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90章 梦魇

第90章 梦魇

        左倾颜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满身煞气的棠贵妃。

        恍然想起,母亲当年也是征战沙场杀伐决断的巾帼英雄,这些年虽然迫于无奈困顿在这金丝笼子里,可母亲身上的胆色血气,似乎丝毫没有消褪。

        这其实是好事。

        “吓着你了?”棠贵妃望向她,眸里泛起一抹柔光。

        左倾颜摇头笑道,“母亲巾帼本色,颜颜从小便想成为母亲这样的人。”

        棠贵妃闻言神色有些黯然,自嘲一笑,“那你可千万不能像我。”

        左倾颜心疼地挽住她的手臂,亲昵地将脑袋轻靠在她臂上蹭了蹭,神色坚定说道,“母亲别难过,终有一日,我们一家人都会团聚的。”

        怔怔望着从容平和的左倾颜,她只觉得颜颜身上好像充满了不惊不惧的力量,一颗心也跟着平稳了下来,眸子里逐渐溢出希翼。

        是啊,上苍既然连重生的机会都愿意给她,想来也不会吝啬地不让他们一家团聚吧?

        “颜颜说得没错,咱们一家子都会好好的。”

        左倾颜用力点头,眸中隐泪,与母亲依偎在一起,只觉得格外温暖舒心。

        “母亲,能不能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您会……”

        “颜颜!”棠贵妃突然打断她,捏着她的手也忍不住用力。

        左倾颜猛地抬头,只见棠贵妃竭力克制眼泪溢出,缓缓摇头说道,“往事已矣。我要你答应母亲,不要再问,也不许私自去查。”

        “母亲……”即便早已猜到母亲极有可能不会告诉她,可亲耳听见心中仍是难受,她开口还想分辨,就见棠贵妃泪如雨下,问出口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母亲别哭,女儿不问便是。”

        左倾颜急急抬袖为她擦拭眼泪,心中更有些内疚。明知当年之事是母亲不能触及的禁忌,她就不该试图追问,徒惹母亲伤心难过。

        “听雨,岑太医走了吗?”门外,蒋嬷嬷的声音适时传了进来。

        寝室中两人神色皆是一冷,不约而同地抹了抹眼角,左倾颜起身端坐,深吸了口气道,“娘娘,让臣女替您捏捏肩膀吧,以免睡多了脖颈酸痛。”

        “也好,今日便试试你的手法。”

        左倾颜将她扶起来,衣裳半褪坐在榻上,自己则脱了靴坐在身后,手中针匣熟练地取出银针。

        她一边与棠贵妃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分散她的注意力。

        手中银针稳稳扎进肩颈复杂的穴位中。

        棠贵妃这一次真正见识到左倾颜在针灸方面的天赋,行针时竟没让她感觉半分疼痛。

        室内时不时响起两人随性的说话声,听雨附在门边的身影总算是离远了些。

        左倾颜拉着棠贵妃的手掌,两人以指为笔。

        “祁烬受伤是假,他为免帝心生疑,有意卸下黑甲卫统领之责以平衡宫中局势,故而兵行险招,请母亲不必忧心。”

        棠贵妃颔首,“烬儿行事稳妥,我向来放心。”

        “左倾月珠胎暗结,林家以此为由欲与侯府结亲,已被我所拒,他们必不会善罢甘休。”

        棠贵妃不由敛眉,眸色沉凝写下,“静观其变。”

        寥寥数语,却似是消耗了棠贵妃颇多心力。

        左倾颜算着时辰拔出银针,扶着她歇下,“娘娘肝气郁结不宜劳神,躺下休息吧。待有了精神,臣女再陪您到御花园里走走。”

        她颔首轻笑,“好,都听你的。”

        这一睡,便到了大半夜。

        梦中,她独自立在廊前,时不时逗弄襁褓中粉嫩可爱的女婴。

        女婴奶声奶气的笑声如骄阳一样填满了她的心。

        忽然,马匹嘶声惊鸣,她抬眼就见一匹飞扬驰骋的快马猛地撞向定国侯府的马车!

        马车瞬间被撞翻,拉车的马夫当场吐血身亡,马车内传来婢女的惊呼和一声惨叫。

        莫约十岁的少年从颠簸的马车窗里飞了出来,右腿着地。

        她清晰地听到一声脆响,少年便狼狈地滚向一边。

        “母亲,我的腿——”少年抬眼,扭曲的断腿让他俊朗的眉目紧拧成一团,额际青筋暴起,极力隐忍着锥心的剧痛。

        “桁儿!”

        画面一转,她看到了定国侯府上下神色慌乱,奴仆们从角门进进出出,四处翻找着什么。

        心急如焚的她连鞋也没穿,赤脚踩在碎石沙路上,双目红肿左顾右盼。

        “奴婢没有!”闵月跪在慕青苑门前,红着眼争辩,“奴婢的命是夫人救的,我怎么可能故意丢了二公子?蒋星你为何要害我!”

        她却没有看闵月一眼,赤足从慕青苑走了出去。

        在天陵城的大街小巷上不停地徘徊寻觅数日,每当看到相似的孩童背影,欣喜和失望反复重演,犹如在天宫和地狱间不断轮回煎熬。

        心如刀绞般折磨着身心俱疲的她。

        不知过了几日。一个小乞丐拦下她,递给了她一张纸笺。

        凭着纸笺上的图,她停在一座古朴的别院门口。

        “母亲!你总算来了!”一个孩童冲了出来,紧紧的抱住她的腰。

        “熙儿!”

        那一瞬间失而复得的喜悦几乎将她淹没,可是孩童脖子上系着的一块龙纹玉,却也让脆弱无助的她顿时瞠目欲裂,肝胆俱碎。

        梦中的她嘶声大哭,奋力想要睁开眼睛却难以自持。

        噩梦如魇,一点一滴侵蚀着她所有的坚强和抗争。

        她强忍着忐忑不安的心,抱着孩童回到慕青苑时已是深夜,襁褓中的女婴睡得极其安稳。

        她浑身无力地躺在榻上,侧眼却见烛火下女婴的脸色惨白一片,连唇上也是泛着诡异的黑青色。

        “颜颜!”

        她想要痛哭出声,可她的喉咙仿佛被一只手紧紧扼住——

        无论她如何奋力反抗,始终无力挣脱那可怕的魔爪!

        “娘娘!娘娘您快醒醒!”

        榻上,棠贵妃的手紧紧掐住自己的脖颈,浑身是汗面色惨青,任人怎么用力掰也掰不下来。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蒋嬷嬷用力地晃动她的双肩,几欲喊醒她,却被左倾颜按住。

        左倾颜同样白着脸,忍住手上的颤抖,将银针一一扎进她头顶几处大穴。

        棠贵妃顿时不能动弹,左倾颜趁机拿开她掐着脖子的手,随后取出一个随身的小瓷瓶,将一个黑色药丸放进她舌下。

        不一会儿,她僵硬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紧绷的手臂也不再僵直,

        雪白的中衣被冷汗沁湿,泪水也沁湿了绣花枕,但总算是闭着眼睛沉沉睡去。

        “听雨,你快去把岑太医请回来。”左倾颜转身吩咐。

        听雨见棠贵妃昏睡,心中也是颇为焦急,转身跑了出去。

        寂夜寝室内,唯剩棠贵妃沉睡的呼吸声。

        左倾颜把玩着手里的小瓷瓶,目光却落到蒋嬷嬷身上,

        “母亲都已经这样了,嬷嬷难道还不打算告诉我当年进宫的真正原因吗?”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