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44章 脱险

第44章 脱险

        打从摇光关上门,天枢就一直抱剑立在房门口,面容沉凝如一尊雕塑。

        日上二竿头,房门终于被打开。

        天枢见到摇光疲惫的脸,话还没问出口便听她道,“人死不了。”

        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骤然落下,他顿时觉得自己的腿是软的。

        然而,他唇角微动还未扬起,摇光忽然垂下眼,一头栽了过来——

        “摇妹!”

        天枢一把将人拦腰抱起,推门而入急喊,“大小姐,摇妹晕倒了!”

        还来不及收妥针匣的左倾颜赫然回眸,见向来冷静自持的枢统领慌得白了脸。

        她快步上前摸向摇光脉象,沉吟片刻忽然轻笑。

        “摇光姐姐只是累坏了,睡一觉便好。”

        天枢蓦然一怔,似是感觉刚刚那番大惊小怪有些过了,尴尬地垂下眼睑,这才想起这是开阳的房间。

        面上燥热难忍,他朝左倾颜略一点头,抱着摇光快步走了出去。

        左倾颜瞅着高大冷峻的背影摇头啧了声。

        想不到天枢大哥竟也有如此羞涩的一面啊。

        她收拾好东西,看了一眼在麻沸散作用下熟睡的开阳,心底狠狠松了口气。

        若祁烬为了替她报仇而少了一员得力干将,那她真是……

        “开阳没事了?”

        祁烬倾长的身子斜倚在门梁边上,声音带着一抹随性,与平日里简直判若两人。

        左倾颜闷声不语,他分明是见过天枢了,还要明知故问。

        想到他今晚做下的局,心口就堵了一口闷气,无论如何也挥散不去。

        祁烬见她仿若目中无人,径直跨出房门从他面前经过,长臂一伸轻而易举就将人拽了回来。

        “干什么呢!”左倾颜挣脱不开,再次撞进他怀里,俏脸沉了下来。

        “真恼了?”祁烬熟练地将她散开的几缕细发拢到耳后,声音带着诱哄,一身肃杀与清冷尽数消弥。

        她绷着脸道,“烬王殿下的御下之道实在叫人大开眼界,臣女不敢恭维,只得眼不见为净。”

        明明答应了不乱来,竟还做这么危险的事!

        行刺皇后万一失手,后果不堪设想!他这是拿他自己和母亲的安危在开玩笑!

        祁烬仿佛看透她心中所想,将她的双肩扳正,直视她的眼眸郑然道,“我知道你是担心,见了开阳也难免会有些愧疚。可这是我思虑周密之后才做下的决定。”

        “左倾颜,在旁人眼里定国侯府与烬王府渊源颇深,林诩风动你,就是在试探我的底线。我若不做出反击,他便会步步紧逼,直到你我全盘皆输。”

        见她默然,祁烬抬手将她发髻里歪了的金钗拔出来,慢斯条理重新插好,才道,“开阳的轻功在七星台中是数一数二的,再加上母妃相助,不会有意外。”

        “若非要说有意外,那就是你。”祁烬轻声道,“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对身边之人极为顾惜,所以才不想让你知道了担心。”

        “说得好像你半点也不顾惜身边之人似的。”左倾颜听他一番解释,被隐瞒在外的恼怒不知不觉消散了大半,忍不住嗤了声。

        “你若不顾惜他性命,就不会明知我要怪你,还连夜把我找来,告诉我所有计划。”

        “你既知道,还忍心恼我?”祁烬一听,倒是蛇打棍上,反而有些委屈了。

        “谁让你昨日故意瞒着我,该你的!”

        她将人推远了些,忍不住又问,“为何是皇后?”

        “难道皇后与齐王府私底下有龃龉?”

        无声欣赏她思索时一颦一笑的生动可爱,祁烬眸子里弥漫着笑意,忍不住轻点她的鼻尖。

        “齐王世子为何要行刺与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皇后娘娘,那是父皇该要费心的问题。”

        左倾颜蓦然抬眸,“我知道了,你要的就是让他想不明白!”

        想得多了,疑点自然也就多了。

        皇上本就疑心重,让他把心思放在齐王府,总比盯着定国侯府强。

        祁烬这招围魏救赵,玩得可真溜!

        她忽然觉得,祁烬的心机远比她想象的还要更沉更细。

        “好了,小脑袋瓜子就别胡思乱想了,我自有分寸。”

        这回她没有反驳,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裳道,“我得回去了,再被祖父抓到,可不是禁足一个月那么简单了。”

        过两日,她还想全须全尾地进宫参加母亲的生辰宴。

        他的眉眼尽是温和,“好,那我让天枢送你回去。今日若无意外,父皇定会让我领着黑甲卫搜捕刺客。我得留在府里等着宫中来旨。”

        “用不着解释,没人稀罕你送。”左倾颜轻哼了一声,转身眸色微暖,纤细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转角尽头。

        她走后,祁烬负手立在开阳榻前,眸里掠过一抹冷绝。

        你的血,不会白流。

        “主子,宫里来人了。”

        一个清瘦的男子无声出现在他身后。

        祁烬将腰间令牌递了过去,“你亲自出城一趟,集结黑甲卫。”

        “是!”

        ......

        天很快黑了下来。

        齐王府大门紧闭,后院灯火通明。

        祁皓寝室里连着两夜燃了几十支蜡烛,照得屋里亮如白昼。

        昨夜祁皓伤情危重,太医岑奉熬了一宿,早上不过睡了几个时辰,就被齐王妃再次请进祁皓寝室,一直待到现在。

        祁皓闭目躺着,心口的箭羽早在回府的第一时间被拔出,可是此箭极为刁钻,擦着心肺而过,府医拔箭时一个不慎,引得伤口喷血如注。

        若非昨夜岑奉及时赶到,祁皓这会儿已经过了奈何桥。

        “岑太医,皓儿情况如何?”

        两日两夜心力交瘁的煎熬,齐王妃原本颇为丰盈的脸微微下塌,眼白布满红血丝。

        她整个人耷拉在榻前,哭肿的双眸黯淡无光。

        岑奉沉吟着道,“命虽暂时保住了,但是世子反复发烧昏迷,不是好兆头,今晚若能清醒,才算真正迈过这一坎。”

        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度奔涌而出,她红着眼角扑倒在床边,嘶声哭道,“皓儿,我苦命的皓儿……这好端端的人出去,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想起昨夜祁皓伤重时面色灰败,全身抽搐颤抖的样子,她的眼泪根本止不住。

        身边老嬷嬷搀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王妃,世子昏迷未醒,王爷也还在赶回来的路上,您千万要撑住啊!”

        她抬起头来,哑声问,“王爷还要多久才到天陵?”

        “王爷在蔚县治水,就算连夜赶路也要十日。王妃不如先遣人问问世子为何会伤得这般重,及时通报京兆府,也好早日抓到凶徒!”

        提及凶徒,她眸光染上寒霜,“尉迟家的小子昨日是怎么说的?对了,晧儿对林统领很是敬仰,他可知道此事?”

        平日里跟祁皓走得近的,莫过于林诩风和御林军的那几个小子。

        “林统领奴婢近日倒不曾见过,不过,尉迟家的公子来时说话含糊不清,只道世子是被贼人暗算才中箭。可奴婢观他们言行,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派两个人到尉迟府把尉迟律请过来,不要声张。”齐王妃冷声吩咐,眉梢犹如凝了雪霜,纤手用力攥紧薄被。

        要让她知道谁害了皓儿,她定将此人碎尸万段!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