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86章 动心

第86章 动心

        一双深沉如水的黑色眸子就这么静静地瞅着她。

        终于知道他为何要将杭雪柔毫不留情赶出门去,他就是想让门外监视的人都知道,他受伤了而且伤势危急。

        这招倒还挺绝,骗过了所有人,包括她!

        “生气了?”目光灼热盯着近在咫尺却紧抿着的红唇,祁烬喉咙发紧,嗓音也跟着沙哑。

        她仿佛洞悉了他眸子里的渴望,侧过脸也不说话,就是不让他得逞。

        一开口说话,他定会趁机亲她。

        祁烬忍不住低低地笑,“学聪明了,嗯?”

        左倾颜闷声不言,吃一堑长一智,她看起来又不蠢!

        冰凉的唇忽然就落到她娇嫩的耳垂上。

        她顿时浑身轻颤,酥麻得脚指头都忍不住蜷起来。

        幸好他只是一触即止。可当他抬头时,鼻间呼吸不经意扫过湿润的耳垂,冰凉的感觉又带来了一阵战栗。

        喉间溢出轻吟,她眼眸似水,烛光下溢满潋滟光泽,却双唇紧抿,咬紧牙关睨着他。

        “知道怕了吧?”祁烬轻笑,撑起上半身不再逗她。

        “怕你个大头鬼!”左倾颜趁机一把将人推开。

        他顺势侧躺着把她搂进怀里,抬指揉弄着她娇嫩的红唇,语气有些危险,“让你去京兆府闹事也不遣人知会我一声,这就是惩罚。”

        “我堂堂正正递的状纸,哪里是闹事了,你没事就起开,我要回去了!”左倾颜推了推跟前不动如山的人。

        “想得美。”他长腿一勾,就着被子将她整个卷在里头,满意地闭上眼叹了口气。

        少了肌肤之间的触碰,至少不那么折磨自己了。

        左倾颜似乎早已习惯了他这般霸道,老老实实地躲在云锦被中,睁着杏眼瞧他。

        “今晚行刺你的那些人是齐王派来的吧?”

        “齐王这人最喜出阴招,除了他我也想不出别人了。”祁烬不以为意地道。

        “他前日亲自去京兆府,我看不太像是为了殷家,倒像是为了利用我引你回京,又或者,他还想拉殷氏一把。”左倾颜将心中隐约的猜测说了出来。

        “齐王还救了殷氏?”祁烬挑眉。

        “说不上救,但是他那么一搅和,殷沛便没有立刻指认殷氏,倒叫她逃过了牢狱之灾。”

        左倾颜沉吟着说,“可我瞧着他们二人又似毫无瓜葛,话没说上一句,连普通的眼神交汇都没有,许是我想多了。”

        “别想了,回头我让人查一查。”祁烬嗅着她身上沐浴后淡淡的清香,忍不住又悄悄将人揽近些。

        “我今晚找你本是为了二哥去西境的事,你能否安排几个可靠的人送他过去。若用侯府的人护送他,我担心会惹人怀疑,节外生枝。”

        “好,不过这事你过几日进宫得跟母妃说一声。”母妃听到左兆熙的死讯,该得多难过,偏他现在又“受了重伤”不能进宫。

        “我?”左倾颜目露欣喜,“你问过母亲了吗,我能进宫?”

        “是今日宫里刚递来的消息,据说是父皇说要宣你入宫陪伴母妃的。我猜待左兆熙的丧事办完了,宫里便该有旨意下来。”

        “那我正好可以亲自与她解释二哥的事……我还有好多话想跟她说。”她眉梢间的喜意怎么也藏不住,烛光映照下平添一抹娇媚。

        祁烬喉结动了动,鼻尖幽香沁来,叫他难以自持地沉醉其中。

        “你说,母亲不会像上次在宴上那般不愿认我吧?”

        左倾颜犹自垂眸沉思,丝毫没有注意到近在咫尺的俊颜悄然靠近她的面颊。

        “我要是直接问她当年的事,她会不会生我的气,会不会怪我把二哥送去——”

        轻柔的吻封住了她喋喋不休的红唇。双手被禁锢在云锦被中出不来,只能任由他挑动纠缠,十指紧紧地拽住绵软的被子。

        满室静谧,他动作未停,左倾颜只觉得头脑发昏,喘息地擭取空气,娇憨的模样映照在他深邃迷离的眸子里。

        他顿时收紧肩膀,更用力地吮住了她。

        烛光恍惚间,熟悉的情潮逐渐淹没理智。

        左倾颜似是察觉到了危险,蓦然睁开眼睛。

        水润的眸子同样染上了诱人的迷离之色。

        他抬掌将那双眼睛轻轻盖住,惋惜地吁了口气。

        感受到身体某处异样的疼痛,他哑声低咒了一声。这样下去,真不知是在折磨她,还是折磨自己。

        左倾颜喘息着凝神瞧他,忽然眼前一片漆黑。

        也不知是因为云锦被中的高温,还是刚才的气氛过于火热,她面颊如云霞一般红润娇艳,媚色动人。

        他撑起身子将被子松开,凉意袭来,两人都在瞬间清醒了许多。

        彼此相顾而视,却是无语凝噎。

        他们之间横亘着的东西太过复杂,置身于皇权倾轧之下,束缚于人伦礼教之中,他们本不该动情,更不该任心中欲念恣意放肆。

        可是,他们当真做得到吗?

        “左倾颜。”他仿佛意识到什么,抬手捏住她的下颌,丝毫不让她退缩。

        低哑的声音带着委屈,“承认自己对我动心,有这么难吗?”

        左倾颜潋滟的眸光一颤,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对她来说,难的从来不是承认心动。

        难的是她此生要报仇雪恨的人,恰好是他的血脉至亲!

        “说话!”

        捏着下颌的手微紧,她吃疼地拧眉,睁开溢满水光的眸子看向他,在心中徘徊已久的疑惑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不过是因为宫宴那一吻才对我这么执着。若那一晚换成旁人,你又待如何?”

        “什么叫换成旁人?”祁烬眉梢渐冷,方才的旖旎全然消散,清洌的俊颜蕴上薄怒,“若非心悦于你,我闲着没事去跟祁衡抢人?”

        左倾颜怔然回视,“祁衡?”

        “咳咳……”他掩唇轻咳两声,垂眸隐去眼底的闪烁,“那天晚上要不是我去祁衡寝殿,皇后哪里会轻易放你和母妃离开。”

        原来如此,刚刚那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起初在祁衡寝殿中打晕翠微救下她的人就是他呢。

        想起那一夜,左倾颜面沉如水。

        祁烬若是知道她早已在那一夜失身于人,还会不会心无芥蒂地说想娶她?

        见她恍惚走神,祁烬抬起她的下颌,“左倾颜,我说的话重点是祁衡吗?”

        面对近在咫尺的逼视,她心中怦然狂跳。

        重点当然是那句。

        心悦于你。

        虽然这个答案她隐隐能猜到,可如今听他亲口说出来,他们之间似乎又近了一步。

        她有些委屈地小声反驳,“你又不说,我怎么知道......”

        “那你现在知道了,有答案吗?”清俊的脸凑近了些,仿佛要看透她所有的小心思。

        “......”

        没错,就算知道了她心里也没有答案。

        沉默之下她心里纠结如同一团乱麻。

        情爱之事,心随意动,越掰扯只会越乱。

        深吁了口气,她终是侧开眼轻声道,“我如今心中挂念母亲和定国侯府安危,实在无心情爱之事。你莫要逼我,容我想想。”

        祁烬盯着她的侧颜沉默不语,眼里掠过一抹犹疑。

        左倾颜被他盯着,有些心慌又觉得委屈。

        若让他知道皇帝很可能是害死父亲,拆散他们一家的元凶,他还会如前生那般义无反顾的护着她们母女,帮着她们对付自己的父皇吗?

        她心里其实早有答案。

        如果是祁烬,应是会的。母亲待他视如己出,从未因祁烬是养子而对他有半分苛待。

        他表面上看着冷血冷心,其实最是重情重义,可那样残酷的抉择,无疑会叫他痛苦不堪......

        她这般想着,眸里蓄满了晶莹的水光。

        祁烬没想到她会忽然落泪,清洌冷峻的眉眼顿时就软化了。

        忍不住轻叱,“被贼儿偷了心失了清誉又拿不到名分的分明是我,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话落,他扳过她的脸凑上去,不容分说地啄上她含泪的眼睑。

        “不许哭。”他恶声恶气地警告。

        他越是威胁,泪落得越凶。

        细密温柔的吻紧接着落到她的眉梢,鼻梁,自上而下,蜻蜓点水般轻轻柔柔,吮干她的泪痕,犹如呵护着娇贵的珍宝。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