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46章 烂账

第146章 烂账

        殷氏领着众人来到放置聘箱的房间。

        推开门,数十个箱子整齐陈列,一片红艳之色。

        走在后面,林诩风声音阴沉,“左大小姐,林左两家是皇上御口赐婚,你这么做不但羞辱了林家,更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左倾颜抬眼扫过那一个个封得严实的聘礼箱,箱子皆未上锁,一打开便能看见里面的东西。

        她的目光又落到地上凌乱无序的脚印上,那一撮撮的黑泥土碎映入眼帘。

        昨夜下了场小雨,路面都是湿的,般箱子进屋留下湿印子无可厚非,可像这样的黑泥,可是从正厅进来的一路都上,根本没有泥地,这些黑泥碎土,又是从何而来?

        这时,殷氏的劝慰声,夹带着一抹委屈,从身后传来。

        “今日是大喜之日,林大公子何必动怒。大小姐既然不放心,看看也无妨。”

        “哼!”林诩风佯装恼怒,忿然道,“想看就看吧,反正……”

        “我看完了。”

        左倾颜忽然转身,朝屋外走去。

        “这??”后面等着看好戏的众人都不免败兴而归。

        大小姐说要看聘礼,却不打开,只瞧了几个干巴巴的红箱子两眼,就说看完了?

        “左倾颜,你这是什么意思?”林诩风神色紧绷,心口一松一紧,有些受不了她这般戏耍似的玩笑。

        “我已经看完了,不是吗?”左倾颜目光森冷,唇角半勾,“今日城南医馆被人纵火,我还要赶去医馆,招待不周,还望公子见谅。”

        林诩风凉凉掀唇,“大小姐客气了,既有急事,还是切莫耽搁的好。”

        话中处处周全,两人对视之间却是电光火石,火星四溅。

        围观的人都能感觉到周遭骤然下降的温度。

        明明是盛夏酷暑,寒意却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

        城南长街,医馆门外。

        “吁——”

        定国侯府的马车急停,一双白皙的素手撩帘而出,露出了绝美的脸庞。

        “左大夫来了!”

        医馆门口站满了人,附近的民众有许多都在平日里收过医馆赠药,心中对左倾颜很是感激。

        事出突然,不少热心的人都提上自家木桶帮忙救火。

        “咦,真是左大夫!府里办喜事,怎地还亲自过来了?”

        “您回去吧,这交给我们就好了!”

        左倾颜瞧见他们老少男女,一个个顶着张黑漆漆的包公脸喊她。

        他们身后,医馆还在不停地往外冒着烟,烧焦的刺鼻味扑面而来。

        眼眶顿时一热。

        她脚步未停走到众人跟前,深深鞠了一躬,“今日有劳各位街坊了,谢谢你们!”

        “大小姐客气了。”大家伙不约而同地摆手。

        “平日里受了医馆不少恩惠,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火要是烧过来,我们家也不好。”

        开口的是隔壁打铁的匠人,说话主打一个实诚。

        “大小姐,那些药材老板好像都回去了。”虫草左顾右看,惊奇地开口,“那批药材可不是小数目,他们竟就这么走了?”

        趁着她说话的空档,左倾颜已经叫住了满身脏污黑粉的凛羽。

        凛羽将木桶往边上一扔,走过来道,“大小姐,叶世子带着武义候府的人过来帮忙了,那些药材的钱,也是叶世子垫付的。”

        左倾颜和虫草恍然。

        难怪他们肯先行离开,原来是叶轻垫了银子。

        这时,只见叶轻黑着鼻头从医馆里走出来,一张俊颜颇为狼狈。

        她行礼致谢,“多谢叶世子解围,那笔钱我晚些时候会差人送到侯府。”

        叶轻桃花眼微弯,笑道,“你不怪我多管闲事就好。”

        听得这话,她眼神锐利,扫过冒着黑烟的医馆。

        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帮药材老板之中,定是混入了林诩风的人!

        说不定那些药材一早就被人做了手脚,但因为没有时间检查,东西又被烧了,也算是死无对证。

        林诩风笃定,她为了保住城南医馆的信誉,只能捏着鼻子认下这笔烂账!

        左倾颜面沉如水,眉目间似凝了万丈寒冰。

        “这儿已经没什么急事了,你府中若有要事,可以先回去,我来善后。”

        叶轻温和的声音传来。

        她不由想起那十数个看似正常的红箱子。

        林诩风故意让城南医馆出事,无疑是想引开她,若她不走反而开箱检查,定会被他发现端倪。他们既然已经怀疑她知晓他们的阴谋,林锦那只老狐狸,定会有所防备。

        看着林诩风表面上佯装愤怒,实则淡定沉着的脸,她就有预感,就算她今日当场打开了箱子,也无济于事。

        她抬步朝医馆内走去,“我先去看一看笛大哥。”

        凛羽忙道,“小笛大夫受伤了,让他走他不肯走,杭二小姐带着他和受伤的街坊,都在后屋包扎伤口。杏儿也在那里帮忙照顾伤患。”

        后屋指的是那些被她买下,但还没有修葺装饰的铺面。

        左倾颜点点头,知道自己留在此处也没什么大用,朝叶轻郑然道,“那这里就先拜托叶世子照看了。”

        “大小姐跟我这么客气,倒是有点吓人。”

        他好看的眉梢微挑,打趣了一句,转身大步朝医馆走去。

        左倾颜怔然,看着他高挺的背影,不由想起选妃宴的那一夜和那只遗失的银钗。

        她心里清楚,叶轻此人的身份极其复杂。

        他表面是温文尔雅的武义候府世子,实际上武功极好。

        当日城南大街惊马之下,林诩风对她是下了死手的。

        马蹄的力道全无收敛,在那一击之下,叶轻看起来虽然伤势极重,可替他诊脉的她却很清楚,他能活着,是因为他及时避开了心肺的位置。

        那一瞬间的反应,若没有强悍的身体和武艺支撑,普通人绝对做不到!

        更何况,她被叶辙掳走那日,祁烬竟是从叶轻书房里进武义候府的。

        谁能想到,武义候府世子是书房密道,竟连着烬王的别院。

        他们之间的关系,祁烬没说,叶轻也讳莫如深,她自然更不会过问。

        叶轻没有察觉到背后的目光。

        他提着木桶,捂住口鼻走进残垣败瓦的医馆,就被一个黑影仗剑拦下。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