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56章 事败

第56章 事败

        寂夜,远离宴厅的假山石洞下,一场酣战远比眷棠宫内殿激烈百倍。

        左倾月原是想出来透透气,不知为何今夜的酒烈得很,她头脑昏沉,使唤贴身婢女前去叫人,自己则靠在假山壁上休息。

        谁知,竟被人捂着嘴拖进假山石洞里。

        后腰磕到石块,她惊惧之下,在潮湿的草地里抓了把土,朝身上的人脸上拍去——

        “嘶……”男人动作一顿,滚烫的唇舌紧接着落在她耳际,低声道,“月儿,是我。”

        熟悉的嗓音让她诧然,因害怕而发僵的身体顿时一软,说话声调也绵柔了些,“大公子,你怎么能……”

        “月儿,有人对我下药,你帮帮我好吗?我真的不想找别人......”他再次急切地覆上她的唇,趁着喘气的间隙低声哄着,“我会八抬大轿把你娶进门的……在我心里,只有你配做林家大少夫人……”

        甜言蜜语比夜半虫鸣还要婉转好听。

        弯月羞涩躲入云层,昏暗而狭小拥挤的假山石洞,逐渐传来带着哭腔的低吟和啜泣声……

        云雨初歇。

        头脑逐渐清明的左倾月听到了外头急促的脚步声,骤然惊醒。

        睁开眼睛便对上林诩风在昏暗中冷然的眼眸。

        “大公子?”

        林诩风对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聆听石洞外的动静。

        外面不仅有来往宫宴宾客的声音,还有御林军整齐划一的靴履声。

        “林统领,咱家知道你在里面,出来吧。”突然,喜新公公的声音不咸不淡从外面传来。

        林诩风面色微白,心里划过一抹不祥的预感。

        他披上外衣硬着头皮走出去,竟见祁烬也负手立在喜新公公旁边。

        因着御林军把假山重重包围,不少从宴厅出来的宾客也好奇地聚集了过来。

        林诩风心中沉了沉,忍着惊惧之意望向平日里收了他不少银子的喜新公公,“公公,您这是何意?”

        往日对他满面讨好的喜新公公此刻神色冷漠,“来人,将他拿下!”

        “慢着!”林诩风神色剧变,色厉内荏狠声质问,“我可是皇上亲任的御林军统领,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对我!?”

        说话间他怒视着祁烬,“祁烬!是不是你?你记恨我手底下的人伤了定国侯府二公子,便想徇私报复,在皇上面前诋毁我!”

        “记恨你?诋毁你?”祁烬冷然嗤笑,“林诩风,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要不然,你在这干什么!?”

        祁烬神色冷冽,“你以为收买了玉竹,把厌胜之术和避子药一并栽赃嫁祸给我母妃,父皇就会如你所愿了吗?”

        林诩风耳际嗡嗡作响,心中的惊恐如滔天洪水瞬间将他覆盖。

        皇上竟然知道了!

        怎么可能?

        他知道今日此局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为了以防万一,他祭出了厌胜之术和避子药双重保障。一方面通知玉竹动手,另一方面让冰儿告知了贤妃助其一臂之力。

        伴君多年他深知皇上的软肋,只为一击致命,将棠贵妃彻底打入深渊!

        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怎么,想不明白?”祁烬冷哼一声,“放心,到了天牢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想。”

        林诩风脸上瞬间慌乱,就听喜新公公漠然道。

        “皇上有令,御林军统领林诩风撺掇答应林霜怡用厌胜之术诅咒皇上嫁祸棠贵妃,谋逆犯上,此其罪一。”

        “买通眷棠宫大宫女玉竹以避子药渣栽赃陷害贵妃,令贵妃惊厥昏迷险致小产,意图谋害龙嗣,此其罪二。”

        “数日前,林诩风为报复定国侯府嫡长女拒亲,先是毒杀定国侯府次子左兆熙未遂,一计不成又指使御林军麾下齐王世子祁晧和户部侍郎次子尉迟律,于城南山道意图伏杀定国侯府嫡长女,此其罪三也。”

        “经齐王世子和林霜怡及庆熙宫大宫女冰儿检举揭发,证据确凿,林诩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罔顾国法其心可诛,现将其逮捕下狱,等候皇上圣裁!”

        喜新公公所言犹如利刃,剐得林诩风心口血肉横飞。

        “不!我是冤枉的!”他才一张嘴,祁烬便扔出了冰儿和祁晧那一叠供状。

        盖着血指印的状纸散落在林诩风脚边,他顿时面无人色,狭长的黑眸里流露出惊慌。

        他真的失败了......

        皇上什么都知道了,将怒火都宣泄到了他身上!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厉声问道,“什么谋害龙嗣?公公,你告诉皇上,我真是冤枉的!棠贵妃长期服用避子药,怎么可能——”

        他的声音在祁烬霜寒的眼神中戛然而止,难以置信喊道,“棠贵妃真的怀孕了!?”

        喜新公公嗤笑,“老天开眼,贵妃娘娘得天眷顾,总算是苦尽甘来,得孕龙嗣!皇上还留着林统领这条命,便是为了龙嗣积福积德,统领还不赶紧领罪谢恩!”

        “统领,得罪了!”昔日对他毕恭毕敬的部下缓步走近。

        林诩风面如死灰,任由他们卸下随身佩剑,一双狭长的黑眸死死盯着祁烬。

        祁烬面上杀意凛冽,“林诩风,本殿曾经提醒过你,不要动你动不得的人。”

        一番眼神对峙,林诩风很快败下阵来,被御林军押着低头往前走,满面尽是恼恨不甘。

        他垂下的眸光瞥见假山后来不及缩回的粉色裙角,顿时闪过亮光。

        是了......他还有后路!

        外头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左倾月抱着双臂无力靠在石壁上,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回响起喜新公公和祁烬的话。

        她紧咬着手中锦帕,不敢哭出声音,白皙的脸上早已血色全无。

        前一刻她还在庆幸自己终于得偿所愿,可以风光无限嫁入林家,成为右相府长媳,狠狠将左倾颜踩在脚底下。

        这是她期盼已久的。

        凭什么左倾颜生来就高她一等,嫡女是她,长姐是她,老侯爷和大哥二哥眼里看见的,都是她!

        好不容易,她终于可以赢她一次。入不了林二公子的眼没关系,她可以嫁给林大公子,就算是继室,那也是林家长媳,相府唯一的女主人!

        然而,她没等到林诩风的八抬大轿,却等到了将他打入天牢的圣谕!

        为什么,老天要跟她开这种玩笑?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她捂着嘴哭得眼泪扑簌,忽然,湿润的草地里似乎东西蠕动,快速爬上了她的手背。

        她顿时汗毛倒竖,抬起手下意识甩了出去,借着昏暗的月光看见三条尾指般细长的黑色蜈蚣死死攀附在她手上。

        惊惧间手背上传来尖锐的刺痛。

        “啊——”

        她惊声尖叫,整个人连滚带爬翻出了石洞。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