上,恨不得灼出一个洞来。

        谭仲庭似有所觉,不动声色地将衣袖抽了出来。

        “大小姐勿怕,天子脚下谁敢行凶,本官第一个将他绳之于法!”

        “那大人快快将他抓起来吧!”

        “……?”

        众人诧异的目光落到左倾颜身上,却见她一脸疑惑地反问,“我二哥差点死在林家,还被打断了三根肋骨,谭大人难道不打算惩治凶徒吗?”

        林染风难以置信怒道,“倾颜!我大哥已经答应让你们离开,你何苦还要咄咄逼人!?”

        左倾颜抬眸看她,“你说我咄咄逼人,我逼过你什么?”

        她缓步朝林染风走去,微红的眼睛却是目光如炬,“难道不是你一直无所不用其及地胁迫我答应这门亲事吗?咄咄逼人的到底是谁!”

        林染风哑然,想说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不是他。

        可他要如何开口?难道他要告诉倾颜,是父亲和大哥急于促成两家婚事,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他不能……

        因为他姓林。

        他比谁都清楚,先有林家的荣光,才有他林染风的年少得志,意气风发。

        见他目光游离,闷声不言,左倾颜嗤笑一声,转身对着谭仲廷肃然道,“我要状告林诩风殴打和毒害我二哥,求谭大人秉公办理此案!”

        “左倾颜!”林诩风突然叫住她的名字,阴沉的目光如毒蛇一般盯着她的脸,“有没有人教过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话中警告意味十足。

        左倾颜闻言,缓缓敛去眸中的无辜和天真,挑衅般扬唇一笑。

        “不好意思啊林大公子,我从小父母双亡,只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要双倍奉还!”

        真的是她!

        心中的猜想似是得到了证实,林诩风气得全身发抖。

        这贱丫头果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竟敢在相府对着亲兄长下毒,明目张胆地设计诬陷他?!

        “左大小姐!”沈氏见两人剑拔弩张,毫无回旋的余地,猛地扑倒在她跟前,拉住她的裙子哭道,“倾颜…我母亲从小与你生母是故交,你叫我一声沈姐姐,我也算看着你长大。”

        通红的眼里满是苦苦哀求,“你我皆是女子,你该清楚今日这事闹到衙门,我的清誉也算完了!你就当可怜可怜姐姐,不要状告夫君了可好?”

        左倾颜清冷的眸子对上她肿得跟核桃似的眼睛,心中却无半点同情和犹豫。

        “从你帮着你夫君诬陷我二哥那时起,就该想到自己的下场。”

        左倾颜抬手一用力,将裙角从她手里扯了出来,神色漠然地将褶皱抚平。

        “你说同为女子,叫我可怜可怜你。可你明知林家是个火坑,却逼着我与你一起跳。所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用在你身上一点也不冤枉。”

        沈氏啜泣着摇头,想说二叔不一样。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回想当初她嫁进林家时,谁又不是情意绵绵,体贴入微的如意郎君呢?

        林诩风如此。

        林染风未必不是如此!

        见她跌坐在地,如一朵脱水的花儿般了无生机,左倾颜拧过头懒得再多望一眼。

        “谭大人,明天一早我便会将状纸递上府衙,若还需要准备些什么,请大人遣人知会一声,我二哥伤势严重,不便多留,倾颜先行告辞。”

        见她一本正经地裣衽行礼,谭仲廷只得苦着脸拱手回礼。

        悄悄递了身后冰山似的人一眼,却见祁烬半点也没有要阻止她的意思。

        看来这状纸,他不想收也得收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