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30章 暗棋

第30章 暗棋

        殷氏阴沉着脸独自走在宫中长长的走道。汹涌的怒意被她用力压在喉间,舌尖都咬出了腥咸的味道。

        慕青那贱人,之前还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抵死不愿进宫。

        如今倒好!

        当着她的面就跟皇帝眉来眼去,郎情妾意好不自在!

        定是她趁机跟皇帝说了什么,才坏了她精心算计的好事。

        今日若能求得皇帝一封抬妾为妻的圣旨,就算只是平妻,也足以将左倾颜那小贱人的脸面狠狠踩在脚下。

        看她日后还如何借着姨娘的身份作伐!

        一切原是那么顺利,皇帝都已经开口应下了……

        可偏偏,林贤妃那么巧闯了进来,偌大的眷棠宫竟一个拦着的宫人也没有!皇帝一时受惊失了脸面,还怪罪到她的头上!

        而这明摆着有鬼的事,皇帝居然轻轻揭过,反倒对她疾言厉色?!

        殷氏越想越气,急怒之下,抬脚踢飞了一个石子。

        “哎呦!”

        “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

        尖细的声音刺入耳膜,殷氏一愣,三个凶神恶煞的宫婢从身后将她团团围住。

        她猛地回头,只见一个公公揉着脑袋缓缓朝她走来,面色凶恶斥道,“你这狗奴才,竟敢在宫中行凶!”

        殷氏不由敛眉,石子分明被她往前踢了去,怎么会砸到身后的人?

        “我是定国侯府的掌家人……”

        “胡说八道!先定国侯夫人死了十多年,现任定国候夫人去了西境,你是什么玩意竟敢冒充定国候主母?”

        “不!我是殷姨娘——”

        “给我掌嘴!”话音一落,两名宫婢扯住她的头发,将她双手反剪,逼得她只能伸出脖子露出脸来。

        另一名宫婢扬起手,巴掌一个接着一个朝她脸上扇去。

        殷氏突然被打得一阵眩晕,直到她忍着脸上的胀痛,逐渐看清宫婢脸上快意的笑容时。

        她恍然顿悟。

        连着被扇了数十下,她双颊红肿跌倒在地,为首的公公犹嫌不够,又补了好几脚才罢休。

        “谁!你们到底是谁?!”她强撑着抬起头,歪着嘴厉声质问。

        “你这贱人累得娘娘被禁足宫中,不送你一份大礼,怎对得起咱们娘娘!”公公冷着声嗤笑,“还不快滚?”

        “你、你是庆熙宫的人……”殷氏见他们再次逼近她,瞳孔骤缩,忍着身上的疼痛爬了起来。

        尖细的指甲用力按在粗糙的墙壁上,划出重重的痕迹。

        殷氏眸子里掠过一抹狠色。

        好一个林贤妃……

        林家竟送了这么个蠢货进宫!

        被慕青坑得连骨头渣都不剩,还要帮着数银子!

        好在,她还留了一份大礼给她们。

        此刻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待皇帝看到这份大礼之日,还愿不愿护着慕青那贱人!

        看着殷氏扶着宫墙跌跌撞撞地往大门走远,公公露出嫌恶的神色,“脏东西,平白污了杂家的脚!”

        转头他对着一个宫婢道,“回去跟你家殿下说一声,杂家欠他的人情还完了。”

        三名训练有素的宫婢齐齐施了一礼,其中一人笑道,“奴婢先替殿下谢过袁公公仗义相助,公公广结善缘,您的侄儿福泽深厚,也定能平安抵达北境。”

        袁公公闻言冷冷哼了一声,嗤道,“那就承你吉言了。”

        十五的夜晚,乌云蔽月,天色如墨。

        祁烬躺在榻上双目紧闭,大豆般的汗水顺着面颊淌下,时不时发出几声带着醉意的呢喃。

        天枢负手而立,孤冷的目光落到桌上东倒西歪的数十个酒瓶上,露出一抹忧色。

        身边摇光忍不住问,“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主子平日里酒量贼好,怎么就......”

        一语未尽,就见天枢摇头,“今日主子独自进宫,没让我跟着。”

        “从宫里一回来就喝闷酒?”

        天枢颔首,“宫里的人传消息来时说,主子对殷氏出手,动用了庆煕宫的袁公公。”

        “袁公公?就是侄儿媳妇被祁衡盯上,一尸两命那个?”摇光也忍不住拧眉。

        记得当初他那侄儿要找祁衡拼命,却被祁衡随意安了个罪名丢进死牢。殿下为了悄无声息将人弄出来,还费了不少功夫。

        “主子曾答应把他侄儿送到北境去。”天枢简言意骇开口。

        袁公公是祁烬埋在林贤妃身边一步重要的暗棋,今日发生的事竟让他不惜动了这步棋。

        他忍不住问,“让主子这样睡下去不会有事吧?”

        “没事,就是不太好受罢了。人生难得几回醉,兄长,就随他去吧。”

        摇光轻叹一声,拽着天枢出了房门。

        祁烬沉沉的睡了一会,又开始汗如雨下。

        梦中,刑场上一个个鲜血淋漓的脑袋从铡刀下滚落。

        百姓们拍手叫好,时不时还对边上等着上铡问斩的人扔出鸡蛋和烂菜叶。

        左倾颜就站在那群人中间,双目空洞无神,任由一个鸡蛋砸在脸上,皮肤被割出好几道红痕,她却仿佛没有了知觉一般。

        他满目震憾,愤怒地攥紧双拳,定国侯府戍守边境,几代英烈精忠为国,竟落得如此下场!

        就在人声鼎沸的时候,一群黑衣人持剑飞来,与守卫刑场的御林军瞬间厮杀在一块。首位的黑衣人飞向左倾颜,一剑斩断了她手脚上的镣铐。

        “跟我走!”她被人一把拽起,两人直奔离他们最近的一匹骏马。

        这时的暗处,一支尖锐的箭矢瞄准了他们。

        情急之下他想要呐喊出声,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箭矢倏地疾驰而出,直直飞向左倾颜!

        他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顿——

        电光火石间,一个熟悉的身影骤然将她扑倒!

        下一刻,他看到棠贵妃的身子软软倒在左倾颜怀里。

        她拉着左倾颜和黑衣男子的手,将他们两手交叠放在一起。血大口大口地从嘴角往外冒,她的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柔和可亲。

        “颜颜,快走,日后诸事......都听你兄长的……不要任性,不要回京,不要……报仇。”

        棠贵妃说完最后两个字,安然闭上了眼睛。

        “娘!娘你醒醒!”

        左倾颜原本如行尸走肉般的神色缓缓变成了震惊和悲恸,她歇斯底里地哭嚎,可棠贵妃再也没能睁开眼睛。

        “快走!”黑衣男子嘶喊一声,肩膀剧烈抽动,双目赤红抬起眼来。

        四目相对,榻上的祁烬瞬间感觉到自己与黑衣男子的五感重叠在一起——

        心口突然窒息般刺痛。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