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62章 暴利

第62章 暴利

        “这利钱怎么这么高?!”

        被汇通银庄的黑壮大汉毫不留情推出门,左兆熙狼狈地爬了起来,被殷沛和陈义拉着往外走,嘴上骂骂咧咧的。

        “我昨日分明才借了三千两,这才一日啊,他们非说要还三千八百两,这不是明摆着讹人吗!”

        “你就别嚷嚷了,印子钱哪有利钱不高的。”殷沛捂着他的嘴,生怕里头的壮汉追出来揍他们,“听说这汇通银庄可是四皇子罩着的,你上赶着找死别拉上我!”

        “那要怎么办?我把手里头能动的地契和玉器摆件都当了,也就三千二百两!”房里虽然还有不少宫中贵妃御赐的东西,可那些根本无人敢收,换不到钱啊。

        左兆熙忽然拉住殷沛,“要不你先借我六百两吧,回头手头宽裕了我再还你。”

        殷沛顿时一脸无奈,“不是我不帮你啊子徽兄,我昨晚挨了我爹十鞭子才讨到一千两还债,现在是真没银子了啊!”

        三人垂头丧气走过灯笼巷,斗场的喧闹声阵阵传入耳际。

        殷沛忽然脚步一顿,“要不,咱兄弟再去拼一把!”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左兆熙连连摇头,要是再输,可就没有退路了。

        “不行你上哪去找六百两还债?今天日落之前要是没还上,明日利滚利,就是五千两了。”

        “真的不行!上次祖父已经被我气病了一回,这回再闹出事来,我——”

        “你什么你!你待会儿还不上银子被人追债,老侯爷就不生气不过问了?”殷沛嗤笑一声,拽住他往里走,“你要真犯怂,就当是陪我去看看,今日小爷说什么也要一雪前耻!”

        陈义将手里的银票收好,急急跟了上去,“公子,等等我!”

        长巷转角处,两个头戴斗笠的男子目光紧紧追随着左兆熙。

        “大哥,二公子又进去了,咱们不拦着吗?”

        凛羽拉低了斗笠边沿,盖住冰冷的眼色,“大小姐说了,他要是再去,咱们就到谭叔那下注。”

        这几日的暗查他们总算知道,谭叔明面上是斗鸡场的判官,实则私底下做了暗庄,跟汇通钱庄一样,都是借着斗鸡场牟取暴利,祸害百姓。

        凛羽掏出一叠准备好的银票塞到他怀里,“你跟进去,不管他挑哪只鸡,反正买他输就对了。”

        “是。”暗卫拿着银票跟上左兆熙,凛羽望了一眼汇通银庄的方向,转身独自朝旁边的暗巷隐去。

        入夜的慕青苑灯火通明。

        左倾颜伏在案上翻看医书,脑海中却一直被左兆熙的事占据。

        她将腰间的暖玉攥在手心,暖玉绽出微微热意,驱走她内心的寒意。

        “母亲……你会不会怪女儿心狠?”

        明知左兆熙踩入陷阱,她却放任他继续沉沦,没有及时拉他一把。

        母亲知道了,定是会责怪的吧……

        窗外凉风拂过,案上医书自动翻过了一页,左倾颜有些失神,如扇般的长睫在烛火下投出阴影。

        “发什么呆?”

        一只手力道不重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成功将她披落肩上的青丝打乱。

        低沉的声音让左倾颜回神,转眸对上一双染笑的眉眼。

        “心不在焉的,在想谁?”长指勾起她的下颌,祁烬如雪般清新好看的俊颜倏然放大。

        说话间,左倾颜还能感受到他鼻息喷在自己脸上,痒痒麻麻的。

        她抬起手掌五指微张,一把按住那张俊脸,不怎么费力地将他推到安全警戒线之外。

        虽然她和门外的暗卫都已经习惯了祁烬来无影去无踪,可他突然出现又靠这么近,还让不让人好好说话?

        倏地,掌心顿觉一抹湿润扫过。

        她一惊快速收回手,难以置信满面羞恼瞪大眼,“你……”

        登徒子!

        便见祁烬若无其事舔舔唇,烛火映照间,笑容竟还有些莫名的性感。

        他拉着她微颤的手轻问,“你还没回答我,刚刚在想什么?”

        “左兆熙出事了。”她眸子闪过一抹暗沉。

        “他活该。”祁烬漠然开口,让她如此烦恼忧心的人,活该被人坑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我也觉得他活该,可我担心母亲知道了会难过。”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没有不在意的。

        祁烬若无其事地揉捏着她软嫩的小手,低声道,“母妃今日无暇顾及侯府的事,暂时不会知道的。”

        “宫里有事?”左倾颜不由一惊,不会是假孕的是出了什么岔子吧。

        “别担心,不是你想的那样。”祁烬仿佛看穿她的担忧,“只不过父皇指了一个大宫女顶替玉竹的位置,母妃没有理由拒绝,这段时间得越发小心谨慎。”

        原来是皇帝在眷棠宫留了眼线,那假孕的事就更加凶险了。

        “还是得让母亲尽快找机会小产才行。”免得夜长梦多。

        “母妃在宫中这么多年安然无损,定是有些手段傍身的,你不必担心。退一万步说,她还有我。”

        母妃能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中生存这么多年,一边维系着定国侯府和皇权之间的平衡,另一边护持他安然长大,逐渐成为父皇信重的皇子,单凭这份手腕就不是普通宫嫔能及的。

        “嗯……”

        “不过,今天林相入宫面圣,如果我没猜错,林诩风可能要被父皇赦免了。”

        这个消息左倾颜倒是不觉得惊讶。

        见她神色如常,祁烬挑眉,“你早就猜到了?”

        与他闲话几句,左倾颜眉梢舒展了许多,“他打左倾月的主意已久,有了这张保命符,皇上当然不会真的为难他。”

        “那天晚上你明知道林诩风图谋不轨却随他们去,打的什么鬼主意?”

        这丫头,心思越来越缜密了。

        左倾颜一怔,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林家想用聘礼嫁祸定国侯府这事儿该如何与他说得明白呢?若说她是重生之人,祁烬恐怕会觉得她犯傻了吧。

        “不想说便别说了。”祁烬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打破这突如其来的沉默。

        自从选妃宴那夜,他就知道她身上藏着秘密。

        可如今看她凝眉,他忽然又不忍心追问了。

        左倾颜诧异抬眸,“你不介意?”

        她以为他总会有些不悦,毕竟这些日子以来,不论何事祁烬都对她坦诚相待,从未有所欺瞒。

        只见那人勾唇轻笑,眸子里波光潋滟,盛满缱绻的情谊。

        “我只介意你什么时候才能应了我。”

        “你……”左倾颜板起脸正欲说话,门口就响起凛羽的声音。

        “大小姐。”

        “何事?”左倾颜挣脱了他的手应声,不理会祁烬逐渐冷下来的脸。

        “酋二在灯笼巷把人跟丢了,二公子到现在还没回府。”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