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41章 暴露

第141章 暴露

        慕青苑的葡萄架下,左郝岩荡秋千玩得正欢,手里还拿着一把小木剑。

        瞥见左倾颜的身影,欢快地跳了下来。

        “姑姑!”

        六岁的左郝岩从小就特别喜欢跟她玩,一逮到机会,总像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围着她说话。

        “姑姑,你可算回来了!”他个头才到她腰上,可力气却不小。撞上来的时候,她差点没能接稳他。

        “怎么又是这般莽撞,今日背书了吗?”左倾颜板起脸,肃然看他。

        左郝岩缩了缩肩膀,垂下眼睑道,“没背……不过,我学会了袁叔教我的剑法,袁叔才说今天让我提前休息。”

        说起练剑的时候,他眼底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前世,她一直觉得左郝岩还是个六岁的孩子,无需逼得太紧,祖父给他布置功课的时候,她还悄悄帮过他几回。可如今,她才发现自己以前真是错得离谱。

        左郝岩四岁启蒙,五岁背诗写字,可以说是天资聪颖,祖父给他的功课其实都在他的承受能力之内。而且,对于风雨飘摇,子嗣单薄的定国侯府嫡系来说,郝岩身上的担子不可谓不重。

        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责任和使命。郝岩亦是如此。

        “你要提前学武强身不是不可以,但是,决不能因此荒废了学业。”左倾颜拿过他手里的小木剑。

        “这把剑姑姑先替你保管,你先回去把今天的书背完了,再来问我要回去。”

        左郝岩眼见心爱的木剑被拿走,小嘴一扁,眼里顿时蓄满泪花。

        “你若觉得委屈想哭了,那就先哭一哭也无妨,哭完心里舒服了再背就是。”她一本正经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语气温和得不像话。

        “姑姑……”左郝岩毕竟是小孩,见她没有真的生气,很快就止住了眼泪,有些迟疑地看着她,眼里满是哀求。

        “哭够了就回去吧,再不背书天要黑了。”

        见她不为所动,左郝岩这才行了礼,带着奶娘讪然回自己的院子。

        回到房中,左倾颜坐到妆案前,凝着铜镜里唇色格外娇艳的自己,随口问道,“黄芪,袁成宇最近还是老样子吗?”

        跟着她身后,黄芪阖上门道,“是,他对小公子很是用心,每天都尽心尽力教他习武练剑。”

        “他们是在何处习武?”她刚刚似乎在郝岩身上,闻到了浓郁的海棠花香。

        上辈子她只知道那些通敌密信是在大哥的恒园找到的,却不知具体在何处。若在这时候搜恒园,定会引起袁成宇的警觉,说不定,还会换个地方藏信。

        “小公子他们是在那两棵海棠树下练剑,哦对,就是当年老侯爷填了鱼池的地方。”黄芪想了想道。

        左倾颜闻言眸光一锐。

        袁成宇一直留在此处,难道有什么目的?

        “小姐裙子怎么破了?”黄芪向来心思缜密,瞥见她隐藏在衣裙下摆不由一惊。

        听说刚刚是烬王殿下亲自把大小姐送回来,难道是在武义侯府出了事?

        “没事,有人袭击武义侯,我刚好在场。”她简略说了几句,一言带过其中凶险。

        黄芪乍见左倾颜白皙的脖颈处几抹暧昧的红痕,再观她水光潋滟的眸子,泛着与平时不一样的柔光。

        她小心翼翼道,“小姐跟烬王殿下......和好了?”

        左倾颜闻言扭头,“黄芪,你怕不是只千年老妖精变的吧?”

        这都能看出来!

        她的样子有这么明显吗?

        黄芪捂嘴偷笑,“小姐星目含笑,眉梢带喜,奴婢又不是傻子。”

        不说还好,这话一出,左倾颜的脸瞬间涨成红柿子,拾起案上的香囊朝她丢去,笑骂,“你就是傻子,竟敢取笑我,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姐饶命,奴婢就是傻子,以后再也不敢说医馆开张那日,烬王殿下在书房照顾了您一晚上的事了。”

        这话显然是故意取笑她的,可左倾颜还是一愣,忍不住问道,“书房那夜他来过?”

        黄芪笑道,“小姐看书到半夜,累极睡着了,可您似乎累坏了,梦中一直哭,奴婢慌得很,也不知道该不该叫醒您。好在烬王殿下悄悄来了。”

        看她脸色泛红不知所措的模样,黄芪的嘴咧到耳朵根,还在火上浇油,“说起来也真是奇怪,烬王殿下一坐在您身边,您很快就不哭了。”

        左倾颜被她取笑的眼神看得心慌,双颊尽是绯红,连耳朵也像火烧一样。

        难怪她睡得那么熟,醒来的时候又闻到了浓郁的山茶花香,原来是他守了一夜。

        佯装恼怒瞪着黄芪,“我看你是不想在慕青苑待了吧,竟然现在才告诉我!”

        黄芪一听,赶忙收敛笑容,求饶道,“奴婢再也不敢了,小姐日后和烬王殿下如胶似漆,蜜里调油,奴婢就是想瞒着也没机会了。”

        “你还说!!”她扔了木梳站起来,作势要打她,就听门外传来婢女的声音。

        “小姐,烬王殿下求见。”

        寝室内骤然安静下来。

        左倾颜抿嘴指着黄芪,做了一个噤声封口的动作,杏眼里满是威胁。

        黄芪乖觉点头,憋着笑恢复了常态,垂头退出房间。

        祁烬走进来的时候,一眼看见她绯红的娇颜。

        “脸怎么这么红?”他神色关切上前轻抚她的额际,确认温度正常,又抬眼检查了房内的窗户是否通风透气。

        “别看了,我没事。”她呐呐说了一句,引着他到圆桌前用茶。

        “祖父见你了吗?这么快放你过来。”想起以前每次祁烬奉贵妃之命送东西来,祖父总是拉着他聊天,东问问西问问,废话一大堆。

        想来,祖父应该也是满意祁烬的吧。上次她说让祁烬派人送左兆熙前往北境,祖父也没有反对。

        “老侯爷病情稳定了很多,对我念经还是那么中气十足,威力不减当年。”祁烬捏了捏鼻心,自从他解释清楚赐婚一事,老侯爷对他的态度便又和从前一样了。

        至于将他拒之门外的茬,老人家提都不提。

        “嗯,二哥上个月来信了,他说大哥的伤已经好了许多,没有性命之危,我已经将大哥受伤的事告诉祖父。”

        为安全护送左兆熙前往北境,祁烬派了七星台令主之一的天衡。天衡她上辈子是见过的,此人年纪虽小,却极其聪颖,足智多谋。

        左兆熙听了天衡的建议,一到北境就隐姓埋名加入安凌军,连大哥大嫂也没让他们知道。

        这几个月连殷氏也异常乖觉,仿佛真是个一门心思张罗女儿出嫁的当家主母。

        “老侯爷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会好好的。”他捏着她的手轻道,“不过我听说,现在执掌安凌军的是你大嫂杨伶。你可知道,回来报信的袁成宇,跟你大嫂关系如何?”

        他这么一问,左倾颜杏眼微眯,掠过一抹精光。

        “据袁成宇所说,当时大哥重伤情势危急,大嫂以一己之力扛起安凌军大旗,极力隐瞒大哥重伤的消息,稳定军心,这才成功驱逐了西秦贼。”

        “除此之外,大嫂还暗中命令袁成宇回京报信。”

        若袁成宇真有问题,那么幕后之人远在天陵,如何保证安凌军派回京报信的人,一定会是袁成宇?

        她的心顿时沉了又沉。

        大嫂在其中,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

        思及此,她目光凛然看向祁烬,“安凌军目前是什么情况?”

        不用问她也知道,七星台暗桩众多,安凌军中定也有祁烬的人。

        祁烬声音有些沉重,“这两个月,七星台都没有收到安凌军中传来的消息。而且,这条暗线只在定国候重伤杨伶上位后动用过一次。”

        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

        左倾颜瞳孔骤缩。

        “意思是说,如今留在安凌军中的,就只有二哥,天衡,和与他们同去的几人?”

        “没错。”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