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20章 击鼓

第120章 击鼓

        乾政殿中,皇帝正与殷岐等人商议政事,乍闻阵阵鼓鸣之声,君臣皆是一愣。

        不一会儿,喜新公公匆匆进殿。

        听闻叶老太君在武义侯陪同下,身着超一品诰命服敲响登闻鼓时,皇帝猛然抬眸。

        “武义侯府的人这是想干什么?”

        喜新公公迟疑着道,“回皇上,是烬王殿下领着黑甲卫,将武义侯府的人护送到宫门前的。”

        “你说什么!”

        皇帝陡然厉喝,“黑甲卫不是在林二手里管着吗?祁烬想造反吗!”

        “皇上息怒,烬王殿下行事向来有分寸,许是中间有什么误会。”开口的是左相钟赟之。

        钟赟之历经两朝,是先帝留下的两位辅国大臣之一。这些年他一直安守本分保持中立,虽不是皇帝的亲信,说的话在朝堂之上分量却极重。

        殷岐沉声道,“叶老太君多年未曾入宫,武义侯性子耿直,说不定是被人煽动另有隐情?”

        钟赟之老眼一沉,“殷岐,你隐射谁呢!”

        “都给朕闭嘴!”

        皇帝被阵阵鼓声震得心慌意乱,黑沉着脸问喜新公公,“可有打听清楚,三殿下他们到底所为何事?”

        “奴才听说是有人暗害叶大将军遗孀。就是怀了叶家二房遗腹子,皇上之前特赐封为一品诰命的二夫人唐氏。”

        皇帝总算想起这么个人来,“唐氏死了,孩子呢?”

        “唐氏难产,请了城南医馆左大夫为她正胎位,平安诞下麟儿后不到两刻钟便中毒身亡。武义侯夫人带着尸首去城南医馆闹事,谁知道被左大夫查出,那唐氏竟是被贴身侍婢和产婆联手给毒害了……”

        皇帝松了口气,“这有什么好闹的,把人打杀了给唐氏偿命不就完事了?”

        喜新公公脸色微白,“事情可没这么简单,那两个贱民当众指认了齐王世子,说世子为了泄私愤,指使产婆引荐左大夫为唐氏正胎位,再将其毒杀,嫁祸左大夫医术不精治死朝廷命妇,还、还砸了皇上亲赐的匾额……”

        “左大夫?”皇帝龙眉微抬,忽然一皱,“你是说左倾颜?”

        “正是左大小姐啊!”

        皇帝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原来是她,难怪了……

        难怪祁烬会掺和到武义侯府的事里去。

        钟赟之眸色深邃,缓声提醒,“皇上,登闻鼓既响,不能置之不理吧。”

        皇帝猛地起身,手中林相等人为齐王治水请功的奏折被掷飞了出去。

        “齐王生的什么狗屁儿子,整日正事不干就知道惹是生非,尽给朕找麻烦!”

        “回皇上,奴才还没说完……”

        皇帝冷脸斜睨着喜新公公,一屁股坐了回去,“说!”

        “林统领,啊不,林大公子听得黑甲卫带走齐王世子,情急之下当街纵马,险些踩伤左大小姐……”

        “左大小姐被叶大公子所救,只受了点皮外伤,不过叶大公子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疯马踩中后背当场吐血,左大小姐气不过动了鞭子,林大公子也动怒拔剑,这一幕恰好又被三殿下看到了……”

        皇帝心里咯噔一声,“人怎么样了?”

        乾政殿里诸臣不由面面相觑,看来,皇上还是很了解他这个儿子的。

        “林大公子这儿,让三殿下削飞了。”喜新公公下意识摸了摸发凉的耳朵。

        “哪?!”

        身后看不清喜新公公动作的诸臣,齐齐伸长了脖子。

        “耳朵。”

        哦……

        原来是耳朵。

        “让烬王,林诩风和齐王世子都给朕滚进来!”

        “那叶家人?”

        “传叶老太君和武义侯,还有那个左倾颜!”

        ……

        叶老太君被武义侯和左倾颜一左一右搀扶着进宫后,叶家的人还抬着尸体立在宫门口未曾回去,宫门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黑甲卫训练有素排成横队,将百姓和叶家众人与宫门隔开。

        林染风得知自己被有被宣进殿,不知该庆幸还是郁闷,狠狠瞪着负手立在旁边,神色肃然的刘煜衡。

        他早知道,黑甲军在祁烬手里那么久,即便祁烬主动交出,也没有那么容易得到他们的信任。

        这一个月来,他竭尽全力想要融入其中,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成功了。

        没想的刘煜衡表面恭敬服从,实际上却是祁烬留下的钉子。

        只要祁烬一声令下,就能无视军令,公然率众违背他这个统领的指令!

        早知道,当初就该听大哥的话,排除异己,将副统领的位置交给大哥引荐的人!

        林染风默认站了片刻,就看到齐王府和自家的马车先后停在宫门口。

        齐王在前面下车,步履稳如泰山,可是,俊朗从容的脸明显比平日里更深沉了几分。

        林染风定下神,抱拳道,“齐王爷,世子他……”

        齐王从他眼前走过,自始至终没有看他半眼。

        “……”

        后面的马车车帘撩开,林锦匆匆下车。

        他步履蹒跚,险些跌倒,幸好从后面出来的尉迟律及时伸手扶了一把。

        林染风快步迎了上去,“父亲!”

        啪!

        一个巴掌迎面扇来,打得他脚步踉跄,耳际嗡嗡作响。

        “父亲?”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恼怒的林锦。

        面颊火辣的痛,远不及周遭齐刷刷看过来的嗤笑目光那般刺痛他的心。

        “别喊我父亲,我林锦没有你这么不中用的儿子!”林锦痛心疾首怒叱。

        听闻林诩风的耳朵没了,黑甲卫又听令于祁烬,他气得全身发抖,看见林染风只恨不得被削了耳朵的人是他。

        见他抿着唇不吭声,忍不住厉问,“你大哥呢?!”

        林染风默了默,沉声道,“皇上传召,大哥面圣去了。”

        “废物!”

        一甩衣袖,林锦转身就走,连一个眼神也没多留给他,反倒是一把拉住尉迟律朝宫门走去。

        宫门渐近,林锦脚下一顿,用力攥住尉迟律的手臂,沉声道,“刚刚跟你说的话,可听明白了?”

        尉迟律面色微白,被攥住的手隐隐颤动。

        抬眸迎上林锦阴狠的眼神,终是颔首,“相爷放心。”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