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43章 疑心

第43章 疑心

        左倾颜乘着烬王府的马车匆忙赶到时,二更声已响。

        皎洁的月色将整个烬王府笼罩在静寂柔和之中。

        天枢引着她来到开阳的房间,面色沉凝,“大小姐,拜托了。”

        寝室的门被推开,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若不是左倾颜前世在军营里待过,怕是要直接被这个味道给熏吐了。

        房里点了很多烛火,光线透亮,摇光坐在矮凳上发呆,平日里娇媚的容颜黯淡了许多。

        她与摇光见了礼,走到榻前一眼认出了面容惨白的开阳,眸色徒然颤动。

        “摇光姐姐,我们可以开始了。”

        摇光诧异地抬眸,她竟连自己的名字也知道,难怪兄长说起左大小姐总是语气尊敬,想来主子对她可不是一般的在意。

        见她毫无外界传言那般娇纵任性的大小姐脾气,摇光朝她笑了笑,体贴地道,“你要不要先歇口气?”

        毕竟行针讲究一个稳准,万一她气息不稳没扎准……开阳的命可就危在旦夕了。

        “不必,我看他现在这样随时会有性命之忧,不能再耽搁了。”

        她拿出祁烬送给她的针匣,将里面的银针一一放到烛火前灼烧了一遍。

        摇光看着针匣不由咋舌。

        这可是她费尽千辛万苦从南疆王那里偷来的毒器,主子只见过一眼就打劫走了。她还以为主子是想留着防身,没想到,竟是为博美人一笑。

        只不过,好好的一件顶级毒器,怎么被她捣鼓成了救命的针匣?

        “怎么了姐姐?”左倾颜见她神色有异,忍不住开口。

        “没事,开始吧。”她熟练地拿起一把灼烧过的小刀割断开阳整个上衣,沉声道,“我拔箭后会立刻堵住伤口,然后处理和缝合,你用针灸封住他的穴位帮忙止血。”

        “好。”

        ……

        下了早朝,皇帝带着一身清晨冷意和怒气匆匆走进眷棠宫,宫人们纷纷跪下,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拜见皇上。”棠贵妃带着蒋嬷嬷迎了上来。

        皇帝触及她清冽平和的眼神,只觉得心中的火气也跟着稍稍缓和了些。

        “爱妃平身。”他拉住棠贵妃的手往殿里走,身后宫人们都松了口气。

        两人相携坐下,棠贵妃抬手在他心口轻抚,给他顺气。蒋嬷嬷紧接着端上两盅清茶。

        “皇上这是怎么了?先喝口关山龙井,降降火气。”

        皇帝接过茶盏一饮而尽,呼出一口浊气就破口大骂,“朕瞧着这帮御林军就跟一群酒囊饭袋似的,半点也不中用!”

        “皇上说的可是昨夜皇后娘娘遇刺一事?”

        “你也听说了?朕的脸都让他们丢尽了!”连向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棠贵妃都听说了,说明这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三千御林军拿不下一个行刺皇后的刺客,说出去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棠贵妃诧然问,“不是都说林统领只用一箭就射中了刺客,为何……”

        皇帝眼里满是戾气,“林诩风说你就信了?射中了人呢?一个大活人还能在皇宫里凭空消失不成!”

        “皇后也是,受了惊吓不在椒房殿里好生将养,大清早跑到朕跟前哭哭哭!哭有什么用!跟那帮朝臣一样,整日正事不干,就知道给朕找麻烦!”

        棠贵妃替他把空了的茶盏斟满,轻声道,“从昨夜到现在,林统领只搜了宫里吗?”

        皇帝不以为意,语中尽是笃定,“昨晚事发时已过宫禁,射中刺客后他又立刻封了四个宫门,没有手令任何人都出不了宫门,刺客又怎么可能跑得掉?”

        闻言,棠贵妃斟茶的手微微一颤,随即又恢复了常态。

        皇帝却没有错过这一瞬的异样,他龙目一扫,落到她精致的面纱上。

        “爱妃,你可是知道些什么?”

        话中已携了浓浓的不悦和警告。

        她猛地一震,仓促放下茶壶就跪到了地上,很是委屈。

        “皇上恕罪,臣妾只是想起昨日一件颇为奇怪的事,并不确定是否与刺客之事有关,这才不敢随意胡说。”

        皇上的目光在她脸上停驻了片刻,终是缓下神色,“起来吧,说说看,说错了朕不怪你。”

        棠贵妃坐回他身侧,坦然迎向那双审视的眸子,“皇上知道臣妾自从……之后偶尔会犯心疾,太医署岑太医被誉为心肺圣手,臣妾每次心疾发作都会传他诊脉,岑太医也会一直留在眷棠宫直到臣妾病情稳定了再走。”

        “这个朕知道,岑奉此人最是仔细负责。”

        “可是昨日岑太医在此,却总有太医署的医侍来催他回去。臣妾见了不耐烦,便将他们都赶走了,直到半夜,从未来过眷棠宫的齐王妃竟然来了,她跪在地上说齐王世子染了重病命悬一线,求臣妾将岑太医交给她带走。”

        话到这,皇帝是脸色早已黑沉如锅底。

        “齐王府……”皇帝冷着眼,“她可曾说齐王世子得的是什么病?”

        “未曾,既是请了心肺圣手岑太医,想必是心肺旧疾?”

        “朕从未听说祁皓有什么旧疾,他在御林军当差也有一段时间了,对宫中的路自然极为熟稔。更重要的是,许多御林军都亲眼所见,林诩风确实射中刺客胸口……”

        皇帝眸里闪过狠厉,若当时齐王妃的马车没有问题,为何戍守宫门的侍卫偏偏没有登记在册更不曾禀报上级?

        “这……”棠贵妃目露惊疑,似是难以置信,却也没有再开口。

        有时候人的疑心只需要一丁半点的火星苗子,就能彻底点燃。

        皇帝倏然起身,朝着殿外走去。

        “皇上?”

        “今日这龙井不错,你趁热多喝些,朕处理完要事再来陪你。”皇帝留下这么一句话,人已快步消失在转角处。

        “恭送皇上。”

        棠贵妃缓缓起身,抬头时眸色渐冷。

        “娘娘,需要通知殿下吗?”蒋嬷嬷上前低问。

        “不要做多余的事。”她素手将茶盏置于案几上。

        “茶冷了,都撤吧。”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