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33章 旧人

第33章 旧人

        再入城南,左倾颜与杏儿并肩而行,祁烬走在他们身后。

        杏儿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女孩,知道他们救了她后,心防也跟着卸下。

        一路上叽叽喳喳跟他们介绍城南一带的吃食和特色,对他们毫无防备之心,奇怪的是,左倾颜也听得津津有味。

        三人沿着城南河道来到一个转角,便听刀剑交接碰撞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左倾颜快速将杏儿护在身后,往前一探,四个身着汇通银庄衣服的男人正围着一个老妪,出招狠厉,每一剑都带着杀气。

        可老妪目露戾光,丝毫没有示弱,手中长枪挥洒自如。

        只见她挽了一个枪花,脚下快如游龙的诡异步伐虚虚实实,让人分不清左右。

        待到瞧了个仔细时,锋锐长枪已到近前,寒芒闪过,避无可避!

        左倾颜紧盯着枪法精湛的老妪,眸底掠过一抹精光。

        片刻下来,几个男人竟有节节败退之势。

        杏儿从左倾颜身后探出头来,骤见男子长剑寒光扫向老妪,吓得惊叫一声,“义母小心!”

        这一喊,其中一人转过头来督见杏儿,眼里溢出狂喜。

        “这丫头竟还活着!”

        杏儿这才看清了那些人的脸,心里一凉,糟了!

        左倾颜将杏儿往后一扯,挡在她面前。

        男子瞅见左倾颜的脸登时一愣,随即面上流露出欲色。

        没想到大半夜还能撞见这般货色,这姑娘长着倒是一副娇俏小姐的模样。

        可真正的大家闺秀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会大半夜在这破败穷酸的城南街上晃荡?

        这般想着,他的手忍不住朝左倾颜的脸伸去。

        “这位小姐姐叫什么……啊!”

        一语未尽,其他人只见一截血流如注的断臂飞了出去。

        “大哥!”另外三人被他的嚎叫声骇住,撇开老妪迅速围了上来,其中一人搀起倒地不起的男子厉喝。

        “你是谁——”

        刚一抬头张嘴质问,一道寒光闪过,他的嘴角顿时飞出一坨红肉。再想说话,却发现只能哀嚎出声。

        剩下两人大惊失色,满目骇然,看着她们身后的雪袍男子犹如见了妖魔鬼怪,连滚带爬捂着嘴闷声求饶,“大、大侠饶命……”

        刚一往后退,一把长枪顶在他的喉间,侧首,老妪正面色冷厉地瞪着他。

        “杏儿是我的孩子,跟那烂了心肝的赌鬼没有半点关系!再敢上门来,小心老婆子的枪把你们这些烂心烂肺烂肠子全挑出来!”

        “不不不!我、我们再也不来了!”

        原还想着这丫头家里人都死干净了,过来翻翻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不想碰到一个会武的老妪,兄弟四人联手都弄不死她。

        看到这丫头带着个小美人回来,还以为自己时来运转了,没想到,后面还跟了一尊煞神!

        “还不快滚!”老妪长枪顿地斥道。

        话落,两人爬起来各自背起一人,偷偷瞄了祁烬一眼,见他没有阻拦的意思,拔腿狂奔狼狈而逃。

        “义母!”杏儿飞奔着朝老妪怀里扑过去。

        左倾颜有些意外地打量着眼前老妪。

        她皮肤暗黄却紧致,左脚膝盖伸不直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动作。

        那头银黑交杂的头发让整个人看起来像个五六十岁的老妪,可在身为医者的她看来,眼前的女人不超过四十岁,甚至还要更小些。

        “你们又是什么人?”

        老妪察觉到左倾颜打量的目光,一把将杏儿拉到身后。

        对救了杏儿的他们没有任何感恩,反是警惕的盯着他们,攥紧了手中长枪。

        祁烬在见过她的武功之后,上前握住左倾颜的手,嗤了声道,“狗咬吕洞宾,咱们走。”

        左倾颜颔首,跟他一同转身,他们本就只是顺路把杏儿送回来,没想着要挟恩以报。

        杏儿顿时急了,跺着脚朝老妪快速解释了两句,又绕到两人面前跪下,砰砰砰连着磕了好几个响头。

        “两位恩人,义母不知是两位救了杏儿的命,还请见谅。今日大恩,杏儿来日定结草衔环,以死相报!”

        “起来吧,我们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杏儿妹妹不必挂怀。”

        左倾颜闻言将她扶起,衣裳摩挲之间,观音暖玉从衣襟滑落,脆声坠地。

        “姐姐您的玉佩。”杏儿捡起暖玉用袖子拭干净,双手递回给她。

        “谢谢。”左倾颜收回暖玉,看着杏儿的目光多了一分赞赏。

        对贵重之物毫无半分留恋动心,她的义母确实将她教得很好。

        侧眸瞧见老妪瞬间变得有些古怪的脸,左倾颜不动声色,仿佛没有发现那双古井无波的小眼睛里掠过的一抹冷芒。

        “杏儿,你落水之后我为你把过脉,你的脉象气血两虚,平日里最好用黄芪和陈皮熬水增补气血,否则待你来了小日子,怕是会剧痛难忍。”

        见杏儿羞红了脸,左倾颜压低了声音认真道,“我不是与你说笑,若不趁着年纪小好生调养,日后恐于子嗣不利。”

        杏儿这才声如蚊呐点了头,“好,我会注意的。谢谢姐姐。”

        左倾颜正欲离开,却听那老妪冷哼一声,语带讥讽,“当谁都跟你一样是定国侯府金娇玉贵的大小姐呢!开口闭口补气血养身子,啧,真是笑话!”

        祁烬闻言,一双戾眸朝她扫了一眼,“舌头不想要了就直说。”

        左倾颜赶紧一把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耐着性子道,“夫人是不是对定国侯府或是我有什么误解?”

        “哼,早上才遣了人来拐弯抹角坑我老婆子卖铺,见我老婆子不好惹,今晚便假仁假义上门卖起人情来了!”

        老妪一脸不屑地看着她,“我就知道,定国候府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左倾颜一愣,想起今日凛羽曾抱怨过城南有一老婆子打死不肯把铺子转给他,就算他许出了比邻铺高一倍的价格,磨破了嘴皮,那老婆子还是满嘴污言秽语,骂得他半刻也不想在这儿多呆。

        原来,竟是杏儿的义母。

        左倾颜面上笑了笑,“夫人多虑了,您不愿卖我们自是不会强迫,只是我很好奇,夫人为何会这么肯定,那就是定国侯府的人?”

        老妪一窒,目光顿时落到她腰间的暖玉上。

        刚刚那东西掉出来,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这丫头看起来娇生惯养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可一瞬间便抓住了她的破绽,说起话也是鬼精鬼精的。

        倒是像极了她那狠心冷血的娘!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