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5章 施针

第25章 施针

        “看来烬王真是对那小丫头上了心啊,跪求圣旨赐婚不成,连着两日挨了皇上四十板子,好不容易被棠贵妃保下,这才回府歇了一天,就急匆匆赶来为那丫头收拾残局。”

        林锦摇头叹气,眸底却有了笑意。

        林染风喉间发苦,忍不住问,“父亲笑什么?”

        林锦深邃的眼眸微微抬起,“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再厉害的人一旦有了软肋,便会不堪一击。”

        他瞥了林诩风一眼,“此事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沈氏那边你要处理妥当。”

        “她若配合,事后给她一份和离书,让她体体面面离开。若是闹腾起来……”

        林诩风看着泊泊流血的手心,冷声道,“父亲放心,她若多生事端,儿子会给她一纸休书。”

        林染风似是被他的冷血震撼到了,忍不住斥道,“大哥怎么能如此狠心!你明知道嫂嫂是无辜……”

        “那还不都是你造成的!”

        林诩风冷眼睨着他,语带嘲讽,“还不是你心慈手软,不堪重用,宫宴上那般大好的机会都让左倾颜给跑了!”

        “要不然,左倾颜现在已经是你的人!林家与定国侯府成为姻亲板上钉钉,哪里还有今天的祸事!”

        “是你白白浪费了我给你的机会,还让左倾颜发现端倪,对林家生了警惕之心,累得我不得不舍了你嫂嫂以顾全大局!你还有脸在这儿猫哭耗子,道貌岸然地斥责我狠心冷血!?”

        林诩风将今日在左倾颜和祁烬那受的憋屈一通发泄在他身上,这才重重地呼了口气,沉声斥道。

        “滚回你房里去,好好闭门思过。此案一日未结,不准你出府半步!”

        看着林染风垂头丧气离开,林诩风冷嗤一声,眸光缓缓聚起寒霜。

        左倾颜,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以为我林家是吃素的!

        ……

        左倾颜一回到侯府,就直奔老侯爷所在的德园,左兆熙则是被凛羽送回了房间。

        “袁叔,祖父怎么样了?”见到躺在榻上双目紧闭,一直梦语呢喃的老人,左倾颜眸中浮出一抹心疼。

        “老侯爷情况不太好,大夫虽说熬到明日就能醒,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妥。”袁野沉着脸立在床前,看着老侯爷道,“大小姐,要不咱们递帖子入宫请太医吧。”

        “如今已到宫禁,请不到太医了。”

        “这可如何是好!”袁野平日里一副坚毅果敢的模样,亦是忍不住红了眼。

        他一开始就该趁早递折子入宫,不该病急乱投医找了外面的大夫。若是老侯爷有个万一……

        “袁叔别慌,先把门关上,我有办法。”左倾颜沉稳的声音犹如一道曙光照进袁野暗沉的心。

        他一喜,快步阖上房门,转过身来竟见左倾颜拿出一个金属匣子,按下一个关扣,三根尖细的银针弹了出来。

        “虫草,解开祖父的外衣。”

        “是。”虫草见识过左倾颜的针灸术,不疑有他地动手。

        袁野却是一脸震惊,“大小姐?”

        “大小姐会针灸之术,她说能救老侯爷,便一定能救,袁总管放心。”虫草生怕她扰了左倾颜的心神,急忙开口安抚住她。

        这话说完自己心中也一阵打鼓。她毕竟只见过小姐为她施针缓解疼痛。可不知为何,她就是相信自家小姐一定可以。

        左倾颜将银针分别刺入几个大穴,指尖轻轻拧动银针,又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巧的瓷瓶,打开瓶盖,瓷瓶里油状的液体溢出淡淡的香气。

        虫草忍不住多闻了几口,感觉脑袋一阵眩晕。

        “笨蛋,这可是迷药,别用力吸。”左倾颜听见身后的动静,轻声提醒。

        虫草恍然,用力拧了一把大腿。疼痛让她昏沉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

        只见左倾颜将迷药顺着银针滴下,缓缓沁入老侯爷的穴位处。

        尽数加好了药,左倾颜松了口气,直起腰身。

        “大小姐,老侯爷似乎安稳了许多。”袁野看老侯爷不再呢喃,眉心舒展,似是沉沉睡了过去。

        “袁叔放心,我给祖父施针定惊,又混入了迷药,让他这一觉睡得更安稳。明日醒来,只要好生休养就没事了。”

        袁野眉梢微松,小姐所言跟早间请来的大夫说的并无二致。

        左倾颜小心地为他掖好被角,几人从房里退了出来,才道,“袁叔,早上在祠堂时还见祖父精神好得很,怎么听了二哥的事,会如此震怒?林家的人说的话,祖父又岂会当真?”

        左兆熙虽是个纨绔,平日里又好赌又爱争强好胜,可他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洁身自好,若不然,也不会二十出头了屋里连个通房也没有。

        说他打架她信,可说他非礼唐突沈氏,绝无可能。

        祖父深知左兆熙品性,定也不可能相信林家的说法。可为何……

        “不是林家,是那陈义火急火燎跑回来,说得跟真的一样,老侯爷这才动了真怒。”

        “是他?!”左倾颜眸里染上寒霜。

        竟是左兆熙身边之人亲自回府报信,难怪了!

        难怪祖父会信以为真,当场气晕过去。

        “陈义人在哪里?”左倾颜寒声问道。

        袁野敛眉,“老侯爷晕厥后德园就乱了,属下匆忙间也没顾得上他。现下人也不知去了哪里。”

        “虫草,派人去找,找到后先打一顿,治他护主不利之罪,丢进柴房关几日再放回去。”

        袁野道,“若是人手不够,属下可再调些人供大小姐差遣。老侯爷昏迷之前说了,侯府大小事宜,都听大小姐的。”

        左倾颜也没有客气,温声道,“那就有劳袁叔了。”

        “是,小姐。”

        “虫草,随我回去。”她递了虫草一眼,转身就走。

        “大小姐,二公子那咱们不过去了?”虫草小声将心中疑惑问了出口,她一想起二公子双唇发黑的模样就害怕,不知为何小姐却一点也不在意。

        “烬王的府医答应替他调配解药,等解药配好了自然会有人给他送过去。那个蠢货,被毒死了也是活该!”

        左倾颜嗤了一口,每每想起左兆熙那冲动自负却又愚钝不堪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

        主仆两人回慕青苑的一路,天色暗沉得连月亮都避而不见。

        走了一段,还淅淅沥沥下起了春雨。

        黑暗中仅剩依稀的几点星光,雨丝落在脸上,细腻得像羽毛抚过,带来一缕凉意。

        左倾颜不禁放慢了脚步,今日的时光过得极快,从祠堂到林家,她看似赢了,却有一种弹尽力竭的疲惫感。

        可她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她要走的这条路,还很长很长。

        驻足眺向皇宫的方向,仿佛感受到春雨绵绵带来的凉意,双臂不由地瑟缩了一下。

        一个温暖夹带着清香的白袍搭在了她的肩上。

        她一怔,就听见身后传来虫草诧然的声音,“拜、拜见烬王殿下。”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