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07章 线索

第107章 线索

        叶轻嗤笑,桃花眼闪过戏谑,早已不复方才在侯府那番谦谦贵公子的形象。

        “啧啧,原来是你惹了左大美人不快?”

        一双淬满寒霜的戾眸扫来,祁烬扔出茶盏的手倏地放到腰封之处。

        叶轻顿时心生警惕将手中杯盏掷了出去,自己则顺势后仰。

        “唰”一声,茶盏在半空中被一抹银光削成两半。

        原本还坐在对面的人拍案飞起,银光如龙,携着肃杀的剑气朝他袭来!

        叶轻顿时脖颈发凉,毫不犹豫抽出藏匿在腰封中的软剑迎击!

        两道剑光在半空中连续发出清脆的击碰声,夹带着剑意的嗡鸣,回荡在寂静的别院之中。

        半空中两人连过百招。

        招招狠厉,犹如与对面之人有深仇大恨般,尽是下了死手。

        日上三竿。

        叶轻终于浑身一软,从半空跌落下来。

        他堪堪以剑点地,化去了下坠的力道,单膝跪地气喘吁吁。

        祁烬点足立在他跟前,手中软剑没有见血,只有额际的大汗淋漓泄露了他此刻的疲惫。

        他薄唇微掀,眼里满是轻蔑,“技不如人,就别整天上赶着找死。”

        叶轻的样子颇为狼狈,可他看祁烬也好不到哪里去,忍不住冷笑,“你就先嘚瑟吧,黑甲卫没了,心上人也不理你,你这种黑心黑肝烂肠子的,活该你孤家寡人。”

        祁烬眸子半眯,闪过浓烈杀意。

        “原来你今日真是来送死的,早说。”

        他手中软剑挽了一朵剑花,夹带着凌厉的杀气朝地上的叶轻飞去!

        叶轻瞳孔猛缩,在那道剑花开在他脖颈上的前一刻,闭眼认输。

        “停!”

        可是,剑光丝毫未曾消减。

        颈间微微凉,忽觉一抹银光划过皮肉,叶轻眸色终于露出慌张。

        扬声急喝,“主子息怒!”

        银光骤停,冰冷的剑锋架在他脖子上,一缕血丝顺着剑身淌落坠地。

        叶轻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跳如擂鼓的声音,一下又一下,仿佛要撞破胸腔而出。

        祁烬不耐烦的声音压了下来。

        “我交待你的事,可办成了?”

        叶轻咽了咽口水,再不敢有半句废话。

        “先定国侯夫妇凯旋回京之前半个月,还是殷家嫡次女的殷氏曾经连续三次随殷尚书进宫面圣,我查阅了十六年来出入皇宫数万本记录册,才查到这么个消息。”

        他喘着粗气哑声道,“背后之人似乎很怕有人顺着殷氏查出点什么,因此这些年与殷氏有关的一切都被抹得干干净净。与先定国候那场庆功宴有关的宫人也都死绝了,传言都说皇上这么做,全是为了替定国侯府和殷家遮羞。”

        “就这?”

        叶轻悄然将脖颈侧开了些,白皙的颈子留下一抹艳红。

        他在祁烬冷冽的视线下微微抿唇,想了想道,“还有一些,不过我不确定是否与殷氏有关。”

        “说。”

        “先定国候去世后,皇上曾多次微服出宫前往定国侯府,有时候会带着当时还是医监的杭春山一起去,有时候,则是独自一人……”

        祁烬的剑锋终于缓缓放下,“继续。”

        “后来有连续数日的时间皇上没有再到侯府去,可皇上身边的徐公公却连着几日独自出了宫。”

        徐公公已经告老还乡多年,他也曾派人去其老家找过,却没有查到半点于此人相关的消息。

        显然,不是被人灭了口,就是知道有人要灭口,所以躲起来了。

        他看着祁烬,面色有些犹豫,却还是开口,“不过多久,侯府便接连出事,先是大公子被疯马撞断腿,二公子无故走丢好几天,侯府上下人心惶惶的时候,还在襁褓中的大小姐又似乎中了毒。”

        祁烬凝眉,“似乎?左倾颜中毒之事连侯府的人都不知道,你是如何查到的?”

        见祁烬面色镇定,叶轻便猜到祁烬早已知晓此事,语速也加快了些。

        “当年太医署有个姓冯的太医,来自北境,与慕将军颇有私交,慕将军曾经暗中请他为大小姐诊治过,冯太医当时有所怀疑,却不敢断言,但后来,他还是将心中怀疑告知了慕将军。”

        叶轻见他面色沉凝,迟疑了片刻又道,“不过那冯太医说,他心中还有一个疑惑未曾告知慕将军。”

        “他说,其实大小姐所患之症时的脉象,与先定国候死前重病时的脉象极为相似,只不过成人与婴孩显露的症状并不完全一致,而且事涉已逝的先定国候,冯太医又没有证据,故而不敢妄言。”

        祁烬面色骤变。

        他握剑的手难以抑制地颤抖着,就听叶轻道,“若不是我的人抓了他的妻小威逼于他,他本是打算把这事烂在肚子里。”

        哐当脆响。

        银芒软剑应声落地。

        最不愿意听到的答案终究还是来了,而且,远比他想象的更为不堪。

        先定国候……

        他搜寻着儿时记忆,那般霁月清风的一个人,为东陵平定战乱,驱逐外寇,立下不世之功。

        父皇怎么忍心对他……

        不,那不过是冯太医无凭无据的臆测罢了。

        父皇不至于那般心狠手辣地对待一个忠心耿耿的功臣!

        他不至于!!

        “再去查,我要的是证据,不是推测。”

        他扫了地上的叶轻一眼,转身回到石凳前坐下,执起石案上的冷茶一口灌入腹中。

        心口的惊怒才渐渐平歇。

        左倾颜的话虽狠,可不得不否认,她说得极对。

        这些潜藏在他们之间一个又一个的惊雷,若不提前逐一剔除,终有一日爆开,他们只会血肉模糊两败俱伤。

        与其糊糊涂涂地在一起,不如提前正视和面对这一切。

        也好让他们彼此都能看清楚,彼此在对方心中的地位,做出不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叶轻如获大赦,喘着气艰难地站起身,至今仍觉双腿发颤,仿佛那柄剑已经没入脖颈,削飞他的脑袋。

        祁烬刚刚,是真想杀了自己。

        他从来都知道祁烬不好惹,可一想到自己不小心被祁烬识破秘密之后,被迫成为七星台令主之一为他卖命的这五年,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浑蛋以为捏住了他的秘密就可以驱使他做牛做马了吗?

        垂眸之际,叶轻满目不甘。

        趁着祁烬转身的空当,他挪开靴子,一只简单精巧的银钗躺在地面。

        将祁烬刚刚失落无措的样子尽收眼底,叶轻脑海中逐渐浮现一张淡若恬静,杏眼亮如星辰的绝色容颜。

        哼,谁还没有点秘密了?

        就算祁烬以前没有,现在也一定有!

        叶轻冷笑,无声将银钗捡起,揣进怀里。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