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87章 答应

第87章 答应

        “再哭,今晚便不让你走了。”

        他整个人压下来。

        两人中间再没有云锦被隔着,左倾颜清楚地感受到他身上灼烫的热意和渴望。

        吓得全身一滞,泪意骤停,俏挺的鼻尖更因哭泣而变得通红。

        迷迷瞪瞪地嗔了他一眼,哑声叱道,“快起来!”

        “还哭不哭?”语中是浓浓的威胁。

        祁烬慵懒地抬眼,半身的重量却还在她身上。

        “你先起来,我要回府去了。”他上身没有着衣,健硕贲张的肌肉张力十足,羞得她几乎不敢抬眼直视。

        “左倾颜。”

        他凝着她的眸子郑然道,“我若能求得父皇赐婚,你便嫁我,可好?”

        他想要她心甘情愿成为他的王妃,不带一丝勉强。

        “皇上不会答应让你跟定国侯府结亲。”她想也不想说道。

        “如何让他同意是我该烦恼的事。”他长指轻点她娇艳欲滴的唇瓣,眸色诚然郑重,“我只在乎你的想法。”

        左倾颜恍然想起,他当初在慕青苑时似乎就这般说过,可当时她一心觉得他只能是自己的兄长。

        可携手走来的这些时日,她对他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样了……

        反正,皇帝不可能会答应让她成为烬王妃,此时应下他似乎也无妨吧。

        “如何?”

        见她思绪飘远了,祁烬忍不住将她纤瘦的双肩扳正。

        “好。”瓮声应下,她脸颊泛红,鸦羽般的长睫轻眨着垂了下去。

        祁烬眸色一颤,不太确定自己真的听到了最想要的答案。

        他克制着心中欢喜,眉梢轻扬。

        “你应了便不能反悔,否则……”

        惯来冷冽的声音还夹带着毫不掩饰的威胁。

        左倾颜闻言俏眉微拧,嗔怒地往后躲了躲,有些不满地小声道,“知道了,罗里吧嗦的,你能求到圣旨再说。”

        祁烬挑眉,语气笃定,“那你可以准备嫁衣了。”

        左倾颜懒得理他,感觉身上的桎梏松了,她有些狼狈地从榻上爬出来,坐到案前梳理凌乱的鬓发。

        她似是时不时还会想起什么,转过头来恼怒地嗔他一眼,“求到圣旨之前,不许你再欺负我,否则答应的事就此作罢。”

        祁烬好遐以整地侧躺看着眼前明媚生动的少女,仿佛可以看到日后两人婚后相处的样子,寂冷多年的心隐隐有了期待。

        “好。不过摇光不在府上,还要有劳左大小姐每隔两日便到王府替我换伤药了。”

        左倾颜梳头的手一顿,莫名回过头,“皇上难道不会派太医过来吗?你打算如何圆谎?”

        “太医不过是走个过场,我自然会像父皇禀明,我的伤势将全权交给你负责。”

        左倾颜疑惑,“你莫不是想坑我吧,你这一受伤黑甲卫群龙无首,皇上还不得把我盯得死死的?”

        “黑甲卫很快会交回父皇手中,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父皇的眼光都不会放在我身上。”

        左倾颜猛地一震,手上的梳子落下,扯断了好几根头发丝。

        “你是什么意思?”

        他要把黑甲卫掌控权交回去?

        “你是想以此为契机求皇上赐婚吗?”她急道,“切不可鲁莽行事!”

        他英眉轻挑,面上皆是风轻云淡的自信,“怎么,怕我没了黑甲卫护不住你?”

        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左倾颜将梳子掷回案上,走到他面前耐着性子劝说。

        “黑甲卫统领权是你辛苦挣来的,在你的整肃之下,黑甲卫军纪严明,虽叫天陵勋贵们闻风丧胆,却从未传出欺辱百姓的事,你当真说舍就舍了?”

        见她急眼,祁烬笑着拉她坐到榻上,慢条斯理地与她解释。

        “权柄更替实属正常,黑甲卫本就是父皇的黑甲卫,他们若心里有我,关键时候,不管有没有兵符都会听我的。”

        “更何况,如今母妃怀有龙嗣,皇后又恰好重病,后宫动荡人心惶惶,父皇未尝不知。我与母妃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今日我受了伤主动将黑甲卫交还,父皇才不会轻易疑心我,说不定还会遂了我的愿......”

        他转眸定定看着左倾颜,“而且,我想争一次。”

        祁衡是中宫嫡子,以祁衡暴戾恣睢的性子,日后若是继承大统,必不会放过他们这些兄弟,尤其是他。

        他没有说得详尽,左倾颜却全然明白他心中所想。

        不得不说,祁烬对于帝心圣意的揣度十分敏锐。他的魄力和胆识,都极其适合成为睥睨天下的人上人。

        “我想要你陪我一起,走完这条路。”祁烬黑眸似火,点燃了她心中蠢蠢欲动的炽热滚油。

        左倾颜垂眸掩下眼底的悸动,晦暗不明道,“我定会竭尽全力帮你。”

        即便不能长相厮守,她也愿意倾尽一切助他实现心中所愿。

        祁烬似无所觉,顺势将她揽进怀里,下颌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颅顶。

        这个拥抱不带任何情欲,唯有深深的眷恋。

        ……

        天还未亮,左倾颜从烬王府角门出来,竟发现杭雪柔还等在门外。

        杭雪柔听得开门声,立刻朝她快步走来,“三殿下如何了,他伤得那么重,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杭雪柔想起她从清凉山下来时,远远见到祁烬和天枢与数十个黑衣刺客缠斗的一幕。

        她是亲眼看着那只利箭对着祁烬疾驰而去,穿胸而过。

        虽然夜色很深,可那么浓的血腥味,她几乎可以断定祁烬受了重伤。偏偏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肯让她治伤。

        “血已经止住,他睡下了,请杭二小姐放心,天色已晚,杭二小姐不如先上车,我顺道送你回去吧。”

        左倾颜忽视心口的那抹不适,耐着性子说话。

        杭雪柔看着她,眼里闪过一抹犹疑,“我这般缠着烬王,你不介意?”

        想起悦郡主和殷侧妃她们说过的话,杭雪柔有些不相信左倾颜会这么好心。

        左倾颜似也诧异她说话如此直白,顿觉有趣,“你好心想为他治伤,我为何要介意?”

        “可是你们不是两情相悦吗?”杭雪柔被她大大咧咧的话给整懵了。

        “我们两情相悦与否,跟杭二小姐一个大夫有何关系?”

        杭雪柔顿时拧眉,心中却有些不太确定。

        左倾颜不是在讽刺她借着大夫的身份与烬王亲近吧?

        这般想着,她恼羞成怒道,“谁、谁说我只是一个大夫?我也是三殿下的朋友!”

        “哦,我倒没听他说过有杭二小姐这么一号朋友,实在是失敬了。”左倾颜状似无意扫了紧闭的大门一眼。

        杭雪柔这回看清了她眼底的讥讽。

        似乎在笑说,这世上哪有连大门都进不去的朋友!

        “左倾颜,你搁这儿得意什么呢!”

        杭雪柔忿然瞪她,“等我成了烬王妃,你可别哭着求我让你进门做小!”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